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己的手表,“蒋三岁!现在都快七点了,这么晚了,我们今晚还怎么回去呀?”

  蒋廷舟将车子锁好,不紧不慢的说,“小朋友,谁说我们要回去了?”

  不不回去了?

  那他们是要在这里住晚?

  苏萌惊讶地瞪大了双眼,联想到上午她送蒋廷舟那副入耳式耳机作为礼物之后,蒋廷舟马蚤话连篇,还说什么“别急,都会有”,他该不会真的是想要在今天做什么吧?

  苏萌的脸上藏不住什么心事,她心里想些什么,就都在脸上表露出来了。

  蒋廷舟看到苏萌脸惊讶到不可置信的神情,故意逗她,“房间我已经订好了,现在就能住进去了。”

  苏萌张大了嘴,以为他是认真的,身体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你”

  蒋廷舟看到苏萌这副惊慌失措,把他的话当真了的样子,到底还是没忍住,哈哈大笑了出来,“好了,不逗你了,这是我妈妈以前投资的‘原舍廷舟部落’,我今天带你来体验下。”

  听到蒋廷舟是开玩笑的,苏萌心下松了口气,她狠狠瞪了他眼,然后率先往‘原舍廷舟部落’里面走去。

  蒋廷舟笑着在后面跟上。

  从这个名字来看,就知道这是蒋廷舟妈妈送给他的礼物。

  这里的整体风格是乡村民宿,在繁华的都市待久了,来到这样郁郁葱葱的地方,到给人种宁静致远,返璞归真的感觉。

  这里的房型不多,但都很特别,可能是想要打造树林风,所以有些房子都是建在树上的。而这样的房子,还被取了个好听的名字,“浪漫穹顶树屋”。

  苏萌听到这些名字的时候,就觉得蒋廷舟的母亲定是个温柔又有情趣的人,而且,她还很爱蒋廷舟,所以才会给这家民宿以蒋廷舟的名字命名。

  只是可惜,她已经不在了。

  虽然在民宿外面的时候,蒋廷舟还故意逗她,但是进来之后,蒋廷舟直安静地走在前面,像是陷入了某种情绪之中。

  两人在个凉亭里坐了下来。

  还好夏季已经过去了,所以凉亭里并没有多少蚊子。

  晚风不冷不热,吹在身上刚刚好,让人倍感舒适和惬意。

  在城市里生活久了,会感受到城市里快节奏的生活,但是来到这里之后,苏萌的颗心就彻彻底底慢了下来,节奏也跟着慢了下来。

  这里,就是让人放松身心的地方。

  因为已经是晚上了,所以这里的大部分屋子都已经有人入住了,可能会来这里入住的租客都是有着颗文艺心的,所以偶尔他们还能听到从风中传来的优美歌声。

  蒋廷舟将双手放在自己的脑袋下面,整个人正面躺在椅子上。

  他条腿直放,条腿微微弯曲,抬头看着凉亭。

  两人安静了好会儿之后,蒋廷舟才开口说,“其实,我只来过这里次。”

  唯来这里的次,就是“原舍廷舟部落”举行开工仪式的那天。

  那年,他还很小,不到十岁,正是爱玩爱闹的年纪。他弄坏了个帐篷式房型,导致那晚民宿少了近千五的入账。但是即便他弄坏了帐篷式房型,他的母亲依旧只是会温柔地摸摸他的头,而不会责骂他什么。

  因为个母亲对自己儿子无私的爱,所以她包容着他全部的任性和爱玩的天性。

  苏萌双手托着下巴,“然后呢?这是你第二次来吗?”

  蒋廷舟嗯了声。

  苏萌垂下眼,有些好奇,“为什么你今天突然决定来了。”

  这么多年都没有过来,就是怕触景伤情吧。

  那为什么今天,他带着她起过来了?

  蒋廷舟轻笑了声,慢慢坐了起来,深深看了苏萌眼,“因为,人总是要向前看的。”说完,蒋廷舟就对苏萌说,“走,我再带你别的地方。”

  苏萌在蒋廷舟的带领下,慢慢地领略到了这个民宿的魅力所在。

  这里的设计,温馨而甜蜜,墙画有阿甘正传里面的语录,还有爱丽丝奇遇记里的卡通人物。

  光是窥探到整个民宿的小小角,都让人感叹于设计的人性化。

  蒋廷舟走到某个大树下三个清水泥雕塑前,回忆又好似回到了从前。

  “我妈妈,自己就是设计师,这里,无论是眼前的雕塑,还是房内的装潢设计,或者是整体的设计,都是她笔划设计出来的。”

  苏萌吃了惊。没想到这里居然是蒋廷舟母亲亲手创造出来的。

  光是从蒋廷舟口中,苏萌都足以想象她有多优秀。

  蒋廷舟继续说,“原本,这里的民宿是主打亲子的,但慢慢的,亲子反倒变成了最无足轻重的个方面。”说完,他听不出什么意味地笑了下。

  苏萌总感觉今天的蒋廷舟有点伤感。

  今天是他的生日,原本是个让人开心的日子,但是他看上去并不怎么开心。应该就是因为他想到了他的母亲吧。

  苏萌不太习惯这样的氛围,她主动说,“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好。”

  苏萌对这里不太了解,她是闷头乱走的,蒋廷舟也不拦她,反正在他看来,这里怎么走都走不丢。

  但是慢慢的,他们真的迷路了。

  这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沉了下来,苏萌怕草丛里什么虫蚁,已经有些不大敢走了。

  蒋廷舟眯了眯眼。说起来,他也只来过这里次,对这里的地形其实也不算了解,只能凭借着自己的记忆走。

  但是他对这里确实没什么印象。

  他这些年对这里的改建和经营其实点都不关心,唯关心的就是每年他能从这里拿到多少钱。

  每年,这里都能为他盈利笔不小的钱。

  蒋廷舟正想着从哪里走回正路的时候,这时候,从旁的小道拐角处走来了个老者。

  老者看到蒋廷舟之后,惊讶了瞬,他仔仔细细地打量了番蒋廷舟,迟疑的问,“你是如慧的儿子?”

  蒋廷舟点点头,“你是?”

  老者笑了下,“我是如慧的朋友。我们都是搞设计的。”

  蒋廷舟哦了声。

  老者继续说,“其实你应该见过我次,但那时候你还小,所以大概你不记得了。”

  蒋廷舟礼貌地笑了下。

  老者看着蒋廷舟,感慨地说,“没想到眨眼,你都这么大了。如慧,也走了这么多年了。”

  苏萌和蒋廷舟都没想到老者会在这时候提起如慧。

  气氛时有些沉闷。

  老者沉沉地叹息道,“说起来,她出事前天,还来和我讨论你未来的书房设计,她说,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很重要,她还说要看着你成才,没想到后天她就”

  “你说什么?我妈妈来找你讨论过书房设计?她还说要看着我成才?”

  老者点点头,“对啊。所以听到她的死讯,我才会那么惊讶。”

  蒋廷舟满目不可置信。

  如果这个老者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他母亲怎么会轻易地自杀抛下了他?

  第42章最佳嗲精

  告别了那位老者之后,虽然蒋廷舟脸上依旧是副满不在乎的神色,但苏萌知道,他的内心应该远不如他表现出来的这么不在意。

  如果真的按照那个老者说的那样,蒋廷舟母亲去世的前天还在为蒋廷舟的未来做着计划,而且她往日里也没有抑郁症的征兆,和普通的健康人无异,那么这样地人,怎么可能会毫无征兆地就自杀了?

  也许,他母亲的死,并不是那么简单。

  苏萌抿抿唇,小心地开口说,“蒋三岁,算命大师说,你命中会有几个砍,跨过去就能飞冲天了。所以,你现在可千万不要冲动呀。”

  蒋廷舟勾了勾唇,他垂下眸,遮住了眸底彻骨的冷意,“放心,我不会冲动的。”

  现在的切都只是他们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

  但是

  蒋廷舟冷冷地眯了眯眼,如果他母亲的死真的和他父亲或是继母有关,他定,绝对,势必会让他们身败名裂。

  这个民宿是蒋廷舟的母亲留给他的财富,对他而言有着特殊的含义。所以他才会在自己生日的这天,将苏萌带来这里。

  虽然这次民宿之行,让他得到了个意外的信息,但蒋廷舟并不想因此而影响苏萌的情绪。

  因为两人还没有吃完饭,所以蒋廷舟先带苏萌先去了食堂。

  这里的民宿直都是走的轻奢路线,近几年随着物价的上升,在这里住晚的价格在30006000不等,为了无愧于这个住宿的价格,所以这里除了流的服务,还有别致的房屋设计,以及精致而美味的美食。

  这里的厨师,来自全国各地。

  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在这里吃到其他地方正宗的美食。

  苏萌将点的食物吃到嘴里之后,才意识到为什么这个民宿会做的如此成功了。因为这里的服务和品质,真的无可挑剔。而她也因此对蒋廷舟的母亲越发钦佩了。

  吃过晚饭之后,苏萌无意中看到食堂的个角落里坐着两个美甲师。

  在这里做美甲,都是免费的。

  而现在,刚巧有个美甲师空闲着,正无所事事地和旁的美甲师聊着天。

  苏萌时有些意动。

  蒋廷舟发现苏萌的眼神之后,低头轻轻笑了下。美甲这种东西,果然是不管哪个年龄段的女生都喜欢的。

  他二话不说,直接拉着苏萌往那个美甲师那里走。

  等苏萌坐下之后,美甲师端起职业化的笑容,“请问是要做美甲吗?”

  苏萌点点头。

  美甲师递过来个册子,“你看看想做那种图案的呢?”

  苏萌没接册子,只说,“你帮我涂层透明的指甲油就可以了。”她现在还是学生,不能够做太出格的,所以做个透明的甲油保护下指甲就可以了。

  美甲师收起册子,笑容礼貌而周到,“好的。”

  蒋廷舟这时候从附近搬了个凳子,直接坐在苏萌身边。

  苏萌看到之后咬了下唇,她用空余的那只手推了下蒋廷舟,轻声说,“做这个很慢的,你可以先去别的地方逛逛。”虽然她只是涂层透明甲油,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工序,做套下来,至少要二十多分钟。

  蒋廷舟这么个连在食堂排队都不愿意的人,估计会觉得做美甲这样的事情很麻烦吧。

  但是苏萌催了蒋廷舟几次,他都不愿走,之后她也就放弃了。

  美甲师握着苏萌的手帮她打磨指甲,这时候,她实在是没忍住,摸了摸苏萌白皙娇嫩的手背,“呀,你的皮肤真的好好哦,而且还很白呢。”

  苏萌还没说些什么,蒋廷舟就眯眼不悦道,“喂,你注意点啊。”他都还没这么摸过苏萌的手,她居然在苏萌手背上摸个不停。

  当他不存在的?

  美甲师是女生,摸苏萌手背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就是纯粹好奇。毕竟她还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女生,就连皮肤都这么好的。

  被蒋廷舟“警告”之后,美甲师好脾气地笑了下,打趣说,“小哥吃醋啦?”

  蒋廷舟双手抱胸,大长腿随意地伸展,落落大方地承认了,“是啊。”说完之后,他随后又加上了句,“谁让我是吃醋怪呢?”说完,他勾唇轻笑了声。

  他说前面几个字的时候语气还很正常,但是说到吃醋怪三个字的时候,他就好像是在模仿谁的语气样,语气下子变得黏黏糊糊,别别扭扭的。

  这样看上去狂霸拽的大帅哥,这样说话的时候自带种反差萌。

  美甲师听完,个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就连边上的美甲师和顾客都紧随着发出了善意的笑声。

  苏萌嗔怒地用空着的那只手轻轻打了下蒋廷舟的胳膊。

  在场的人里只有她知道他后面的语气为什么会那么怪。

  因为他又在模仿她了!

  而且吃醋怪?

  他又不是她的什么人,有什么好吃醋的。

  蒋廷舟说完之后,将那张英俊的脸凑到苏萌面前,眸带笑意地问,“小朋友,你说是不是?”

  苏萌别开头,赌气,“不是。”

  蒋廷舟哦了声,耐心地问,“那我是什么?”

  苏萌嘟着嘴,字句地说,“你是讨厌精。”总是故意模仿她说话,这个人真是太让人讨厌了!

  和蒋廷舟故意打趣的语调不同,她的声音软萌萌的,自带甜度,明明说着抱怨的话,但听上去莫名像是在撒娇发嗲样。

  蒋廷舟轻笑了声,单手撑着下巴,眼神专注地落在她的身上,“真这么讨厌我?嗯?”

  苏萌想了下,用大拇指比在食指上,留出了小截食指,实话实说,“也没有,就这么点点讨厌吧。”说到点点的时候,苏萌还把手伸到了蒋廷舟眼前,让他看的更清楚点。

  美甲师被眼前这两人逗笑到不行。

  女孩子说话嗲里嗲气的,自带天生撒娇属性,而另个男孩子明明看着是狂霸拽的属性,但偏偏每次都故意哄。

  眼前这幕看到她这个老阿姨眼里,她只觉得自己沉寂了多年的少女心都复苏了。

  做完美甲之后,苏萌和蒋廷舟就离开了。

  因为苏萌做的美甲简单,所以她做完之后,她隔壁那个比她更早到的顾客还在做指甲。

  顾客感慨地说,“这年头,居然还有全程愿意陪自己女朋友做美甲的男生,真是让人羡慕呀。”

  帮苏萌做美甲的美甲师说,“女生这么甜,如果我是男生,我也愿意呀。”

  做完美甲之后,时间也差不多晚上九点多了,苏萌跟着蒋廷舟到了他预定的房间。

  他今天订的是两间“浪漫穹顶树屋”,树屋建立在树枝之间,造型别致,居住体验极为特别。进入房间,还能闻到树木的味道。

  苏萌躺到床上之后,实在没忍住,用手机将周围的环境都拍了下来。

  通过树屋上的小窗子,还能看到外面的夜景。

  天还亮着的时候,其实苏萌除了觉得这个民宿环境清幽,房屋设计别致,食物好吃之后,别的特别的感觉也没什么了。但是到夜晚,屋外的灯光全部都亮了起来之后,苏萌才觉得这里给她的整个感觉都变了。

  和大城市里的多姿多彩,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不样,这里的灯光,采用的全部都是大红色的灯笼。当然,这些灯笼和古时候用蜡烛的不样,它们都是用电的,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安全的问题。

  远远望去,大片红彤彤的灯笼,让这个身处青山绿水之间的民宿多了几分温馨的人间烟火气。

  苏萌发了九张图片之后,还特意配了字,“今晚很开心。祝你生日快乐。”

  苏萌的微信好友不算多,除了班级里的大部分同学之外,还加了蒋廷舟,肖湛,宁俊,苏穗,凌聿诚。

  她发完微信之后,蒋廷舟应该也刚好在刷微信,因为他马上就回复了她,“我也很开心。”

  蒋廷舟回完她之后,她微信下面彻底炸了。

  肖湛:“卧槽,你们两人???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宁俊回复肖湛,“应该就是你想的那样,因为看就知道在民宿这种睡觉的地方啦。害羞害羞害羞”

  蒋廷舟回复宁俊,“思想纯洁点。”

  宁俊回复蒋廷舟,“我们哪里不纯洁了?”

  肖湛回复蒋廷舟,“我们哪里都很纯洁。”

  张小雅和李幼青这时候也都还没睡。

  张小雅,“萌萌,你去哪玩了呀?”

  李幼青,“真羡慕,我还没去过这种地方呢。”

  苏萌给张小雅她们回复了之后,刚准备放下手机,这时候,苏穗给她发了条新信息,“姐,你在哪呀?”

  第43章最佳嗲精

  苏穗看着苏萌刚刚在微信朋友圈里发的九张照片,只觉得自己的手,用力到都快把手里握着的手机都给捏碎了。

  她现在用的手机是之前软磨硬泡养父母好久之后他们才给她买的,是个野牌子,共就花了小几百块钱,就比老人机好了点。功能不算多,微信扣扣短信电话都能用。和苏萌最新款的手机自然是完全没法比了。

  苏穗之前想方设法加上了苏萌的微信之后,其实直都在关注她的动态。不过苏萌平日里很低调,几乎不发朋友圈,让人无从得知她的生活到底怎么样。

  今天她终于发了条朋友圈,像是在外面度假的样子。

  从图片里可以看出她度假的地方环境很好,看就不是那种几十几百块钱就能住的地方。

  苏萌,看上去真的过得很不错啊。而且她发的是“祝你生日快乐”,她应该是对某个人说的。从这句话来看,她应该认识了不少朋友吧。

  她现在的人生,还真是让人忍不住嫉妒啊。

  苏穗边想着,边越发紧的握住了手机。

  苏萌虽然开始想对自己的妹妹路冷到底,但是她到底做不到苏穗那般冷漠。她们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了,如果他们在天上看到她对自己唯的亲妹妹如此凉薄的话,兴许也会对她失望心寒吧。

  苏穗做人可以没有底线,但是她却不想把自己的良知尽数泯灭。

  如果她也像苏穗做的那般绝情,那么她和她妹妹又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在苏穗想方设法加上她微信之后,她到底还是通过了对方的好友申请。

  这生已经改变了太多,苏穗没有跟着凌老夫妇走,她原本会和姜哲发展的那段感情,估计也悬了。苏穗的未来,也许会很好,也许会很差。全在于苏穗自己的选择。

  反正,她心里也已经彻彻底底将上世放下,不怨苏穗了。

  只要苏穗直这么安安分分的,那么看在已经去世的父母面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