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电话过去。

  但是再次拨过去之后,冰冷的系统音机械地遍遍提醒他说,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对方把电话关掉了,极有可能是蒋廷舟做的。

  凌聿诚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岤,眉心微蹙。

  蒋家那小子不是在外地读军校,两年多都没回来了么?按道理来说,大学现在都还没放假,今天也不是周末,他怎么突然就回帝都了?

  凌聿诚打电话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在麦子楼下了,他和凌老爷子观念不样。凌老爷子觉得苏萌辛辛苦苦学习了三年,现在终于高考结束,她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和同学起轻松下。但是在他看来,他更关心她的安全问题。

  现在犯罪案件那么多,几乎新闻上隔几天就能看到些女生遇害的新闻。长相般的女孩子都有可能会被色狼盯上,更何况是苏萌那种美到让人窒息的长相?

  就算她是和同学在起,他也不放心。

  她同龄的这些男同学们现在正是躁动难安的年纪,要是时冲动之下做了什么事,那吃亏的也是女孩子。所以他来苏萌他们准备集体唱歌的地方,准备带她回家。

  蒋廷舟挂了他电话之后也不知道想做什么,凌聿诚被挂电话之后马上就想上去找人。

  这时候,刚巧群醉醺醺的男女迎面向他走来。

  凌聿诚为人自律,向来滴酒不沾,也闻不得酒的气息,所以他下意识地想和这群酒鬼拉开点距离,但是这时候,他们激烈而兴奋地谈论的话语点点落在了他的耳朵里。

  “哇,遇到对在安全通道里偷情的男女,不要太刺激!”

  “可惜那个男生的动作太迅速,下子就把女生抱进怀里了,所以什么限制级场面我们都没看到。”

  “真是遗憾呀,那个男生长得这么帅,他女朋友定也很漂亮吧!”

  “对呀对呀,光是那个背影,就足够让人觉得销魂蚀骨了。就是没看到正脸,嗨呀,那个男的是什么反应速度呀?”

  “哈哈哈哈,要么是单身了十几年的反应速度?”

  “要是我们再晚点过去,他们会不会”

  接下去响起阵心照不宣的猥琐笑声。

  群人正嘻嘻哈哈调侃刚才他们看到的那幕的时候,他们的眼前突然黑。

  有人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其中个暴脾气的女生本来就脾气不好,喝了酒之后就更加暴躁了。她原本都想开口骂人了,但是当她抬头看到堵住他们路的是个长相极其温润如玉的大帅哥之后,她脸上的怒色瞬间消失。

  就像变脸样,她马上就换上脸妩媚之色,故意嗲声嗲气的说,“这位帅哥哥,你堵住人家路干嘛呀?”

  和苏萌自然而勾人的嗲音不同,眼前这个女人做作的嗲音只让人觉得反感。

  凌聿诚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们刚才说的话,第时间联想到的主人翁就是蒋廷舟和苏萌。

  想到这点让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凌聿诚斟酌着说,“你们刚才说的是在安全通道?”

  女人猛地点点头,大着舌头,努力口齿清晰地说,“对呀对呀,就是那个安全通道呢。”

  “几楼?什么时候?”

  虽然感觉这个男人的问题有些具体,女人还是嘻嘻笑着回答,“三楼,就刚才呀。怎么,帅哥哥,你也想去面对面观摩下么?嘻嘻嘻。”

  凌聿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就迈开大步远离了这群醉生梦死的酒鬼。

  如果他们看到那两个人的时间真是是“刚才”的话,那么他现在尽快赶过去,他们极有可能还待在原地没有离开。

  但如果他们口中的那两个人真的是蒋廷舟和苏萌的话

  蒋廷舟他怎么敢!

  另边,苏萌听到蒋廷舟如此理所当然的语气之后,妩媚而迷人的眼睛轻瞪了他眼,红唇轻吐,“臭不要脸。”

  明明是有些骂人的话,但偏偏从她嘴里吐出来,就是带着股子甜味儿。就像她这个人样甜。

  蒋廷舟勾了勾唇,无声应下了这个控诉,接着他再次倾身而上狠狠堵上了她的唇。

  以吻封缄。

  两年多时间未见,他真的太想念她了。

  想到好几次,心都在阵阵得抽疼。

  而现在,他终于能够再次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再次放开苏萌的时候,苏萌的唇都有些微肿了。

  凌乱的黑色长发,迷离而妩媚的双眸,微张的丰盈饱满的红唇,还有修长白皙犹如天鹅般的脖颈。

  这活色生香的幕幕,完全就是在考验蒋廷舟现在早已所剩不多的自制力。

  他伸手轻抚苏萌的唇瓣,边低哑着嗓音说,“小朋友,你听好了,对你,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蒋廷舟这句话刚落,楼道里再次响起了鞋子踩在地面发出的声音。

  这道声音和之前的不同,显得略有些急促。

  蒋廷舟不耐地轻啧了声。

  原本来安全通道是因为这里离刚才的包厢最近,而且他以为会很清净。

  但是他没想到这个地方都有这么多人经过。

  蒋廷舟刚相带苏萌离开这里,这时候楼下突然传来了道怒喝,“蒋廷舟!”

  蒋廷舟桃花眼微眯,看清来的人是谁之后,他脸似笑非笑地说,“原来是小叔叔啊。”

  蒋廷舟这句话里带着明晃晃的挑衅。

  凌聿诚的眸底飞快地闪过了抹不悦。不过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在此刻做不出什么过激的反应,即便他很想。

  凌聿诚语气平淡,“我来带萌萌回家。”

  蒋廷舟寸步不让,“我可以带她回去。”

  “可她是我们凌家的人,就不用你费心了。”那通电话没有还没有过去多久,凌聿诚就把蒋廷舟刚刚才对他说过的这句“不用你费心了”给回敬了过去。

  狭窄的安全通道时间颇有些剑拔弩张的味道。

  苏萌明明记得两年前,他们第次在月亮湾酒店碰面的时候还算友好,但是现在怎么副仇人的模样?

  难道私底下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么?

  苏萌扯了扯蒋廷舟的衣服下摆,“你身上不是还有任务么?要不你去忙吧。”

  蒋廷舟握着苏萌的手不自觉的加大力气。

  苏萌疼得轻哼了声。

  她的哼叫声又软又娇,蒋廷舟下意识松了松手。

  苏萌趁机抽出手,将手伸到蒋廷舟的裤子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再换到另个口袋,把蒋廷舟的手机拿了出来。

  苏萌按亮了屏幕之后,才发现蒋廷舟的屏保居然是她的背影。

  这张照片,他是什么时候拍的?

  而且就连他的主屏幕,用的也是她的照片。

  苏萌这时候没空想些有的没的,她在他的通讯录里动作迅速地输入了自己的号码。

  但是她在备注那里犹豫了下。

  蒋廷舟也不出声,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她。

  苏萌手顿,还是输入了蒋廷舟对她称呼最多的“小朋友。”

  蒋廷舟看到这个备注之后,紧绷的脸部总算松了些。

  总算不是最显得生疏的“苏萌”这两个字的备注。

  输好自己的联络方式之后,苏萌又找到蒋廷舟的微信,用他的号加了自己的微信。

  做完这切之后,她才把手机重新塞回了蒋廷舟的裤子口袋。

  虽然苏萌主动留下了各种联络方式,但他还是不想让凌聿诚送她回去。但是这时候张铭那小子打电话来让他回去集合了。

  心里再怎么不甘愿,这次,他也只能勉强妥协。

  “到家后,给我发信息。”

  苏萌点点头,“好。”

  等苏萌上了车之后,凌聿诚才开口说,“男生的裤子口袋,不能随便乱摸。”

  苏萌开始没反应过来,等意识到凌聿诚说的是什么之后,她的脸下子泛起了粉色。

  如果凌聿诚不说的话,就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原来她面对蒋廷舟的时候原来是这么亲近和放松。不然换成别的男生,她是绝对不会下意识做出把手伸到对方裤子口袋里的动作的。

  但是因为现在面对的是凌聿诚,所以苏萌点点头,从善如流地答应了下来,“我知道了,小叔叔。”

  “还有”

  这次,凌聿诚说到半就停了下来,像是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才好。

  苏萌有些疑惑地抬眸看了眼身旁的凌聿诚。

  这么个不经意的动作,由媚色天成的苏萌做来,显得十足的活色生香。

  凌聿诚将视线定定地落在她微肿的红唇上,下秒马上就将眼神挪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明显被□□过的红唇,他只觉得刺眼至极。

  他沉默了好几秒才以种长辈的语气问,“你和蒋廷舟在交往?”

  苏萌楞了下,然后轻轻地摇摇头。

  凌聿诚闻言微微松了口气,“既然没有交往,那你就离蒋廷舟远点。他这种人不靠谱。谈恋爱,还是应该找靠谱点,能给人安全感的男生。”

  第50章最佳嗲精

  蒋廷舟回去的时候,那个闹事男子以及闹事男子的女朋友都已经被警察带走了。

  张铭把拉住蒋廷舟的胳膊,看着他比往日里越发好的气色,以及越发红润光泽的性感薄唇,暧昧地说,“好啊,你刚才是不是去做什么坏事了?”

  蒋廷舟给了对方个你明知故问的眼神。

  张铭低低地说了声哎哟我去。

  下秒,他股脑儿地抛出了大箩筐问题,“刚那是谁啊?你女朋友么?你女朋友长得可真好看啊,怪不得面对指挥系系花李柠芷的告白你都能做到不动如山。厉害了啊,兄弟,平时真没看出来。”张铭原本还以为蒋廷舟是个弯的,因为李柠芷这样的大美人,如果换成是他,分分钟就缴械投降了,偏偏蒋廷舟那叫个端得住。

  开始张铭以为蒋廷舟也是那种肤浅的好面子的男人,喜欢和女生玩你进我退,你退我进,欲擒故纵的游戏。但是后来,张铭才发现蒋廷舟是真的对李柠芷不感兴趣。

  蒋廷舟不答,张铭就跟在他身后不停地问问题,“哎,她是帝都人么?长得可真甜啊。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啊?她多大了啊?她叫什么名字啊?”

  蒋廷舟回眸,淡淡瞥了他眼,“少惦记老子的女人。”

  张铭噎。

  得得得,国防大学里最牛的大佬的女人,他不敢惦记还不行么?

  苏萌到家之后,凌老夫妇都已经睡了。她和凌聿诚道了声晚安就准备上楼了。

  凌聿诚在她身后脸欲言又止。但最终,他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心底种种复杂难言的情绪交杂在起,这样的场景他从未经历过。

  凌聿诚觉得,他还需要些时间,如同做科研样,将这种复杂的情绪点点抽丝剥茧,分离出来,然后仔细分析,这些情绪分别叫做什么。

  苏萌给蒋廷舟发了条到家的信息之后就去洗澡了。

  等她洗完澡回来,她才发现蒋廷舟跟她发了视频请求。她手指顿,还是先点开了热闹非凡的班级群。

  “全班同学,我们明天继续浪啊!”

  “要不我们明天去度假村浪吧?在那里野炊野营,光是想想都美滋滋。”

  有个参加晚上活动的同学好奇地问,“你们都回来了?”

  “不不不,我们还在唱歌呢。不过这并不影响到我们做明天的计划啊。”

  “你们今天不是通宵?明天起得来?”

  “谁说我们要早上出发了?我们下午大概四五点的样子动身,然后六点左右到度假村!再然后烧烤走起!”

  “我要来!”

  “我也要!”

  苏萌刚看完班级群里的信息,班长的私信就过来了。

  “苏萌,明天你起活动吗?”

  苏萌想了下,觉得这样的机会极为难得,就回了个“好。”

  她刚回好,蒋廷舟的视频请求就又过来了。

  苏萌手抖就点了接受。

  下秒,蒋廷舟英俊而菱角分明的脸就出现在了手机屏幕里。

  “怎么这么”蒋廷舟原本是想说“怎么这么慢,在做什么”的,但是他话刚说了半,就忘了自己刚才原本想说什么。

  视频里,苏萌头长发微湿,凌乱在铺散在身上,因为是夏天,所以她身上只穿着身黑色的蕾丝吊带睡裙,睡裙有些性感,领口很低,是收腰紧身的,裙摆很低,露出了她胸前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还有若有若现的线勾,以及双无处安放的白皙长腿。再加上她看上去刚洗完澡,身上还有些水汽,蒸腾的她的脸微醺,玫瑰般的娇唇微嘟,看上去就像是朵娇花般。

  蒋廷舟看到眼前这活色生香的幕,喉结忍不住滚动,这时候,他身边突然传来了道男子的嗓音,“哎,你是在视频么?给我也看看啊。”

  察觉到这道嗓音的主人正在朝他走来,蒋廷舟二话不说直接按了结束键,然后关闭手机屏幕。做完这切之后,他脸色阴沉地看了眼张铭,语气沉的能滴出水来,“张!铭!”

  张铭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脸茫然地问,“怎么了?”

  蒋廷舟咬牙切齿地说,“以后没生活费的时候别再跟老子借钱!”

  听没得借钱了,张铭忙狗腿道,“别啊,哥,以后你就是我亲哥了,你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兄弟饿死啊!”

  蒋廷舟冷笑了声,语气暴躁,“你他妈离老子远点!”

  看到满脸暴躁的蒋廷舟,张铭不太灵活的脑瓜子这时候突然灵活了把,他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奇怪地问,“蒋哥,我怎么觉得,你这不是生气,而是求不满了?”

  被人说中小心思的蒋廷舟愣。

  这时候,张铭暧昧地嘿嘿笑了两声,“蒋哥,记得及时行乐啊,可不能像那个谁样啊。”说到最后,张铭的语气不由得低落和失落起来。

  他口中的那个谁指的是他们同班的同学。在次野外训练时,那个同学心脏骤停,当场就停止了呼吸,送到医院之后没抢救过来,年纪轻轻就终止了这生。

  谁都没想到自己身边鲜活的生命那么快就消失了,因为这件发生在身边的事,班里些同学的情绪很是低迷了阵。

  生命苦短,他们唏嘘于生命的脆弱。

  那时候他们还讨论过自己以后可能会怎么死。

  有想要为国家大义献身的,还有希望做烈士名留千史的。

  只有蒋廷舟,语气平淡但很坚定,“我不想死,我也不会死。”他死了,苏萌怎么办?他怎么可能把苏萌让给别的男人?

  那时候,他冷淡地瞥了他们眼,字句地说,“都振作起来!就你们这样脆弱的心态,还怎么做人民的战士?”

  看到张铭此刻低落的神态,蒋廷舟就知道他想到什么了。

  生命充满了未知,谁都不知道下秒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同样感慨于生命的易逝。

  张铭这次倒有句话说对了,那就是“及时行乐。”

  就算是死,他也只想死在苏萌的床上。

  五班那群人到度假村的时候,刚巧是有人预测准的下午六点。

  这家度假村是前两个月才刚刚开始营业的,位置很偏僻,不容易找到,但是胜在环境清幽,周围植被众多。尤其适合集体的野外活动。

  到度假村,群人就马上说,“饿死了饿死了,快快快,开始烧烤了。”

  度假村里提供各种食材和用具,所以他们只要人来了就可以。因为人多,再加上大家都饿了,所以烤好批肉,马上就被抢而空。

  但是众人反倒觉得抢着吃更加美味。

  五班的众人嘻嘻哈哈的,晚上都在烧烤中度过了。不过他们会在这里度过三天两夜的时间,倒也不用太急着马上就去周围游玩。

  苏萌晚上和李幼青,张小雅睡个房间。

  三个女生待在起,晚上肯定会聊些八卦。

  张小雅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的时候八卦兮兮地问苏萌,“哎,萌萌,你昨天和你家小哥哥出去后干什么些了呀?”

  听到这句话,苏萌下子就回想起了昨天那两个极具侵略性的吻。

  他柔软的唇,有力的胳膊,温柔却急迫的吻还有他独无二的强势气息,现在都仿佛还环绕在她身体的周围。

  苏萌时有些心乱。她明明不想的这样,但为什么,她会和蒋廷舟走到如今这步

  前进或是后退似乎早已经由不得她了。

  张小雅看到苏萌犹豫的神色,忙露出个“我懂的”表情,然后发出了几声暧昧的笑声。

  苏萌和张小雅聊天的时候,正好收到了蒋廷舟的信息。

  他问她在哪,睡了没。

  苏萌抿抿唇,回他自己和同学在度假村度假。

  因为闹了晚上,回完信息之后她也有些累了。慢慢地,她们三人睡意接连袭来,都闭上眼沉沉的睡去。

  凌晨三点,正是人睡得正熟的时候。

  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阵阵喧闹的声音。

  “着火了,快醒醒,着火了啊!”

  “快报火警!”

  “快醒过来!!着火了!!”

  苏萌是几个人里睡得最浅的,所以外面发生躁动的时候,她下子就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但是开始醒来,她还是有点迷糊的,直到两秒之后,她才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们所住的房子都已经着火了,滚滚浓烟不断从外面冒进来。

  她惊恐地睁大眼,忙摇醒旁的张小雅和李幼青。

  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着火了,你们快醒醒!”

  张小雅这时候睡得正好,被人吵醒,她不开心地揉揉眼睛,“干嘛呀?天亮了么?”

  李幼青又急又怒,“着火了!你还睡什么睡!”

  听着火,张小雅睡意下子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