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他们家里有事儿,小湘的警惕性下就上来了,果然,少良就吞吞吐吐地说要回家趟。

  小湘可真有点恼火了:“杜少良,今天早上就和你说好了,给我爸饯行,你家有什么天大的事情比这个还重要?你们家平常这事那事的也就算了,我没和你计较过,我家这么重要的日子你还不去,你什么意思啊?”

  少良满头都是汗,他知道老婆肯定是这种反应,可还不能得罪小湘,本来就是自己理亏着呢,小湘还大着肚子。少良只好说:“别生气啊,你看,我爸非叫我回去趟,家里有急事,电话里我不好跟你说,等回家我慢慢跟你汇报。真的,我开完会就赶回去,路上顶多个小时,处理完了我再赶回来。我可没说不去,就是稍微晚点,就晚那么点点。你去了先替我跟老爷子打个招呼,道个歉。”

  小湘极度不满:“你不用骗我了,你们家从来就没小事,全是大事。你就算立刻坐直升飞机回去,晚上不到10点你也别想回来。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哪能耽误你们家的大事啊。”

  少良还想解释,小湘就把电话挂了。少良望着嘟嘟作响的手机,愣了会儿。刚想打回去,少良又想了下,不知道该跟小湘还能怎么说,干脆不打了。

  小湘挂了电话,等着少良打过来,还在那儿自己计算着时间,结果过了5分钟,都没有接到杜少良的电话,小湘气得跟办公室的倪燕青说:“这个杜少良,永远学不会的件事就是哄老婆!”

  5

  和以前样,小湘生少良的气有效期只有10分钟而已。小湘是个想得开的女人,她知道少良定会回县城去,她生气他也样会回去,那又何必自己折腾自己呢?小湘决定早点动身坐公交车回娘家。

  站在公共汽车站拥挤的人群中,小湘等了好几趟,才等到辆有座位的车。本来这站是49路的倒数第二站,不是高峰时段的话,上去总会有空的座位。可今天是周五,5点钟不到,人们就心急火燎地赶着下班回家度周末了,车上人很多,拥挤不堪。小湘挤到孕妇专座前,还好有人给她让座了。小湘这才给家里打电话,说已经出发了。小湘妈在电话里听到公交车的报站声,心疼得不得了。挂了电话,就跟早早到了的小潇埋怨上了:“你妹妹现在就会省钱,你说她省钱干什么,最后还不是被少良他们家给弄走。唉,她要有你半的精明,妈就不操心她了。”

  小潇赶紧换了衣服,打算开车去小湘转车的公交站等。好几次,小潇都是在49路和63路的站台等到小湘的。小潇边准备出门,边笑着说:“我们家二小姐自从嫁给杜少良,那就是从个阶级到另个阶级的彻底转变了,这您有什么办法呢?还有好笑的没跟你说呢,上次我拖她去买孕妇装吧,我心想她要买便宜的东西,我都没敢带她去赛亚,去的是新林百货,就这样,条裙子才500多点,她就嫌贵,怎么都不肯买。最后千挑万选,选了打2折的,120,就这样还嫌贵呢。说孕妇装穿不了几次,浪费死了。”

  的确,小湘结婚以后,夫妻两个人就开始供房子,少良还经常这理由那理由地拿钱出去贴补自己家里,小湘的物质生活是直线下降,消费观念也跟结婚前整个变了个阶级。

  殷家三个女儿原本个个都是讲究吃穿的。小潇最过,不管挣多少钱,都舍得朝衣服上花。随便买件衣服就好几千,这还不够,还要专门飞去香港买衣服。

  小沫是学生,衣服上倒不是太讲究,可买起化妆品来也能吓死个人。她不大化妆,多半都是买保养品,托朋友从国外带回来什么精油补水的防晒的营养的,大堆说不出名的名堂,可这也不比衣服少花钱。小沫还特别喜欢弄头发,随便做做头发,也要上千块。小湘爸觉得这简直就是铺张浪费啊,挣多少钱也不够这么糟蹋的。可小湘妈完全支持女儿。

  小湘妈说:“挣钱就是用来花的。女人么,就是要对自己好点。你对自己好,别人才会对你好。小潇自己收入本来就高,花自己的钱买点好衣服,没什么不对,养家糊口那是梁文年的责任。小沫自己挣钱自己花,更没有什么不对。”

  小湘爸往往要辩护几句:“个人过日子,总要有点储蓄,有点准备,哪能够挣个花两个呢?到要用钱的时候没有,就知道什么叫急了。”

  小湘妈才不认同:“70年代个月工资才40块吧,你不吃不喝都攒了,能管得了今天的事?”

  每次到了这儿,小湘爸就说不出话来了,可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至于哪儿不对,他也没想明白。

  等小潇走了,小湘爸妈和云姨就开上了小会,主要研究的是要不要给小湘买房子。小湘妈老早给少良放话,要他在自己家附近的小区再买套大房子,来改善下居住环境,二来小湘将来生了孩子,靠这边近点,家里也好照顾。可少良就是哼哼哈哈不表态,倒是少良妈瞅着亲家见面的时候说,现在这房子挺好的,不用换,换个大房子要好多钱呢,少良可没有那么多钱。

  小湘妈当时就不冷不热地说:“他们没有,咱们当老人的帮把啊,你们家帮多少,我们家就帮多少。”

  少良妈倒也老到,她眼睛都不眨地说:“少良结婚的钱我们出过了,房子又不是不能住,没必要换吧。你们要是实在想给他们换,要不你们先借点钱给他们,叫少良他们打借条好了。咱做老人的,别什么都惯着孩子。”倒把小湘妈给噎了回。

  结果小湘知道了,还说这房子挺好,用不着换。小潇就说妹妹什么时候都护着老公,而小湘妈呢,就什么时候都护着小湘,要不怎么偷偷留张存折给小湘?小潇刚在家的时候还说:“老太太,你偏心小湘你就直说好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啊,你那个小抽屉里,留着张老大的存折给小湘呢,这是怎么说呢?知道的说你看她困难,给她准备买房的钱;不知道的,以为我跟小沫都是你捡来的,只有小湘是你亲生的。你的全部身家都给她了,你不怕我们有意见?”

  小湘妈这会儿就跟云姨倒苦水:“小湘要换房子,少良他们家是指望不上的,银行的利息高着呢,怎么着咱家也得帮点出来。”

  云姨是百个万个不同意:“哪有这种事?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家要便宜了杜少良他们家?他们家要是懂事儿的,那也没什么。你看她那婆婆怎么对小湘的,结婚的时候,酒席钱咱们家出,礼金她全收了,个红包包给小湘,只有200块。小湘这孩子厚道,都不跟他们家计较。这次换房子,小湘也不过跟少良提了个头,他们家就异口同声地说没钱。这种人家,唉,小湘也是,怎么看上杜少良了?没钱没本事也还算了,还成天把个爹妈的话当圣旨,就会揉搓我们小湘。她婆婆那人,把钱看得比命重,平白无故地给她那么大笔钱,还不乐疯了她。”

  小湘妈早打好主意了,钱她要给,小湘的房子也定要换,怎么着也不能亏了自己的女儿跟外孙。小湘妈打算今天当着少良的面,把这钱给少良,老丈母娘算得准准儿的,把这钱给小湘,那真叫有去无回;但是把钱给女婿,少良是要面子的人,他定会打借条。

  云姨不以为然:“丈母娘借钱给女婿,这叫有去无回。”

  小湘妈说:“少良这孩子虽然没有什么大本事,不过还是老实本分的,对小湘也真心。他们家人是他们家人,和小湘过辈子的毕竟是少良。我们家借钱给少良,少良就会对我们家心存感激。换句话说,他住了我们家的房子,小湘在婆家就硬气。你还别说,上次买那小房子,他们家出了3万,真叫我后悔到现在。”

  小湘和少良买房子的时候,两家各出了3万,小湘妈当时说不是娘家不出钱,是叫少良明白明白婆家该干吗。结果这三年,少良妈就觉得自己在儿子的房子上掏了钱了,就会儿要搬进城跟儿子儿媳妇住,会儿这亲戚那亲戚地来,把小湘给折腾得苦不堪言。开始是两夫妻吵架,后来是婆婆跟儿媳妇吵架,再后来少良妈来,小湘就躲回娘家去。也就小湘怀孕了这几个月,少良的弟弟少聪在家里和杨彩霞不消停,弄得少良妈没什么心思朝城里跑了,小湘才消停了几天,婆媳关系也缓和不少。说来说去,都是当初婆家出那3万块钱惹出来的祸。每次吵架,少良妈都扯着嗓子唱歌似的控诉:“没天理啊,俺家底都翻空了给俺儿买的房啊!”

  小湘妈想起亲家母这套台词就不寒而栗,这还了得,就为想让婆家出点钱,倒叫小湘担这么个恶名声,还折腾好几年,这笔账怎么算也不划算。所以小湘妈打算改变策略,把房子的主动权给拿过来,叫少良妈以后没有口实。小湘妈打算得很好,让少良他们把现在的房子卖掉,付个首付,自己这边借点给他,然后两个人依旧贷款,她还不打算让小湘婆家掺和这事儿了。将来房子大,孙子落地,少良他爸妈还不三天两头朝小湘家跑啊,那谁受得了?

  所以小湘妈想,和少良他们家斗心眼,斗来斗去的,也就为自己女儿不要受罪受气。什么时候,也不能把这个根本原则给忘了。想个法子让这房产证上写小湘的名字就行了,借条照要,还不能让少良有意见。所以小湘妈琢磨来琢磨去,琢磨了个下午,在炖鱼汤的时候,她灵机动,想出个能叫少良点意见也没有还得感激她的好法子来。

  小湘妈说:“我想,咱在小湘单位附近买个大房子,房产证上写我的名字,算是我们买的房子。就说方便小湘上班,将来也方便咱们过去照料,让少良和小湘两个人住过去。在咱们家这片买房子也是有问题,离他们两个人的单位都远,跑起来可不省心,这城里头总堵车。还有,小湘单位那里好学校多,将来对孩子也有好处。他们那小房子就给租出去,租金让小湘收着,也算咱们贴补贴补她,省得老给她钱,她还不好意思要。两全其美,多好。”

  小湘爸对家里的大事基本不发表意见,多少年下来,小湘妈给立了规矩,外头的大事小湘爸做主,家里的大事小湘妈做主。所以,在买房子投资嫁女儿赡养老人这些事情上,小湘爸般不发表意见,或者只投赞成票。因为他知道,在这些事情上,他反对也没用。这次也样,小湘爸表示同意。

  其实,小湘爸对女婿本来并没有太多意见,主要还是少良爸做得太过分,做亲家都三年了,还把他当仇人似的。少良又属于那种不大会哄丈人丈母娘的人,般情况下与老人的交流都是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多数时候还要替自己父母分辩几句。小湘和少良妈有了矛盾,少良的立场又总是摇摆不定,甚至有点偏着自己家那边。慢慢地,小湘爸看这女婿也有点不大中意,他觉得少良还没有大女婿梁文年会讨自己欢心。梁文年切都以小潇的话为圣旨,小潇说什么就是什么,包括处理他们梁家那些大大小小的事情,梁文年只负责执行小潇的“旨意”。

  小说

  第4章你这辈子最大的成功就是娶了我!4

  云姨听了小湘妈的打算,听来听去,怎么都觉得杜少良占了大便宜。

  6

  少良还不知道丈母娘算计着要送他套大房子,他现在发愁的是自己家里的这摊事。

  少良很有先见之明,他回家前先到少聪上班的超市把弟弟给抓上了车。少聪在路上对着大哥倒了肚子的苦水,不过少良总算弄明白了件事情,少聪和杨彩霞原本就是打算结婚的,就是因为少良妈不同意,所以才闹成这样。少聪很苦恼,打小母亲就对自己格外偏爱,少聪和母亲的感情好,虽然调皮捣蛋不好好念书这些不长进的事情点儿都不耽误,但总的来说,少聪是个孝子。

  在杨彩霞这件事情上,少聪固然对彩霞是真心的,但母亲这么激烈地反对,少聪也不愿意为了媳妇儿再伤老娘的心。本来少聪和彩霞都商量好了,他们俩偷偷去领结婚证,等母亲知道了,也就只能像接受大嫂那样接受彩霞了,谁知这招却被少良妈给撞破了。少聪的意思,那就再等等,等个年半载的,母亲兴许能回心转意了也说不定。说到底,母亲是嫌彩霞家里穷,有两个弟弟要养,怕给少聪带来负担。这是为自己打算,少聪又不是真愣,他明白母亲的意思。

  可是站在杨彩霞的角度,她就不会这么想了。杨彩霞堵着少聪家的大门,理直气壮地骂着说,当初她并没有勉强少聪,是少聪上赶着追来的。“你嫌我是洗脚妹你早说啊,现在在起都这么久了,孩子都在肚子里了,你杜少聪脖子缩躲了,天底下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少聪可好,在车上看见杨彩霞叉着腰站在家门口,头皮都麻了。

  少良很多年没有见过杨彩霞,现在看,这姑娘水灵灵的,脸上点脂粉都不用,小巧的鼻子上有几颗雀斑,双眼睛透着机灵劲儿,扎着束粗粗的马尾,身上的衣服虽然有点旧,可收拾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怎么看也不像少良妈嘴里描述的洗脚妹。少良还情不自禁地感叹了下:“少聪还挺有眼力的。”

  可杨彩霞跟少聪两个开吵,少良总算开了回眼界,不然,他怎么也无法想象,个形象上如此小家碧玉的女孩子,居然能用比少良妈还要高八度的嗓音骂老杜家祖宗八代,这可不是般的境界。少良看两个人站在大街上吵实在不像话,就把两个人拉进了家门。进了门,彩霞反而不吵了。

  少良爸叼着个水烟袋,搭搭地抽着,闷声不语。少良妈瞪着杨彩霞,彩霞不甘示弱地盯着少聪。少良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掏出手机看看时间,这都几点了,小湘那边肯定着急了,他答应了小湘要赶回去的,要直这么僵着,他就回不去了。少良实在有点不明白自己回来算怎么回事,就算自己是大哥吧,可父母都坐在这儿呢,有自己什么事儿呢?这也难怪小湘会生气,说他们家什么事情都要拖住少良在里头掺和。吵架的时候,小湘就说过:“你真把你自己当成家之长长子嫡孙呢,什么都往身上扛?”唉,谁说不是呢?可是,少良也有少良的苦。

  少良不方便说话,少聪也不说话,彩霞可发了话了。彩霞说:“杜少聪,你是个男人就给我句明白话。你今天不给我说句明白话,我就死在你家里头,你信不信?我肚子里有你的种,我死在你家里头,我家自然有人找你。”

  少良妈听乐了,她才不怕杨彩霞发泼:“你少拿这个要挟我们。都什么年代了,你跟少聪,那是你情我愿,谁叫你自己不自重?你也不想想,你个洗脚妹,想进我们老杜家的门,你做梦吧你?”

  彩霞也不怕少良妈,她和未来婆婆的对骂也不是次两次了,况且少良妈口个洗脚妹,彩霞就受不了:“你别口个洗脚妹。我做正当职业,是足疗中心的按摩师。你以为我愿意进你们家门,谁稀罕啊?杜少聪,你不就是个工人吗?我也中学毕业,认真要找,我还能找个大学生,你呢,还不定谁高攀谁?”

  少良妈冷笑着说:“大学生,你怎么不去找啊,缠着我们少聪干吗?”话说到半,彩霞的大哥跑来了,他也怕自己妹子吃亏,听少良妈这话,他也不乐意了:“谁缠谁说清楚啊。本来我妹妹也不是非嫁你不可,你不愿意你别老找她啊。我赶过你没有,叫你离我妹妹远点没有?那时候,你怎么不说你爸妈不同意啊?你爸妈现在不同意了,我妹妹肚子可等不了,他们同意还是不同意,你都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我今天站在这儿,是给你面子。同意了,咱们两家是亲戚;不同意,那你们家也别想就这么过了这关。我是个杀猪的,我可不会讲理。”谁也没想到,彩霞大哥嗖地从身上掏出把杀猪刀来,刀就拍桌上了。

  少良爸看可火了:“什么东西,你敢在我们家里动刀子?我们杜家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家。我们不同意你妹妹进门,那是因为她以前做的事情不清白。我们杜家在县城里也是清白人家,怎么能娶个洗脚城的姑娘进门?”

  彩霞大哥眼睛里寒光闪闪,少良爸有点胆怯地看了他眼,又恨恨地看了儿子眼:“话又说回来,你们说她肚子里是少聪的孩子,有什么可以证明?”

  彩霞大哥这下可火大,他把揪住少良爸的衣服:“你说的这是人话?”少良个箭步冲过去,边拦边说:“有话说话,动手动脚干什么?”彩霞大哥拨了下少良的手,没拨动,不由多看了少良眼。少良公司发健身卡,送人没人要,不去又怕浪费,所以少良身体锻炼得不错。彩霞大哥属于典型的欺软怕硬,看少良人高马大,气势夺人,跟少聪好像有点不大样,这才回到讲理的路上来:“是人要说人话。你问问你弟弟,孩子是谁的?你们家是清白人家,我们家也是清白人家,可丢不起人。真要闹起来,回头几十年,在我们乡里,他们两个人都要浸猪笼。”

  少聪觉得再不说话,他可就真的不是男人了:“爸,妈,我跟彩霞早晚都要结婚,你们也别拦了。要再拦,我就跟我哥样,我们旅行结婚去了。我就这话。”

  少良妈气得耳光扇在少聪脸上:“你还跟你大哥样,你有你大哥半出息?她跟你大嫂能比?你大嫂是研究生呢,比你大哥都强,人家家里那是什么条件,是什么教养,她算个什么?她敢跟我骂,你还跟你大哥样呢?”

  少良倒没想到,他从来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