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旋的肩膀上,说道“梦旋,有你真好。”

  南梦旋因为颜熠然的动作,停顿了下。听着颜熠然的话,南梦旋的鼻子酸了酸,眼眶被泪水弥漫着,这刻她好想告诉熠然,她和颜辰希之间发生的切,可是话到嘴边,她始终没有勇气说出口,她真的不想伤害熠然。

  努力扬起个微笑,说道“熠然,有你在我身边,才是我的幸运。”

  颜熠然却不认同,他反驳道“梦旋,你不知道,你才是我的天使。和你在起之后,我才发现这个世界,原来如此的美好,只要想到以后我们会结婚,我们会拥有属于我们的孩子,我就觉着所有的困难,对于我来说,都是小菜碟。”

  闻言,南梦旋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掉下来了,她该怎么告诉熠然,她不能和他结婚了,他们以后也不会有属于他们的孩子。

  泪水滴落到颜熠然的手上,颜熠然这才发觉南梦旋哭了,立马放开南梦旋,转过她的身子,心疼的说道“梦旋,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吓到你了?”

  颜熠然温柔的擦拭着南梦旋的眼泪,颜熠然的温柔呵护,让南梦旋这段时间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害怕,所有的恐慌,仿佛找到突破口。她扑到颜熠然的怀里,紧紧地抱着颜熠然,放声痛哭着,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听着南梦旋伤心的哭声,颜熠然心疼不已,他环抱着南梦旋,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给予她无声的温柔和关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南梦旋才渐渐的停止了哭泣,她抽泣的退出颜熠然的怀抱,擦了擦眼泪,不敢直视颜熠然的眼眸,怕熠然发现她眼底的害怕以及心虚。

  颜熠然这才有机会,询问道“梦旋,你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梦旋在他的印象里,是个很坚强的女孩,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她总是可以咬牙挺过去,从来没有哭的如此伤心绝望,难道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越是这样想,颜熠然越是觉着有可能。

  南梦旋怕颜熠然看出什么来,努力扬起个微笑,说道“熠然,我没事儿,我就是太感动了。”

  颜熠然并不相信南梦旋的这个说法,不过他也看得出来,南梦旋并不想告诉他,他在心地叹了口气,说道“傻丫头,你看看你的眼睛都红了,待会眼睛肿了,难受的又是你了。”

  南梦旋不好意思的撇开眼眸,不去看颜熠然的目光,颜熠然见此,说道“梦旋,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定要告诉我知道吗?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所以不要把委屈都忍下知道吗?我们要学会起分担。”

  闻言,南梦旋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有决堤的倾向,她赶紧吸了吸鼻子,忍住要落出眼眶的泪水,胡乱的点了点头“好。”

  颜熠然并不强求南梦旋定要事情告诉他,他只是不想她个人,把所有的人切都个人蹬,他很是心疼。他那么爱她,所以想她过得开开心心的,不想看她愁眉苦脸的样子。

  “梦旋,等我们结婚,你就跟我去国外起生活好不好?”颜熠然转开了话题,让南梦旋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她就怕熠然再继续追问下去,她怕自己坚定不住,就把切都坦白出来,那样的结果不是她想看到的。

  对于颜熠然的提议,南梦旋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为难的说道“熠然,我还没有毕业,现在恐怕不能跟你走。”

  南梦旋的话让颜熠然的目光慢慢的暗淡下来,其实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在分离的这几个月里,让他体会了相思的痛苦,他实在不能忍受这样的分离。

  他也知道梦旋还没有毕业,就算结婚了恐怕也不会跟他去国外,他怎么因为自己的私心,而委屈了梦旋。想到这里颜熠然就在心底鄙视自己,怎么可以因为己私利,不顾梦旋的感受。

  南梦旋看着失落的颜熠然,颗心紧紧地揪在起,她努力让自己忽视心底的疼痛,担心的问道“熠然,你不高兴了?”

  颜熠然看着南梦旋担忧的眼神,微微笑,摸了摸她的脸庞,宠溺的说道“傻丫头,我没有不高兴。我承认听到你的拒绝,我还是有点失落和遗憾。不过我也想的明白,我不能因为我的自私,让你抛弃所有的切。”

  南梦旋这次放下了心,就在她刚准备在说什么的时候,颜熠然的手机响了。颜熠然抱歉的笑了笑,走到旁接起了电话,电话对面立马就传来个威严而略显苍老的声音“熠然,听说你悄悄回国了?”

  听到父亲的问话,颜熠然的心咯噔下,这次他回来的消息除了小叔,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就是怕父亲知道之后,会不允许他回来,甚至还会阻止他回来。他千方百计的想要躲过父亲的视线,没想到终究还是被发现了。

  “是。”

  “熠然,当初你出国的时候我就说了,只要你好好的完成学业。等你学成归来,我就会考虑让那个女人,成为我的媳妇,可你这次偷偷瞒着我回来,就为了那个女人,熠然你让我很失望,知道吗?”

  面对父亲的责备,颜熠然沉默以对,他虽然不喜欢颜家这个大家族,可是父亲对他的疼爱,他还是感觉得到。让父亲伤心失望,也不是他想看到的,可是如果让他因此放弃梦旋,他做不到。

  颜熠然的沉默,让两个人陷入了僵局,谁都没有说话。而在旁紧张看着颜熠然的南梦旋,紧紧的提起了心,她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熠然父亲打来了,也只有面对他父亲的时候,熠然才会这样。

  “算了,你马上回来。”

  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颜熠然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他直努力着,努力让父亲接纳梦旋,这也是当初他答应出国的原因,只要他学成归来,父亲就会认可和接纳梦旋,不过现在看来,又有点困难了。

  南梦旋走到颜熠然的身边,担心的问道“熠然,没事儿吧?”

  颜熠然摇了摇头,微笑的看着南梦旋,故作轻松的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父亲的为人,他就是嘴硬心软,不会有事儿的。”

  南梦旋知道颜熠然是不想让自己担心,她乖巧的点了点头,说道“熠然,你既然回来了,还是回去趟吧,别让你父亲生气。”

  看着如此温柔贤惠的南梦旋,颜熠然的颗心充斥着满满的温暖,他抚摸上南梦旋的脸蛋,温柔说道“好,你要乖乖的,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别像昨晚那样让我担心了。”

  南梦旋点了点头,心里却是酸酸的,怕是以后都不会有这样个人为她担心了。

  “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临走之前,颜熠然轻轻的在南梦旋的额头吻了下,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颜熠然走之后,南梦旋无力的跌坐在沙发上,紧紧的抱紧双腿,埋头放声哭出来了,她知道她和熠然,真的要结束了,们再也不可能在起了。她不懂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如果他们注定了要分离,为什么要把熠然送到她的身边,让她爱上熠然,又狠心的把熠然从自己身边带走。

  第二十三章激怒颜辰希

  ?

  在公司的颜辰希,看着手下刚刚送来的消息,冷冷的笑,把文件丢到旁,低头沉思着。

  南梦旋不会想到,她和颜熠然的举动,都在颜辰希的监视之中。就连颜熠然的离开,都是颜辰希事先设计好的。颜熠然回来的消息,也是他告诉颜熠然父亲的。南梦旋不舍得下决心,他就只好帮把了。

  他没有南梦旋那么的优柔寡断,既然决定了要让南梦旋做他的女人,他就定要快刀斩乱麻,让南梦旋知道,她从来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不过想到南梦旋的态度,颜辰希就阵阵的烦恼。换做其他的女人,对他不是阿谀奉承就是讨好,唯独就是她,对他避之不及。要不是看在她是颜熠然的女朋友份上,他也不会这么心软,给她这么久思考的时间。

  “温泽宇,进来。”颜辰希把秘书叫了进来。

  个戴着眼镜,穿着黑色西服,长相还算英俊的男子,打开门走进了办公室。温泽宇作为颜辰希的贴身秘书,跟在他的身边已经有四五年了,也是颜辰希的左膀右臂,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也是他在替颜辰霄。

  “我吩咐你办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闻言,温泽宇推了推眼镜,镜片下的眼眸,闪过丝犀利的目光,说道“颜先生已经和市长约定好了,在这周末让熠然少爷和高雪琳小姐见面。”

  颜辰希手指慢慢的敲打着桌面,整个办公室除了颜辰希敲打桌面发出的声音,再没有任何声音。这样的气氛下,两个人丝毫没有觉着尴尬和不适应,温泽宇作为颜辰希的秘书,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气氛,若无其事的站着,等着颜辰希发话。

  “你去添把火,定要让高雪琳满意颜熠然。”

  “是。”

  “行了,你出去吧,南梦旋有任何消息,你都要立马告诉我。”

  “是。”

  温泽宇离开办公室之后,颜辰希再次陷入了思考这种,他除了断了南梦旋的后路之外,也断了颜熠然的后路。他看的明白,如果单方靠南梦旋说分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颜熠然是什么的性格,他还是很明白的,想让他们两个断的干干净净的,无非就是让彼此都死心,至于到底怎么死心,就是他说的算了。

  他的那位兄长,可是非常看中家世的,怎么也不可能允许南梦旋那样的女人,作为他的儿媳妇。这次让颜熠然出国,无非就是要用时间,让颜熠然去忘掉南梦旋,只不过他的兄长,低估了南梦旋在颜熠然心中的地位。这次颜熠然偷偷回来,已经让他警觉了,颜熠然和高雪琳见面,是注定的事情。

  他不介意在适当的时候煽风点火,对于他来说,他只希望看到事情的结果,中间的过程究竟是怎样的,根本不是他关注的事情。

  颜辰希看了看时间,直接起身拿着西服,就准备下班了,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对温泽宇说道“今晚拖住颜熠然,别让他有机会从祖宅里面出来。”

  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直奔南梦旋哪里去。

  等颜辰希开车到南梦旋楼下的时候,南梦旋正好拎着垃圾走下了楼,看到楼下熟悉的车子,她立马汀了脚步,甚至想马上转身离去。

  还没等她转身逃开,颜辰希就走下了车,来到南梦旋的身边,看到她手上的垃圾,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颇有点嫌弃的说道“赶紧去扔了。”

  对于颜辰希喜怒无常的性格,南梦旋已经算是习惯了,直接朝垃圾桶走去,扔掉垃圾之后,南梦旋停在颜辰希的对面,说道“你又来做什么?”

  南梦旋刻也不想看见颜辰希,只要看到他就会想起,他逼自己和熠然分手的事情。她甚至没有办法冷静的和他说话,像这样安静的站在他面前,她不知道用了多少力气,才压制住自己,不在他的面前发火。

  对于南梦旋的嫌弃和不耐烦,颜辰希没有当回事儿,这样的南梦旋他又不是认识天两天了,已经没有必要因为这点事情,和南梦旋生气,不值得。

  “我来提醒你,不要忘记和颜熠然分手。”

  颜辰希好心的提醒,让南梦旋握紧了手,压抑着满腔的怒火,字句咬牙说道“我知道,不用你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

  颜辰希冷冷笑,嘲讽的说道“我也不想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你,可是某些人就是不把我的话放在心里。今天你和颜熠然呆了那么长的时间,你为什么不跟颜熠然说分手?别告诉我,你是忘了。”

  面对颜辰希的质问,南梦旋的眼里闪过丝不自在,她的确舍不得熠然,每当面对熠然的时候,她就无法说出分手这两个字。

  看着沉默不语的南梦旋,颜辰希难得好脾气的没有再逼问南梦旋,而是慢慢靠近南梦旋,对上她的眼睛,说道“南梦旋,其实没有我,你迟早也会和颜熠然分手,我的出现只不过提前让你们结束了。”

  “颜辰希,你以为你预言家吗?你怎么就知道,我和熠然就注定会分手,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和熠然怎么会走到这步,说到底都是你的错,你就是卑鄙小人。”南梦旋再也压抑不住怒火,对着颜辰希吼道。

  “呵呵我是卑鄙小人?南梦旋你不要忘了,如果那天晚上,不是我带走了你,说不定你还不知道被哪个男人玩弄着,说到底我还是你救命恩人。”

  闻言,南梦旋双眼怒目瞪着颜辰希,她想不到世界上还有如此不要脸的人,居然可以把事情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还有你不要忘了,颜家是什么样的个家族,你认为颜熠然的父亲会接受你?再很早之前,熠然的父亲就为颜熠然做好了打算,甚至还为他安排了门很好的婚事,你和颜熠然的爱情,在他看来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玩完也就算了。”

  颜辰希的这段话,让南梦旋瞬间白了脸,忍不住的朝后退了两步,她不敢置信的看着颜辰希,仿佛不相信颜辰希说的话。

  面对南梦旋的质疑,颜辰希很有耐心的解释道“怎么,不愿意相信吗?如果你不相信,你大可去问问颜熠然,问问他是不是有这样回儿事儿,颜家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从出身开始就注定了,没有自主选择婚姻的权利,颜熠然也不会逃得过。”

  南梦旋慢慢底下了头,指甲深深刺入肉中,都没有感觉到。颜辰希的话,她承认打击到她,毁了她所有的期望,她的身世的确不堪,她以为通过她和熠然的努力,总有天颜家会接受他们,认可他们之间的爱情,没想到呵呵这切可真讽刺,难道这就是有钱人家的权利吗?

  “颜辰希,你以为你说这些,我就会接受你吗?我就会不爱熠然了吗?我告诉你,你做梦,就算我和熠然分手了又如何,他就是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南梦旋丝毫不认输,倔强的反驳道。

  最爱的男人,这四个字深深的刺激到了颜辰希,不管他喜不喜欢南梦旋,可现在她就是他的女人,他怎么能允许,自己的女人心中最爱的男人,不是他。

  颜辰希把抓住南梦旋的手,把她扯到自己的怀抱,只手紧紧地抱着南梦旋,两具身体紧紧的贴合在起。

  “南梦旋,你这样激怒我,就这样让你得意吗?”颜辰希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承认自己之前所说的番话,都是在打击南梦旋,让她看清楚不要再痴心妄想,他没想到南梦旋会是这个反应,这个结果是他没有想到的。

  “得意?呵呵我有什么得意的,你颜辰希又不是我什么人。”南梦旋讥讽的说道,眼眸里更是闪过丝不屑。

  这样的眼神,让颜辰希冰冷的双眸,再次下降了几摄氏度,这样的眼神这样的神情,都是他对别人的,什么时候她可以这样对他,她有什么资格这样对他?

  颜辰希低头狠狠吻住南梦旋,不想再从这张嘴里听到刺耳的话。颜辰希的动作让南梦旋措手不及,她偏过头想躲开,可颜辰希先步扣住了她的脑袋,死死的扣住,根本不允许她动。

  她的双手不停的拍打着颜辰希,可这样的力气对颜辰希来说,不过是在挠痒痒。就在颜辰希的舌头溜进南梦旋嘴里时,南梦旋狠狠地咬住了颜辰希,直到嘴里有了股淡淡的血腥味,她才松口,可颜辰希依旧不放过她。

  最后等颜辰希放开南梦旋的时候,她已经快要窒息了,她努力稳住身体,不至于完全跌倒在颜辰希的怀里。颜辰希没想到南梦旋会咬他,而且还咬的那么用力,他看着南梦旋的眼神,恨不得把她吞入肚中。

  南梦旋丝毫不避开的直视着颜辰希的目光,对于南梦旋来说,咬颜辰希的舌头,都是他逼她的。

  “女人,你这是自己在找死。”说完颜辰希把扛起南梦旋。

  南梦旋天旋地转之后,落到了颜辰希的肩膀上,她吓得大叫声,不停的挣扎着,大声说道“颜辰希,你想做什么,你赶紧放开我。颜辰希,你听到没,赶紧放开我。”

  南梦旋的拳打脚踢颜辰希丝毫没有放到眼里,把南梦旋甩到车子后座,狠狠的关上车门,开启车子就急速奔驰离开。没有反应过来的南梦旋,因为车子的突然开动,下子撞到了椅子上,疼的她很久没有缓过神来。

  第二十四章我们分手吧

  ?

  南梦旋不知道颜辰希这是要把自己带到哪里去,看着急速行驶的车子,她害怕的抓紧了旁的扶手,都不敢去看窗外的景色,颗心提到了极点,苍白的脸蛋没有任何血丝,双眼眸里满是害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才狠狠地停了下来,轮胎摩擦在地面,发出狠刺耳的阵声音。

  再也忍不住的南梦旋,打开车门就冲了出去,弯着腰不停的吐着,仿佛要把胃酸都吐出来了。颜辰希慢慢走下来,看着狼狈不堪的南梦旋,心底的怒气才渐渐的消散去,他不喜欢看跟他争锋相对的南梦旋。

  他要让南梦旋知道,她没有资格反抗他,也没有资格嘲讽他,因为主宰着她的是他颜辰希。

  终于吐完的南梦旋,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抬起头仰视着颜辰希,快要崩溃的大声说道“颜辰希,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如果你想要我死,你就给我个痛快好了,你为什么非要这样折磨我,是不是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你心里才舒服。”

  南梦旋的话,颜辰希没有理会,而是低头看着那张依旧倔强的小脸,直视着那双干净而充满生气的眼眸,才慢慢开口说道“我说了,我不喜欢别人激怒我,你既然是我的女人,就应该明白。今天的事情,只是我给你的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