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回家住有什么不好?你还能上班去。”“你要真是为这个,我不跟你急,可是你并不是为这个。你是觉得跟着我住在这边,没人伺候,你委屈了,你爸妈觉得你委屈了,所以你才要搬走。”小湘生气地说:“你胡说八道,小人之心!”“要不是这样,你姐姐为什么叫我不要去你家?还有这样的,生了孩子老公都不要了。”

  小湘恨恨地说:“你什么逻辑啊,谁不要你了?我是回家坐月子,你要来谁拦你啊?”

  少良也犟上了:“你姐姐都说那种话了,我就再没皮没脸,我也不能死气白赖地上你们家去。我是个男人,我有尊严的。你们家不能这么不尊重人。”

  “你非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没有谁不尊重你,那腿长在你自己身上,你不想来,也没谁逼你。”

  “我就是不想来,我不想住到你们家去,天天看你们家人的脸色。我自己有家,好好的,为什么要住丈人家去?你要是没别的想法,我现在过去接你回来。”少良不想让小湘在娘家住。

  “现在几点了啊,你非接我回来干吗呢?你爸妈甩手走了,你要工作,管不了我们,我们娘俩儿不能喝西北风吧?我就不明白你了,明明我爸妈是帮我们,为什么你非要这样呢?”

  少良急了:“我不跟你说这些,我就是问你,你回来还是不回来?”小湘也恼了:“我就是不回来,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说完,小湘就把电话挂了。

  少良个人坐在客厅里发愣,想给小湘拨回去,把电话拿起来又放下,心里觉得没有意思。正烦恼着,少良妈的电话来了:“良子啊,彩霞现在情况稳定了,我明天就回来。”

  少良不知道该怎么答复,只好打岔:“聪子有钱结医药费吗?”少良妈说:“你别管他,他最近找了个送货的工作,赚了点钱。”

  少良说:“要是没钱,您跟我说,我想想办法去。你跟我爸别累坏了,得空就歇歇。”

  少良妈说:“我们没事,你爸还不就是那样,天到晚不是这儿疼就是那儿疼。妈明天就回来,你看要带点什么不?我再带点草鸡蛋回来给小湘吃吧。”

  少良支吾着说:“其实我这儿也没有什么事,您和我爸就在那边照顾他们吧。”少良妈着急了:“那怎么行呢?你要上班的,总不能老在家里伺候月子,还是我回来,这边有你爸和聪子就行了。”

  少良故作轻松地说:“您别回来了,她爸妈把她接回去坐月子了。这样也好,您和我爸就安心在那边照顾彩霞。”

  少良妈觉得不对劲儿了:“良子,你们没吵架吧,怎么好好的就回娘家去了?”少良连忙说:“没有,是我公司忙,顾不上她们,所以她爸妈就接她回去了。

  您放心吧。”

  少良妈迟疑着说:“那要真是这么回事,那妈就不回来。她回娘家坐月子也好,能省你不少心。你住过去,就委屈点吧,为了孩子。”

  少良说:“我知道了。”

  被少聪那么推,彩霞这保胎只能直保到生完孩子了。彩霞躺在病床上,瞪着眼睛盯着少聪,半天都不说话。

  少聪扛不住了,只好说:“好了好了,我都认八百遍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彩霞不依不饶:“这不是认错的事,你跟我老实说,你赌了多少次了?”“你小声点,可不敢被我爸知道啊,他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

  彩霞恨恨地说:“现在知道怕了,你赌的时候干吗去了?”

  少聪求饶:“真没有,第次,真的。他们非拉我去,我就去了,没想到手气那么好。你说啊,第把就赢钱,1000变2000,没道理赢钱我还走啊,所以我就多玩了几把。”

  彩霞气得从床上下坐了起来:“你还得意了是吧,你见过赌钱能赢的吗?我爸,我爸是怎么把我妈给气死的,你知道吗?赌钱的没有个好东西,我告诉你,我就不能容你干这事。你信不信我报警把你抓进去。”

  少聪连忙捂住彩霞的嘴:“好好,我信我信,以后永远不干了。这也没输钱,要是昨天晚上没赢钱啊,今天医药费都不知道上哪儿张罗去。”

  彩霞巴掌就往少聪脸上扇:“你个王八蛋,你得意啊,你不赌钱我能躺在这儿吗?”

  少聪朝后躲:“够了啊,句不对就动手,你也太他妈的泼了。又不是真怕你,我让着你呢,你再动手我不客气啊。”

  彩霞瞪眼说:“你跟我客气过吗?你让着我我还躺医院了,你要不让我我不得命都送在你手上啊。好啊,你再去赌试试,我敢拿刀剁了你的手,你信不信?”

  少聪苦笑着说:“信,我信,你最牛。赶紧躺着吧,保胎呢。”彩霞把枕头朝少聪扔过去,正好砸到了刚进来的少良妈身上,少良妈这个气啊:“你们两个人有病是吧?下次要打架,打个干脆的,别半死不活地跑到医院来折腾我。”

  彩霞嘴巴也不饶:“你叫他打,老娘下次拿刀砍死他,我偿命。”少良妈气得怔住了,少聪赶紧把他妈拉出去了。少良妈说:“你这老婆是越来越厉害啊。”

  少聪连忙安慰说:“别跟她置气,她现在大肚子,她情绪不正常。您老消消气。”少良妈抹着眼泪说:“聪子啊,妈不指望你跟你大哥样有出息,妈就想你能过几天消停日子,行不行?”

  少聪张着大手给老娘抹眼泪:“行,行,妈,我以后定好好的,我再不折腾了,我现在就去上班去。”

  少良爸黑着脸在旁边说:“回来!你又上哪儿去?”

  少聪停住脚步,说:“小李哥,就是我那老板,叫我过去趟,有趟货要送,我得去跑趟。”

  少良爸严肃地说:“你做点正经事,别到处惹是生非。”

  少聪连连点头:“我送货去,还不正经,指着这个工作养老婆孩子呢。您放心吧,彩霞就拜托您二老了。我去趟,得两三天。”

  少良妈说:“你要真是去工作,我们不拦你,聪子啊,你要长进点啊。三十几岁的人了,老婆孩子都有了,爹妈可管不了你辈子。”

  少良爸哼了声,没说什么。

  挂了少良的电话后,少良始终没有打电话来,小湘在卧室里看着电话发愣。小湘妈端了碗汤进来:“为他生气可犯不着。你啊,月子里可不能生这么大的气,回头再回了奶就苦了孩子了。”

  小湘喝了口汤,赶紧转移话题:“这汤没盐,点儿味道都没有。”小湘妈说:“有意少放盐的,放了盐回奶。”孩子在小床上哼哼起来。小湘妈脸慈爱地看着外孙女:“这小东西,能吃,她又饿了。”

  小湘过来抱起女儿:“这个小祖宗啊,个小时吃次,累死我了。”

  云姨说:“所以你现在要保重自己的身体,没有你哪儿有她的好日子过?杜少良那浑蛋,你不要去想他。”

  小湘抱着女儿喂奶,不做声。小湘妈使个眼色给云姨。云姨叹了口气,不做声了。孩子在小湘的怀里满足地睡了,小湘轻轻地把女儿放回小床。

  小湘妈轻轻笑着说:“看这小脸,多秀气,跟你小时候个样。”小湘温柔地看着女儿:“她鼻子以下像我,鼻子以上像她爸。”小湘妈摇摇头,走了出来,云姨也跟着到了客厅。云姨说:“唉,咱们小湘就是个死心眼。”

  小湘妈说:“现在谁和她说都没有用,等她自己慢慢想明白吧。”小湘坐在孩子的小床边,呆呆地看着女儿,滴晶莹的泪水落了下来。第二天,少良思来想去,决定还是要去把小湘接回来。到了小湘家,少良尽量赔着笑脸:“爸妈,我来接小湘回家。”

  小湘妈脸严肃:“在这儿好好住着,接回去又没有人照顾。”

  少良有些尴尬:“月嫂已经来了,您看,能不能请路阿姨跟我们起回去?”小湘妈铁着脸说:“这样不好,你那里地方小,路阿姨住在那儿也不方便。

  这边人多,有什么事情都方便,你也搬过来住吧。”

  少良说:“不能麻烦您和爸爸。您放心,我能照顾好小湘的。”小湘的气还没消,她本不想搭腔,但看着少良副低声下气的样子,又觉得不忍心,刚想答应他回去,被小湘妈个眼色给止住了。

  小湘妈说:“少良啊,按理说,我们不该管你们小夫妻的事。可是呢,小湘是我女儿,这女人辈子,生孩子也就这么次,我不能让她受丁点儿的罪,你要能理解,你就搬过来起照顾她。你要是不理解,那你就别过来,我们也不勉强你。但是小湘肯定是不能跟你回去的。要回去,也等她身子养好了,你爸爸妈妈能过来照顾她了,我才放心让她回去。”

  _

  第38章宝贝,真拿你没辙4

  少良不敢多说,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小湘。小湘看看爸妈,又看看少良,她心里是想跟少良回去的,可是老妈说的话,句句都在理上,又是句句都为自己打算,她实在开不了这个口。沉默了半天,小湘才说:“我在这儿挺好的,你还是搬过来起住吧。”

  少良听了这话,失望地低着头,算是默认了,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过。

  5

  跟着小林跑了几趟车,少聪现在很显然没有了第次的紧张,他对这活儿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在小李哥的车上,少聪很轻松地问小林:“这次还是弄烟去啊?”

  小林说:“李哥都亲自出马了,哪能就那几条烟啊?到了你就知道了。”说着话,车子就拐进了个小村子,开进个废弃的大院子里。小林带着少聪从车上下来,把院子里的堆稻草扒开,只见里面堆着二十几个纸箱子。小林说:“赶紧的,把这搬到车上去。”

  少聪手脚麻利地搬了东西上车,边问:“这是什么啊?”小林神秘地笑笑,没说话。搬完了东西,车子继续上路。天黑的时候,进了城,小李哥打方向盘,径直开进了县医院的后门。少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医院啊。”

  小林严肃地说:“不知道就别说话,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少聪尴尬地笑笑。小李哥说:“少聪是自己兄弟,不瞒你,咱的货在这儿。”

  少聪有些不明白了。小李哥把车停在医院停尸房的后门,这地方紧靠着医院的后围墙。小李哥跳下车,来到停尸房后门,左右看看没人,这才敲了三下门。门开了,里面的人探出头来看了眼,会儿门就开了。小李哥招呼少聪进去。少聪进门,股福尔马林水的味道扑鼻而来:“妈呀,这是太平间啊,我们到这儿来干什么啊?”

  小李哥说:“前面才是太平间,这后面是咱的厂房。别说话,赶紧下货。”少聪揉揉眼,在昏暗的灯光下,只见墙角码着箱箱酒。少聪愣了下,赶紧和小林起卸货。小李哥打开个箱子,停尸房里走过来个工头样的人,他拿出沓酒盒包装:“不错,这次印得比上次的好多了。”少聪看,那纸箱里原来都是茅台五粮液,他这才明白,原来这里是造假酒的作坊。少聪这心里立刻开始七上八下了,他想走,又不敢提出来。

  小李哥看出少聪害怕来了:“聪子,放松点,我可是信任你才带你来的。放心,给酒换个包装,就是查着了,也不过就是罚个款,没多大事。哥哥我干这个也不是年两年了,你好好跟着我干,有你赚钱的时候。”

  少聪心惊胆战地答应了声,小李哥漫不经心地拿了瓶包装好的假酒看:“你要是害怕,你就走,哥哥我也不勉强你啊。你自己想清楚。”

  小林在旁边拍了少聪下,甩给他包钱。少聪心惊胆战地接过来,捏,数目不小。他擦擦头上的汗,说道:“李哥,我跟着你干。”

  小李哥笑笑说:“这才是男人嘛。”少聪看着手上的钱,好像突然有了自信。

  小李哥说:“你们两个赶紧把那边的货搬上车,今天晚上还得跑趟送货去。”少聪干劲十足地答应了声。

  自从路阿姨来了,又有爸妈和云姨照顾着,小湘感觉轻松多了。路阿姨果然很专业,对照顾产妇和小宝宝特别在行。这天,在客厅里,小湘妈问路阿姨:“这孩子怎么老是吃不饱,半个小时就要喂次?”

  路阿姨说:“你看,这奶瓶里的奶,放会儿就成水了。小湘的营养没跟上,奶水太稀了。”

  小湘妈拿过奶瓶仔细地看:“怪不得孩子半个小时就要吃次,原来是这样。”说完,又叹了口气,“唉,我真是后悔,早把小湘接回来坐月子,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刚生孩子就出事,生完了还不消停。”

  少良坐在旁边抱着孩子,他觉得挺尴尬,但句话也没说。路阿姨给小湘端来碗汤,边说:“等下我给你通||乳|按摩,你的奶水不够孩子吃,下得又不畅快,可得好好地调养。”

  小湘妈说:“是要好好调养,前几天发烧,把身子搞虚了。少良啊,你晚上多辛苦点,别叫小湘总是起来。”

  少良答应着。路阿姨说:“小湘身体本来是没有问题的,就是||乳|腺没有完全打开,所以奶水不畅,越下不来就越憋着了,这样对r房不好。没事,我每天给她做通||乳|按摩就行了。”

  小湘妈对少良说:“你看,你哪儿懂这些,还是请个月嫂好吧?”少良连连点头说:“是,是,请月嫂好。”

  回到卧室,小湘跟少良说:“回头早点把路阿姨的钱给结了,别等我爸妈来结啊。”

  少良说:“我知道了。”

  没过几天,下班经过银行提款机时,少良停下了脚步,他掏出工资卡,账上只有2000块,少良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少良拿出信用卡,在提款机上取了4000出来。

  晚上,小湘把钱交给她妈:“妈,路阿姨这个月的钱,早点给人家吧。”小湘妈看,推辞说:“不用,这个钱妈来出。”

  小湘把钱往她妈口袋里塞:“您就拿着吧,我们家子在这儿白吃白住的,月嫂钱还叫你们出,那怎么行?”

  小湘妈不接:“他给的,还是你自己的?要你自己拿的就没必要。”小湘不乐意了:“妈!当然是他拿的。我就那点死工资,您还不知道吗?”小潇接过来,塞在她妈手上:“妈,您跟他客气个什么啊?不是图他钱,就是立个规矩。”

  小湘有点不高兴:“也不用说得这么严重。”

  小潇说:“我这是为你好,你想想这几年啊,你什么都不计较他,他反而当你是应该的。”

  少良在房间里听了这话,心情特别不好。小湘进来,少良黑着脸不说话,小湘知道他为了姐姐的话而生气,只好说:“我姐姐就这嘴,你别跟她计较。”

  少良憋了半天才说:“要不,咱们还是搬回自己家去吧。”

  小湘有些为难:“现在这个情况,回家去我和女儿怎么办?我知道你难受,不过为了女儿和我,你就委屈两个月吧。”

  转天上了班,少良大早就到办公室,抓住艾茉莉修改合同。大昌心急火燎地跑来说:“你赶紧想办法,我那哥们儿打电话来说,老崔把他们单位的老大给搞定了。”

  少良听就急了:“前两天还谈得好好的呢。”大昌说:“你现在上火也没有用,还是赶紧想办法吧。这单子可是大的,我听说他们单位老大要投大笔钱搞这个项目,这次的业务系统只是个开头。你想办法搞定了,以后就有好日子过了。”

  少良筹莫展,在办公室里兜了上午圈子,最后还是李力明提醒他:“他们单位的老大原来是你岳父的手下,这个消息我可告诉你了,怎么办就看你自己的了。”

  少良听了这信,想想没辙,只好还求着小湘去。小湘说:“我爸都退休了,这些事情最好别找我爸。”

  少良说:“现在经济不景气,我们做个单子可难了,好不容易我才搭上这条线,你就请你爸给打个招呼。”

  小湘还是不肯:“你知道我爸的脾气,他最讨厌搞这种事情了。”少良有些急了:“又不是搞歪门邪道,老实说,能正常地谈,我肯定也不找你爸,我是实在没有办法。这次的项目挺大的,我们也做了很久的工作,就这么被人家抢了,我实在是不甘心。”

  小湘被他缠得没法,只好说:“那我去说说,我不担保我爸定能答应啊。”小湘爸听了小湘的转述,很不高兴地教训女儿:“上次他弟弟那个事情我就很勉强,不过还是给办了,结果呢,我现在都不好意思去见老冯。现在又叫我去找人家拉生意,你这是为难爸爸。”

  小湘妈叹着气说:“小湘,你也太不懂事了,这种事情你就不该跟你爸爸说。”小湘说:“他也是实在没有办法,现在金融危机,他们做销售的找到个大客户不容易,再说他也是为了多挣点钱。爸,您就再帮他次吧,就次,好不好?”小湘爸想了想说:“我就再帮他这次吧,下不为例啊。”果然,小湘爸的个电话过去,少良的这个大单就落实了。大昌说:“看看,有个好的老丈人,你得少奋斗多少年啊。”少良苦笑:“就是老丈人太好了,压力大。”

  大昌说:“老丈人嘛,还不就指望你对他女儿好点。男人,该受的委屈要受。”少良打趣他:“老板娘给你委屈受了吗?”提到老板娘,大昌就没词了。老板娘对他总是爱搭不理的,弄得大昌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其实大昌心里知道,老板娘心里只有少良,只是她不说出来而已。大昌跟少良提过,少良不相信:“我现在是老婆奴孩奴房奴,天到晚家长里短,老板娘眼里能有我?”

  大昌酸不拉唧地说:“我也瞧不出你有什么好来,你是长得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