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觉得,现在她到了房间,个人独处的时候苏萌才感觉到自己的掌心疼得不行。

  但是现在手头边她也没消□□水和医用棉签,那该怎么办?

  苏萌咬了下唇。这时候,她突然想到了她的空间。她空间的茉莉花有那么多功能,说不准还能修复她手掌的伤口呢?

  虽然是这么想,但苏萌心里其实隐隐有这么种预感,那就是应该是真的可以的。苏萌迫不及待想要验证下。

  她念头过,下秒,她整个人就进了茉莉花空间。

  空间里的茉莉花依旧盛放的如火如荼,空气中满是馥郁的花香。

  但这次进来,和第次明显出现了些不同。因为这次,苏萌感觉空间好像更大了点,就好像已经经过了初步的升级般。

  居然这么快就升级了?

  苏萌不知道空间升级的条件是什么,她心里隐隐好像有个念头,但是那个念头消失的太快,让她时间抓不住。

  苏萌没有过多纠结这个问题,而是准备摘几朵茉莉花出去泡澡用。

  虽然她掌心受的伤比较严重,但其实她身上似乎也有些擦伤。等她准备摘花的时候,她才发现茉莉花的个头都比开始大了些。花朵足足有她整只手掌那么大。

  每朵花,长得都十分的饱满,雪白的花瓣水润,清香怡人。

  苏萌想到等会她需要泡澡用,所以就摘了整整三朵茉莉花。

  出了空间之后,刚好张老奶奶来喊她用饭,她怕张老奶奶看到她这幅样子担心,就忙推脱说自己不饿。

  张老奶奶没离开,在门口叹息着说,“我知道你受伤了,傻孩子,快出来让奶奶看看。”

  张老奶奶是怎么知道的?

  苏萌先是愣,然后她想到大院有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传的人尽皆知,刚才她和蒋廷舟起回家的时候被不少人都看到了,估计那些人转头就把这事告诉了凌老夫妇。

  苏萌突然觉得,大院里的人互相都太熟了也不太好。

  至少有些事情发生之后,她想瞒都瞒不下来。

  苏萌边想着,边开了门。

  张老奶奶看到她这副脸上,身上都沾满了树叶,泥土的狼狈样子就哎哟了声,心疼地说,“怎么就弄成了这样呢。”

  苏萌两手放在身前,低着头,声音有些轻,“对不起。”

  张老奶奶温柔地摸了摸苏萌的头,“跟奶奶说什么对不起?要说,也该是蒋家那小子说。这个混小子,回来就惹事。”

  苏萌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之后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毕竟,确实是因为蒋廷舟没有牵住他的黑背,她才会被吓得摔成这样的。

  “奶奶给你买了消□□水,还有创口贴,擦好消□□水之后就把创口贴贴上,等会你是自己擦还是奶奶给你擦?”

  苏萌忙说,“奶奶,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好。”

  这时候,外面的号角声刚好准时响起,差不多是晚饭的点了。

  张老奶奶侧头看了眼厨房的位置,说,“你洗个手,然后我们先吃饭吧。”

  苏萌嗯了声。

  因为苏萌的手伤着,所以晚饭她都没有用筷子,而是用的勺子。

  饭桌上,张老奶奶重重叹了口气,“其实蒋家小子是没坏心的。”

  苏萌用勺子盛了鸡汤,喝了口之后她极轻地嗯了声。

  “他啊,就是做事太随心所欲了,但是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哪能彻底的随心呢?”

  是啊。这个世界上,不能完全的随心。有时候还是需要遵守规则。

  比如主人带巨型犬出行的时候,需要牵住自家的巨型犬以免误伤行人。

  但是天性崇尚自由的蒋廷舟,到底还是活的比般人都要更加自在随性。

  “不过说起来,也是因为他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家里又是那么个情况他的性子难免就不受拘束了些。”

  苏萌大致从苏穗口里听到过蒋廷舟家里的事。他的家庭非常复杂,有个只比他小了几个月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也就是说,他父亲在他母亲怀孕期间就出轨了。也因为这个,在他母亲去世之后,他和他父亲的关系异常紧张。在那对母子登堂入室之后,他就被他父亲做主送出了国。

  张老奶奶没有深谈蒋家的事情。吃完晚饭之后,苏萌就先回房了。回房之前,张老奶奶还对她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千万不要忘了擦药水。

  苏萌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回了房,苏萌就进浴室,给浴缸放了池子水。

  说起来,这间房子还是凌老夫妇有了领养个孩子这个打算之后重新装修过的,里面的应物品都是全新的。这间厕所也是凌老夫妇为了即将入住的孩子特意重新开辟出来的。

  装修的时候也算是大改装了。

  不得不说,凌老夫妇真的是苏萌这些年来遇到过的最能让她感受到温暖的人了。他们不但给了她个家,还给了她无与伦比的关怀与爱。

  苏萌牢记着他们的好,心里越发坚定了让他们这世安好的念头。

  两夫妻性子和善,当初车祸这个意外发生之后,很多人都深深觉得遗憾。其中最难过的,当属他们的儿子凌聿诚。

  说起来,苏萌对凌聿诚的了解不算多,因为苏穗的口中很少会提起他。

  她只知道,凌聿诚是个很优秀的人。

  苏萌边想着,边拿起刚才从空间里摘的新鲜茉莉花,将花瓣片片放到浴池里。

  等到水温差不多之后,她就整个人都躺到了温水中。

  苏萌想着都泡澡了,干脆就又洗了个头。

  今天这天发生了很多事,所以等她吹干头发之后,她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六点半,外面的号角声如期响起。苏萌这些时间已经习惯了这道号角声,听到这道声音的时候,她差不多也醒了。

  她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整个人都有些神清气爽。

  苏萌抬起手看了眼自己的手心,发现自己手心上的伤口已经彻底痊愈了!看来她之前猜测的没有错!

  不过苏萌怕被别人发现端倪,还是在已经彻底痊愈了的掌心贴上了满满的创口贴。

  这么来,他们就不会发现什么了。

  苏萌收拾好自己之后就准备刷牙洗脸了。

  但是当她站在镜子前,准备挤牙膏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因为太过于惊讶,她连手里捏着的牙膏都吓掉了。

  镜子里的人是她,但又不是她。

  眼前的人,肤若凝脂,眸似秋水,五官精致小巧,和之前的她有着相似的眉眼,但不得不说,如今的她比之前漂亮了不止星半点!

  这是怎么回事?

  苏萌仔仔细细地回忆着。

  她昨晚洗了澡,洗了头,然后呢?

  然后洗好头发之后,她习惯性地先用拧干的毛巾擦了把脸。

  等等等等!

  也就是说,她无意中用茉莉花水洗脸了!

  她万万没想到三朵茉莉花的功效居然就会这么大。

  如果她的脸变化都这么大的话,那么她的身体呢?

  这么想,苏萌忙撩起自己的睡衣看了眼。只见她的肤色比之前白了好几个度,皮肤细腻的简直看不出毛孔,昨天留下的伤痕已经不见踪迹,干干净净的像是从来都没有受过伤样。

  苏萌心事重重的刷完牙和洗完了脸。

  经过这遭之后,她心里完全没有什么喜悦的心情,她有的只有担忧。

  她这张脸的前后变化也太大了。

  如果就这么直刺刺地出现的话,凌老夫妇定会发现什么吧?

  苏萌在自己房间里待了好长时间,久到张老奶奶都来喊她起床了。

  苏萌找了个借口先让张老奶奶离开房间之后,突然灵光闪,想到了个好办法。

  那就是在脸上带副口罩。

  借口就是,昨天摔了跤,她的脸受伤了,所以暂时不能见人。至于以后,那以后再想办法,现在先用这个借口糊弄过去再说!

  苏萌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就是有口漂亮的锅,需要蒋廷舟背下。

  这么想,苏萌就忙从自己的行李箱里翻出了副全新的口罩。因为来北京之前,她就知道北京多沙尘暴天气,所以提前就做好了准备。

  没想到现在这副口罩就帮她大忙了!

  等苏萌带着副遮住了几乎大半张脸的口罩,出现在楼下的时候,凌老夫妇果然就第时间发现了她的异常。

  张老奶奶紧张地站起来说,“孩子,你怎么了?”

  苏萌不习惯撒谎,所以闻言,她低下了头,支支吾吾地说,“我脸昨天受伤了”

  “啊?脸受伤了?严重吗?”

  苏萌忙摇摇头,“不严重的。过几天应该就好了。”

  张老奶奶闻言还是不放心,想要看看苏萌口罩下的脸。

  苏萌捂着自己的脸不让看。

  张老奶奶着急到不行,脸面脸面,从这个词里就知道脸有多重要了,苏萌脸受伤了,可不要在脸上留疤才好。

  但是苏萌直都低着头,紧紧捂着自己的脸。

  这时候还是凌老爷子看不下去,开口说,“孩子大了,容易害羞,你就别瞎凑合了。”

  张老奶奶不服气,“这怎么是瞎凑合呢?我这是关心!”

  “那你是关心则乱了。孩子不是说了不严重吗?她这个年纪的孩子最是爱美了,你还偏要看,点都不知道孩子的心思。”

  听到凌老爷子这句话,张老奶奶恍然大悟,这才知道自己有点考虑不当了,女孩子最爱美,哪能让人看到脸受伤之后不美的那面呢?

  她叹了口气,对苏萌说,“那奶奶就不看了,不过,你的脸如果严重的话定要跟我们说。”

  苏萌忙感激地点了点头。

  因为脸上带着口罩,所以吃饭的时候不太方便,但好歹是糊弄过去了。

  下午的时候,苏萌想着也没什么事情做,就想带‘装甲兵’去附近溜溜,顺便她也熟悉下附近的地形。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会在这里至少待上三年的时间。

  这么想,苏萌就把想法跟张老奶奶说了。

  张老奶奶随意地摆摆手就放她走了。

  苏萌开始还有些奇怪。虽然她准备就在附近溜溜,但是经过昨天这出,张老奶奶难道点都不担心她再遇到蒋廷舟?

  不过等苏萌走出家门,走了没几步之后,她就知道为什么张老奶奶那么轻易就放她个人出来了。

  因为她看到不远处有个少年,正在被旁的教官狠狠操练着。

  而□□练的那人,正是蒋廷舟。

  苏萌看到蒋廷舟之后愣。她原本想牵着‘装甲兵’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另个方向走的,但是刚刚才做完十组俯卧撑的蒋廷舟已经看到她了,他站起来之后边随意地拍了拍手上因为刚才的动作为粘上的灰尘,边出声喊住了她。

  “喂!”

  这道声音清冽,在中午闷热的环境下,尤其显得清凉。像是为热夏都带来了阵凉意。

  但是苏萌点都不想听到这道嗓音,她的脚步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站蒋廷舟边上的教官就先说话了,“你就是昨天那个因为廷舟而受伤的那个孩子?”

  教官长得高大威猛,表情严肃,看着就很是威严。苏萌不是很习惯和陌生人接触,她抿抿唇,轻轻地嗯了声。

  “没大事吧?”

  苏萌摇摇头,声音软绵绵的,“没事”。

  蒋廷舟看了她眼,似笑非笑的,“大中午的,你带着口罩做什么?”

  苏萌没回答,旁的教官就替她回答了,“听凌老说这孩子因为你,现在脸上也受伤了,所以现在只能带着口罩。你看看你,回来就净惹事!我命令你,现在给她好好道歉!”

  苏萌愣。没想到早上的事情,现在就已经让蒋廷舟背锅了。

  蒋廷舟没理旁的教官,他看着苏萌,脸上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笑意,“喂,我昨天又是送你去药店,又是陪你起找狗,又是带你回家的,你觉得我还要不要向你道歉?”

  教官在旁冷笑了声,“你小子,回国了就给我安分点!看来是今早操练的还不够!所以你现在还有力气在这里说话!”

  可能是眼前铁血铮铮的教官看上去过于严肃,口里的话也过于冷硬了,所以苏萌身前的‘装甲兵’时有些躁动难安,像是马上就想离开这里般。

  苏萌不想和蒋廷舟有太多牵扯,也和‘装甲兵’样,不想在这里继续停留,她忙对教官说,“我没事。”说完,苏萌就想走了,她不想要蒋廷舟的道歉,只想让这事尽快过去。

  她急急忙忙牵着‘装甲兵’准备离开,但是她刚从蒋廷舟身旁经过就被把拉住了手腕,下秒,蒋廷舟凑到她耳边,轻声问,“我因为你,要被超负荷训练整整周的时间。你看你该怎么补偿我这个凶凶怪?”

  凶凶怪这三个字从蒋廷舟口里吐出来,莫名带着几分调侃的意味。

  苏萌分明看到蒋廷舟眸底带着几分微不可见的笑意,她睁大了眼,还没来得及回答,不远处就响起了声怒喝,“蒋廷舟!你给老子送开手!等会再加五组俯卧撑!”

  蒋廷舟慢慢松开了握着她手腕的手,轻笑着调侃了声,“舅舅,大热天的,火气别这么大,小心上火。”

  他的语气,是他独有的蒋式散漫随意,教官闻言,越发火冒三丈,“蒋廷舟!你是想要你爷爷亲自来操练你是吧?”

  后面的话苏萌没有继续听下去。

  离开那块区域,‘装甲兵’就开始撒腿子狂奔,她被‘装甲兵’拖着起跑了起来。

  听蒋廷舟那语气,他好像是因为她才□□练的。他该不会真的要她补偿他什么吧?

  苏萌是相信蒋廷舟干得出这种事来的。

  不过好在再过周的时间就能开学了,这些天她躲在家里温习功课,等过了这阵,这事他应该也就忘了。

  等苏萌遛完狗,重新回到凌家之后,凌老爷子通知了她件事情。

  那就是她的妹妹也快要来北京了。

  原来,当初她拒绝了那对中年夫妇的领养请求之后,就处于无人领养的状态。如果直都没人领养她,那么她就要去孤儿院了。

  不过昨晚终于有对同样来自北京的夫妇准备领养她了。而她也接受了下来。

  按照时间来说,她现在应该在来自北京的飞机上。

  苏萌原本以为会和苏穗暂时分开几年,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跟着起来了北京。

  苏萌按捺住了心底所有的心思,脸上笑着说,“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姐妹又能经常见面了。”

  张老奶奶感慨地说,“是呀。”张老奶奶说完,就从口袋里拿出了张银行卡递给苏萌,“卡里是给你的零花钱,你想要什么就自己去买。对了,你还没有买手机吧?先给自己买只手机,这样联络起来也方便点。”

  苏萌感慨万千地从张老奶奶手里接过了手机,“奶奶,谢谢你。”

  已经太久没有人对她这么好了。

  她何其有幸,有辈子能够得到这对老人对她的好。

  张老奶奶温柔地笑了下,“谢什么,你已经是我们家的孩子了,这是应该的。听说领养你妹妹的那户人家条件很般,你做姐姐的,到时候多关心下她。”

  苏萌先是有些意外,不过下秒她就甜甜地应下了,“好的,奶奶。”

  知道苏穗即将来北京之后,苏萌也没了出去闲逛的心思。

  她没想到苏穗也要来北京了。

  外人并不知道她们上世的恩怨,这世,在凌老夫妇眼里,她们依旧是感情深厚的姐妹。

  所以,苏穗到了北京之后,她于情于理都该去看她眼。但是只是看眼,更多的就不会有了。

  等到开学,她和苏穗的学业到时候都会繁忙起来。到时候她们减少联络,凌老夫妇也不会有什么想法的。

  天之后,苏穗新买的手机接到了第通来自苏穗的电话。

  苏穗是用家里的座机打给她的。

  话筒里传来了苏穗稚嫩的声音,“姐姐,我到北京了。”

  第9章最佳嗲精

  两人约好了第二天见面。

  接到电话之后,苏萌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脸上看不出丝毫异样。

  晚饭过后,凌老夫妇依旧是先和凌聿诚进行了次视频通话。视频通话如既往的短暂,但是凌老夫妇心里本满足。

  儿行千里母担忧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即便只是视频,但是看到儿子在外切都好,凌老夫妇也就放心了。

  而今晚,苏萌第次见到了凌聿诚。他和凌老的长相有几分相似,但是两人的气质截然不同。因为常年在部队,所以凌老虽然个性温和,但身上到底还是带着几分凌厉之气。但凌聿诚这人身上,是全然的温和,君子端方,温润如玉。

  举手投足之间满是优雅矜贵。

  这是很容易就能得到他人好感的个人。

  看到她脸上带着副口罩,凌聿诚还关切地询问了两句。

  苏萌就说脸受伤了。而受伤,又难免牵扯出了蒋廷舟放任自己的黑背在大院里撒野,吓到了苏萌事。

  苏萌其实心里有几分愧疚。因为她的脸其实和蒋廷舟没什么关系,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只能让他背锅了。如果他知道了事实真相,估计会被气死吧。

  凌聿诚对蒋廷舟并不算了解,两人都是从小就离开大院,在外求学的那种,再加上两人年纪差的比较多,所以彼此之间就更没有交集了。

  视频完之后,苏萌陪着凌老夫妇起看了几集电视连续剧。等时钟划向晚上十点,她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