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境也不是太好,不到60个平米,又不能带户口,你又卖得急,价钱上要吃点亏。”

  少良无奈地说:“你先给挂挂看吧。”

  在中介公司挂牌没几天,就有人要去看房,少良不敢惊动小湘,自己悄悄带人看房。看了几拨,人家都没有成交的意向。大昌觉出少良的不对劲儿来了,就问少良:“你最近怎么想起卖房来啊,你那房现在卖不划算啊,人家说房价还要涨。”

  少良就把少聪的事情说了,大昌想了想说:“要真只有30万,其实也不用卖房。你把房子抵押给银行,暂时借点钱出来用就行了。”

  +~+

  第42章结婚不是爱情的尘埃落定3

  少良垂头丧气地说:“我不是没想过,但是我现在那边房贷还还着,每个月钱都不够用,要是再抵押贷款,我怕还不上钱。”

  大昌拍脑袋,说:“巧了,我有个同学是银行贷款部的经理,我装修就是找他贷款的,贷的是消费贷款,我这贷款是可以先还利息,最后次还清,要不我给你问问。”大昌打了电话,替少良约了他那同学出来面谈。

  见了面,大昌的同学给出了个主意:“你可以贷消费贷款。以你现在的收入情况,可以贷出来30万,选择先还利息,两年还本。两年以后,你再把房子抵押给我们银行,做抵押贷款,然后你用后面贷款的那笔钱还前面的债,这么倒下,就能缓过来了。”少良眼睛亮,觉得这的确是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第二天,他就拉着大昌要去把这事给办了。贷款需要小湘的身份证,少良不敢跟小湘说,就把小湘的身份证偷了出来,办完后又悄悄放了回去,小湘居然也没发现。

  个星期后,银行的贷款下来了,少良不放心把钱交给少聪,自己亲自押着少聪和小李哥见了面,当面把钱还清,还把借条要回来了。大昌不放心少良,也跟着去了。小李哥说:“有你的啊,聪子,这么快就把钱还上了。以后有好买卖,还关照你。”

  少良指着小李哥说:“以后你们要是再拉我弟弟干那些违法乱纪的事,我就报警,我说到做到!”

  小李不以为然地笑了:“吓唬人啊,我好怕啊。”大昌说:“你不用怕我们,你怕他就行了。”

  说着话,门外进来个穿警服的。小李哥看就傻眼了,进来的是县公安局的凌队长,小李哥当然认识他。凌队长和大昌是中学同学,这次少聪出事,少良知道光还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大昌自告奋勇地跟凌队长说了这事,凌队长说:“放心,我跟他们谈谈。”

  果然,凌队长出现,小李哥立刻收起趾高气扬的模样来,毕恭毕敬给凌队长递了根烟,凌队长说:“我不抽烟,说说,怎么回事?”

  小李哥低眉顺眼地说:“没事,自己兄弟欠了点钱,已经还清了。”凌队长严肃地说:“真没有事?”

  小李哥说:“没有事,就是欠债还钱的事,我还敢骗您?”凌队长拍着少聪的肩膀说:“聪子也叫我声哥,要有事,你跟我先说声!”小李哥赶紧说:“没事,什么事也没有!”还了少聪这笔债,少良也没敢跟父母说。为了帮助少聪,少良又东挪西凑地给少聪先凑了点钱,把超市勉强开起来,少良爸妈见少良也支持他们开超市,也只好同意了。彩霞心里特别高兴,有空就在超市里忙活,超市的生意慢慢地上了轨道。只有少良,每个月为了还两头的贷款,搞得狼狈不堪。

  房子已经快装修好了,小湘开始张罗着买家具。小湘妈给小湘算了笔账,少良年终分红连红包应该有4万块,加上他的薪水也涨了,吃住都在家里,开销不大,月嫂也省了,说什么也应该有钱买家具。小湘说:“我也不要买特别贵的,但是总要环保点的,定要买品牌的实木家具。”

  少良不敢说没有钱,只好硬着头皮说:“那当然,为了含含,也要买好点的家具。”

  小湘看中了套水曲柳的实木,全套家具加起来要5万多块。少良没敢多说话,小湘就叫服务员开了票,少良用信用卡把账给付了。少良办了几张信用卡,这几个月直拆了东墙补西墙,经常不能按期还款,还被银行扣了不少的利息。

  4

  小湘觉得少良不对劲是上网看了少良的信用卡账户开始的。小湘妈曾经提醒过小湘,要定期查查少良的银行账户,小湘就隔段时间在网上看看少良的账户。最近忙着装修买家具,小湘也没在意。这天,她想起来已经有几个月没查过账,就上网去查。查不要紧,她发现少良有两张信用卡都严重透支,而且月月还不上款。小湘当时就有点急了,想要问少良是怎么回事,小湘妈说:“你先别急着去问,先把情况搞清楚。个要搞清楚他为什么透支,再个要搞清楚他还有没有别的情况。”

  小湘就听了她妈的话。结婚以来,少良是会瞒着自己给家里钱,但事后他般都会说的。而且少良很少用信用卡,这两张卡还是小湘给他办的,所以小湘才会觉得事情蹊跷。自从留上心了,小湘就趁少良不注意的时候搜他的包。以前,小湘是从来不屑于干这种事的。搜不要紧,小湘居然从少良的钱包里又找出两张新办的信用卡来,再查,这两张信用卡也严重透支,连买家具的钱也是刷卡的。5万块钱,分了三个月还没有还完,而且看上去是几张卡在来回倒账。再搜不要紧,居然搜出了银行还贷的凭证。

  小湘觉得这事严重了,回家和爸爸妈妈商量,小潇说:“不用问了,肯定是外边有人了。”

  小湘妈说:“这个话可不好乱说。我看,是不是他家又有什么事情了。”小湘说:“您看看,他贷款30万,还有这些信用卡的账,好多都是信用卡直接提现,提现的手续费都那么高。”

  小潇肯定地说:“他爸妈装修店面他给过钱了,他弟弟孩子也生了,最近你没听他说家里有事吧?就有事,能有什么事要30万呢?这肯定是他自己有问题。”

  云姨说:“我也觉得他有问题,你没看见吗?他和梁文年两个人最近都有点不对劲儿,好像有什么事瞒着咱们家。”

  小潇拉住云姨的手,说:“云姨,您可太厉害了,我刚要说这事。我可不是平白无故地冤枉他。我发现,最近梁文年和他经常出去喝茶,他们老去的那个茶社,叫什么‘茶世界’。”

  小湘说:“那地方我知道,他们同事平常也去。”

  小潇说:“以前是个月去个次两次,现在呢,个星期去好几次,你不知道吧?”

  小湘:“这事也别瞎猜了,我还是当面问他去。”晚上少良回来,小湘就问了信用卡的事,少良见事情已败露,只好说:“你就别问了,反正这些钱我自己来还,不用你负责。”

  小湘火大了:“什么叫你自己来还?我和你是夫妻,这些都是共同债务。你要有什么苦衷你跟我说,有什么问题,咱们起商量解决。”

  少良始终苦着张脸,说:“反正这些钱我会想办法还上的,你就别问了。”说完,他怕小湘吵架,拿起衣服就出门走了。小湘爸妈坐在客厅里面面相觑。

  小湘气得坐在房间里哭了起来。小湘妈进来,拍拍小湘的肩膀,说:“你应该跟他好好说。”

  小湘抽泣着说:“就是好好说的,说来说去,他就句话,钱会想办法还上,不用我负责。”

  小湘爸说:“这是负责任的话吗?你们是夫妻,法律上你们是要共同承担的。他欠这么多钱,个交代也没有,不像话!”

  少良出门也不知道该朝哪儿去,不知不觉他又走到了茶社。进了茶社看,梁文年刚好也在,两人就坐到块儿聊天。

  少良说:“我贷款的事被小湘知道了,不是你说的吧?”

  梁文年说:“你的事我哪儿敢说啊,我要说了,第个倒霉的是我,其次才是你,你懂的。”

  少良说:“我也知道纸包不住火,本来还打算多扛两个月,缓过来点再自首的。”梁文年以副过来人的口气说:“这个事,你自首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处。

  你说你贷款为你弟弟还赌债,那小湘还能饶了你吗?他们家能饶了你吗?肯定逼你去把钱要回来,你又不可能要回来,不能找你爸妈要去,你弟弟也没有钱还你。”

  少良垂头丧气:“是啊,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其实也好办,她知道的,你就自己认下来,你不认也不行啊,她不知道的,你就死不认账。这样有个好处,就是她不会上纲上线找你爸妈吵去了。再有,她问这个事你就换个话题。最关键的,你千万别叫她或者她们家人替你还分钱,这样就不会把事弄大了。”

  少良委屈地说:“本来我也没打算叫他们家帮着还钱啊。不过这能管用吗?”“放心,管用,我们家小潇那么厉害,我这招对她都管用。对付老婆,关键是态度,你态度定要好,不管对错。”少良听了梁文年的话,转天就准备在小湘这儿实践。谁想到,天下来,小湘也没提过这事。原来小湘心里憋屈,到了单位找倪燕青聊天,倪燕青听就说:“你就不该把这事告诉你爸妈。”

  小湘睁大了眼睛说:“这么大的事,还不告诉爸妈啊?”倪燕青叹了口气,说:“以前我也这么想,有点事就跟爸妈商量,后来我发现这么干最傻了。来呢,你爸妈站在你这边,不能见你受点委屈,只要他有点错,他们就得上纲上线。说来说去,他们也是为你好,可是效果并不好。二来呢,你跟你爸妈说了,他会觉得没面子,何况你们现在还住在你爸妈那儿,你得想想他的感受。”

  小湘感到委屈:“他怎么不想想我的感受呢?莫名其妙就欠了屁股的债。”“你老公这人干不了违法乱纪的事,这点信心你应该有吧?”小湘点点头,说:“那当然,这是最基本的。”“那不就得了,他顶多也就是家里那点破事,这些年你们吵来吵去,还不是为了这些吗?其实,你也要想开点,你跟他吵,他也是这样,你不吵没准儿他还感激你。反正他欠的钱他自己还去,你的工资还不能养活自己吗?”

  小湘无奈地说:“我就是想不通这个理,我老公挣钱不少吧,我们娘俩儿还点光都沾他不着,这也就算了,他居然现在还背这么多债。”

  “我说句话你可别不爱听,他这样的你永远也改变不了,所以,要么你不跟他过,要么呢,你就只能忍着,别无他路。”

  “这两个人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怎么过呢?”

  倪燕青说:“就这么糊涂着过呗。你以为过日子是什么?其实就是睁只眼闭只眼。什么彼此信任互相透明,那都是谈恋爱的时候说的瞎话,那是美好的理想,和现实生活总是有差距的。”

  “这么过我就是不甘心,我就不明白,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不和我条心呢?”

  倪燕青感叹着说:“什么叫条心啊?他现在跟你在个屋里生活,那就叫条心。现在叫你为这个跟他离,你肯定不乐意,为什么呀?你舍不得这份感情啊,舍不得这些年的投入啊,不甘心就这么算了啊,反正都是这些理由。那你到了最后也只好忍着,你信我吧,吵架是永远解决不了问题的,反而你忍着,他慢慢地就能清醒点。和平演变就是这个意思。”小湘说:“你现在都快成情感专家了。”

  倪燕青悠悠地说:“这也是长期战斗总结的经验。男人么,就是松松紧紧,紧紧松松。你别把他们当正常智商的,你就舒坦了。”

  听了倪燕青这话,小湘决定暂时不追问少良。少良看见小湘不问,反而感觉浑身上下都难受,好像自己做了贼似的。不过既然小湘不问,少良也就乐得不提,两人都各怀心事。

  公司里最近有很多人在炒股票,少良原本也买些股票,时不时地有些收益,少良对自己炒股的感觉还是很有信心的。现在急着挣钱,少良就又盯上了股票,他研究了很久,终于看中了只股票。少良直觉上感到这只股票肯定能赚钱,可惜他自己没有钱。

  这天,少良坐在办公室里发呆,外头的电话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听。少良走出去接了,电话是找老周的,对方正好是少良谈下来的个小客户,后来项目的事情,少良交给老周跟进了。客户听是少良,就说:“我们这个项目的费用可以来结算了,今天下午,你们派人来拿下钱。”少良说,等老周回来就叫他去。

  老周吃饭回来,少良把这事交代给老周。老周愁眉苦脸地说:“我刚要跟你请假,我老婆又住院了,这几天我都没有时间来上班。”

  少良又看着其他人,个个都说有事。艾茉莉说:“那区那么远,转地铁公交去,最少也要两个钟头呢,我们组里只有你有车。”

  少良只好说:“那算了,我下午去趟吧。”大昌刚好过来了,看见这阵势,就说:“你们这些家伙,个个,就会欺负你们头儿老实。你们跟着崔林生看看,有没有这么好的日子过。”

  少良笑着说:“算了算了,谁家里还没个事呢。”大昌进了办公室还说:“你这些手下,个个都被你给宠坏了。你得学学老崔,看看人家怎么当领导的。”

  少良说:“都是拖家带口的,谁都不容易。算了,算了。”下午,少良开车去取钱。客户财务说:“我们支票正好用完了,要不,你拿现金吧。”少良只能同意了。现金拿到手里,装了满满的包,少良开车的时候看了包好几眼,心里动。

  第二天回到公司,少良说:“这个季度我们的业绩已经超额完成了,现在开始收的款都先放到茉莉这里,下个季度再入账。”茉莉说:“这能行吗?出了事我可担不起。”老周说:“别的组都这么干,咱们这组老实,没干过。不记得了?去年上半年的时候,咱们组就差点点业绩额度,结果全组人都没拿到奖金。崔林生那组,那个季度干得还没咱们好呢,人家就拿到了奖金。他们就是把前个季度的业绩转到下个季度了,大家都这么干,这个又不违法乱纪。”

  大家也都说:“就是,这个季度已经完成任务,业绩奖都拿到了,多出来的都是浪费了,还是放到下季度额度里划算。”

  少良自当经理以后,直都循规蹈矩,这种踩钢丝的事情他没干过。老周说:“做销售的,不能太老实,你看别的组,什么虚报业务活动费报发票截流业务经费,这种事情都干,也没见出什么事。”

  少良怕越说越远,就咳嗽声说:“就这么着吧,到下个月1号以前,所有的销售款都拿现金,交给茉莉。”

  艾茉莉说:“那可不行,我哪儿能管这个钱,我也没有保险柜。”少良顺水推舟地说:“我办公室有保险柜,这么着,你们收的钱在茉莉这里登记,然后交到我这里来。下个月1号,我再报给财务部,这样咱们下个月业绩压力就小点。”

  接下来的个星期,组里陆续收了十几万的现款回来。少良悄悄地都投到股市里去了,头两天,少良看中的那只股票果然大涨,少良可乐坏了。可是没出两天,股市大跌,少良买的股票被套住了,这下他可急了。

  公司的规矩,发票开出来了,最多个月,费用要到公司的账。已经过了1号,欧阳枫来问了几次,少良没有办法,只好把股票给卖了,在股市里这么转了圈,就只剩下5万块钱,勉强先交了笔,算算,账上还亏着10万。少良心里这个悔啊!

  这天,欧阳枫把少良拦在餐厅的拐角处:“你们几笔销售款已经过了入账期了,什么时候能入账?”

  少良说:“再缓两天行吗?我们那几个客户正好都不在家。”欧阳枫盯着少良的眼睛看,看得少良心里直发毛。少良结结巴巴地说:“你你看着我干什么?”欧阳枫想了想说:“没什么,我就是提醒下你,老总最近要查账了,你那些客户,还是尽快回来的好。”少良心里明白,以欧阳枫的聪明,她肯定知道自己做什么了,只是人家没说出来。思来想去,这个事情只能跟小湘说了。少良做了很久的思想准备,才跟小湘开了口。小湘听这些前因后果,心里翻江倒海,想要骂少良,又不知道从何骂起,好半天都不说话。

  少良有点着急:“你说句话吧,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我错了。我当时就是昏了头了。”

  小湘呆呆地盯着墙壁说:“你自己又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为什么要替你弟弟背这么大的债?他是成年人吧,他自己的事情是不是应该他自己解决?”

  第43章结婚不是爱情的尘埃落定4

  少良吞吞吐吐地说:“我我也是怕我父母受刺激,怕他家大小被人家伤了。”小湘盯着少良说:“那你老婆孩子呢,我的父母呢?你就不怕他们受刺激?”少良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的。算了,我还是另外想办法去。”小湘什么话也没说。少良看了她眼,慢慢地走出门去。整夜,小湘都没有合眼,她心里着实地恨少良,看着孩子在睡梦中露出微笑的脸,小湘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想想30万的欠债,想想以后的日子,小湘连离婚的心都有了。可是想起少良那无奈的眼神,想想两个人这些年的感情,再想想孩子的将来,小湘的心又软了,他觉得少良就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他是那么无助,那么内疚地回来找自己,而自己却把他推出门去。想到这里,小湘又开始担心起了少良。这种担心,让小湘怎么也睡不着。而此刻的少良,个人在酒吧里喝得酩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