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子。老板见状,挥起拳,少聪趔趄了几步,跟少聪起的队员赶紧打电话。没几分钟,来了好几个城管队的人。少聪看就来劲儿了,跟在张队长后边狐假虎威:“他这摊子越线了,叫他朝里面去去,他不听还打人。”

  执法队的张队问:“怎么回事啊,每次闹事都是你,我告诉你啊,7点以后这地方就不许摆摊,现在几点了?赶紧收了。”

  老板嘴上骂骂咧咧,毕竟还是不敢真得罪张队,只好把摊子收了。临走,还恶狠狠地瞪了少聪眼。小李哥远远地在店里看着,若有所思地笑着。

  回到队里,张队就说少聪:“跟你说过了,那个卖麻辣烫的是刚出来的,不好惹,你惹他干吗?”

  少聪很不忿:“我们这天到晚累死累活的,上头今天这运动明天那创建的。你不是说这个礼拜什么市容市貌明察暗访吗?叫我们盯紧点。这叫我们怎么干啊?”

  “该怎么干还得怎么干,但你不能硬来。你以为明察暗访访什么?半检查小摊小贩环境治理,另半还查我们文明执法。我不是说了吗?辅警这阵子不要自己上街去,要跟着执法队员去。”

  少聪不服气,还想说什么,被旁边的老队员老陈拉走了。张队看着少聪的背影说:“这些辅助执法人员就是素质不行,你们看看,穿上了制服,就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了。那报纸曝光的什么野蛮执法,还不都是出在他们身上。你们几个这几天多盯着点,别让他们单独行动,闹出事情来谁也不好看。”

  几个执法队员七嘴八舌地说:“我们现在个人都带好几个辅警,实在忙不过来。”“咱们这中队人太少了,每次整治行动,人手都不够。”

  老陈把少聪拉到外边说:“你跟队长顶什么呢?咱们还得在人家手下吃饭呢。”少聪不服气地说:“那他也不能这么说我们啊。他们有编制的就是爷,我们都当孙子啊。”

  执法队里有编制的执法队员不到三分之,其余的都是像少聪这样没有编制的辅助执法人员。辅助执法人员没有执法证,按理是不应该上路去执法的,但是执法队管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人手永远不够,也只好个有证的带几个没证的这么干着。但是少聪他们的工资待遇和正式的执法队员是不能比的。说白了,少聪他们只是临时工,执法队员才是真正吃皇粮的。

  老陈叹了口气说:“老弟,端人家的碗受人家的管啊。你没听说吗?临江区中队的小虎子刚被开除了。”

  少聪脸愕然:“这事没听说啊。”虎子和少聪是在次城管跨区行动的时候认识的,两个人很投缘。

  “我也是刚知道。就是上个礼拜他们搞专项行动的时候,虎子把个买菜的孕妇给打了。”

  少聪很诧异:“这事我听说了,虎子说不是他打的,他是后来才去拉架的。”“你没看报纸啊,虎子的照片那么大,拉着那个孕妇。”“虎子那是好心想拉她起来。”

  老陈很神秘地说:“我也是听人家说的,打人的这个队员是他们区委书记的亲戚,要保他,串通好了记者,临时把照片给换下来了。虎子就倒霉了,给人家当了替罪羊。”

  少聪听了,愣了半天:“这虎子可太冤枉了。”“冤什么呀,这就是游戏规则。所以说,你在这儿只能少说话少办事,自求多福。”

  少聪闷闷地应了声。第二天,少聪又上街巡查,麻辣烫老板的摊子依然耀武扬威地摆在那儿。少聪这次聪明了,他装作没看见。小李哥老远就喊少聪:“聪子,来抽根烟。”少聪慢慢地晃到小李哥的门口,小李哥递过了根烟,少聪看:“嚯,小熊猫,这是好烟啊。”小李哥说:“10块钱根,我这还有好的呢,看这是什么?”少聪看:“这烟可名气,1500条吧。”小李哥得意地笑了:“1500那是过去的价,现在2000块你也买不到了。哥哥我才收的,等着卖个好价钱呢。”少聪脸的羡慕:“怎么就能值这钱啊?”“你可不知道,外地的同行到处找这烟呢,我哥们儿托我找的,说原来还不知道,我们这儿有这种好烟,开口就要了10条。我这还没凑齐数呢。”少聪实在是好奇:“您这多少钱收的?”

  “跟你说实话,1100收的,卖2100。”少聪眼睛都瞪圆了:“好家伙,这么好赚。”“这也是行市好,才有得赚。”

  少聪听得心里痒痒的。正说着话,来了个金毛小伙子,手里什么也没拿,跟小李哥使了个眼色。小李哥装没看见,继续和少聪东句西句地瞎扯。少聪说:“李哥,你有事,我先走了。”小李哥笑着说:“没事,这是我老婆娘家的弟弟,你起坐会儿。”少聪忙说不坐了,还有半条街没巡呢,说着就走了。小李哥站着抽完了烟,这才晃晃悠悠地进了自己的店面。

  2

  少聪这边天天按时上着班,横竖家里的事情是不管的。彩霞和少良妈就把家里事情都包圆了。这天,少良妈带着彩霞去菜市场买菜。走到个鱼摊旁边,少良妈停下了。鱼摊老板说:“老太太,要什么鱼啊?这个鲫鱼熬汤孕妇吃了大补,这都是今天刚上的货,野生鲫鱼,怎么样,来条?”

  少良妈直摇头:“什么野生鲫鱼,现在哪儿有野生的啊?都是水库养的。”鱼摊老板笑着说:“我说这是野生的它肯定就是野生的,您不看这鳞吗?水库里养的鲫鱼它不样。”“这种鱼在我们老家河里随便就能钓上来,你还卖这么贵,便宜点。”少良妈捞起条看起来比较大的鱼。旁边来了个衣着讲究的老太太:“给我条鲫鱼。”

  鱼摊老板赶紧招呼:“您又来了,怎么样,我们家的鱼好吧?这正经是野生的。”老板手脚麻利地称鱼杀鱼。

  少良妈在旁边看着,悄悄对彩霞说:“什么野生的啊,城里人都傻。聪子表舅就是养鱼的,池里捞上来,放到河里过过水,就说是野生的。”

  说着话买鱼的老太太拿着鱼走了,少良妈才说:“给我那网,我自己捞。”少良妈拿着捞鱼的网兜在水缸里搅来搅去,边教导彩霞:“这上边缸里比下边缸里的就大这么点,却要贵块钱斤。还有,鲫鱼要买有子的,懂吧?”卖鱼老板赶紧拦着:“老太太,您这么个搅法,我的鱼还不都死了啊,不能这样啊。”

  少良妈不理,搅来搅去,终于挑了条上来:“就这条。”卖鱼老板把鱼扔在秤上:“七块八。”少良妈说:“零头抹掉吧。”“已经少收您五毛了,那七块五,不能再少了。”“给杀了吧。”老板应了声,把鱼朝地上摔,小伙计拿着去收拾。

  少良妈从手腕上套着的零钱布包里数了七块钱出来:“七块。”老板都快哭了:“七块五,老太太,我们挣不了几个钱。”少良妈斩钉截铁地说:“就七块钱。”说完了把鱼朝彩霞手里塞,朝着卖葱姜的摊子就去了。卖鱼的拍手:“嘿,这老太太!下次她再来,收了钱再收拾鱼啊,你们都记住了!”。

  少良妈这边早跟卖姜的说上了:“姜多少钱斤?”老板爱搭不理地说:“五块四,不讲价。”少良妈没说话,下手挑姜。她把姜头上最嫩的那块给掰下来,剩下的都给扔了回去。老板娘不干了:“干什么干什么,有你这么买姜的吗?”

  少良妈说:“你这姜头子都烂了。”老板娘把夺过少良妈手上的姜:“走走走,我不卖给你,你把这嫩的都掐走了,我还卖给谁去啊,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少良妈也有点恼了:“你不卖就不卖,骂人干啥?”老板娘叉着腰指着少良妈的鼻子说:“骂的就是你。上次就是你把我家的姜掰得乱七八糟,我家老公脾气好,不跟你计较,我可认得你,你的生意我不做。”少良妈蹦起来:“你这破姜谁稀罕?全是水泡过的,你们看啊,他家的姜是硫黄水泡过的,泡烂了还卖,缺德啊。”彩霞觉得丢人,拉着少良妈说:“妈,咱不买了,走了,走了。”

  第27章亲爱的,冷战打不好,伤感情2

  少良妈甩开彩霞的手说:“买不买,话得说清楚,那骂人就不行。”老板娘个箭步从摊子里蹿出来:“说谁的姜是硫黄水泡的?胡说八道!”“嘿,你的姜就是硫黄水泡的,你看这颜色。”

  老板娘也急了,伸手就是搡:“快走,快走,不买还诬陷人!死老太婆!”少良妈毕竟年纪大了,被她这推,踉跄几步屁股坐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彩霞看腾地火了,也不管自己挺着肚子,顺手抡起手上的鱼,照着老板娘的头上拍了过去。老板娘可没想到个大肚子居然这么大力气,她抹了把脸,嗷的声就奔彩霞去了。彩霞把肚子挺:“你打,你打出好歹来老娘跟你拼命,赔死你。”

  老板娘看,果然不敢,但嘴上还硬气:“大肚子还打人,你先动手,打你也白打。”

  彩霞手指头都戳到老板娘的额头上了:“这么多眼睛都看到你先动手的,我们个老的个大肚子,打电话叫公安,看看谁有理。”

  围观的小贩们赶紧上来劝:“算了算了,多大的事。”

  有人说老板娘:“你把她推到地上,她要有事,你还得付医药费。算了算了。”老板娘不吱声了。少良妈赖在地上不起来:“我受伤了,我要去医院,聪子家的,报警,赶紧报警,叫她赔医药费。”彩霞不慌不忙地拾掇地上的鱼,把把少良妈搀起来:“得了,妈,真报警还不够烦的。回家吧。”旁边的人也劝。少良妈慢吞吞地爬起来,说:“我要摔出毛病来,我非找你要医药费不可。”

  在菜市场闹了场,彩霞回到家也没休息,挺着大肚子拖地,少良妈说:“你把那拖把洗洗去,脏死了。”彩霞装作没听见,继续拖着地。少良妈自顾自地说:“拖了地,把菜择了,菜心留出来给少聪他哥晚上回来吃。”彩霞白了她眼,不做声。

  少良妈拿着块抹布在屋里到处擦,擦到客厅的电视柜时,她突然尖叫声:“你怎么搞的,把你嫂子这花瓶磕坏了。”彩霞头都没抬:“哪儿坏了,就是边上点点豁了。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没注意,碰着了,我这头还疼半天呢。”

  少良妈捧起花瓶仔细地擦了擦:“你头值钱哪,还是花瓶值钱哪?这花瓶是水晶的,法国水晶的,磕坏了你赔都赔不起。完了,完了,这个豁口,你嫂子看见该生气了,你怎么不爱惜东西呢?”

  彩霞听不乐意了:“怎么着,花瓶比人还值钱?花瓶贵是吧,法国的,好啊,叫你儿子赔去。”

  少良妈说:“你搞坏的叫聪子赔?赔不起就别糟蹋人家东西。到了这城里,你嫂子给你吃给你住的,你糟蹋人家东西多没良心啊。”

  彩霞把拖把摔:“谁给我吃给我住啊。我跟我老公在起,我吃他的住他的也是应该。我肚子里怀的也是你老杜家的孙子,别不拿我当人。”

  少良妈笑着说:“你怀个女娃我都不跟你计较,你还有气生?”“生女娃就该死啊,你老杜家太缺德了吧?两个儿媳妇,分两样对待,就因为我不生男娃?因为我家没钱没势?再说了,这还没生你咋就知道不是男娃?”少良妈嘿嘿地冷笑着说:“有本事生男娃,我就拿你当菩萨供着。”彩霞恨得把门摔,出去了。傍晚的时候,少聪回到家,彩霞坐在厨房门边生着闷气。少聪到处找吃的:“给我做碗面条去,饿死了。”彩霞没理他。少聪说:“干吗呢?没听见啊,你老公天在外边忙得都累死了,给做碗面条去。搁两个鸡蛋啊。”

  彩霞瞪着眼:“就你累,我不累啊?”少聪说:“你又跟我妈生气吧?得,那你自己生气吧,你们两个我谁也惹不起。”

  彩霞愤愤地说:“你妈谁惹得起啊,你就会欺负我,家人欺负我个。你嫂子是人,我不是人。我这肚子里怀的不是你老杜家的种啊?”

  少聪说:“这是怎么了,我嫂子也没惹着你啊。”

  彩霞说:“你妈今天会儿支使我干这个,会儿支使我干那个,我都没说什么。为个破花瓶,跟我吵,叫我赔。你嫂子的花瓶比我的命都值钱。”

  少聪自己跑进了厨房:“你比什么不好,跟我嫂子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我嫂子命好,你没辙啊。我就不跟我大哥比,我们两个还是个妈生的,个锅里吃饭长大的,我们还不样哪,别说你跟大嫂了。人比人,那就不能活了。”

  彩霞郁闷地说:“谁要跟她比了,是你妈势利眼,她这样,人家也没见领她的情啊,她受了气就朝我身上撒。”

  少聪笨手笨脚地朝锅里加着水,边说:“我妈那人就那样,嘴不好心不坏,你跟她吵什么啊?吵来吵去,咱还是占便宜的,白住人家房子,我嫂子还给我找工作,你就知足吧。”

  “我哪儿不知足了?咱白住人家地方我不是心里没有数,家里的活儿我样也不少干吧?我没工作,那也不是我不想工作,这不是为孩子吗,凭什么你妈这么糟蹋我?”

  少聪过来搂住彩霞的肩膀:“好了好了,总是脾气这么大,对孩子不好。我努力赚钱,等咱有钱了,咱自己搬出去住。你再忍忍,我妈这人没坏心。你看她还不是叫我们在这儿住着,伙食费也不让咱们掏,这是替咱们省钱啊。”

  “那是不让你掏,你怎么知道她没向我要过?”少聪乐了:“她跟你要,你也没给过啊。”

  彩霞不吱声了,扶着肚子起来进了厨房:“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用那炒菜锅煮东西,你怎么跟你妈个毛病呢?”

  彩霞把水倒掉,换了干净的汤锅煮面条:“涮锅水煮面条,你不嫌有味啊。你妈做事就是不讲究。”

  少聪嘿嘿笑,自己跑到阳台上点了根烟,看起来若有所思。

  3

  杜少良好多天没给小湘打电话了,小湘也不冷不热,两个人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小湘在电脑前面打字,倪燕青走了过来:“别总在电脑前边,有辐射,对孩子不好。”

  小湘叹了口气:“这文件赶着要,没办法。”倪燕青瞄了瞄小湘的肚子:“跟领导说说,提前休产假吧。”

  小湘的手停下来,说:“不能啊,咱们局有规定,产假只有四个半月,我得把假攒着,生了孩子以后休。”

  倪燕青不以为然:“延长年,也不过就是扣点钱,你又不在乎这点钱。杜少良还能让你受这委屈?”

  小湘苦笑:“说好听了,是做做销售的,累死累活,年下来也没几个钱,他们家这事那事还不断的,指望不上他。”

  倪燕青点点头,说:“他们那些事是麻烦,你那婆婆还带着他弟弟家住在你那儿啊?”

  小湘默认。倪燕青说:“你也算脾气好的了,要我就不能同意。”“我也没办法啊,不同意人家都住了,我总不能把人朝外赶吧。”小湘脸无奈。倪燕青点点头:“你新买的这房子得年底才封顶吧,这算上装修,没有年半,这新房你也住不进去。”

  小湘发愁地说:“是啊,所以我现在回家啃我爸妈去了。”

  倪燕青感慨:“这就是爸妈在身边的好处,要换了我,就不能活了。你爸妈对你可真不错。”小湘很郁闷地说:“就这样,杜少良还不乐意呢。就为几句话吧,跟我冷战到现在。”

  倪燕青替小湘不忿:“怎么他还跟你冷战啊,这都小半个月了,这男人也太小气了。”

  小湘恨恨地说:“谁说不是呢。跟我说什么他要找回男人的尊严。你说就住到我们家,他怎么就想起男人的尊严这回事来了,有这么严重吗?”

  倪燕青想了想说:“男人吧,都是既没本事又要面子的,你不能跟男人般见识。他不是要尊严么,那你就哄哄他。”

  回到家,小潇正好在,她看到小湘回来了,赶紧接过小湘手中的包,边很认真地告诫小湘:“不行,你怎么能先跟他说话呢?你信我的没错,这个夫妻冷战,就看谁扛得住。谁先开口说话,谁就不占上风了。”

  小沫很不以为然:“两口子过日子,谁要占谁的上风啊,我觉得你是该哄哄二姐夫。”

  小潇脸不屑:“你小女孩懂什么,这红楼梦里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居家过日子,就是这个道理。男人不能惯着,杜少良以前敢跟你冷战么?现在为什么这样了?就是你脾气太好,由着他乱来,他胆子才越来越大。所以,这次坚决要给他把规矩立好。”

  小湘妈从厨房端着盘菜走了出来:“立规矩是必要的,不过也要讲点火候,火候过了,菜容易烧焦。火候不到,后患无穷。”

  小湘有点不知所措:“妈,你什么意思啊?我听着糊涂。”云姨端了盘点心出来,叫小湘吃:“你妈的意思就是说,现在还不是你哄他的时候,不过呢,等他要是来哄你,你也别拿着劲儿。”小湘妈个劲儿地点头:“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小湘笑了:“还是云姨说话清楚明白,妈,你就喜欢绕来绕去的。”

  小潇扶着小湘坐下:“不是咱妈绕,是你悟性低。跟这杜少良结婚以后吧,你这智商情商都越来越差。”

  小沫有些反感小潇的说法:“你怎么老看不上二姐夫啊?其实他挺好的。二姐,你可别学大姐那样。”

  小湘妈从厨房忙进忙出:“小沫这个话呢,说得也对。你啊,对梁文年不能总是那样呼来喝去的。”

  小潇做举手投降状:“那是我们两个的相处方式,你们不懂。”“男人都有自尊,你再有你们的方式,也不能过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