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说:“看在咱们女儿的分儿上,不怪他们。”听着这话,看着少良妈忙进忙出的身影,少良的脸色有点不太好,但他还是忍住了。

  少良妈过来说:“你别在这病房里待着,你啊,该上班就上班去,这里有我呢,还有小湘她妈,用不着你。”

  少良站起来说:“我请假了,你们也累,晚上我来陪夜。”少良妈赶紧说:“不能,陪夜你哪儿会啊,我来陪夜。”

  小湘说:“妈,你忙天了,你回家去休息吧,有少良在这儿就行了。”“小湘啊,你不懂,这男人是不能进血房的,他白天都不该来,别说晚上了。

  你看,我就不叫他爸来,你也别叫你爸爸来。男人进血房,是要倒霉的。”少良妈倒了杯水给少良。

  少良赶紧说:“妈,那是封建迷信,人家外国人生孩子,男人还进产房呢。”少良妈说:“外国人什么都不懂。叫你进产房,吓也吓死你了。你晚上还是别来,我陪着。小湘啊,你放心,有妈在这儿呢。”小湘看着少良,没说话。

  少良爸在医院的走廊上愁眉苦脸地抽烟,护士过来说:“这里不许抽烟,赶紧掐了。”

  少良爸挺不情愿地掐了,少良妈端了盆子过来坐下,捶捶腰说:“你要是累了,你先走,病房里你也不方便。”

  少良爸说:“怎么就成了女孩了呢?你说不能是抱错了吧?我问了,同个手术室里有两个大肚子,那家生的是儿子,不会是把咱的孙子抱错了吧?”少良妈说:“别瞎琢磨,我仔细看过那孩子了,跟咱少良小时候个样,错不了。

  她耳朵后面有个小窝窝,是你们老杜家的记号。”“怎么就生个女娃呢?唉!白高兴场,叫我怎么跟他奶交代?”少良妈听这个就有点不高兴:“你妈就是老封建,女娃也有女娃的好,咱少兰也是女娃,还上大学了呢。生都生了,还说这话干啥?小心她家人听见,又不消停了。”

  “现在只让生个,当然是孙子好。老大媳妇儿是国家人,不能再生了。良子这么好的条件,没有个儿子,我这心里总是不得劲儿。”少良爸心里总觉得堵得慌。

  少良妈赶紧安慰老头子:“老二家怀的是孙子。”“你不懂我的意思,我是说,良子条件好,他有儿子就能好好培养,咱孙子就能有大出息。你说聪子他们两口子,生个儿子又能怎么样?养得活就不错了,还能让他好好读书吗?你不见城里现在孩子多金贵,养个孩子多费钱啊。聪子没有这个条件。”少良爸垂头丧气。

  “那也没办法啊,各人有各人的命。我告诉你,就是孙女,那也是老杜家的孙女,你可不能不带,叫良子寒心。少良是孝顺孩子,咱们全家都指望他,你不能为他生个女娃,就叫儿子寒心,你记住了啊。”少良妈虽说也希望少良有个儿子,不过对这孙女也疼爱有加。

  少良爸叹了口气,说:“我有数,我这是跟你嘀咕。唉,良子媳妇儿这肚子真是不争气,我可怎么跟他奶交代啊!”

  少良妈不耐烦了:“怎么又来了?”到了晚上,少良妈把少良连推带搡地赶走了,少良还不乐意走:“妈,你年纪大了,你熬不住的。”“谁说的,我这岁数了,晚上有点动静我就醒了,照顾她方便着呢。”少良妈不想儿子太辛苦,少良只得无奈地走了。半夜里,小湘翻了个身,少良妈立刻就醒了:“小湘啊,你要什么?”“没事,妈,我就翻个身。”小湘答应道。少良妈又躺下了。小湘刚刚要睡着,少良妈把她摇醒了:“小湘啊,孩子要吃了。”小湘赶紧起来抱过孩子喂奶。喂完了躺下,少良妈在床边上摇着孩子,困得直点头。小湘心里有些感动。

  第二天,少良来的时候,小湘悄悄对少良说:“今天晚上你来陪吧。”

  少良有点紧张:“怎么了?我妈要哪儿说得不对,你多担待啊。”小湘有点莫名其妙地说:“我没说你妈不好啊,我是看她晚上太辛苦了。这孩子个晚上要吃好几次奶,你妈夜都没怎么合眼,我怕她身体熬不住。”少良愣了愣:“我以为”

  小湘有点恨恨的:“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讲理啊?”

  少良赶紧说:“不是不是,你当然讲理了,你特别讲理。今天晚上我陪你,就这么说定了。”

  小湘笑着说:“那你可顶住了,你妈不乐意,也得叫她回家休息休息。”少良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提前生了,这月嫂还得过个礼拜才能来,这个礼拜你还多辛苦点啊。”“没问题,我爸妈都在这儿,我也请假了,你放心地养着吧。要我说,那月嫂要不要都无所谓。”看看小湘脸色不对,少良赶紧又说,“你要请那就请。”

  2

  少良家里,少良妈拿着大包衣服进了门,少良爸在厨房里忙活着,看到少良妈回来了,就问:“你怎么跑回来了?”

  “良子非要在医院守着。”

  少良爸有些不高兴:“大男人在医院守什么夜!”

  少良妈边捶腿边说:“我说了,他不听,算了,他们城里也不讲究这些。”“我把那骨头汤煨上了,明天早给她下点面条带过去。”

  少良妈笑着说:“难为你了,平常连个厨房门都不进。”

  少良爸有点小得意:“你忘了,我刚进厂的时候帮过厨,我是不做饭,真要做啊,你也没有我做得好。”

  “那是,我做的饭吧,这三个孩子都不大爱吃,逢年过节你下个厨房,他们都说好吃。”

  少良爸叹口气:“可惜了,不是个孙子,要是个孙子,以后我可劲儿做好吃地给他吃。”

  少良妈笑着说:“你现在不也做着呢吗?咱那孙女可壮实了,能吃,天吃好多遍奶。”

  少良爸说:“鲫鱼汤下奶,明天叫聪子去搞几条野生鲫鱼去。他那小学的同学张小义,现在干的就是卖鱼的买卖。”

  少聪家里,彩霞在点算着小店里的货物,少聪听着彩霞的指挥,帮忙码货。彩霞说:“咱店的生意不大好,货进的价钱都太高了。”

  少聪边忙活边说:“反正又不指望挣多少钱,能赚点吃饭的钱就得。”“那可不行,咱家现在就指望这小店了。”

  少聪撇嘴:“这店个月也挣不了我天的钱。”

  彩霞戳戳少聪的额头:“知道你会挣钱了,但是你也不是每天都有这钱挣啊,给朋友帮忙总不是长远的办法。还有啊,你那钱来路可别不正啊。”

  少聪有点心虚地掩饰:“想那么多呢,你放心好了。”

  彩霞自顾自地朝下说:“我想啊,咱家这店位置还是很好的,现在城里来咱县旅游的人多了,咱们要是也进点旅游纪念品什么的卖卖就好了,光卖这些日用杂货不挣钱。”

  “你啊,先把孩子生了,再琢磨这些。说来说去,这店是爸妈的,咱们两个将来还是得想法子找工作去。”

  彩霞瞪眼:“你爸妈的不就是你的啊,自己家里的店,不上心怎么成?”少聪举手投降:“好好,那你就上心,我管不了这么多。小李哥找我有点事,挣钱的好事,我要帮他押趟货到外省去,得去个几天。你个人在家,可得小心点。别爬上爬下的,我爸妈在我嫂子那儿带孩子,时半会儿可顾不上咱们。”

  彩霞生气地说:“只要你不犯浑,我能有什么事?哪次不是你搞出来的?我没事还给自己找麻烦啊。”

  少聪很无奈地点头:“你啊,就是嘴厉害。这货我都码好了,我走了啊,我得先去搞几条鲫鱼给我嫂子送去,完了我就不回来了,直接从市里跟车走了。”

  彩霞叮嘱道:“你记得每天给我打电话就行了,还有,出门别使性子跟人打架,别喝酒,少抽烟,都记住了吧?晚上不许出去乱晃。”

  少聪都已经出门了:“这还没老呢,这么唆啊。你放心,我每天都跟你报到。”彩霞笑着说:“这还差不多。”少聪出门就到同学张小义的水库去了,少聪拿着几条大鲫鱼,问:“这不是水库里的吧?”张小义说:“开玩笑,你看看这鱼鳞,能是水库里的吗?这是我从那外湖里钓的鱼,别人要我还不给呢。”

  少聪要给钱,张小义说:“扯什么,自己兄弟还给钱,见外了!”少聪扔了包好烟给张小义:“你现在是真好了,承包水库特别赚钱吧?”张小义点了根烟说:“你都抽这烟了,这烟好。你比我强,比我活络。这个养鱼就是个体力活,太辛苦,还挣不着钱。”

  少聪有点得意:“我也就帮朋友干点小买卖。”“我听他们说了,你原来还在城里当城管呢。城管多牛啊,你怎么不干了呢?”“城管吧,是挺好,制服穿,风光。可是呢,个月就那么点钱,想想,我就不干了,还是做生意来得快。”

  张小义哧哧地笑着:“要不说能人就是不样呢,这大学生都不好找工作,你可好,有个政府的饭碗还不要,自己做生意,行,聪子,看你就是有大出息的。”

  少聪很惬意地听着这话,嘴里还谦虚着:“别瞎扯,小买卖,你那烟揣起来干吗啊?”

  张小义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烟太好了,舍不得。”少聪笑着又扔了盒给他:“值什么?想抽了,回头我给你条。”张小义接了烟乐着说:“等你媳妇儿生了,我再给你弄几条好鱼去。”

  少良开车把小湘和孩子接了回来,小湘爸妈跟着梁文年的车起也来了。少良爸妈在家里忙着桌的菜。

  小湘妈抱着孩子在客厅里转悠:“你们这儿还是太小了,要不叫小湘和孩子住回家去?”

  少良边擦着桌子边说:“不用这么麻烦,妈,你放心,我能把小湘和孩子照顾好。”

  云姨正在厨房里帮忙,听到说这个,她探出头来说:“回头月嫂来了没地方住呢。”

  _

  第36章宝贝,真拿你没辙2

  少良赶紧说:“有地方,月嫂要来了,我爸就回去了,够住。”小湘妈皱着眉头说:“我们来的话也不方便,这地方太小了。”

  少良妈说:“亲家母,其实那个月嫂吧,不请也没啥。我们都是生过孩子的,啥不懂啊。”

  云姨说:“亲家母啊,那可不样,人家这月嫂是经过专业培训的,别说你不懂,连我还不懂呢。”

  少良妈说:“这和你们保姆有什么不同呢,不就带带孩子做做饭?”云姨的脸色立刻就不好看了。少良赶紧说:“妈,云姨是关心小湘。”小湘妈把孩子和小湘送进了卧室,边说:“看看,这房间多个孩子立刻就紧巴了,咱们小床啊,只能顶着窗户放了。”

  云姨说:“这怎么行呢?孩子不能着风的,小湘也不能吹风,这怎么能顶着窗户放呢?”

  小湘抱着孩子晃悠:“没办法,地方太小了,只能这样,我叫他多加道窗帘,这个窗户就不开了。”

  小湘妈无奈地说:“唉,也只好先这样了。你啊,自己要多注意点。”少良妈在客厅里和少良嘀咕着:“个保姆,比我们说话还管用。”少良低声说:“妈,您别这么说了,人家不高兴的。”

  少良妈脸的不屑:“她可不就是保姆吗?这该她干的活,她不干,还要张罗着再请个月嫂。”

  少良说:“云姨是小湘爸妈请的,跟我们没关系,您别乱说话了。”晚上,小湘和少良围在小床边看着女儿,小湘说:“你看她长得像谁?”少良笑着说:“看不出来,她还这么小。”

  小湘抬起头看了看少良,说:“我觉得额头这个地方像你,嘴巴像我。”少良凑过去仔细看了半天:“还是看不出来。”

  小湘扔了个枕头给他抱着:“你这人怎么情商这么低啊!”

  少良说:“那是看不出来啊。你说像就像吧,咱们的女儿,像谁都好。”小湘嘟着嘴:“我以为你会说女儿像我才漂亮。”

  少良得意地说:“像我也不难看啊,人家都说女儿像爸爸。像我好,我双眼皮,你单眼皮。”

  “呦,这个我可没注意,我看看她的眼睛。”两个人正闹着,少良妈推门就进来了,看见两个人坐在地上,大惊小怪地叫起来:“哎呀,小湘啊,你坐月子,怎么能在地上坐啊,这受凉了可了不得。”少良赶紧把小湘搀到床上去:“躺好了,没注意你怎么也坐在地上了。”

  少良妈说少良:“你真是的,我就这会儿没看到,你就让她坐在地上了。来小湘,赶紧把这汤喝了,下奶的。”

  小湘端过汤来喝,少良妈把宝宝抱起来:“奶奶抱抱,这小东西还挺沉的,不比大小子轻。要不说,人家还以为是个小子呢。”

  小湘喝着汤不出声。

  少良妈和少良爸在卧室里商量给孩子取名,少良爸说:“孩子的名字还是要按咱杜家的家谱排,我查了,你看啊,到孙子这个辈分应该是排到‘江’了。”

  少良妈把家谱拿过来仔细地看:“唉,好好个大孙子,转眼变了女娃,这个医院超的也不准啊。”

  少良爸抽着烟说:“我看老大根本就是骗我们,他们根本就没有去超。我问人家医生了,医生说是b超般都很准。”

  少良妈叹了口气说:“骗不骗的,反正也是个女娃了。咱要抱孙子,只能指望杨彩霞了。”

  “杨彩霞身体不好,怀个孩子出了这么多事。咱少良在公司上班,生两个不打紧,就是小湘是国家的人。唉,其实她就是多生个,那单位还能开除她吗?”少良爸还有些不死心。

  少良妈说:“可不敢,她要生两个孩子,工作肯定就没有了。”“咱交钱还不行吗?咱要抱大孙子,这点钱交了也值。”少良妈安慰老头子说:“杨彩霞肚子里是个男娃,咱们还是有孙子的。”

  少良爸摆摆手说:“那不样,聪子啥条件,良子啥条件。孙子要是少良家的,将来指定有出息。”

  “你这思想不对,谁生的都是咱们家的孙子。聪子条件差点,咱们到时候就多帮衬他点,横竖不能委屈了孙子的。我还在想,要是这边小湘出了月子,没有什么事,他们自己又请了保姆了,那我们就回去服侍杨彩霞吧。”

  3

  彩霞在店里忙活着,邻居大妈来买东西,和彩霞闲聊。大妈说:“彩霞啊,怎么你大着肚子还做生意呢?这些重东西可不敢搬了啊。”

  彩霞边拿盐和酱油给大妈,边说:“没事,家里没人,我看看店。”大妈说:“你家婆婆都上城里老大家去了啊?”彩霞说:“是啊,聪子哥哥家生了女儿,我婆婆去给带孩子了。”

  大妈笑着说:“聪子他爸妈可是想孙子,这下老大家生了女儿,可就该指望你了。怎么样,去医院检查没有,男孩还是女孩?”

  彩霞笑着说:“男孩女孩都样,我们没看过。”居委会的人在外面贴着传单。彩霞问大妈:“这贴的是什么传单啊?”

  大妈说:“你还不知道啊,我们这条街马上要改建了,县里要搞旅游文化城,我们这条街要改建成文化条街,你们家这门面房这下可该值钱了。”

  彩霞面露喜色。

  少聪跟小李哥押货回来,打算回家,小林子把少聪拽过去说:“别急着回啊,咱兄弟玩两把去。”

  少聪摆摆手:“我可不会,你们玩去吧。”

  小林说:“怕什么,我们都玩,没几个钱,运气好还能赚点。看见我这表没有,上个月赢了把大的,就买了这表。”

  少聪有点动心,小林和几个朋友起哄,少聪半推半就地就跟着去了。晚上,彩霞左等右等都不见少聪回来,着急地在窗户边张望。打少聪的手机,也是关机,彩霞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她正担心着,小林扶着喝得迷迷糊糊的少聪回来了。

  彩霞赶紧跑到门口搀扶少聪,边扶边骂:“要死了,出去几天就喝成这个样子回来。”

  少聪嘴巴里不知道说些什么。小林跟彩霞说:“弟妹,没事,我们兄弟几个在起聚聚。”

  彩霞脾气急,没等小林说完,她就说:“他喝了酒就犯浑!”少聪口酒气,说:“谁犯浑啊,你看啊,你看看,这是什么!”

  少聪甩了沓百元大钞在桌上。小林赶紧给他拾掇起来:“兄弟,真高了,钱可不能乱扔。弟妹,收好,收好。”

  彩霞显然被吓着了:“哪来这么多钱?你干什么了?”

  少聪半醉半醒地说:“谁干什么了,你老公我能挣钱,你放心,我能挣钱!”彩霞又是好气又好笑,小林说:“挣钱了高兴,喝高了,弟妹啊,我走了啊。”回到屋里,彩霞拿手巾给少聪上下左右地擦着,边擦边说:“真没点出息,挣点钱回来就这样。”

  少聪攥着彩霞的手说:“你放心,我肯定挣钱养活你和孩子,你放心,你老公有本事。”

  彩霞又好气又好笑地帮少聪换衣服:“好好,就你有本事。这钱可不少,你跑趟货能挣这么多,你可得好好干。”

  少聪不屑地笑:“跑货能挣几个啊,我跑这几天才1000块钱。个晚上,1000变10000,你说快不快?”

  彩霞立刻警觉起来:“什么意思?什么个晚上1000变10000?”

  少聪大笑:“不明白了吧,我赢的,他妈的,手气真好,这个来钱真快。他们都说我手气好,这叫霸气,不服不行啊。”

  彩霞这下算听明白了,她气得把手巾朝地上甩,跑到厨房端了盆凉水,兜头就浇到少聪的脸上。少聪下子清醒了:“你这娘们儿,你干吗,想我死啊!”彩霞把盆朝地上摔,指着少聪的鼻子就骂上了:“你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