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小伙子吓了跳,再看,自己的电脑黑屏了。那小伙子下子跳起来:“他妈的,你干什么?老子就快过关了,叫你拍拍死了。”

  少聪斜眼看着他:“你自己水平臭,怪得着别人吗?”小伙子甩椅子,满脸凶气地走过来:“不知道老子是谁吧,有种出来说话。”少聪借着酒劲儿也噌的下蹦出来:“出来就出来,怕你啊?”两个人眼看就要打上,小李哥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兄弟,别吵啊,有事慢慢说。”

  小伙子瞪着眼睛说:“你谁啊,别管闲事啊,哪儿来的回哪儿去,不然连你起打。”

  旁边有人拉拉那小伙子:“这是小李哥,赶紧走吧。”

  小李哥淡然笑:“小兄弟,给哥哥我个面子,别在这儿闹事,咱们什么都好说。”

  很显然,那小伙子知道小李哥的名号,他嘟囔了几句,拿了衣服走了。临走,还狠狠瞪了少聪眼。

  小李哥说:“都散了散了啊,没什么好看的。”说完,又拉着少聪到了后边的办公室。

  少聪说:“李哥,你是这网吧的老板啊?”

  小李哥嘿嘿笑:“嗨,什么老板,给朋友帮帮忙呗。兄弟,你怎么在这儿啊?听说你现在不在城管那边干了,现在怎么样啊?”

  少聪叹口气:“不说了,反正是工作没了,现在也没有什么事,这不,才到网吧来玩玩。”

  小李哥摇摇头:“可惜了,你那工作是好饭碗。”“那不是我这种人能端的,唉,不说也罢了。小李哥,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做,您要是有什么好生意,关照关照兄弟我,哪怕叫我跟着你打打杂都行。”小李哥淡然笑着:“什么话,哪能叫你跟我打杂啊。我也没有什么生意,自己都养活不起呢。”“李哥,我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你要看得起兄弟我,我就跟你干,要看不起,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小李哥若有所思地看着少聪说:“要是这个话么,兄弟你看得起我,那我也实打实地交你这个朋友了。我啊,现在还真有点小生意需要人帮忙。”

  少聪很感兴趣地凑上去:“什么生意?我什么都能干。”

  小李哥笑了笑:“没吃饭吧,走,咱哥俩儿找个地方喝着,慢慢再说。”少聪和小李哥在路边的大排档喝着酒,旁边卖唱的小姑娘声如洪钟。少聪的手机不停地响,但是少聪根本就没有听见。少良爸打了几遍电话都不见少聪听,他气得摔了电话,回了急诊室。少良妈迎过来说:“打通了没?叫他赶紧来。”

  少良爸恨恨地说:“哪知道他又干什么去了,手机也不接。”护士从帘子后面出来,叫:“谁是杨彩霞的家属?”少良妈赶紧迎上去:“我是她婆婆,她咋样啊?”

  护士说:“孕妇情况不好,要住院保胎,你们去办手续吧。”说完,甩了张单子出来。

  少良妈看着单子说:“要死啊,要1万块钱。”护士说:“这是预交费,不够再补吧。”少良爸说:“什么,还不够?”

  少良妈扯着嗓子对刚推出来的杨彩霞嚷:“作的什么啊,你们两口子打架,花这么多钱!”

  旁边的病人和护士都忍不住咂嘴。彩霞默默地别过头去,流下了眼泪。

  老两口身上没带那么多钱,没办法,少良爸又次来到电话亭前。少聪和小李哥在大排档处谈得正欢。

  小李哥甩给少聪支烟。少聪受宠若惊地说:“硬中华,李哥,客气啊。”小李哥说:“抽抽看,这烟怎么样?”

  少聪点着烟吸了口:“这个烟是假的吧。”

  小李哥笑着说:“兄弟,看就是行家,不错,这烟是假的。”少聪有点不明白:“您能抽假烟吗?”

  小李哥说:“自己抽当然不抽假的,这个扔了吧,我不过叫你尝尝。”小李哥甩出条中华来,少聪拿过来仔细看:“这假的啊,跟真的样,别说这烟口感绝对靠谱,只有我们这老抽烟的才能分辨得出来。”小李哥说:“我的生意就是这个。怎么样,有兴趣不?”少聪把烟放了回去,神色有点慌张:“这可不行啊,这犯法啊。”

  小李哥笑了:“犯法是犯法,也不伤人害命的。这烟都是样的烟丝呗,就是口感好差的问题,也吃不死人。换个包装卖,价钱上去好几倍。不用你去卖,我这里缺个押货的,你考虑考虑。说难听点,真碰上查,把货扔就走了,谁能抓到你?”

  少聪连连摆手:“这不行不行,我胆子小,没干过这个,我别连累你。”小李哥拍拍少聪的肩膀:“兄弟啊,我当你是自己人,才掏心掏肺地跟你说,有财大家起发,放心,哥哥我不会叫你走黑道的。你自己合计合计,你年替我走几次货,就什么都有了。”

  少聪有点动心:“真能有这么多钱?”

  小李哥神秘地笑笑:“你干上就知道了,这钱好赚得很。”少聪犹豫了很久,终于说:“我还真干不了这个,李哥,你这情我领,我敬你,我敬你。”

  说着话,少聪的手机又响起来了,少聪慌乱地拿过手机说:“李哥,我接个电话啊。”

  少良爸在电话那头气急败坏地喊道:“你个混账东西,你在哪儿呢,你老婆被你推得都住院了,你还死在外头不回来。”

  少聪个激灵,酒全醒了:“什么?彩霞摔着了?我马上来马上来。李哥,不好意思,我媳妇儿摔着了,进了医院,我得赶紧走。”

  李哥意味深长地看着少聪说:“我可是拿你当兄弟啊,兄弟,好好想想再决定。”少聪边走边说:“我想想,我想想。”

  2

  少聪和少良爸妈对着缴费单发愁,少良妈说:“手里原来有点钱,搞这个店花了不少,现在就剩不到4000块了,这可怎么办呢?”

  少良爸说:“叫他们自己交,有本事闯祸,没本事拿钱。”少聪痛苦地抓着头发:“队里多发给我个月工资,还剩500块。”少良爸瞪眼:“500你也好意思说,有点钱就糟蹋。只看见糟蹋,没看见挣钱回来。”

  少良妈说:“别吵了,吵能吵出钱来啊。”少聪低声说:“要不,跟大哥借点?”

  少良爸又瞪起了眼:“你大哥这辈子欠你的啊?要钱就跟他伸手,他自己没有老婆孩子啊?没出息的东西,自己想办法去。”

  少良妈护着少聪:“你嚷什么?这就怪杨彩霞,好好的,作什么?搞出这么大事来。要不是看她肚子里怀的是我老杜家的后,我才不管她。”

  彩霞在病房里听见,默默地看着天花板不出声,旁边的孕妇悄悄跟她说:“这是你婆婆啊,真厉害。”彩霞苦笑:“她厉害的时候,你还没看见呢。”孕妇问:“你娘家就没人?”彩霞摇摇头:“有人也不中用。”

  少聪走进来,默默地坐在彩霞床边。彩霞说:“你还来干吗,看我们娘俩儿怎么死的?”

  少聪搓搓手:“我也没想到这么严重。你也是,我那时候犯浑,你躲我远点不就行了。你知道我这脾气,我控制不住。”

  彩霞哭道:“我就这么命苦,我希望你好,你看看你,天到晚垂头丧气,正经事样不干,我气啊,我能不气?”

  少聪伸出大手,笨拙地给彩霞擦着眼泪:“我不好,是我不好,可我这心里也憋屈,我没处说去啊。”说着说着,少聪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彩霞心软了,哭着说:“聪子,你出息点吧,咱小门小户的,禁不住这么折腾啊。我不要你挣多少钱,咱踏实把日子过好,把孩子养大就行了。你别这样了,聪子,你明不明白啊?”

  少聪把彩霞搂到怀里,拍着她的背:“我懂,我明白,你放心,我以后都好好的,我明天就去找工作,以后再不干这种混账事了。”少良妈想来想去,终于下定决心走到电话亭,打电话给少良。少良接电话,少良妈就忍不住哭了:“良子啊,妈不是没有办法,不能给你打这电话。”

  少良听老娘哭了就六神无主:“妈,这怎么了,是不是聪子又犯浑了?”少良妈呜咽着说:“聪子他们两口子吵架,把杨彩霞给摔着了,现在躺在医院里保胎。”

  少良听就头大“:他们两个怎么回事啊?这刚回家没消停几天,又出这个事。”少良妈说:“你爸已经骂过他们了,可是”

  少良赶紧问:“住院要钱的吧,要多少?”少良妈说:“要先交1万块。”少良沉默了会儿说:“妈,我这个月的工资刚发,我先拿出来给你,其他的钱你容我这两天再凑凑。”

  少良妈又哭了:“孩子啊,妈知道你也难,不是没有办法,我真不想叫你拿这个钱啊,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杨彩霞肚里的那个孩子没了不是?你可别怪妈偏心你弟弟。”

  少良赶紧柔声劝:“妈,别说这话,我是老大,家里有事我该管的。这事你别急了,交给我来办吧。”

  少良这几天直发愁,有点神不守舍。李力明感觉少良有些不对劲儿,这天,他在公司里和少良聊了几句。

  “怎么了?家里又有事?”

  少良不语,李力明说:“这男人吧,不是为钱发愁,就是为女人发愁。你为哪样?”

  少良愁眉苦脸地说:“咱们公司有没有可能预支薪水的?”

  李力明做惊讶状:“你要是搞得定财务部的‘西毒’欧阳枫,就切皆有可能。”少良摆摆手:“别出这馊点子。”财务部部长欧阳枫是众所周知的坏脾气,自从她走马上任,各个部门报销的单据基本上都被打回来过,连李力明这副总的面子她也不给。以前公司里的员工自己打个车吃个饭,哪怕买点小东西,都能用公费充掉,自从她上任,这事就难了,搞得大家都怨声载道,于是她也就有了这“西毒”的名号。可是唯有对少良,欧阳枫还没有给过他难堪,因为少良从来不拿私账去报销。但李力明和沈大昌则坚定地认为欧阳枫这优质剩女对少良是有想法的。

  少良嘴上坚决否认,但男人都有压制不住的虚荣心,少良也不例外。何况欧阳枫除了脾气坏点,人长得还是很漂亮,又格外会着装打扮,少良有时被自己那点男人的劣根性所驱动,难免想入非非。当然,他只是满足下自己的虚荣心,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不论男性还是女性,都是乐于幻想自己被优秀的异性欣赏和追求的。

  自从买了新房后,少良就背了屁股的债。现在和小湘的关系刚刚改善了点儿,少良思来想去,实在不敢为了这万把块钱再把老婆惹恼了。想来想去,又想不出别的办法来。最后,少良只得跟大昌借钱周转。

  大昌说:“咱俩块儿买的房子,你两个人薪水供,我个人薪水供,我不问你借钱,已经是对你好了。”

  想跟李力明周转,李力明说:“牌来酒来,借钱不来。何况我的大嫂——你老婆的云姨你还不知道啊,你要想让她知道,你就朝我借。”少良想,云姨是得罪不起的,只得作罢。

  大昌给他出点子:“下个月我们两个部门有个联合培训,经费报告上面多打个几千,看不出来什么。你周转下再补上,应该没有问题。”

  少良犹豫着说:“这不好吧,再说,如果被查出来,大家都不好看。”

  大昌说:“要不说你干不了销售呢?别人都是这么干的,只有你死抱着规矩不放。不对,还有个人,欧阳枫,自从她上任以后,这事就没那么好干了。”

  小说天堂

  第32章优质剩女就是颗定时炸弹2

  少良说:“她那是为公司利益着想,再说,你们总是充公账,占公司的便宜,那也是不对的。”

  大昌不乐意了:“这个怎么能说是占公司便宜呢?我只是叫你周转下,又没有叫你贪污公款。”

  少良想想,多借点活动经费出来,报账的时候再还回去,好像也不算违法乱纪。经费报告递到李力明那里,李力明睁眼闭眼地签了字,又嘱咐道:“出事别把我给出卖了啊,欧阳枫我可惹不起。”

  这报告就递到了欧阳枫的手里,过了会儿,欧阳枫亲自拿着报告来找少良:“你这报告不对,这几项开支都是没有必要的。还有,我们公司的讲课费直都是有标准的。”

  少良硬着头皮说:“请的专家不样,当然标准不样。我们也只是放个量,未必定用这么多,多余的还退回来。”

  欧阳枫说:“经费核算该多少就是多少,公司没有放量这个规矩。我看过了,你们这个活动多报出来1万块钱左右,你仔细核算好了,再拿给我吧。”说完,把文件夹朝少良手上塞,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个办法行不通,少良愁得连饭都吃不下了。他也确实不敢吃饭了,因为他饭卡里的钱快花完了,当月的工资还掉贷款后,其他的都拿给他妈了,少良身上现在只有20块钱。

  快下班的时候,少良个人在走廊里抽着烟,不时长吁短叹,大昌刚好经过,停下来说:“你怎么了,下班了还在这里叹气?”少良就把自己的窘状告诉了大昌,这少良话还没有说完,大昌就急了:“什么?你身上只有20块钱?你老婆真的要好好反省下。”少良说:“关我老婆什么事啊。我是真愁啊,我们家这窟窿怎么堵,我弟弟那媳妇儿还躺在医院等钱保胎呢。唉!”

  欧阳枫正好经过,无意中听到了这个话。少良看见欧阳枫,有点尴尬,勉勉强强打了个招呼。欧阳枫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大昌,走了。大昌被她这眼看得浑身哆嗦了下:“她为什么那么看着我呢?你说,为什么呢?我有得罪过她吗?是不是上个月我拿了张打车的票充公费她看出来了?”少良拍了拍大昌的肩膀:“放松点,人家又不是真的‘西毒’。”大昌说:“她的眼神很‘西毒’。”

  没过两天,财务部的小姑娘跑到销售部,对小周说:“你们销售部上个季度的业绩奖核算好了,你们赶紧制表去领绩效。”

  小周摸不着头脑:“业绩奖不是半年才给结次吗?这还差三个月呢。”小姑娘说:“那现在有钱领,你们是要呢,还是不要呢?”小周很麻利地说:

  “要!”马上就制表给少良签字。少良当天领到了两个季度的业绩奖,这可真是解了少良的燃眉之急。连李力明看少良的眼神都不样了:“有你的啊,少良,欧阳枫摆明了是在帮你,你要不要考虑下以身相许呢?”少良手下的几个兄弟们也提前拿到了钱,他们致同意这个建议。

  少良说:“你们几个啊,为这点钱能把我卖了,真是人心不古啊。”

  老林说:“其实呢,我们都是很想卖身的,但是,只有你既有资本又有姿色。为了兄弟们的福利,你就委屈下。”

  大昌笑呵呵地说:“你要是把欧阳枫拿下,大家的日子就好过了。你就牺牲小我,成全大爱吧。”

  少良被他们笑得在办公室里坐不住,借故跑去楼下的小餐厅喝茶。可巧欧阳枫也下来买下午茶,欧阳枫还是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她在柜台前点了杯清咖和份三明治,少良凑过去说:“我请。”欧阳枫眯着眼睛看了他眼,很不领情地说:“不用。”甩下零钱就走了。

  大昌学着少良的口气说:“我请。”老周很凑趣地扮欧阳枫:“不用!”吧台的小伙计捂着嘴乐了半天。

  李力明提醒少良:“你拿这钱,最好跟你老婆打个招呼,不然你家里又该不消停了。”

  少良捶了李力明下:“我就知道你这嘴是最靠不住的,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那么怕云姨呢?”

  李力明脸虔诚:“长嫂如母,我这是尊重她。再说了,我小时候不好好读书,我嫂子没少打我,我有心理阴影。你得有数啊,要是嫂子问我,我肯定扛不住都招了。”

  少良低着头说:“我先跟小湘备案去。”晚上回到家,少良又主动干上家务了。小湘下班回来,看见家里的地板都是锃亮锃亮的,就知道少良又有事了。小湘笑眯眯地看着少良,少良手里忙着干活,直躲避着小湘的目光。小湘就这么直跟着少良盯来盯去,少良终于绷不住了,说:“老婆,别这么看着我,你看得我心里发慌。”

  小湘依旧笑呵呵的:“我看你心里有底得很。说吧,什么事?”少良眼珠转了好几圈才说:“跟你报告,今天拿了业绩奖了,5000块。”小湘高兴得眉飞色舞:“这是好事啊,不对,你拿了钱回来,为什么还这样脸苦相?你肯定还有下文。”

  少良准备坦白:“老婆,你真聪明,有个事吧,我想跟你商量商量。”小湘极力按捺住升腾的火气:“你家又有事要用钱是不是?这次是你妹妹生活费不够啊,还是你弟弟又干吗了呢?”

  小湘这态度让少良有点下不了台“:你别这么说,说得我们家好像老有事似的。”小湘说:“你们家难道事情还少了啊?这次又是什么事啊?”

  少良说:“彩霞摔了,挺严重的,现在在医院保胎,可是医药费不够。你看,我们能不能帮他们把?”

  小湘立刻关心地问:“怎么就摔着了啊,严重吗?你怎么不早说呢?”少良有点摸不清楚状况:“这也是才知道的,你看?”

  小湘说:“要多少医药费?你这5000够不够呢?要不够,我再给你凑点。”少良有些心虚:“你要是不乐意,那咱就少给点?”

  小湘眼睛瞪:“你这人怎么回事啊?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这事得帮。”少良忍不住扔下手里的抹布,抱住小湘狠狠亲了口:“老婆,你太好了,我太感激你了。”

  小湘推开他:“去去去,我本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