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哪儿有钱,我的钱都被你妈管着,我掏就是你妈掏。”小湘说:“不用,叫杜少良想办法去。哪能叫我爸掏啊?”小湘妈笑着说:“别小看你爸,老头子现在挣钱的本事不小呢。”

  到了晚上,小湘跟少良在床上咬着耳朵:“我妈带我去看了个月嫂,挺专业的,金牌月嫂。已经跟她约了。”

  少良警觉地问:“多少钱个月啊?”小湘犹豫了下才说:“4800。”少良听就从床上坐起来了:“这么贵啊。”

  小湘说:“人家是五星级的月嫂。就用两个月,过了两个月我们就换保姆了。”少良依然无法接受:“两个月也得1万啊,这太贵了,咱们怎么用得起啊?”小湘有点生气地说:“怎么就用不起啊,1万块钱你可别说没有啊。我们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就有15000块,怎么会没有钱请月嫂呢?”少良无奈地说:“咱们现在还着房贷呢,压力大。”

  “就算还房贷,紧点也能省出来的,你不是还有季度业绩奖吗?再不够,我跟我妈那借点去。”

  “这个,我跟你报告过,季度业绩奖我拿了给少聪他们交住院费了。你同意过的。”

  小湘恍然大悟地说:“我把这个给忘了。这两个月紧点过,把钱省出来请月嫂。”少良还不死心地说:“要不咱们别请五星的,请个三星的也差不到哪儿去。”“三星跟五星差不到2000块,何必呢?要请,当然就要请最好的。”少良无奈地望着天花板:“好,请最好的。”

  听说彩霞肚子里怀的是个男娃,少良爸妈又喜笑颜开地来看彩霞了。少良妈殷勤地照顾着彩霞:“彩霞啊,你吃稀饭啊,这稀饭我熬得可够火候了,里面还有虾仁,你尝尝。”彩霞有点糊涂了。

  少良爸进来说:“你给她那枕头垫高点,我问过了,她现在可以坐起来了,这样子怎么吃饭啊?你真是的。”

  少良妈拍头说:“我这都糊涂了,这么躺着是不好吃啊。来啊,老头子,你帮我下,把这枕头给她垫垫。”少良爸赶紧过来帮忙,少良妈把彩霞扶起来,少良爸用被子和枕头做了个靠垫,让彩霞靠着,还怕彩霞不舒服,问道:“怎么样,不难受吧?”少聪进来看到眼前这幕,笑道:“爸妈,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少良妈说:“聪子,以后你不许乱跑,多照看照看你媳妇儿。医生说了,这两天是关键时期,过了这两天,宝宝就稳当了。”

  少聪悄悄问他妈:“怎么我爸也不生气了呢?”

  少良妈把少聪悄悄拉到边:“告诉你,彩霞肚子里笃定是男娃,你爸啊,他乐还来不及呢。”

  正说着话,少良爸乐呵呵地走了出来,刚掏出根烟,又赶紧放了回去。少聪说:“爸,你们怎么知道是男孩呢?”

  少良爸副神秘兮兮的模样:“这你就别管了。反正你叫她好好保胎,这可是我老杜家的后啊。”

  少聪有点为难地说:“妈,医院那钱,我刚交了3000过去,剩下的”

  少良妈说:“钱你不用管,妈再跟你大哥说说,让你大哥想点办法,把孩子保住要紧。你啊,以后可不能再犯这种浑,你说万这次孩子没了,咱家得多悔啊。记住,不许再跟你媳妇儿吵架了,让她平平安安地把孩子生下来。”

  少聪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少良爸乐呵呵地朝外边走去,少良妈追着问:“你干什么去?”少良爸说:“我透透气,抽根烟去。”少良正在办公室里干活,少良妈的电话打了进来。少良妈说:“良子,告诉你个好消息,这彩霞啊,她肚子里怀的也是男娃,这下我们家可真有福气,你爸乐得天到晚地合不拢嘴了。”

  大昌也在少良办公室里坐着,大昌指指门口,意思是自己先出去。少良边接电话边点头。大昌走了,少良说:“妈,这是好事啊,彩霞什么时候能出院啊?”

  “医生说现在情况稳定下来了,还得再观察段时间呢。”少良问:“钱够用吧?不够您告诉我,我来想办法。”

  少良妈在电话那头又开始抹眼泪:“良子啊,你叫妈说什么好呢?不是没有办法,妈真不开这个口啊。医院催着交钱,少聪这两天又不见了,我和你爸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少良赶紧说:“别急,要多少啊,5000够不够?”少良妈说:“够了,够了。”少良叹了口气,说:“我这两天忙,回不去,我把钱打到爸爸的卡上去,你自己到银行去取下吧。”

  少良妈心里的石头落地,这才问道:“小湘身体还好吧?”少良说:“她挺好的,下个礼拜就休产假了。”

  少良妈说:“你看这事弄的,小湘要生了,聪子家的又出这事,妈顾不了两头,你媳妇儿不能怪我吧?”

  少良安慰说:“看您说到哪儿去了,小湘知道您那边走不开,她不怪您。彩霞住院那钱,还是她同意给的呢,您就放心吧。”

  “那就好,那你丈母娘那边不会说咱家吧?”少良说:“不会,妈,您操这么多心干吗啊?我跟您说,我这边您点儿不用担心,小湘他们家把月嫂都请好了,您就专心照顾彩霞吧。”

  “月嫂?什么月嫂?”少良解释道:“就是伺候小湘坐月子的保姆。”“还用保姆啊,他们家不是有保姆吗,还请保姆?”少良说:“这是专门伺候月子的,不是般的保姆。”

  少良妈听就不高兴了:“还专门伺候月子的保姆,良子啊,咱家可不兴这个啊,这不是糟蹋钱吗?这月子保姆肯定贵啊。要不,还是妈来伺候她吧。算算到彩霞出院,她才生,妈来当这月子保姆,给你省点钱出来。”

  少良赶紧说:“都找好了,您不用操心我们,这花不了多少钱的。您就专心照顾彩霞吧,少聪也得你们盯着他,别再出什么事。”

  少良妈无奈,只能说:“那再说吧,生个孩子还两个保姆,真浪费啊!”

  5

  小湘家里,少良跟小湘嘀咕:“要不那月嫂咱们请个三星的?”小湘不耐烦:“怎么又想起说这个话来了,跟路阿姨都约好了,不换。”“钱真的不够用,彩霞在医院保胎,又要交5000。”

  小湘听就有点不高兴:“上次的1万是你交的,我可是很痛快地就答应了。这次又用5000,我就不明白了,你平常也给你爸妈钱的,你弟弟也是个男人,他们就分钱都不出,这说不过去吧?我就是帮,那也不是这种帮法,对不对?”

  “我弟弟他们两口子现在也没工作,我爸妈开那小杂货店,能有几个钱呢?这也是急用钱才开口的。”

  “你爸妈哪次不是急用呢?就今年年吧,你给了他们多少钱了?我已经没有让你养我了,我有工资,那你们家也不能这样吧?”

  少良看小湘要动气,只好说:“我就跟你商量下,你要不乐意,那就还请五星的。钱的事,我去想办法吧。”

  小湘较真了:“这就不是钱的事。真要是抹不开,5000也不是什么大事,但你爸妈老这样,那就是不对。”

  为了给彩霞交上钱,少良急得上火,嘴上长满了泡。大昌实在看不下去了:“就为5000块钱,愁成这样了啊?”

  少良端起茶杯喝水,不小心又碰到了嘴上的泡,痛得龇牙咧嘴。大昌从口袋里掏出叠钱,数了数,自己留下小半,大半塞给了少良:“我看你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我可只有这么多,2000,你先拿着用吧。”

  少良抓抓头:“你每个月也背着房贷呢。”大昌说:“我就是被你给拖下水了,要不买这房吧,我活得多滋润啊。现在每个月钱都算着花,房奴的日子不好过啊。”

  少良说:“我给你打欠条。”大昌摆摆手:“打什么欠条啊,不过你有了赶紧还我,我的日子也紧。”

  李力明刚好进来看见了,也从包里掏出来沓钱:“给你凑3000。我听我嫂子回来埋怨了,说你又跟老婆要钱补贴家里。瞧你这日子过的,都回到解放前了。”

  少良拿过钱,说:“我可不跟你们俩客气了,有钱了马上就还给你们。”小湘嘴上虽然厉害,但其实她心里也替少良着急。这天,小湘在她妈跟前磨蹭:

  “妈,你先借5000给他呗,叫他打欠条。”

  小湘妈直皱眉头:“不是钱的事,5000块是不多,可是没有这样的道理。你就不该替他揽这个事,当我和你爸开银行的呢?”

  云姨也说:“小湘啊,这是你不对,上次都给他们交了1万,这又来要,这就是个无底洞啊。”

  小湘爸说:“要说亲戚之间,有了急事,不是不能帮,但是什么都要有个度。就说这次,他父母是分钱也不拿,他弟弟也是这样,最后成了我和你妈拿钱出来给人家看病,这不合适吧?”

  “我们家现在也没计较他们什么,知道你们现在困难,咱们家还给你们凑了买房的首付,我们俩也没有那么多钱,老本都拼得差不多了。小湘啊,你得懂事了,不能有什么事情都朝娘家伸手。”小湘妈无可奈何。

  小湘默不做声,半天才说:“其实我也没答应他,我已经说过他了。我是看他愁眉苦脸那样子,实在看不下去了。”

  云姨端来了杯茶:“我的大小姐,你现在什么情况啊,你还看他愁眉苦脸看不下去?你顾顾自己的身子吧。你以为你现在多有钱呢,昨天你爸妈还在算账,打算给你掏月嫂的钱呢。”“我想啊,要不这月嫂请个三星的算了,能省就省点。”小湘结结巴巴地说。“那能省几个钱?当花的不花,不当花的也不知道拒绝,你这毛病不好。”小湘不做声了。

  小湘妈和云姨去张罗晚饭,小沫把小湘拉到阳台上,掏出沓钱来:“别跟妈说啊。这是我个学期的课时费,本来打算买个包包的,你急用,你先拿去吧。”

  小湘急忙推辞:“这可不行,我哪能用你的钱呢?你自己攒着吧。”“我是不攒钱的,吃光用光,身体健康。钱哪是能攒出来的啊!”小湘笑着说:“等你结婚你就知道厉害了,钱还是要攒点的。”小沫说:“您老就别操我的心了,你先把你们家这点事搞定吧。我可就这么多,叫杜少良得还我啊,我看上的那包包现在可是买不成了。”

  /|?

  第34章优质剩女就是颗定时炸弹4

  小湘想想接过了钱:“那我先拿着了,有了钱定还你。”“不着急。其实吧,二姐夫人挺好的,他顾家说明他孝顺厚道,咱爸妈有时候看不到他的优点而已。”小沫直觉得二姐夫挺不容易的。小湘苦笑着说:“他这优点吧,就是挺费钱的。”小沫抿嘴笑了:“你可真有创意啊。”

  小湘转念想,问道:“你上次见的那个什么李总,怎么样?”小沫撇嘴说:“我顶烦殷小潇同志给我介绍男朋友。”

  小湘笑了:“这又是没看上,你都快30了,又是个博士,你可怎么得了哦。”“其实吧,二姐你要是没有爱管闲事这个毛病呢,你就完美了,拜托你别和他们样庸俗,行吗?”小沫对相亲这件事倒是无所谓的态度。

  小湘感叹道:“我都快是孩子他妈了,我庸俗也正常。你别不信,女孩子不管多能干,最后还是要找个好男人嫁了才是正经事。”

  “你先把自己家这个好男人管理好吧。”说着话,小湘妈喊吃饭,问她们姐妹俩在那儿说什么,小湘抢着说:“叫她快点找个好人嫁了。”

  小湘妈就说:“不能跟她提这个事,现在她的事情啊,我们都不想管了。任谁都看不上,她就是成心的。”

  小沫只顾着吃饭:“那你们就别管我了,放过我吧。拜托殷小潇别再给我介绍男人了。”

  小湘妈说:“那李总有那么差劲儿吗?人不就是个子矮点,有点谢顶吗?”“什么?个子矮,还谢顶?这不能要啊,咱们家小沫好色。”小湘瞬间倒戈。

  小湘妈不以为然:“人家事业有成,成熟稳重,就是这长相稍微差点,但也没到很难看的地步。这看人不要光看表面。杜少良长得倒是不错,可是其他方面还真不好说。”

  小湘眉头又皱上了:“您怎么又说到他身上去了?”

  小沫说:“事业有成有什么用啊?跟人过辈子,又不是跟钱。我二姐夫挺好的,我就乐意找二姐夫这样的。”

  小湘妈说“:这可不行,我们家个这样的已经吃不消了,还再照着样找个?”

  彩霞终于出院了,少聪大早找了辆三轮车,说要拉彩霞回家。少良爸直骂:“这三轮能坐吗?再坐个好歹出来。”

  少良妈扶着彩霞说:“别理这浑小子,叫你爸给叫出租去。”少良爸忙不迭地跑到大门口拦出租去了,少聪推着三轮:“这三轮怎么就不能坐啊,我骑稳当点,再不,咱推着还不行吗?”

  少良妈说:“你把行李拿回家,我们坐出租去。彩霞啊,你慢点啊,可不敢再伤着。”

  少聪觉得好笑:“得,这下成娘娘了。”晚上,彩霞靠在少聪怀里幸福地笑着。少聪说:“这下咱家你最大了,把我爸妈给乐的啊,你看我妈今天这通忙里忙外的。”

  “以前呢,以为我生女儿,叫我打胎,现在知道是个男娃,立刻就不样,你爸妈啊,就是重男轻女。”

  少聪不以为然:“你生这闲气干什么,他们重男轻女没关系,你现在肚子争气,好家伙,给我生个大儿子。我爸妈越重男轻女,对你就越好。”

  彩霞得意地笑着:“别老摸我肚子,小心咱儿子不乐意。”少聪赶紧缩手:“我这不是高兴吗?想吃什么,我叫妈给你做去。”

  彩霞想了想说:“我想吃凉面。”少聪说:“真好养活,得,叫妈去做。”彩霞又说了句:“多放点醋啊。”

  少聪乐得咧开嘴直乐。

  小湘这天跟领导请假回来,回到办公室就有点垂头丧气。倪燕青关心地问:“真只给批四个半月啊?”

  小湘无奈地点点头,倪燕青说“:你要是再申请病假呢?其实也扣不了几个钱。”“提了,领导说个萝卜个坑,实在腾不出人手,叫我克服下困难。”小湘坐在位子上唉声叹气。

  倪燕青凑到小湘耳朵边说:“有人嘀嘀咕咕地在背后说你这段时间老请假,估计是领导听见了。”

  小湘苦笑了下:“我人缘怎么这么差啊?”“不是你人缘差,是你条件太好,有人怕你竞争领导职务。”倪燕青语道醒梦中人。

  “我要想竞争,我还拣这个时候生孩子啊。我又不想当领导。”小湘对这些倒是毫不在意。

  倪燕青说:“你是想当家庭妇女啊,可是人家以为你想当领导。关键是你挡了人家的路,学历资历职业资格,你全有,想不碍人家的眼都不行啊。”

  小湘摇了摇头:“我是真没想过。”

  回到家聊起这个事情来,小湘跟爸爸说:“个阶段个中心任务,我现在是生孩子的阶段,没想那么多。哎呀,要是能让我休年病假就好了,您帮我说说去呗。”

  “你这个想法就不对,在单位里么,虽然不要费尽心思去争去抢,但工作上的进步还是必要的。你可不能生孩子,就真的成了家庭妇女了。”小湘爸向希望孩子上进。

  小湘妈说:“你这孩子啊,就没体会到你们领导的好意。”

  小湘不解:“他都不许我休病假,还好意?去年我们单位赵会计生孩子,直到现在还没上班呢。为什么就不批准我?想不通。”

  小湘爸说:“你想想,你回家休年,等你回去了,切都要从头开始。你现在好不容易在单位熬了几年资历,这么放弃了,不可惜吗?你们领导这是为你好,你就不该选这个时候生孩子。”

  小湘可不想为了工作错过了生孩子的黄金年龄:“我都33岁了,还不生,得等到什么时候去啊?”

  小湘妈说:“国外40岁生孩子的都有,不知道你着的什么急。不过呢,这个话现在说也晚了,这孩子眼看就要落地了。生了孩子,赶紧把身体恢复好,全力以赴干工作去。”

  小湘郁闷极了。小湘爸站起来回书房了,小湘妈提了包,说要出去做头发,叫小湘起去。小湘说累了,不去了。

  等爸妈都走了,小沫凑过来说:“别听咱爸妈的,咱爸当官有瘾,结果现在咱们家只有你继承他衣钵了,他就想叫你好好发展发展。”

  小湘苦笑着说:“你看我是那能发展的人吗?说实话啊,当初我毕业吧,是真不想进机关。我其实挺喜欢当老师的,可咱爸非说进机关好。”

  “要说机关呢,也没有什么不好。你不看现在我们同学都挤破头了考公务员呢,你这是金饭碗。但是你这个性吧,还真是不适合在机关混。”小沫也不喜欢机关工作。

  “可不是吗,你都比我强。对了,你找工作的事情有着落了没有?”提到这个,小沫就头疼。“咱爸非叫我考公务员,这几天忙着给他的同事打招呼,烦都烦死我了,我是坚决不当公务员的。”

  小湘说:“那你想留校啊?也不错,女孩子当老师,又轻松又自在,还有两个假期。将来结婚生孩子,多稳定啊。”

  小沫咂嘴笑着:“你的人生就是老公孩子热炕头啊,怎么也不像名校毕业生的做派。我可不想辈子就图稳定,人生应该是精彩的。”

  小湘看着她这个可爱的妹妹说:“你想怎么精彩啊,轻松自在,有老公有孩子,这还不够精彩吗?”

  小沫乐了:“拜托您老,别现在就想着退休以后的美好生活。我啊,我想出去闯闯,到外企去。悄悄地说啊,我投了好多简历到北京上海那边的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