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回来就伤成这样了。你们还要开除他,凭什么啊,欺负我们老实是吧?”

  老陈赶紧拦着彩霞,说:“弟妹,不是这回事啊,这是上头的决定。”彩霞可不管那么多:“上头的决定也不能不讲理啊。老陈,你摸着良心说啊,要不是我们少聪,你今天是不是得躺在医院里?你没事了,聪子被开除了,还有天理吗?”

  张队也很无奈:“弟妹啊,你别激动,这个事呢,这样处理少聪是有些重,可是他自己也有责任啊,谁叫他被记者拍了呢?这几天,这件事情在市里闹得沸沸扬扬,少聪这是赶上了,没办法,是吧?你也不能全怪我们。”

  彩霞很明显不服气:“您这话我没听懂,这万事总得讲理,要说不清楚这个理,我也找记者来说道说道。”

  张队听,也来气了:“要找记者随便你去。啊,事就是记者捅出来的,你觉得他们能站你们这边吗?”

  老陈赶紧劝:“弟妹啊,可不能这么说话。张队已经替你们说过好些好话,这也是没办法啊,你得理解。”

  “我不理解,我就知道我们聪子是救人的,凭什么处分他?这个道理,我就是要搞清楚。”

  张队扭头就走,走到门口,又回过头说:“回头到队里,多领个月工资吧。”老陈跟在后面也走出门去。

  彩霞恨恨地吐了口唾沫:“呸,聪子,咱不着急,回头咱也找记者说说去。”少聪愁眉苦脸地坐在病床上:“找也没用,胳膊拧不过大腿。算了,别回头连医药费都报销不掉了。”

  彩霞赌气说:“不行,我非说说这理去不可。”

  接下来连个礼拜,彩霞天天挺着肚子往执法中队跑。这天,她扶着肚子堵在执法中队的门口:“我就是要找你们领导,你们就是要给我个说法。”

  老陈跑出来说:“弟妹啊,你这样不解决问题啊。这是执法队,不是菜市场,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彩霞看都不看老陈:“今天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死都不会回去的,我就守在这儿,你们队长也别想下班,他走到哪儿我就跟他到哪儿去。”

  街道主任在办公室里发火:“找几个人把她给架出去。”旁边的人说:“可不敢,她是大肚子,这要架出个好歹来,我们又上报纸了。”

  街道主任抽着烟,想了下说:“把杜少聪的档案拿来我看看。我还不信了,我就抓不到他点儿错?”

  张队在旁边劝:“您就别跟她个大肚子般见识了。”主任边翻着少聪的档案边说:“我可不是跟她般见识。你不见这几天有人在网上说,咱们拿个临时工出来当替罪羊吗!这要不给他砸实了,到时候翻烧饼,是你去承担责任还是我去啊。”

  少聪这事闹得家人都愁眉苦脸。少良家里,少良妈和少良爸相对无言。少良爸抽着烟,突然叹了口气:“要不,叫聪子回县城去吧。”

  少良妈盯着墙上的画发呆,半天才说:“这好不容易进城来了,又回去?”“不然能怎么办?城里是好,我也乐意住在城里。可是城里不是这么好留的,聪子来这儿年,钱没挣到多少,还受了伤,工作也丢了,彩霞这再生孩子,这怎么弄?”

  少良妈想想说:“要不,叫少良给聪子再找找工作。”少良爸把烟朝烟灰缸里使劲摁,气呼呼地说:“就算老大再给他找个工作,我看他也干不长,他是那正经能干事的人吗?”“这是老大家的给找的这工作不好,少聪他哪里知道城管是这么受气受罪的活啊?”

  少良爸抬起头说:“怪不着人家,是咱们聪子自己不省心。”

  少良妈也叹气:“这聪子要是有良子半省心啊,我就阿弥陀佛了。要不,找老大家的再跟他们队长说说去啊。”

  少良爸想了想:“要能说说管用,也行,就怕人家不肯。”

  小湘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发呆,倪燕青摆摆手:“想什么呢?”小湘叹口气:“这杜少良你说他是怎么想的呢?到现在还跟我打冷战。”

  倪燕青点点头:“我看啊,他就是被他们家人洗脑了。你最失策的就是叫他个人回那边去住,你想,那氛围,他想不听他们家的都难。”

  “我就没见过这么死心眼的。”正说着话,小湘的手机响了。看了眼号码,小湘立刻两眼放光。

  倪燕青很知趣地说:“杜少良吧。淡定点,你现在正在生他的气呢,怎么我看你的样子恨不能顺着电话线爬过去呢?我看你是被他吃定了。”

  小湘手忙脚乱地接电话。少良在电话那头甜言蜜语地说:“还生气呢?我错了,我道歉还不行吗?”小湘不言语。

  少良接着说:“别气了,我现在在你们单位楼下,我等你下班啊。”小湘的语气也不太好:“你不用等我,你还是赶紧回你自己家去。”少良有点死皮赖脸:“我就在你们单位楼下等着,咱们吃好的去啊。”“吃好的有什么用,吃完了还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小湘心里的气其实还没消。

  “不会,绝对听你的,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小湘有点意外:“可别,回头我们家又罪过大了。您该回哪儿就回哪儿去。”“真的,老婆,我想明白了。我爸妈的思想观念确实不对,你家人生气我也能理解。可是你也理解理解我啊,我是当儿子的,有时候真的没办法。”小湘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理了啊,是真心话吗?”少良对天发誓说:“真心,绝对真金白银。咱们去吃牛排吧,你不是最爱吃牛排吗?”

  小湘懒洋洋地说:“我累了,哪儿也不想去,我想回家喝我妈熬的汤。”少良赶紧说:“那就回你们家去,就是怕你爸妈这气还没消。”小湘想了想,说:“要是有人肯道歉的话呢,我爸妈是不会那么小气的。”少良刚想说话,交警过来了:“刚说过你,你绕圈又回来了。”少良赶紧说:“马上就走,马上就走。”

  交警说:“罚款五十啊,刚才给过你机会了。”小湘在电话里听见了,急了:“打个电话就罚款五十了!”

  小湘慢慢地走出办公大楼,少良从车里出来,讨好地搀住小湘的胳膊:“老佛爷,您慢着走。”小湘得意扬扬地被老公搀着上了车,边还埋怨:“都罚款了,你还敢停这儿啊?”

  少良指指罚款单:“横竖都已经罚了,我还换地方干吗?就当交停车费了。”小湘笑了笑:“你这停车费可够贵的。”

  少良很讨好地说:“为了接你,贵也值了。”

  小湘哼了声:“黄鼠狼给鸡拜年啊,我怎么看着这么假呢?”

  少良摸摸头:“我哪像黄鼠狼了,你也不像鸡啊,不对啊,这话错了,多难听。”小湘捶了他下:“要死了你,这么会联想啊。”少良夸张地叫了声,这才发动了引擎。小湘看到车后座上放的东西,问少良:“那是什么?”

  “那是我特意孝敬老丈人和丈母娘的。”

  7

  _

  第29章亲爱的,冷战打不好,伤感情4

  少良已经有段时间没来小湘家了,小湘爸妈对这个女婿的意见也很大。小湘家的客厅里,小湘爸正在接电话,电话那头是市容局的副局长。小湘爸说:“这个事情我点儿都不知道,他的文凭是假的,那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对对对,这年轻人,不能走错路啊,您这是为他好,我肯定没有意见,谢谢啊,谢谢。”

  放下电话,小湘爸有点恼。小湘妈端了水果过来,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跟老冯说话还气成这样了?”

  “还不是杜少良那个弟弟吗?前两天被报纸曝光了,队里处分他了,他媳妇儿跑到执法队去闹,结果呢,市局就调查了。这查可好,他当初报名的那个文凭居然是假的,人家开除他哪儿有错?”

  小湘妈也脸惊愕:“他弟弟怎么这样呢?那老冯是怕你去说情吧?”“可不是吗?不是看我的面子,怎么能把他录取了?老冯还跟我说不好意思,我这脸往哪儿搁呢?”

  小湘妈直叹气:“他这个事情咱们可不能再管了。”

  云姨比较警觉:“小湘说杜少良晚上跟她起回来,是来办这事的吧?”小湘妈皱起了眉头:“这倒不可不防啊。老殷啊,等会儿少良来了,你还端着点。”

  “这每次都是我唱白脸你唱红脸。”“你有权威性!”“唉,端着点也好,不然太纵容他们家了。”

  小湘妈纠正说:“也别太给他脸色看。毕竟是他自己回来的,以后还要相处。但是他要是提这个事情,你可千万不能答应他。”

  “我哪有这个本事再管他家的事呢?”

  云姨边清理着房间边说:“要我说啊,他这回来,就没有这个事情,他也还有其他的事。”

  小湘爸摇摇头:“三个女儿,不是这事就是那事。唉,我们的清净日子是再也回不去了。”

  小湘妈说:“这也没办法,他们家那样,咱们又舍不得小湘受委屈。你啊,就为了女儿牺牲点吧。”

  “我看你的意思,是要留他们住到新房子装修好了,这怎么也得年工夫。”小湘妈叹气:“不这样也不行啊。你叫小湘回她自己那家去,这也不是办法。”

  话正说着,小湘和少良起进门了。小湘妈拍拍小湘爸的手,小湘爸赶紧端起茶杯,二郎腿跷,看上报纸了,少良有点心虚地叫了声“爸妈”。

  小湘爸嗯了声,依旧看着报纸。小湘妈笑着说:“别管你爸,他每天这时候雷打不动地看报纸。来,过来吃水果吧。”

  少良答应了声,搀扶着小湘坐下,又拿起了个苹果,削完了先递给小湘爸:“爸,吃苹果。”

  小湘爸抬眼看看他,客气地说:“我不大吃水果,你们吃吧。”少良有点尴尬地放下苹果:“那我先放这儿。”

  小湘拿过来说:“我爱吃,我吃。”小湘妈和云姨两个在旁边看着,摇了摇头。晚上,少良躲在卧室上网,小湘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几次欲言又止。小湘妈忍了半天没说话,后来才说:“你有事要说吧?”小湘说:“妈,你真厉害。”

  小湘妈拉住女儿的手,疼惜地说:“我不但知道你有事,我还知道你有什么事情。是杜少良他弟弟那事情对不对?”

  小湘夸张地说:“妈,你太神了。”

  小湘爸无奈地笑着:“你妈这神是被你老公锻炼出来的。”

  小湘撒娇地说:“那你们看要能帮就帮他把吧。这是他弟弟,不是外人。”小湘妈正色说道:“小湘啊,这就是你不懂事,这不是他们家骂你没有家教的时候,不是他弟弟霸占你家的时候了吗?这孩子怎么才好了伤疤就忘记痛了?”小湘爸也说:“不是我们不帮他,是帮不了啊,今天下午冯局专门为这个事情打电话给我,他弟弟那文凭都是假的,他又打人又被报纸曝光,队里开除他是按规定办事。他那爱人,还跑到执法队去闹。你说,这种情况,咱们能帮他吗?”

  小湘妈接过来说:“二来呢,凡事都有个度,你想想,咱们家给他们办的事情不少了,你不能婆家有什么事都揽到我和你爸这儿。我们都是退休的人了,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了。”

  小湘咬着嘴唇不说话了。云姨赶紧过来说:“小湘就是心太善了。人心不能太软,不然要吃亏的。”

  小湘妈说:“她不仅仅是善,还没有记性的。”回到卧室,少良赶紧跑过来给小湘捶腿:“怎么样,咱爸肯帮忙说说吗?”小湘看了他眼,没说话。少良又倒了杯水,送到小湘嘴边。小湘叹气说:

  “你没说实话,你弟弟那文凭是假的。”

  少良愣:“这不可能啊,我妈拿那文凭给我看过,不是正规大学,但是自学考试国家也是承认的,怎么能说是假的呢?”

  小湘说:“他们单位到学校去查的,他的文凭是假的。所以,我爸确实帮不了了。”

  少良不信:“你爸要是为难,可以直接说,我也不定强求。但是说我弟弟这文凭是假的,这也太过分了吧!”

  小湘本来心情就不好,这下可恼了:“你那意思是我爸成心说你弟的文凭是假的?我爸是这种人吗?就为了你弟弟,你至于吗?你这是侮辱人格!”

  少良也急了:“说事就说事,怎么就上升到侮辱人格了,不帮忙就不帮吧,上纲上线的干什么?”

  “你非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你觉得是我们故意不帮,那就算是吧。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就不帮了,怎么着吧?我们家还欠你弟弟的啊?”

  “不帮就不帮吧,什么了不起!”小湘爸妈在客厅里听见,相对看了眼。云姨说:“这就吵上了,这杜少良,目的性也太强了吧?”

  小湘妈站起来,对着卧室的方向说:“小湘啊,晚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小湘顺手抄了个枕头摔在床边的沙发上,少良赌气就在沙发上躺下了。第二天,小湘在办公室里跟倪燕青说起这事的时候还在生气:“你说说,他还有理了,他睡沙发去了,不答理我。”

  倪燕青笑着说:“你要硬拖他上床,我就不信他能挺在沙发上不下来。”“那怎么行,那不成我没理了吗?他说我还没什么,不该说我爸。你说我们家帮忙还帮出毛病来了。”

  倪燕青转身去倒水了,边说:“你啊,就是嘴硬心软。他们家的事你每次都有求必应,结果呢,帮完了自己心里又不平衡,最后人家还不领你情,何必呢?”

  “你什么意思啊,那这么说我不该帮他?可是不帮吧,看他那样子,我又不忍心。”

  倪燕青以副过来人的口气说:“你呢,要么就干脆不帮,他也就不来烦着你了。要帮,你就别心里不舒服,他说什么,你也只好就忍着,不然就是这个结果。你自己好好体会去吧,我这可是长期战斗总结出来的经验。”

  “你别光说理论。那我问你,你婆婆家那些事真找你了,你怎么办?”倪燕青很洒脱地笑道:“怎么办,凉拌!”

  小湘脸茫然:“什么意思?”

  倪燕青说:“不管!说什么都不管。这样,他只跟你闹次。像你这样,他就闹你辈子。”

  小湘似有所悟地点点头:“还是你狠。”

  少良家里,少良爸妈聚在块儿商量着少聪的事,彩霞贴在卧室门口偷听。少良爸说:“这浑小子,哪成想他那文凭能是假的呢?”少良妈直抹眼泪:“我当时看见他有这文凭啊,我是高兴得好几天睡不着觉啊。我觉得聪子上进,我高兴。谁想到啊,他弄个假文凭出来啊,还把人家小湘的爸爸给骗了。”

  少良爸恨恨地说:“就是你惯出来的,什么正经事都干不好,想办法就是歪门邪道。”

  少良妈说:“我想他好啊,事事为他好,他自己不争气啊。这可怎么办?工作是肯定保不住了。这个彩霞也是,跑去闹什么?她不去闹,人家也不会去查这个文凭。这下可好,把后路都堵死了。”

  “这事半也怪杨彩霞,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把事做绝了。两口子都不是东西。”彩霞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出来说:“自己儿子闯的祸,别朝我头上怪,我还不是为他好吗?”

  少良妈说:“你就不该去闹,这事就是你闹出来的。这下好了,自己的工作没了,把聪子的工作也弄没了,生了孩子,你们喝西北风去。”

  彩霞冷笑着说:“有本事欺负欺负殷小湘去。我不是要生孩子,我还要你们养?话说回来,我肚子里是你老杜家的后,你们养我也应该的。”

  少良爸气得把脚边的个垃圾桶踹翻了。少良这次倒是没有犯浑,虽然小湘爸没有肯再帮忙,但他还是每天坚持去接小湘下班。这天,少良的车又停在原处,交警跑了过来:“怎么又是你啊,把这儿当停车场啊。来吧,五十。”少良笑着说:“马上走,罚款照交。”

  小湘从大楼里出来,少良打开车门,跑过去殷勤地要帮小湘拿手提包,被她躲开了。小湘还是冷着张脸:“你别理我。”

  “那怎么能不理呢?你是老婆大人,老婆最大。我错了,我错了。别生气了。”“哟,昨天认次错,今天又来次,你认错有瘾啊?”“今天你随便怎么说我,我都不生气。因为是我错了,我不该乱怪你,乱怪你爸妈,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小湘忍住笑,绷着脸继续往前走,少良跟在后边抢她的手提包。小湘拿手提包砸着少良,少良让她砸着,边笑边夺过手提包,还对旁边诧异的路人说:“两口子掉花枪,没见过啊?”小湘恨恨地说:“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啊?”晚上,少良爸妈在卧室里商量着。少良妈说:“这几年啊,老大在丈人那边也不招待见,好好的日子过成这样。唉,聪子他们两口子,个没工作又要生孩子,个有工作不好好干。唉,要不咱们回去吧。”

  少良爸沉默了会儿说:“回去也好,咱把那店再开起来,叫聪子他们两个帮忙,虽然挣钱不多,但还能糊口,先混着过吧,老大这边也能松快点。良子现在要还贷款,他媳妇儿的钱又不跟他搁块儿,良子的日子也紧巴。咱走了,他把这房租出去,也能多几个钱。”

  少良妈皱着眉头说:“那就这么办。你以后看病,又得跑来跑去了。”少良爸嘿了声:“病还是要看的。”

  第二天,少良爸妈就跟少良说这个事情。少良烦恼地抓着头发:“要不你们再想想,我再想办法帮聪子找个工作。”

  少良妈说:“你别为难了,因为聪子这事你都被老丈人骂了,你媳妇儿住在娘家不回来。你要再管聪子,你自己这家就该散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