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

  苏萌闻言,轻轻笑了下。

  感情这种事情,和数学题不样。数学题有明确的步骤,但是感情这种事情虚无缥缈。

  喜不喜欢,全凭自己的感觉。

  其实就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和蒋廷舟会走到起。

  乔芷遥深吸了口气,淡淡陈述,“我比你认识他更早。”

  苏萌眨眨眼,“但是感情不分先来后到。所以,他的女朋友,是我。”

  乔芷遥做了这么多年的大院女神,自然有自己的骄傲。

  她可以尽情追逐自己喜欢的人,也会尽全力去争取段感情,但蒋廷舟的接连拒绝还是让她感到了种挫败的感觉。

  而且好几次,偏偏都是和苏萌有关。

  第次,是在里。那时候气氛环境都很好,她身边的助攻很多,气球,蛋糕都准备就绪,她打算表白。但是就在表白的前秒,她看到了蒋廷舟胳膊上纹着的那个人。

  直到后来,她才知道,他胳膊上纹的人名叫苏萌,是凌老夫妇刚从四川那边领养回来的孩子。

  之后,她还经历了好几次被拒绝。最近的次就是刚才了,她对着蒋廷舟示好,给他送水,但是他淡淡拒绝了。

  并且他明确向她表示,他已经有很合心意的女朋友了。

  得知他有女朋友的那瞬,她知道,这段维持了这么多年的暗恋,真的该放下了。

  这是她最后的骄傲。

  乔芷遥离开之前看了苏萌眼。

  那个开始朱浩口中的毫不起眼,让她丝毫不用在意的女生,原来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成长成了如今光芒万丈,自信耀眼的模样。

  也是。苏萌出现之后,她就读的高中,最受欢迎,最常出现在同学口中的那个名字已经慢慢地由她变成了苏萌。

  输给这样的人,貌似也不亏呢。

  时间晃而过,马上就是军训的最后天。

  最后天,有会操表演和结训仪式。

  等会操表演结训仪式结束之后,就是和教官告别了。

  而军训结束,也意味着苏萌将和蒋廷舟分别,然后开始和他为期至少两年的异地恋。

  等校长洋洋洒洒地说完长篇大论之后,所有的学生都清楚的意识到,为期十五天的军训终于结束了!每天六点起床,在大太阳底下暴晒的日子结束了!

  时间不少同学脸上都露出了轻松的笑意。

  军训这十五天虽然有意义,但也真的是累人。能够不再过这样的苦日子,谁不高兴呢?

  结训仪式结束之后,刘悦忙拉着苏萌往寝室那边跑。

  刘悦急急忙忙地说,“教官应该开始陆续离开了。”

  学校方面是没有准备给教官践行的活动的,虽然相处了十五天,但除非真的缘分深厚,今后她们和教官是不会再有相见的那天了。

  但女生都是感性的生物,明知道今日别,今生也许都无法相见了,但还是有不少女生提前准备好了礼物和卡片送给自己的教官。

  但是等苏萌和刘悦赶到教官的寝室门口的时候,那里已经人去楼空。

  有不少和她们起赶来的女生看到这幕之后,脸上都不由得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来。她们都还没来得及跟教官说再见,教官就都不在了。应该是校方让教官提前离开了吧。

  苏萌垂下眼,神色也有些失落。

  这时候,她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苏萌还以为是什么辣鸡短信,但是等她拿出来手机随便看,却发现是蒋廷舟发来的微信。

  “媳妇,看你的右前方。”

  第61章最佳嗲精

  苏萌坐在回程的汽车上时,刘悦还在她身边超级惊讶地感慨刚才蒋廷舟送给她的惊喜。

  她靠近站在她右前方,含笑看着她的蒋廷舟之后,她们原本以为早已经回程的教官纷纷从二楼探出头来,大声哄笑着将手里捧着的花瓣从楼上撒下来。

  火红色的玫瑰花瓣漫天飞舞。

  场烂漫的盛世花雨。

  而在苏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被蒋廷舟轻轻拉,直接拥入了他的怀中。

  铺天盖地的玫瑰花瓣,铺天盖地灼热的吻。

  还有之后他送给她的巨型卡通玩偶,以及最后的大束满天星配红玫瑰的鲜花。

  交织成了盛夏末尾最绚丽的乐章。

  这么高调的结果就是,几乎半个学校的人都知道他们在起了。

  刘悦双手捧脸道,“我就知道你和教官看上去不是单纯的教官学生的关系,我果然没看错,原来你们早就勾搭在起了!”

  鲁玉和穆雪雪这时候也从后面站起半个身子,鲁玉说,“就是就是,萌萌,你居然都不告诉我们!我们又不会在外面随便乱说什么。”

  刘悦看着苏萌怀里抱着的巨型玩偶,脸上带着艳羡地说,“虽然玩偶和鲜花的组合恶俗又老套,但我作为个女生,依旧偏爱这个调调啊!”

  穆雪雪不赞同地说,“不不不,也不算特别老套了吧,毕竟那么多教官都在二楼帮忙撒玫瑰花瓣,他们真的很捧场了哎。”

  鲁玉也紧跟着插话说,“老套中带着新意,你们知不知道教官送的花的话语是什么?”

  刘悦穆雪雪忙问,“是什么?”

  鲁玉笑着说,“你是唯。”

  “哇!”

  “可以的!”

  苏萌其实也是才知道这个花语。原来,这束花的话语是,你是唯。

  她没想到今天会有这样的惊喜。尤其是开始她以为蒋廷舟已经离开了,在这样的前提下,她后来才发现原来他直在等着她,强烈对比之下,这个惊喜来的越发突然。

  看别人和自己作为主角,被高调示爱的感觉是完全都不样的。

  尤其是现场的氛围实在是太好。

  到最后结束的时候,地上的花瓣估计都有几十厘米厚了。

  穆雪雪,鲁玉她们还在回味刚才的场景。

  刘悦坏笑着再次逼问苏萌,“萌萌,快说,你和教官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苏萌抱着怀里和她差不多大的玩偶,歪了歪头,“其实,我和他早就认识了。”

  刘悦她们七嘴八舌地问,“早就认识!”

  “哇,剧情大反转!你们怎么认识的?”

  苏萌笑了下,“我和他是邻居,而且同校过段时间。”

  “邻居,而且还是校友!”

  “哇,好看的人果然早就被预定了!”

  刘悦突然想到了个可能,“你和他早就认识,那他做我们班教官是意外还是他的有意为之?”

  苏萌想到军训前蒋廷舟发给她的短信,他让她不要紧张,说不会太辛苦,那时候他就已经争取到了做她教官的名额吧。

  苏萌点了下怀里玩偶的鼻子,笑着说,“后者吧。”

  “哇,教官也是很用心了!”

  “教官这么会玩的吗?”

  “城会玩,羡慕死。”

  这时候鲁玉凑到苏萌的跟前,八卦地问,“萌萌,你和教官是邻居,那徐佳意那天说的关于教官家世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苏萌没想到鲁玉她们还记着徐佳意的话,她其实不太想在别人面前提到蒋廷舟的家世。虽然他外公退休前确实是帝都高官,确实将蒋廷舟当做孙子在培养,但是他现在已经退休了。而且,蒋廷舟的父亲现在还在监狱里待着。

  她更希望她们关注他个人,而不是其他。

  所以苏萌垂眼笑了下,“是不是真的,其实并不重要。”

  刘悦几个也不是傻的,听苏萌这句话就知道她无意深谈这个话题。她们虽然爱八卦,但心里多少也有分寸,既然苏萌不想谈,她们也不会死揪着这个话题不放。几人见好就收,转而谈起了其他的事情。

  军训结束之后,真正的大学生活就开始了。

  第周的周末苏萌不打算回家,而是准备和几个室友起去逛街。

  女生之间培养友情其实很容易。

  起吃零食,起逛街买衣服,看电影,就能积累起友情。

  周末刚好有部大热的电影才刚上映两天时间,所以她们这群人打算先去影院刷试试,如果好看的话,找个机会再来二刷。

  等她们看完电影,吃完晚饭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她们看电影的地方离学校有点远,坐地铁回学校需要半个多小时。苏萌和刘悦她们笑着往地铁口走的时候,个穿着白裙的女生迎面朝她走来。

  苏萌开始还没认出那个女生,直到女生喊了她声“姐姐”。

  姐姐这个称呼,苏萌已经很久没听到了。

  会叫她这个名字的,记忆中只有苏穗。

  她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在私人中医馆帮忙治病了,所以每周都有收入。

  因为领养苏穗的人家家境并不富裕,所以她每月会将自己部分收入打给苏穗,让她能够过得好点。算是看在逝去的父母面上,尽姐姐的义务。

  但是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苏穗了。

  所以现在苏穗乍出现在她面前,她第时间都没认出来。

  苏穗的变化很大,她今年十六岁,脸蛋已经开始慢慢长开了。原本就甜美的长相越发娇美。

  苏萌直都知道苏穗长得好看,但是如今的她,似乎和上辈子的她差别很大。

  她今年才十六岁,但是脸上就已经有了妆容的痕迹。

  苏穗看了眼苏萌和她的同学,捂嘴娇笑说,“姐,没想到这么巧,居然在这里遇到你了。”

  苏萌嗯了声。

  苏穗装作不经意的说,“哎,姐,你和你同学没车么?准备坐地铁回去?”

  苏萌落落大方地说,“是啊,坐地铁挺方便的。”

  苏穗伸起右手撩了把耳边的秀发,展露出了她手腕上那只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手镯,然后才慢悠悠地放下手,说,“坐地铁哪里方便了,每个车厢里都那么多人,挤都挤死了,而且空气也不好。要不你上车,我让我男朋友送你?”

  苏萌有些意外,“你有男朋友了?”

  苏穗甜甜笑了下,“对呀,他现在就在路边等我呢。”说着,苏穗指了指路边停着的某辆车,“喏,那个就是。”

  苏萌顺着苏穗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路边确实停着辆白色奥迪。

  看车型应该要三十多万。

  苏穗理了理自己的裙子下摆,然后说,“我男朋友也就比我大两岁,今年刚读大,开的车也就般吧,但总比你们没车要方便些。”

  虽然苏穗口中说着般,但她口里的得意都快满溢出来了。毕竟十八岁就有属于自己车子的学生并不算多。

  苏萌微微叹息。

  这辈子的苏穗,年纪尚小,而且眼界也小。苏萌压根在她身上看不到丁点上世苏穗身上的优雅和从容。

  她刚想拒绝,这时候,她身后响起了道低沉霸气的嗓音,“这车确实挺般的。你不知道么,苏萌她从不坐百万以下的车。”

  第62章最佳嗲精

  听到这道低沉悦耳的嗓音之后,在场的几个人无不马上就将目光放在了出声的人身上。

  来人有着双笔直修长的腿,话落没多久,他几步就走到了苏萌的身边,然后将自己的胳膊放在了苏萌的肩膀上,将她揽入自己怀里,以种守护者的强势姿态站在她的身边。

  看到仿佛从天而降的蒋廷舟,苏萌惊讶地微微睁大了眼。

  他不是说这周学校有事,脱不了身吗?那么他怎么会刚巧出现在她看电影的广场附近,而且还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难道他知道她在这里?

  苏萌突然想到刚才看电影时,刘悦几次的欲言又止,还有好几次她们看着她心照不宣的微笑。而每当她问她们笑什么的时候,她们又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告诉她她们在笑什么,但是她们看着她的目光里,总是带着抹若有似无的暧昧和羡慕。

  那时候她心里就隐隐有些疑惑,但怎么也想不明白她们眼神的含义。

  直到现在看到身边的蒋廷舟,她才下子理解了她们目光的深意。

  所以,她们早就知道蒋廷舟会来?

  苏萌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蒋廷舟就已经紧紧搂着她,神色淡淡,但语气莫名嚣张狂妄的说出了下面那句话,“我怎么舍得让我的女人,坐你坐的那种车?”说完,蒋廷舟眸色冷淡地扫了眼街边停着的那辆白色奥迪。

  苏穗被蒋廷舟挤兑的整张脸都涨得通红。

  她坐的那种车?她坐的哪种车?她男朋友开的那辆车好歹也是三十多万的奥迪,也算是有点档次,不至于说是上不了台面的车了。

  她倒是有点好奇这个人开的什么车了。居然还敢说苏萌从来不坐百万以下的车。呵呵,口气倒是挺大的,表现的也挺牛逼的,但是她怎么好像看到牛在天上飞呢?

  蒋廷舟现在在苏穗的眼中,就是个长得非常好看但是口袋里没钱,只会骗财骗色吹牛皮的那种渣男。

  苏穗年纪不大,也没见过什么有钱人,在如今的她眼里,她的男朋友已经算是很有钱了。她倒是要好好看看眼前这个男人有什么本事,敢说刚才那样的话。

  苏穗努力按捺住心底的不满,问旁的苏萌,“姐,这是你谁啊?”

  蒋廷舟听到姐这个称呼倒是有些意外。

  苏萌居然还有个妹妹?怎么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

  不过想到刚才苏穗话里话外对苏萌的挤兑和优越感,蒋廷舟就瞬间明白,这个所谓的妹妹不过是个无关轻重的角色。因为她连苏萌最基本的家庭状况都不够了解,就敢在她面前炫耀。

  苏萌大方地介绍说,“这是我男朋友。”

  这次轮到苏穗惊讶了,“姐,你居然也有男朋友了?”苏穗这些年对苏萌的生活状况其实并不算了解,所以对苏萌的感情状况就更加不了解了。

  姐妹两屈指可数的几次见面中,苏萌都没有提起过收养她的家庭的情况,就连次都没有。

  在苏穗看来,收养苏萌的人家应该只比收养她的人家要好那么点,顶天了就是个小康之家。所以她才会在找到个算是富二代的男朋友之后,迫切地想要到苏萌面前炫耀下。

  没想到她还没炫耀成功,苏萌的男朋友就紧巴巴地赶过来了。

  苏穗捂嘴笑了下,眸底却没什么笑意,她故意问,“那不知我的姐夫,开的是什么车呢?”

  蒋廷舟俊眉微挑,随意地从裤子口袋里拿出车钥匙按了下,不远处辆崭新的黑色的保时捷马上发出了悦耳的两声滴滴声。

  苏穗虽然不能认全所有的车牌子,但保时捷的标志,她还是认得的。更别说不远处那辆保时捷造型拉风,车牌号牛逼。

  这车好像至少能顶三辆她男朋友开的车了。

  这么想,苏穗脸上的表情就不怎么好看了。如果她没看到车牌号的话,她还可以自欺欺人说这个男人可能是从别的地方特意租车来装逼的。但是看到车牌号之后,这个设想已经不攻自破了。

  因为般人,根本接触不到这样车牌号的车子。就算他是租的车,也是他的本事。

  刘悦直在旁冷眼旁观,这时候,她这个人精也看出点名堂来了。

  苏萌明显和眼前这个女生关系不大好啊。

  刘悦这个人呢,最爱热闹,还最爱搞事。

  因为暂时担任班里的团支书职,所以她昨天无意中在学生档案表格上看到过苏萌填写的家庭成员的资料。她万万没想到平日里甚为低调,甚至可以说是对自己家庭状况只字不提的苏萌居然家世那么牛逼。

  因为知道了苏萌的家世,所以她连带着也猜到了蒋廷舟的身份。既然苏萌说过她们是邻居,那蒋廷舟高干子弟的身份肯定不会落跑了。

  没想到徐佳意那逼倒是有件事情真的说对了。

  刘悦笑眯眯地插嘴说,“哇,萌萌,你什么时候带我们去军区大院玩呀?”

  苏穗下意识地开口问了句,“军区大院?什么军区大院?”因为语气急促,她的声音都微微有些跑调。

  刘悦哦了声,接下去投放了枚重磅炸|弹,“你姐住军区大院的呀,家里可牛逼了,你不知道么?”

  苏穗不可置信地看了苏萌眼。

  这个人说的是真的?

  但是这怎么可能?

  那对老年夫妇,看着就是两个普通的老人家啊!

  这时候,白色奥迪车上的车主也走下来了。

  对方看上去还很年轻,就是眼神看着不怎么正经。身上也有些流里流气的,他脖子上挂着条粗粗的黄金项链,暴露出股子暴发户的气息。

  苏穗的男朋友林兴走到苏穗跟前,满脸不耐烦地说,“怎么这么慢?不是说要接你姐么?你姐是哪个啊?”

  苏穗用力地咬了下唇,整个人还没从刚才知道的消息里回过神来。她恍恍惚惚地指了下和蒋廷舟并肩而立的苏萌。

  林兴看到苏萌的脸,双眸亮,但是下秒,他看到苏萌身边的蒋廷舟之后,心底的那抹旖旎的心思就瞬间消失了。

  出于男人的直觉,林兴觉得蒋廷舟不好搞。而且对方看似衣装低调,但实际上全身名牌。

  林兴家刚搬来帝都。他老是听他老子说,帝都块牌匾砸下来,砸中的十个人里,可能有八个家里都有人是当官的。虽然这句话确实有些夸张,但从某个侧面也说明了帝都的官员之多。

  他家刚到帝都没多久,根基不稳,还是先别惹事了。

  这么想,林兴就拉着苏穗往自己的车子走去,边走边还骂骂咧咧的,“行了,你姐看上去也不需要我们送,你以后少多管闲事。”

  苏穗有些不服气,但是在男人有力的手劲下也不敢说什么。

  苏穗离开,刘悦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萌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