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么说,还真像啊。”小林说:“要真是他,那是发大了。这才真是发横财,下半辈子躺着过都成。”

  少聪喝完酒回家,路过卖彩票的店,从兜里掏出了10块钱买了5注彩票。

  少良这阵子住在老丈人家,除了晚上帮手带带女儿,剩下的事情全是月嫂和小湘家给包了,少良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可是这种轻松也不是那么好享受的,少良明显地感觉到老丈人和丈母娘对自己很不满意,越有这种感觉,他就越想表现点什么,结果就表现得很不自然。少良心里也觉得特别别扭。

  小湘跟他说了好几次,叫他不要这样:“我家就是你家,你总这么拘束,弄得大家都紧张,你也学学我姐夫。”

  少良无奈地说:“我学不来,住在你们家,我总觉得别扭。”“你这性格就是不随和。”小湘这话让少良觉得挺委屈,性格这东西是天生的,他也没有办法改变。日子这样天天过去,转眼,孩子就已经三个月了,少良爸本来说了要给孙女取名字,彩霞那边生孩子,少良爸就没顾上给孩子取名字的事。小湘爸妈和小湘商量过这事,小湘爸的意思,少良爸是个计较的人,这名字的事情还是要尊重他的意见。

  小湘妈却有点不以为然:“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规定孙女的名字只能爷爷取呢?”

  小湘爸说:“也得先问问人家的意见,上次他爸爸说他们家有个家谱,好像到孩子这辈儿还有字呢,这个总要问问清楚。”

  少良知道了,就说外公取名字也样的,女孩子在家谱不排辈儿也可以。小湘爸这才兴致勃勃地研究起名字来了,和小湘妈商量了好几个晚上,唐诗宋词不知道翻了多少遍。

  小湘爸的意思,现在流行四个字的名字,把父母亲的姓都加上,所以给孩子取了个名字叫杜殷昱含,小名就叫含含,少良说这名字是不是有点太生僻了,不像个女孩子的名字。

  小湘爸解释说:“女孩子要起个男孩的名字才大气。”

  少良背地里笑:“你爸说取男孩名字大气,你们姐妹三个还不是小潇小湘小沫,哪个是男孩的名?”

  小湘说:“你不懂,我爸是湖南人,所以给我和我姐起的是潇湘两个字,红楼梦里林妹妹的别号就叫潇湘妃子,这都是有含义的。”

  少良投降:“我不懂,你爸是文人,我是个粗人。”

  小湘笑着说:“你除了计算机还懂什么呀?平时叫你多看两眼书你都头疼。”

  第40章结婚不是爱情的尘埃落定1

  过日子其实就得睁只眼闭只眼。什么彼此信任互相透明,那都是谈恋爱的时候说的瞎话,那是美好的理想,和现实生活总是有差距的。但是,吵架永远解决不了问题,只能和平演变。

  1

  含含八个月大的时候,浩浩也两个多月了,少良的房子马上就要封顶,小湘这边也开始跟少良商量装修房子的事情。少良说不要紧,这半年住在老丈人家,吃的用的都省了,虽然也交点伙食费,但那只是象征性的。加上快到年底了,公司也会发红包,装修的钱应该没有问题。就在这个当口,少良妈带着几只虫虫鸡又来了城里。

  县城里的文化条街红红火火地就要开张了,少良妈又听邻居们说,政府租的门面有限,价钱给得也不高,少良爸妈合计来合计去,觉得租给政府不合适了,他们心想把店面租个高价,就琢磨着找少良商量商量。

  少良挺为难的:“妈,我们这房子就要装修了,您这边要是能缓缓就缓缓。”少良妈说:“你傻啊,现在装修什么房子?你住在老丈人家,孩子有人带,饭有人烧,你只要顾着自己上班就成了。装修的事不急,等含含大点再装修都来得及。有这个钱,你先给咱把那院子的门面弄好。那弄好了就是钱,现在整条街大家都在弄门面,咱的要弄不好,租金就上不去。”

  少良对老妈的要求向来不容易拒绝:“那我考虑考虑,这个门面装修得多少钱呢?”

  少良妈说:“我和你爸算过了,加盖两间房,连上装修,有个5万块钱就差不多了。”

  少良倒吸口气:“5万啊?”“你是怕跟小湘交代不过去是不?不要紧,你跟她说,这个门面将来是给你们的,聪子呢,要后面那三间大屋就行了。”

  少良赶紧说:“妈,我不是这个意思,老家这院子和店面您都给聪子我也没意见,我是现在真没有这么多钱。”

  少良妈想了想,说:“妈也不想逼你出钱,实在是没办法不是?你说聪子两口子现在都没个正经工作,又要养浩浩,不给他想点办法怎么成呢?你是哥哥,你现在吃好的住好的,聪子跟你不能比啊,我们这家都指望这个店面养活呢。”说着说着,少良妈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少良只好硬着头皮说:“好好,您别哭了,我明天就给您打2万过去,先用着。”少良妈这才笑了:“你放心,那个门面啊,将来是给你们两口子的,肯定不给聪子。”

  和少良说过装修的事之后,小湘就开始留心找装饰公司了,小潇有个很铁的朋友开了家装修公司,这个装修公司和小潇她们公司有业务上的来往,听说小潇在找装修公司,所以就答应给她7折。

  小湘打电话叫少良起去。小湘说:“你有空来趟,能给咱打个7折呢,咱们今天正好跟他谈谈细节。”

  少良不敢提没有钱装修,只好硬着头皮说:“房子还没交付呢,现在就谈装修细节有点早吧,要不再等等?”

  小湘急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人家看我姐的面子,都不收咱们设计费了,能省个是个啊。再说,熟人的话,材料用工上能放心不少。现在也不早了,下个月交房的时候,还正好请他帮忙验房。”

  大昌正好在少良办公室里,听见说找设计师收房,就嚷着定要跟着去。大昌说:“嫂子说得对啊,能省个是个,去啊去啊,带着我去。”少良只好说:“那下午我和大昌起来行吗?”

  小湘说:“行啊,我跟人家说声,应该没问题的。”

  大昌说:“7折,行,就这家了,有好事带着我。现在装修多烦人啊,我先谢嫂子了。”

  放了电话,少良就叹气。大昌说:“又怎么了?这装修是好事啊,你可别说你又没钱了。”

  少良叹着气说:“可不就是没钱吗?我妈跟我要钱搞门面,这事你不是知道吗?”

  大昌说:“搞个门面简单点,要不了那么多钱,你多少给点就行了,你要不拿钱出来装修,嫂子那关你能过得去?”

  少良叹气:“过不去,所以发愁啊。”说完了,就看着大昌。大昌只摆手:“你别看着我,我也是寅吃卯粮,自己顾不了自己。”少良唉声叹气了整整个上午。

  到了下午,少良和大昌开完了会才赶到新房子这边,小湘和设计师早就聊得热火朝天了。看见少良他们两个来了,小湘说:“你们怎么才来啊,我们量房都量完了。你看,专业就是专业,人家这草图都给画好了。”

  设计师小孙说:“这只是个大概思路,你们这房子虽然面积不大,但是房型不错,好好设计下,空间能大很多。回头你定下来要什么风格的,我给你出彩图,就有感觉了。”

  小湘拿着草图给少良看:“我喜欢这个吧台设计,还有,厨房呢,我想要开放式的,这样吃饭的时候才有感觉。”

  大昌在旁边搭茬说:“我还是比较关心价格,真的有7折?”

  小孙笑着说:“普通客户肯定是没有的,最多就送点东西,刚才小湘姐说了,您也照7折,没问题,设计费我也不收您的。”

  大昌高兴坏了:“那好,那可太好了,咱们好好谈谈去。”

  小孙说:“要不约个时间去我们公司谈谈,把合同给定了。回头交房,我来帮你们验,免费。”

  小湘和大昌异口同声地说:“行,就这么定了。”第二天,到了约定的时间,大昌比少良都积极,拉着少良就去了装饰公司,小湘和小潇早就等在那儿了。小孙把彩图做好,分别给了大昌和少良。小湘感叹说:“你动作真快啊。”

  小孙说:“我们公司在业界是数数二的,当然有效率。中式和欧式我给你们分别做了两个效果图,你们感受下。这个呢,是三种价位的套餐。”

  大昌说:“我听说有种叫包清工,材料自己买。”

  小孙说:“那是小公司才做的。我们的材料都有合作厂商,您可以自己选品牌,我保证我给您拿到的价格比您自己买的要便宜很多。您仔细看看我这方案,这里面每种材料都给您提供5个品牌的选择,全是线品牌的。”

  小湘和少良仔细看着价目清单,小湘边看边点头。

  小潇说:“你们就别搞什么半包了,谁有那闲工夫自己跑建材超市去呢?他们这公司你放心,什么都替你搞得好好的。”

  小湘说:“材料还得买环保的,咱妈说,要买十环标志的材料。”

  小孙说:“有啊,就是价格高点。其实十环不十环的,也就是个认证,干我们这行的都知道,只要是大厂的东西,环保上都差不多的。”

  小孙在电脑上忙活了小会儿,又打印了张纸给小湘:“这套方案里面的材料全部是十环标志的。全包的价格在12万左右,如果半包的话是7万,但是你自己买主材肯定超过12万,所以我还是建议你全包。”大昌拿过来仔细看了遍马上说:“行,我就定这个了。”少良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这么快就能定了?”

  大昌说:“那有什么不能定的啊?不瞒你说啊,装修公司我也找了好几家了,这些材料啊什么我都查过了,这个价绝对可以。”

  小孙笑着说:“这是友情价,我们老板亲自交代过的,我才敢给你们这个价格,外头上哪儿找去啊?你们要是今天能定,我就出合同。”

  大昌说:“行了,我定了,谢谢大姐!”小潇很得意地看着大昌:“嘴可真甜。”少良支支吾吾地说:“我们再考虑考虑。”

  小潇说:“这还有什么可考虑的啊,今天把合同签了,下面的事就交给他们办去了。”

  少良说:“还是考虑考虑再说。”小湘看了少良眼,没说话。出了装饰公司大门,小湘板着脸问少良:“你是不是又有什么新情况?”

  少良眼睛看着别处:“没没有啊,我就是觉得他们这个价格还有点水分,我想压压价。咱别上来就说便宜,你不知道现在做生意都杀熟吗?”

  小湘说:“杀什么熟?我姐姐能坑我吗?你到底有什么情况,你就说吧。”少良偷眼看看小湘,小湘说:“看什么看?你要不想我在大马路上跟你发飚,你最好现在就给我说清楚。”

  少良支吾了半天才招了,小湘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你永远都学不会跟你妈说个不字啊!”“他们真的有困难,这机会又挺好的,我要不帮他们,你说他们还能找谁去呢?我想,咱们这房子装修能不能缓缓,等再攒攒钱,钱够了,我马上就装修。”

  小湘很恼火地说:“再攒攒,我跟你说杜少良,你有这种弟弟这种爸妈,你的钱永远都攒不够,那就是个无底洞,你知道吗?”

  少良理亏地说:“最后次,就这次,我在搞个大项目,拿到了就能再拿笔奖金,到年底,就能开始装修了。”

  小湘气得对着天空瞪了半天眼:“你永远没有最后次。”回到家里,小湘气喝了大半缸凉水,吓得云姨赶紧往下夺杯子:“可不能这么喝凉水,把胃给伤了。”小湘妈说:“这又是怎么了,好好的出去谈装修,又吵架了?”

  小潇阵风似的回来了:“怎么了?肯定是杜少良又出幺蛾子了呗。你说我好心介绍个装饰公司给你们,倒让沈大昌捡了个大便宜。”小湘憋着气说:“你别蹿火了行吗?又没说不装修。”小潇说:“那今天下午他什么意思呢?”

  小湘不说话,小潇说:“你不说话我也知道,准又是没钱了。”

  小湘妈说:“不对啊,你们两口子这半年住在家里,除了伙食费,别的开销都省了,就是花钱,大头也不过就是含含的奶粉钱啊,怎么还是没钱呢?”

  小潇说:“您还用问吗?肯定是他们家又有事了呗。”

  小湘说:“他爸妈那小院的门面房现在要加盖,需要点钱。他也没有说不装修房子,就是再等等,等钱攒够了,就装修了。”

  小潇说:“怎么样?猜个准儿,都惯出毛病来了。他们家只要有事,准就朝你这儿想办法。”

  小湘妈想了半天才说:“你叫他不帮家里那也不可能,不装修就不装修吧,你也不用非急着搬回去。妈还提醒你句,自己的那点工资看好了,他该负担孩子的费用你得叫他负担,还有,你们既然住在这儿了,家里的正常开销你们也得负担些了。不能说他带着老婆孩子在这儿白吃白住的,自己挣的全给那边去,这不成我们养他们家人了吗?”

  小湘觉得她妈说的这话难听,可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心里对少良又是气又是可怜的。晚上少良回来,小湘就不给他好脸色看。少良知道自己理亏,也不敢多说什么。

  第二天,小湘跟少良说:“你说不装修,那就暂时不装修。但是咱们在我爸妈家这么白住着也不像话,要不,咱们还是搬回旧房那边去吧。”

  少良喜形于色:“我正想跟你商量,咱们现在钱紧张,我想把旧房给租出去,我问过了,租金好多都是年付的,这样咱就有钱周转了。”

  小湘看着他说:“你这意思,咱们还得住在我爸妈这边?”

  少良讪讪地说:“暂时的,顶多再住半年,有了租金就能装修了。你说呢?”小湘叹口气:“那也只能这样了,但咱们也不能继续这么白吃白住的。”

  少良说:“该交的钱我交就是了。你放心,你爸妈的恩情我记着呢。就是,那月嫂咱们能不能不用了?含含都半岁了,还用月嫂,太贵了,换个普通的保姆怎么样?”

  小湘点点头:“你不说我也要换,下个月路阿姨就不来了,我另请保姆。”少良说:“其实你爸妈和云姨都在家,不请保姆也没问题。”小湘脸立马黑了,少良赶紧说:“好好,当我没说过。”

  2

  少聪这几个月跟着小李哥跑货,赚了不少钱。他又添了买彩票的习惯,中了几次小奖,结果对买彩票这事就更上心了。家里的店面装修好了以后,彩霞就老琢磨着自己开个店,但实在是没有本钱,跟少聪唠叨了好几次,少聪的心思也被她说活络了。

  彩霞说:“自己的店,好歹自己做老板,不用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咱们两人心意把这店盘好了,兴许以后还能越做越大呢。多少大老板,都是从做小生意起家的,只要肯吃苦,定能行的。”又说,“你就是不为自己,也得为咱儿子想想,咱们两个都是没文化的人,你乐意叫儿子将来也跟咱们似的?我是定要供儿子读书出来的,不读书永远都没出息。读书就得有钱,靠你送货的那点钱,有搭没搭的,怎么养儿子呢?”

  少聪有了这个心思,就在他妈跟前叨咕,少良妈说:“不是我跟你爸不想给你做,现在这个店面个月租金能有3000块呢,你自己做生意,能挣到这么多钱吗?再有,这个店面现在扩大了,不是咱原来那个小杂货铺,随便上点酱油醋就能做生意。你们又没有本钱,还是踏踏实实地吃租金好。”

  彩霞给少聪算账:“我算过了,以前小杂货铺个月也能净挣个2000来块的,咱这店面要是搞成小超市就好了,这整条街都是卖土特产服装工艺品的,就是没有家超市,咱们搞超市肯定能赚钱的。”

  少聪自己从头到尾把文化街跑了遍,发现果然没有超市,只有几个卖香烟饮料的小摊档。少聪天到晚就想着怎么能找点本钱,可是他问了些行家,开个小超市,铺货也得5万上下,这是笔大钱。别说5万,少聪现在连1万块也没有。

  这天,少聪又跟着小李哥跑货,拿钱的时候,少聪就问:“李哥,最近怎么也没有那些买卖了?”小李哥笑着说:“怎么,等钱用啊?”少聪嘿嘿笑,算是默认,小李哥说:“最近查得紧,货不好出,所以没弄。再等两天,就差不多了。”

  没过两天,小李哥就来找少聪了,他神神秘秘地叫少聪跟他走趟。少聪心里估摸着是送酒的事,就跟着小林上了小李哥的车。

  路上,小李哥嘱咐道:“你们几个都机灵点,最近风声紧。”小林迟疑着说:“咱要不等等再出货?”

  小李哥说:“不能等了,这批货拖的时间太久了,放在那儿更危险。小林,你带聪子在门口把风,你们几个手脚快点。”

  少聪满心欢喜,到了地方,小林叫少聪在门口把风:“我肚子有点疼,你先盯会儿,看见车牌是打头,赶紧给信号,千万小心啊。我去下厕所就回来。”

  少聪心里有点没底:“林哥,你快点啊。”小林说:“没事,这深更半夜的,有点动静里地外就看见了,你先盯会儿。”

  说着,小林就去厕所了。周围乌黑片,停尸房里还不时飘过来股福尔马林的味道,少聪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少聪点了根烟,想稳定下情绪,烟还没送到嘴边,他就突然被人从后边捂住了嘴。等少聪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两个执法队员死死摁住。

  不会儿工夫,工商的联合执法队冲进了停尸房后面的厂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