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他的心里大概知道,此时的南梦旋心里想的是什么,他也不去揭穿,这样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两个人都默默地坐在沙发上,谁也没有开口说话,都各自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南梦旋的肚子响了声,两个人都才如梦初醒。南梦旋听到肚子发出的声音,下子就窘迫了,耳朵变得滚烫,不用看她都知道,脸肯定红了。

  颜辰希的先是愣了下,随后眼里就闪过丝笑意,说道“厨房里有东西,你可以去做点吃的。”

  南梦旋想也不想的就逃到了厨房,她把厨房门关上,趴在门上懊恼的快要死了,真是丢脸死了。

  看着匆匆逃走的南梦旋,颜辰希眼里的笑意,是怎么也止不住。颜辰希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看着已经关上的厨房门,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跟南梦旋越是接触,他越是能发觉,南梦旋的好玩。

  厨房里面的南梦旋,等到脸上的红云消失不见之后,她才缓缓是松了口气,走到冰箱门口,打开冰箱开始找吃的了。

  从医院逃走之后,她就没有吃过东西,开始还不觉着饿,现在是越想越饿。

  冰箱里的食材很多,南梦旋简单的调了几样,随便的弄了点,她可没有子琳那么好的厨艺,什么东西都可以做的非常好吃。

  南梦旋还没有做完,厨房的门就被颜辰希打开了,他看着忙碌的南梦旋,眼里闪过丝光芒。正在炒菜的南梦旋,也看到了颜辰希,看到他的眼神,疑惑了下。她有点看不明白,颜辰希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她有转头再去看颜辰希的眼神,不过此时的颜辰希的眼神,已经和平常没什么不同了,想不明白的南梦旋,也不去想了,就只当刚才看错了。

  “过来,帮忙端下。”南梦旋直接命令道。

  说完南梦旋就后悔了,她怎么就这么嘴贱,以前和熠然在起的时候,熠然就是这样站在旁,看着她做东西,她就毫不客气的指挥熠然。她刚才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在她身边的根本不是熠然,而是颜辰希。

  颜辰希也没管南梦旋到底在想什么,直接按照南梦旋的吩咐,把那盘菜端走了。

  看着没有计较的颜辰希,南梦旋悄悄松了口气。

  第三十章再起波折

  ?

  此时的南梦旋,丝毫还没有意识到,此时的她对待颜辰希,已经没有开始那么排斥了。

  颜辰哮在餐桌上,默默的等着南梦旋。南梦旋端出最后盘菜,坐到颜辰希的对面,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颜辰希,本来想出口的话,默默的吞到了肚子里,反正现在都已经这个样子了,她还是先把饭吃完再说。

  南梦旋因为之前的尴尬,个劲的吃,根本不去看颜辰希。颜辰希因为自小良好的教养,食不言寝不语,自然也没有说话。

  等到吃完之后,南梦旋收拾完桌子,看着已经快要黑下去的天空,她开始有点着急了,她并不想和颜辰希呆在起,她很怕颜辰希对她做什么。

  看了看沙发上静静坐着的颜辰希,他此时慵懒的靠着沙发,只手撑着下巴,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般。但南梦旋肯定,他绝对没有睡着,只是在闭目养神而已。

  南梦旋鼓起勇气,磨蹭的走到颜辰希身旁的沙发上坐着,双手紧张的纠缠着衣服,好会儿才开口说道“颜辰希,你可以不可以送我回去。”

  闻言,颜辰希没有睁开眼,也没有回答南梦旋,就仿佛没听到般。

  南梦旋看着颜辰希,身体在不断的绷紧,下秒就仿佛要断了。南梦旋此时就像等着被宣判的犯人,而颜辰希就是高高在上的判官,掌握着南梦旋的生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南梦旋感觉就像过了个世纪,此期间她连口水都不敢咽,就怕打扰到颜辰希。

  颜辰希终于睁开了眼睛,先是看了眼南梦旋,随后收回眼神,说道“不行。”

  听到这两个字,南梦旋的眼神下子暗淡下来,她低下头忍住心口的苦涩,好会儿才再次说道“颜辰希,我已经安好你的要求,跟熠然分手了,你就不能大发慈悲,放我回去吗?”

  颜辰希懒得再去给南梦旋任何语言和眼神,直接起身就朝楼上走去,很快就消失在转角处。

  南梦旋不用想知道,颜辰希这是无声的再让她死心,泄气的耷拉下肩膀。

  南梦旋就这样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动不动,可内心却是风起云涌,其实她多想鼓起勇气,个人走回去。可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让她下秒就泄气了。

  最后南梦旋只好安慰自己,只是待晚而已,不会出什么意外的。南梦旋悄悄的爬上二楼,找了间离颜辰项远的客房,走进房间把门反锁上,南梦旋才算是轻轻松了口气。

  南梦旋的举动,都在颜辰希的猜测中。颜辰希这次没有去动南梦旋,倒不是因为他大发慈悲,只是前两次的强迫,让他有非常不好的印象,他不想就跟个木头做,他有的是时间,总天南梦旋会乖乖的配合他。

  各怀心思的两个人,在不同的房间,都失眠了。

  南梦旋看和外面皎洁的月光,心里却想着熠然,今天下午离开时,熠然的神情就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她现在多想打电话给熠然,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每当看着手机上的号码,却始终没有办法按下那个键。

  “不要再想了,会过去的,总有天都会过去的。”南梦旋轻轻安慰自己。

  最后留恋看了看手机熠然两个字,果断的关了手机,扔到旁。

  盖上被子强迫自己入睡,看越是这样,她就越是无法入睡,脑子也越来越清醒。

  而在另外间房间的颜辰希,也面临的同样的失眠。想着南梦旋也在这层的某个房间睡觉,他就无法入睡,这样的情况他从来没有遇到过。

  翻过来覆过去的颜辰希,干脆直接坐了起来,穿上鞋子就走了出去∵到储物间拿到南梦旋房间的钥匙,就朝南梦旋的房间走去。

  还没有睡着的南梦旋,听到阵开门的声音,下子抓紧了被子,她紧紧的盯着门口,不会儿门就打开了,看着走进来的颜辰希,南梦旋的颗心,提到了极

  她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进来做什么。”

  颜辰希直接走到南梦旋的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盯着南梦旋看了好会儿,南梦旋被他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手里的被子是越捏越紧。

  下秒颜辰希干脆就躺倒了南梦旋的身边,颜辰希的动作把南梦旋吓了跳,她赶紧朝后面退去,她忘记了自己是在床上,这退就差点落到了床下,好在颜辰希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

  南梦旋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脯,这床的高度虽然不高,摔下去肯定也会痛。

  此时的南梦旋,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被颜辰希抱在怀里。

  颜辰希借助月光,看着南梦旋被吓白的小脸,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好笑。尤其是那双瞪大的眼睛,就好像只受惊的猫咪。

  等南梦旋反应过来,自己是在颜辰希的怀里时,她吓了大跳,赶紧就想退出颜辰希的怀抱,可她那点力气算什么,完全挣扎不来颜辰希的怀抱。

  反而是她的乱动,引起了颜辰希的不满,他使劲搂住南梦旋的腰,在南梦旋的耳边说道“你要是再动,我不介意要了你。”

  闻言,南梦旋吓得不敢动了,僵直了身体躺在颜辰希的怀里,颜辰希才懒得去管南梦旋,直接闭上眼睛就睡了。

  这下子可苦了南梦旋,她心惊胆战的窝在颜辰希的怀里,直到听到颜辰希均匀的呼吸,她才敢悄悄的转动了下头,返现颜辰希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她才松了口气。

  她依然不敢动,就这样挺直了身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南梦旋的睡意就来了,她也不挣扎,直接闭上眼睛就睡了。

  睡着了的南梦旋,在颜辰希的怀里找到个舒服的位置,蹭了蹭就睡过了。

  本来已经睡过的颜辰希,此时睁开了眼睛,清明的眼神,看了看怀里小小的人儿,眼里闪过丝满足。

  颜辰希重新闭上眼睛,和南梦旋起睡了。

  这夜两个人睡的都十分香甜,早上首先醒来的颜辰希,都点不敢置信,他可以这样安静的抱着个女人睡晚,没有任何清淤。

  颜辰希怀里的南梦旋,依然在沉睡,那粉嫩的小脸,让颜辰希生起了逗弄的情绪,他伸手捏了捏,捏上去的感觉十分的不错,让颜辰希没忍住,再次的捏了下。

  这下的力气稍微大了点,南梦旋摸了摸脸蛋,不耐烦的皱了下眉头,把头完全埋到颜辰希的怀里,继续睡过去。

  南梦旋可爱的神情,让颜辰希更加想弄她了,只不过这下子,南梦旋把脸在他的胸膛,他没有办法捏到了,只好退而求其次的捏了捏南梦旋的耳朵。

  南梦旋实在被闹的不行了,巴掌拍到颜辰希的手上。颜辰希看着自己被打掉的手,眼里闪过丝笑意。

  这个时候南梦旋也醒了,她颤抖的睁开了眼睛,引入眼眸的是个胸膛,她被吓了跳,直接朝后面退。

  然而腰间的双手,直接把她禁锢了,她没有办法退开。南梦旋怎么也没想到,她早醒来,会看到颜辰希的胸膛,更加没想到,她居然在颜辰希的怀里,睡的那么安慰。

  南梦旋抬起头,看到颜辰希的脸庞,发现他没有醒,心里悄悄的松了口气。

  她轻轻挪开颜辰希放在她腰间的手,就想退出颜辰希的怀抱。她好不容易挪开颜辰希的只手,准备朝另外只手出发的时候,那原本被挪开的手,再次搭到她的腰间。

  南梦旋皱了皱眉头,要不是颜辰希的呼吸很平稳,她都要怀疑颜辰希是不是在装睡了。

  没有办法的南梦旋,继续去挪开颜辰希的手,她丝毫没有发现,颜辰希闭着的双眼,已经睁开了。

  颜辰希也懒得和南梦旋装,干脆翻身就把南梦旋压在身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南梦旋避开颜辰希的目光,双手使劲推着颜辰希的胸膛,说道“颜辰希,你下去。”

  颜辰希看着抵着胸膛的小手,直接抓住举过头顶。这个动作让南梦旋老实了,同时心里也紧张害怕的不得了。

  “你,你,你想做什么。”南梦旋带着哭音的问道。

  颜辰希低下头,在南梦旋的耳边,吹了口气,邪魅的问道“你说我想做什么。”

  南梦旋偏过头,躲过颜辰希吹出来的热气,不知所措的说道“我,我怎么知道。”

  闻言,颜辰希低低的笑了,问道“真的不知道吗?”

  南梦旋没有回答,她现在不敢动,也没有办法动,她只想颜辰希赶紧从她身上下去。

  颜辰希大早醒来,的确想要南梦旋,不过看着南梦旋忍耐的眼神,仿佛在忍耐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样,他的感觉下子就没了。

  颜辰希捏住南梦旋的下巴,狠狠的吻上她,南梦旋紧紧闭着嘴,不让颜辰希得逞。颜辰希只手,直接捏住南梦旋的柔软,南梦旋痛就松口了。颜辰希这次的吻又狠又凶,让南梦旋害怕的直想躲。

  吻够了之后,颜辰希烦躁的从南梦旋身上下来,也不看南梦旋,直接起身走出来房间。

  南梦旋看着颜辰希离开的身影,狠狠的松了口气,摸了摸被吻的红肿的嘴唇,南梦旋的滴泪水,从眼角落入枕头。

  第三十章躲避

  ?

  心烦气躁的颜辰希,来到浴室打开冷水淋在身上。刚才他的确想要了南梦旋,可南梦旋的厌恶以及排斥,让他下子就没了感觉,心情都差到了极

  冰冷的水从颜辰希的身上滑过,点也不能浇灭颜辰希心里的火。

  总有天,他会让南梦旋乖乖的躺在他的身下,定会要让她求他。

  这边颜辰希洗着冷水澡,那边南梦旋匆匆忙忙穿着衣服,不管不顾的就跑了,她没有办法再待下去了,她怕像刚才那样的事情重演。

  从别墅逃跑的南梦旋,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出去,就像无头苍蝇到处乱转着,兜兜转转不知道走了多少地方,南梦旋总算是走出了这个别墅区。

  南梦旋的心才算是放下了,只要没离开那别墅区,她就有感觉,颜辰希随时可以把她抓回去。

  其实南梦旋的逃跑,颜辰希还是听到了,他那个时候正好准备出来,听到那匆匆下楼的声音,等他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就正好看到刚冲出门的南梦旋。

  他没心情去追南梦旋,她想逃就让她逃好了。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不管她在怎么闹腾,总归都逃不出他的手心。

  南梦旋不敢回家,她害怕看到颜熠然,也不敢去夏子琳那里。不知道去哪里的南梦旋,只好回到了学校,好在当初她并没有给学校说,她没有住校了,依旧还保留着她的床位。

  半个月没回学校,南梦旋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回到寝室发现个人都没有,此时她在想起来,现在这个时候,应该都在上课,身心疲惫的南梦旋,也没有心思去上课。

  她坐在床边,空洞的望着前方,也不知道再想什么。

  南梦旋的这个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寝室的人就下课回来了,看着许久没有回来的南梦旋,寝室里关系跟她最好的张雪梅关心的问道“梦旋,听班导说你请了半个月的假,你现在没事儿了吧?”

  闻言,南梦旋扬起个笑容,说道“我没事儿,就是不小心伤了腰,这段时间恐怕都不能跳舞了。”

  上次颜辰希殴打夏子远,她去保护夏子远受的伤,依旧没有好,她也感觉的出来,她的身体半年之内恐怕都不能跳舞了,想到这里她就阵沮丧,她不仅失去了最爱的舞蹈,现在连最爱的熠然,都已经失去了。

  张雪梅闻言,赶紧说道“梦旋,你要好好养伤,伤好之前也别去跳舞了,万你加重伤势,不能跳舞,那就麻烦了。”

  张雪梅的关心,让南梦旋的心微微暖,她点了点头,说道“恩,我会注意的。”

  南梦旋的人缘很好,寝室里的每个人,和她的关系都不错。

  “梦旋,你知道吗?这次学校要举办个舞蹈比赛,第名有五千块的奖金,好可惜你这次不能参加,不然你定可以拿冠军的。”张雪梅可惜的说道。

  南梦旋的舞蹈功底,是她们班上最好的,就连老师都常夸她,功底不仅扎实,而且还十分有灵气。

  听到张雪梅的话,南梦旋问道“学校为什么要举办这个比赛?”

  她在学校呆了三年,从来没有什么舞蹈比赛,就是学校悠久的传统里面,都没有这个活动,怎么今年会突然弄这个活动。

  张雪梅解释道“这还不是学生会那群人提议的,说什么我们学校的活动太少了,什么所有的社团都要公平对待,说学校从来没有舞蹈比赛,领导这才答应学生会,弄这个舞蹈比赛。不过不得不说,这次的奖品不错,第名就有五千的奖金哦。”

  张雪梅满是期望的说道,过了会儿,她又说道“可惜我的舞蹈功底不好,这五千块跟我是没关系了。”

  南梦旋听到张雪梅失落的话,安慰道“雪梅,你不参加怎么就知道结果呢?说不定你比赛的时候,发挥超常就拿到了第名也说不定啊。”

  闻言,张雪梅沉思了下说道“也是,那明天我就去报名参加,梦旋你要和我起吗?”

  南梦旋想也不想就答应了,这段时间她是不会回家了,子琳也那里也不能去,就只好老实的呆在学校里。等过段时间,熠然找不到她死心了,她就可以重新过着正常的日子。

  “梦旋,你这段时间不做兼职了吗?”张雪梅疑惑的问道。

  她们寝室的人都知道,南梦旋基本所有没课的时候,都在外面做兼职,也知道她的所有学费以及生活费,都是做兼职得来的,看到她突然不做兼职,跑回寝室,还是有点好奇的。

  “这段时间,不是身体不好嘛,就没有去。”

  张雪梅没有多想就相信了,她也不再过问了,毕竟是南梦旋的私事,问多了也不好。

  南梦旋在学校里过着平静的日子时,颜熠然却是过得水生火热,自从那天从夏子琳那里回家之后,他的父亲颜宏伟就彻底把他禁足了,哪里都不允许他去。而且还跟他说,要他彻底和梦旋断绝关系。

  颜熠然怎么可能会同意,就和颜宏伟大吵了架,结果就是被颜宏伟,死死的控制住根本出不去。颜熠然更没想到的是,因为这次的吵架,让颜宏伟对南梦旋的印象就更加差了,颜宏伟就认为南梦旋是个狐狸精,就是为了他们家的财产,所以才抓着颜熠然不放。

  在祖宅的颜熠然,每天都想法设法的想要甩脱颜宏伟的控制,奈何颜宏伟请回来的保镖实在太厉害,每当他有什么动作的时候,立马就被发现了。

  颜熠然被困在祖宅里整整两天,这两天他什么手段都用上了,不管他怎么闹,怎么哀求。可颜宏伟就是不愿意放他出去,他都要快要绝望了。

  就在颜熠然快要彻底绝望的时候,颜宏伟把他叫到了书房。

  “父亲,你找来我有事吗?”颜熠然有气无力的说道,丝毫也不管,自己这副颓废的样子,会不会让颜宏伟生气。

  颜宏伟看到颜熠然这样子,心里不生气是假,可他有什么办法?他这个儿子像极了他的母亲,都是那么感情用事。熠然作为他唯的儿子,就算他怎么气熠然不争气,可还是要为他着想。

  “熠然,我知道你恼我,不让你去见南梦旋。现在我给你个机会,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我就让你去见南梦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