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萌手里,“想玩玩吗?”

  苏萌握住狙|击|枪之后吓了跳,这把枪很沉,她力气小,差点握不住。

  她忙把狙|击|枪重新捧回蒋廷舟的怀里,“我不要。”

  蒋廷舟哦了声,勾了勾唇,“□□你真的不试着用它狙击下?”

  苏萌看了眼极远处的靶子,摇了摇头。

  蒋廷舟眸光微动,“你也可以不用它来狙击靶子的。”

  苏萌奇怪地反问了句,“那用来狙击什么?”

  蒋廷舟抬手指了指自己胸口的位置。

  狙|击|枪,还可以用来狙击他的心。

  第27章最佳嗲精

  晚上的射击练习场地上满是蚊虫,苏萌就光在这里站了小会儿,裸露在外的脖子上就被蚊子叮了不少大包。

  她只感觉自己的脖子痒得慌,但是她现在手上还抱着只猫主子,所以就只能暂且将这股痒忍耐下来。

  蒋廷舟玩了几把狙击之后看了眼时间,发现时间不早了之后就准备送苏萌回去了。

  大张嘻嘻哈哈地目送他们离开,口里还不忘贫几句,“蒋少,记得下次再带你家妹子起来玩啊。”

  另外两个兵蛋子看热闹不怕事大,也跟着在身后不断起哄。

  “是啊,蒋少我们等着!”

  “蒋少,你和妹子慢走啊!”

  蒋廷舟走在前面,勾了勾唇,举起右手,随意地朝他们摆了摆手。

  蒋廷舟走了没几步之后就发现了苏萌的异样,她表情有些不对,看上去好像很不好受。

  蒋廷舟微不可见地蹙了下眉,关切道,“怎么了?”

  苏萌摇摇头,“没什么,就是刚才蚊子太多了,老是咬我。”

  “咬你哪了?”

  苏萌犹豫了下,实话实说,“脖子。”她今天穿的长腿长裤,裸露在外的皮肤就只有脖子处。

  蒋廷舟凑到苏萌跟前仔细地看了眼,借着路边路灯投射下来的灯光,他下子就看到了苏萌脖子上好几个被蚊子咬的红彤彤的大包。

  他身上皮糙肉厚的,所以倒是不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皮肤娇嫩的不行,身上又那么好闻,所以才那么吸引蚊子来吸她的血吧。

  蒋廷舟带着苏萌走了几步之后,让她在原地等他会儿,而他疾步匆匆,不知道去做什么了。

  没几分钟,蒋廷舟手上就拿了瓶东西走了过来。

  苏萌定睛看,才发现蒋廷舟手上拿着的是瓶花露水。

  蒋廷舟边掀开花露水的瓶盖,边说,“店员说这个止痒很有效。”

  苏萌低头看了眼怀里毛茸茸,赖在她怀里不肯走的猫主子,时有些为难。在苏萌还在考虑是不是先把猫主子放地上让它自个先玩会儿的时候,只抹着花露水的手已经轻柔地贴上了她的脖子。

  苏萌被蒋廷舟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跳,手下意识地松,猫主子灵活地从她怀里跳了下去。

  苏萌马上就想去追,但蒋廷舟这时候正用手将花露水点点抹在了苏萌的脖子上,他垂眼认真地说,“别动,马上就好了。”

  花露水带着独有的芳香,抹上了之后还会为那处的皮肤带来阵清凉,能有效的祛痱止痒。

  蒋廷舟帮苏萌把脖子上的蚊子包都抹上了花露水,轻声问,“现在好点了没有?”

  苏萌极轻地嗯了声。

  蒋廷舟收回手之后,不由自主地轻轻搓了搓指尖,他的指尖好似还留有苏萌皮肤上细腻的触感和类似于温暖的温度。他轻咳了声,忽视了自己心跳的速度,尽量装作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苏萌四处看了下,没发现“侦察兵”,时有些着急,“怎么办,我的猫好像丢了。”

  蒋廷舟将花露水的盖子盖好,“别急,应该就在附近。”

  苏萌转了下头,突然发现“侦察兵”正趴在不远处的车顶上。

  她松了口气,轻声走过去,朝“侦察兵”伸出了手。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苏萌刚才不小心把手松了下的举动触怒了猫主子,所以,此刻它傲娇地看着苏萌,微微扬着下巴,但偏偏就是不让她碰到它。

  苏萌时又好气又好笑,催促道,“侦察兵,快过来了!”

  “侦察兵”迈着优雅的步伐,朝远离苏萌的方向走去,然后它回过头,轻声喵了下,用那双异瞳孔高傲的看着苏萌,像是依旧还在对她这个新来的铲屎官不满。

  苏萌朝它招了招手,口里学着它的叫声,轻声诱哄道,“喵喵呜喵喵呜”

  四周万籁俱寂,此刻只有苏萌又软又绵的嗓音回荡在空气里。

  “侦察兵”犹豫了下,但听到苏萌这道比小奶猫还要小奶猫的“喵喵”声之后,还是步步,迈向了苏萌的怀抱。

  苏萌心满意足地将“侦查兵”抱了个满怀。

  她刚抱住“侦察兵”之后,就看到了身边蒋廷舟略有些戏谑的眼神。

  “小朋友,你是小奶猫么?”不然,怎么叫得比这只中华田园猫还要好听?

  苏萌狠狠瞪了蒋廷舟眼,不理会蒋廷舟的调侃,直直地往家里走去。

  回到自己房间之后,苏萌想到蒋廷舟刚才的种种举动,越发对自己刚才故意的迟到感到歉意。

  面对蒋廷舟,她的心情其实直都有些复杂。

  类似于想要靠近,却又害怕靠近那种。

  回想到他刚才独自人站立在路灯下略显寂寥的背影,还有他说的“个人也能玩很久”,“我会直等你”这些话,苏萌心里渐渐浮起了浓浓的愧疚。

  她想要为他做些什么,以弥补她今晚故意的迟到。

  苏萌突然想到了那张她从空间里得到的方子。

  那张方子,是用于有效治疗风湿骨痛症状的。

  众所周知,现在还没有特效药能够彻底治愈风湿骨痛,到阴雨季节,有风湿骨痛的患者就会关节疼痛不已,严重的时候甚至还不能自由行动,只能天到晚都待在床上。

  而她隐隐约约记得,蒋廷舟的外公,因为职务的缘故落下了身的伤病,除此之外他还患有严重的风湿骨痛。现在这样的梅雨季节,对蒋廷舟的外公而言应该格外的不好受,他的日常生活估计应该都已经受了影响。

  蒋廷舟和他舅舅关系那么亲近,那和他外公的关系应该也不差吧。

  如果她能帮他外公治好风湿骨痛,那也就相当于帮助了他吧。

  苏萌这么想,就将方子写在了白纸上,准备明天将药材配齐,然后将药材磨成粉送给蒋廷舟。

  另头,蒋廷舟回家的时候意外地在门口看到了自己的兄弟,肖湛。

  肖湛看到蒋廷舟回来,就忙凑上前问,“你去哪了?我刚到你家找你,那个女人说你不在。”

  “我刚去射击练习场地了。”

  肖湛哦了声,他刚想继续说,突然眼尖地看到了蒋廷舟手上拿着的东西,“卧槽,这是什么?花露水?阿舟,别告诉我这玩意是你自己用的?”

  肖湛下子连用了四句反问句,足以表明他的心情有多震惊。

  蒋廷舟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刚才忘记把花露水交给苏萌了,所以这瓶花露水还被他拿在手上。不过她刚才手上还抱着猫,拿着瓶花露水也不怎么方便,还是等下次再交给她好了。

  蒋廷舟淡淡地回了句“不是”,然后才问,“你现在过来是找我有事?”

  肖湛忙说,“是啊,学校里关于你黑料的事情怎么样了?有需要兄弟做的尽管说,我定帮你把蒋修然打到他妈都不认识!”

  蒋廷舟扬了扬下巴,示意肖湛冷静点,“放心吧,这事已经解决了。”至于蒋修然,他没有多提。

  肖湛松了口气,“那就好。特么他们那群人传的有鼻子有眼的,有些话连老子听了都快气炸了!他们根本就不了解你。”

  蒋廷舟有些倦意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我自己的事情还好说,今天也已经解决了。我现在担忧的是另件事情。”

  肖湛奇怪地问,“什么事?”

  蒋廷舟微微垂眸,遮住了眸底闪而逝的自责和难过,“是我外公的事情。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原来我外公的伤病那么严重,现在这个季节对他来说是最不好受的。听我舅舅说,我外公最近连床都下不来,关节肿痛的不行。我以前真的太不关心他了。”

  肖湛听到这句话之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蒋廷舟,他这么个学渣,也不怎么懂医学方面的东西,他挠了挠头,“那医生那边怎么说?”

  蒋廷舟微微摇头,“医生也没办法。我外公以前直在接受针灸治疗,但是风湿骨痛这种病,无法彻底根治,只能靠各种治疗缓解病痛。但今年这个天气格外阴晴不定,所以我外公的症状比以前要严重许多。”

  肖湛叹息着拍了拍蒋廷舟的肩膀,“你也别太担心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也许就有天风湿骨痛就能彻底治愈了呢?”

  蒋廷舟垂眼嗯了声,“但愿吧。”

  两人又聊了番话之后才互道了晚安。

  第二天刚好是周六,不用上课。

  苏萌起了个大早,去中药店将需要的药材都配齐了。好在这副方子需要的药材都是很常见的,也不怎么名贵,般中药店都有,所以也免去了她不少麻烦。

  她自己买了个磨药的东西,然后花了点时间将药材全都磨成了粉。

  她手里的这副方子,对治疗风湿骨痛而言,较为有效,而且最为难得的是没有任何副作用。

  而且如果在这副方子里再加上空间出品的茉莉花之后,那效果就大不般了。长久用下去,就能够彻底治愈风湿骨痛。

  苏萌不敢将茉莉花的秘密暴露出来,所以只能自己在房间里花更多的时间将混合着茉莉花的药材全部磨成了粉。

  等她完工之后,她拿着满满袋子药粉找到了蒋廷舟所住的地方。

  第28章最佳嗲精

  苏萌刚走到蒋廷舟所住的房子附近,突然在拐角处听到了两个人交谈的声音。

  “哥,这次学校里发生的事情,真的跟我没关系。”这是道让苏萌有些陌生的嗓音。

  “我知道啊。”这是属于蒋廷舟独有的懒洋洋的音调,“你还有事么?没事我就走了。”

  “哥”对方喊了这声之后,两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我们就不能回到以前么?”

  回到,他跟着他妈妈刚到蒋家的时候。

  那时候,因为年纪相当,所以两人也是有过段和谐相处的光阴的。

  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开始渐行渐远?

  矛盾点点加大到再也无法调和的地步?

  蒋廷舟无所谓地嗤笑了声,“你觉得呢?”

  两人立场不同,再加上对方有那么个强势的,以小三的姿态嚣张上位的母亲,所以不管他们自己是什么想法,从开始就注定了两人敌对的关系。

  蒋廷舟迈开脚步欲走,蒋修然突然再次喊住了他,“哥,妈这次生下来的龙凤胎里,先出生的姐姐身体不大好。”

  蒋廷舟蹙了蹙眉,垂下眼遮住了眸底真实的情绪,勾起唇角故作冷淡地说,“你告诉我这个是做什么呢?还是说,你觉得我会在乎?”

  蒋修然微微叹了口气,他犹豫片刻,才说,“你最近多注意些。”

  说完,蒋修然转身就离开了。

  蒋廷舟又在原地停留了会儿,过去了好会儿之后苏萌才从遮蔽的地方慢慢走了出来,她看到蒋廷舟挺直而骄傲的背脊,轻轻地唤了他声,“蒋三岁。”

  蒋廷舟从沉思中恍然惊醒,他回过身看到苏萌之后有些意外,“小朋友,你怎么来了?”

  苏萌扬了下手里拿着的袋子,说,“我特意来找你的。”

  两人找了个有椅子的地方坐了下来。

  蒋廷舟接过袋子之后,挑了挑眉,“这是什么?”他把袋子打开,有些意外地发现塑封袋里装着满满的碎末,“这些是”

  苏萌定了定神,慢慢地解释说,“这是专门用来治疗风湿骨痛的,我无意间听张老奶奶说,这些时日你外公的风湿骨痛病犯了,刚巧我家祖上直是行医的,我爷爷还是远近闻名的中医,开着家私人中药馆,那时候你都不知道我爷爷生意有多火,就连其他地方的人都特意慕名而来。我们家医术传了好多代,让人遗憾的是到我父亲这代断了。不过我家祖上传下来的方子大多都在,里面刚巧就有张专门治疗风湿骨痛的药方。这些就是我照着方子上的药材配置的,你可以先让你爷爷找个中医帮忙看下这副药之后再决定用不用。”

  苏萌这段话倒也不算是谎话。

  从开始她就决定了自己这辈子要走的路。

  苏穗上世做了个钢琴家,这世,她同样有张老奶奶教授钢琴,但是她知道自己的音乐天赋并不出众,手指虽然纤细,但是不够修长。当初张老奶奶问她要不要走另条路的时候,她就明确拒绝了。因为那时候她早就有了规划。

  她想要做名中医,继承爷爷的衣钵,将她爷爷的中医馆开到北京来。

  他爷爷浸滛在中医的世界里辈子,爱医成痴,可惜她父亲对中医没什么兴趣,她上世也对中医没什么兴趣,所以就没有跟着爷爷好好学。

  如果她也会医术的话,那么她上世身体就不会那么虚弱了吧。因为那时候的她可以给自己调理身体了。

  这世,她空间里的茉莉花有增强药效的效果,而且随着她空间的升级,空间里还会有更多有效的药方浮现在她的脑海里。这些药方,才是对她而言最宝贵的存在。

  她可以在不暴露自己空间秘密的前提下,救助更多的人。

  这样,也算是给拥有了宝贵重生机会的自己积福了吧。

  苏萌说完这番话之后,蒋廷舟很是意外。

  他万万没想到,在这个紧要关头,苏萌居然送了他他现在最想要的东西。

  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个药方有没有用,但,她今天的出现真的出乎他的意料。

  蒋廷舟压下了心底种种复杂的情绪,桃花眼微敛,真心实意地道谢说,“小朋友,谢谢你。”

  苏萌松了口气,“不客气。这药方还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你呢。”

  蒋廷舟轻笑了声,眸光流转,“其实药方有没有用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将他的事放在了心上。

  就只是听到了张老奶奶的番话,她就特意找出家里传下来的有用的方子,买药材,然后将药材磨成了粉,还特意将药材交到他手上。

  光是这份心意,就已经是宝贵而沉甸甸的了。

  苏萌自然知道这份药方是非常有用的,但是她不能表现出现,只能装作这副药方还需要验证的样子。

  她想到刚才的那道她没有听过的声音,有些奇怪地问,“刚才和你说话的,就是你的弟弟?”

  蒋廷舟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原来你早就在了。”

  苏萌嗯了声,微微垂下眼,道歉说,“对不起,刚才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到了。”

  蒋廷舟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不用和我说对不起。而且,我和他其实也没说什么特别的。”

  苏萌微微歪了下头,试探地说,“他说,你妹妹身体不大好。”

  苏萌原本想要帮蒋廷舟躲过的那个麻烦,就和他生病的妹妹有关。

  个月后,梁澄就会为自己的对龙凤胎子女举办场隆重的满月酒。但事实上,她的女儿身体很不好,根本就不能够参与这种酒宴。但是她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依旧形式隆重地举办了这场酒宴。

  在这场满月酒宴上,蒋廷舟“故意”将他的妹妹弄倒在了地上。

  新生儿身体本就脆弱,再加上他妹妹原本就身体不好,所以他刚出生了个月的妹妹,就因为他这个“故意之举”,之后抢救无效,早早就丧生了。

  因为这次事情,蒋廷舟差点被蒋光世打断了腿!

  也因为这件事情,他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名声下子差到了谷底。

  在这个圈子,名声就代表了所有。没有了名声,以后想要走得更高更远,几乎已经成了件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所有人都会记住他的这次“污点”。

  苏萌清楚的知道个月后即将发生的事情,再联想到刚才蒋修然刻意的提醒,苏萌下子就意识到这件事情,可能就是出自梁澄本人的手笔。

  以自己个孩子的生命,换自己两个儿子以及自己地位的高枕无忧,以及切断蒋廷舟所有通向光明的道路。

  不过苏萌心里还猜到了个可能,那就是她的女儿,可能本身就活不长了。不是经常有那些新闻说,双生子中,其中个在生长阶段尽情抢夺另个的养分,所以个出生后,长得格外健康,而另个,从出生开始身体就格外的虚弱。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梁澄的心机手段就真的太厉害了。

  苏萌想了下,接着又问了句,“那你担心这个妹妹吗?”

  蒋廷舟垂眼看着手里的袋子,轻笑了下,“你想听官方回答还是我的真心话?”

  苏萌歪了歪头,“官方回答是什么?”

  蒋廷舟将身体靠在椅背上,让全身都舒展开来,两条长腿随意地伸展,“那就是梁澄终于得到了报应,而且这个报应还报应在了她的宝贝女儿身上。实在是大快人心!”

  苏萌心顿,她咬了下唇,“那你的真心话又是什么呢?”

  她直觉蒋廷舟的为人,其实远远没有他刚才说的那般冷漠。

  蒋廷舟慢慢闭上了眼,感受着初秋风的温度,口里慢慢地说,“真心话就是梁澄的所作所为,不应该由她的孩子买单。即便我和她的立场不对,她确实为人恶毒,但是刚出生的孩子是无辜的。”

  所以,现在的才是蒋廷舟的真心话。

  即便被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