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妆台上抽了张纸巾,把少良嘴角流下的口水擦了。少良像个小孩子,熟睡的时候会流口水,小湘总是笑他长不大。才擦了下,小湘的手就被少良抓住了,少良闭着眼睛说:“这么快就不生气了啊,我老婆真了不起。”小湘“嘿”了声,扭身又跑去梳头了。

  少良偷眼看小湘,小湘脸上没什么表情。小湘知道少良在看自己,故意不理他。她对着镜子梳头擦晚霜,忙得不亦乐乎。少良在房间里摸摸这里,摸摸那里,蹭到小湘身边说:“别生气了,人家说睡觉之前生气,很容易长皱纹的。”小湘瞪了他眼:“你还知道我生气?我以为你只知道你爸妈会生气呢。”少良想赶紧息事宁人:“对,是我不对。我这不是给你道歉了吗?我也不是故意迟到的。你不是这么小气吧?”

  小湘可真有点恼:“嚯,你连我为什么生气都不知道,是为你迟到的事儿吗?”少良回头看看,确定房门关好了,这才小声说:“我知道,我爸妈来有点不方便。

  但是他们明天要去医院检查,又不用我们陪。这你也生气,那有点过了啊。”“哦,你的意思是我不让你爸妈来是吧,是这回事儿吗?你爸妈哪次来我不让了,还不止你爸妈来,你们家亲戚来得还少吗,我赶谁出去了?”少良也有点恼:“那你是什么意思啊?从你们家出来你那脸就板着,你说你叫我爸妈怎么想?他们也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说你赶谁出去了?是,我们家亲戚来得多,可哪次我也没叫你陪过啊。哪次不是他们来了你就走了,有事都是我自己去陪的,我也没怪过你啊。”

  小湘看少良还恼了,冷笑起来:“哦,你还怪我?怪我什么,怪我没陪他们?我有什么义务陪你们家那些亲戚啊?就这样,我也不是没陪过。你表姐家孩子来,我有没有陪他们去动物园呢?你三姨婆来住院,是我给找的医院熟人吧?上个月,你大伯和你堂弟吵架,是住我们家来的吧?杜少良,你失忆挺快啊。”

  小湘瞪眼,少良就软了下来:“好好,对,对,我没说你不好啊。你对我们家人最好了,我直都这么说来着。那你生什么气呢?也不理人。”自从怀孕以后,小湘的脾气就见长,动不动就发火。少良虽然性子也不好,可是他想,自己是个男人,老婆怀孕的时候还跟她计较那么多不大好,这段时间少良总是让着小湘。

  小湘看少良口气软了,倒也不是不给他面子,小湘对少良在政策上也充分运用了老妈说过的话:恩威并施,打个巴掌定要给个枣儿。小湘缓和了口气:“你说我生什么气?”

  少良很郁闷地看着小湘,小湘气得狠狠地戳了他下:“我跟你说过的吧,你们家如果有事要早点说,要来也提前说声,不要每次都搞得我措手不及。你就是开个会,也得提前通知对吧?到人家家里来,难道不该提前打个招呼?”

  少良做恍然大悟状:“哦,原来是这样啊!好好,就这么点子事,至于气成这样吗?临时决定的,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原想叫他们明天自己乘车过来的。”

  小湘撇嘴:“你们家什么时候知道提前打招呼啊?到这里来从来都是直进直出。这哪儿是我的家?我妈说得没错,这儿就是你们家的接待处。”

  少良苦笑:“行,我们家的接待处,那你也还是老板娘呢。你骂也骂了,不生气了啊。明天周末,你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我起来做早饭,也让你享享福,好不好?”

  小湘心里的气早消了,却还努力绷着脸:“哼,你做天早饭就说我享福了。我天天做饭给你吃,没见你说自己享福。”

  少良嬉皮笑脸地凑上来:“嗨,我不善于表达。我老婆的好,我是时刻记在心里的。我当然享福,有这么好的老婆,想不享福都难哦。”

  小湘抿着嘴笑:“得了得了,睡觉,哪那么多话啊。”少良松了口气,跑去关了灯,轻轻地凑过来,想和小湘亲热。小湘直推他:

  “去去去!”

  少良有点死皮赖脸的:“四个多月了,应该没事儿吧,来嘛。”小湘不肯,背对着他:“睡觉!”

  少良故意压低声音说:“个月不理人了,你不怕你老公出去找美女?”小湘把少良在她身上到处移动的手打了下去:“哦,你去啊,你去了损失的是你,不是我。”小湘又咬着牙掐了少良把,压低了声音说:“你爸妈在外头,不方便。”

  少良听听外面的动静,客厅里的电视还在放声播着电视剧,少良下子什么情绪都没了,叹了口气,郁闷地睡下了。静了会儿,少良嬉皮笑脸地说:“那你帮我按摩按摩,哎哟,我真老了,忙了天,这腰酸背痛的。”

  小湘对着天花板说:“你再多跑几趟县城,多活动活动,就不痛了。生命在于运动。”

  少良又是咬牙又是笑,抓住小湘的手在自己腰上揉来揉去,嬉闹了会儿,少良又睡着了,他确实累了。

  2

  小湘跟少良在卧室嘀咕的时候,少良爸妈也没闲着。少良爸在小卧室的空调前左看右看,刚才在车上,少良曾经说过这空调不灵光了,少良爸琢磨着这空调肯定是电容烧坏了,换个电容才百把块钱。明天看完病,他想去电器市场买个电容换上。

  少良妈边收拾房间边埋怨着:“这两个孩子,看把房间住得乱的,小湘也不知道收拾收拾。”

  听老头子说要修空调,少良妈有点不乐意:“把你能的,他们肯要你修啊?大良说了,要换个新的,这肯定是小湘发的话。你去给她修好了,她也未必领你的情。”

  少良爸不在乎:“这话可稀罕了,我给她省了1000多块钱呢,她怎么不领情?”少良妈放低声音说:“换这个空调有缘故。你没听大良说吗?嫌空调声音大,她说好几次了,这屋的空调主机离她那间屋太近,太吵了,怀了孩子需要安静。”

  少良爸听这可来了火:“稀罕话,哪个女人怀孩子这么金贵的?你怀大良他们几个的时候,哪有空调?夏天大伏天的,不样也要过?有空调还嫌声音吵,有钱烧的!”

  少良妈有自己的想法,她在车上听这空调坏了,她就琢磨上了,聪子那屋空调都用十多年了,正好可以换换,把这空调拿回去装上,正好。她要换个新的空调由着她换去,又不要我们出钱。她跟老头子说:“你别多话啊,不多话就多个空调用。你多了话,弄得她生气,把这个空调随便撂,那多不划算哩。”

  少良爸也觉得这是个法子,少聪那屋的空调还是当年少良上学的时候装上的,直没舍得换。今年彻底修不好了,他们也想换台空调,但是又舍不得花钱。再者,少聪也结婚了,房间里的东西都要置办,能省个就省个了。少良这个空调才用了三年,是小湘他们娘家的陪嫁。少良爸想:“他们反正也不要,我拿回去修修就能用呢,不浪费,也不算要她的东西。”

  空调的事情说了半天,少良爸又说这儿疼那儿疼,少良妈开始数落上了:“唉,我看你没什么病,活动活动就好了。你看我,高血压多少年,我也没你这么麻烦。你这病,医生也跟你说不出来什么。”

  少良爸有点急了:“那我真觉得疼。”

  少良妈说:“觉得疼明天就去医院好好查下。查完了要没事,不许你天天叫。少良那医保卡也没多少钱,能不吃的药就别吃了,咱别给孩子都花了,这万少良要用,就没有了。”

  少良爸有点委屈,本来他说自己出钱看病,少良妈不肯,说少良有医保卡,平时也用不着,小湘他们单位还实报实销,不用可惜了,何必自己再掏钱。少良妈平常要用的药,什么复方丹参片络定新等等,都是少良叫小湘去医院给她开药。少良妈经常说,还是小湘他们公务员好啊,少良他们公司虽然有医保,可是报销起来麻烦,还有好多药不能开。可少良爸觉得自己儿子挣钱多才是真好。少良爸说:“公务员有什么,她个女的,还能当到她爸那么大的官啊。就算当到了,要像她爸那样当没良心的官,还不如不当呢。”说到底,少良爸心里这道坎怎么也过不去。看见亲家公摆出个领导的样子,他就想起当年小湘爸代表组织和他谈话的情景,心里就对所有的公务员都有了看法。想当年,少良毕业时想考公务员,差点没被老爷子骂死。

  少良爸妈唠唠叨叨说了半天话,少良妈又把客厅厨房收拾了下,忙活了半天才去睡觉。

  第二天大早,少良还闭着眼睛做美梦,就被小湘给捅醒了,小湘也闭着眼,右手用力地推少良,她是被客厅里少良他妈敲锅的声音弄醒的。这是少良妈的老把戏了,自从两个人结婚后,只要少良妈来他们这里住,每天早上必定把锅敲得震山响。她极度看不惯小湘晚睡晚起的行为。

  小湘8点半上班,少良9点上班,平常小湘会在7点半左右起床,然后随便弄点牛奶饼干之类的当早餐。少良妈认为早饭应该吃稀饭,另外还要加个荷包蛋。7点半才起床,早饭吃得马马虎虎,把少良的胃都吃坏了。少良原来在家的时候,少良妈每天早上都要给他煎个荷包蛋,现烙张葱花大饼,少良还要喝上大碗粗粮稀饭,那稀饭熬起来也有讲究,定要够火候,要现熬,不能稀也不能稠,刚好有点黏黏的感觉才好吃。7点半起床,哪里有时间熬稀饭?

  有次,少良妈看见小湘弄了碗稀饭给少良吃,她走近看,原来是超市买来的玉米糊,水烧开了,朝里面搅就可以喝了,小湘居然说这就是稀饭,少良妈对小湘的懒惰真是深恶痛绝。所以,只要她来儿子这里住,早上5点钟她就开始在厨房里叮里哐啷地做早饭。

  小湘后来才体会到,原来婆婆做饭弄出这么大动静,是为了告诉自己,应该早点起床做早饭。开始的时候小湘很气愤,跟少良投诉了好几次。少良也没有办法啊,只能充当传话筒,叫老妈以后小声点。

  少良妈手指戳着儿子的头,把少良狠狠地骂了顿,内容无非是“小喜鹊尾巴长,有了媳妇儿忘了娘”之类的家训。后来,少良妈干脆直接当着小湘的面,跟她讲做女人家的道理,中心意思就是女人嫁人了就应该相夫教子,做个早饭这么简单的事情,学学就会了,关键是要有这个觉悟。

  小湘开始也很生气,后来,小湘妈撇着嘴教训女儿:“她说她的,你当没听见不就完了,她能到你房里来揪你出去是怎么的?要讲理,跟你老公讲就完了。这有什么好气的?真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后来,小湘就学乖了,婆婆在厨房弄得惊天动地,她依然酣睡。实在被吵醒了,就把少良弄起来去对付他妈。

  所以,今天早上,当少良妈矢志不渝地敲着锅时,小湘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少良弄到刚好听见厨房里热闹的声音就不再多话了,少良睡得迷迷糊糊,好不容易才明白过来:“哦,对啊,我爸妈来了,我忘了。”

  小湘撒娇说:“还不起来?我可不起啊,我累死了,他们走了我才起来呢。不然起来还要穿得整整齐齐的,累死人了。你妈敲锅了,这是叫我起床呢。你妈可真有意思,打咱们结婚起就爱敲锅叫我起床。”

  少良好不容易才让自己清醒了:“什么啊,她现在敲锅你也不理她啊。谁也别说谁啊。”

  小湘鼓着嘴说:“我就是觉得你妈这种矢志不渝的精神挺可嘉的。”少良叹口气,也觉得自己的老妈挺好笑,她想叫的是小湘,最后每次叫起来的总是她儿子,还不改改战略。少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边走边嘟囔:“唉,这大周末的,起这么早干吗啊?”小湘抱着少良的枕头翻了个身,咬着被子角暗笑。少良走出卧室。少良妈在厨房煎鸡蛋饼,少良打岔说道:“妈,你们不多睡会儿,去医院还早呢,等会儿我送你们去。”少良妈看儿媳妇没起来,儿子反而起来了,脸不高兴地说:“你多睡会儿吧,天天上班累。”

  小湘在房间里听到这句话,心里又有点生气,心想:“就你儿子上班,我不上班啊。我还怀孕呢。”

  少良转移话题:“这饼真香啊,妈,要我帮忙吧。”少良妈把声音提高八度说:“男人家哪能做这个?去去去,男人就不该在厨房里头转悠,天多少正经事还忙不完呢。去,去叫小湘起来吃饭。”

  少良说:“不用管她。我们吃我们的,等会儿她自己起来吃就是了。”少良妈看了少良眼,没说话。

  少良爸从洗手间出来。少良进去,不到秒钟他又跑出来了,还直咳嗽。少良爸又在洗手间里抽烟了,小湘对这件事投诉过很多次了,少良都没好意思跟老爸说。这次实在有点忍不住,少良边咳嗽边说:“爸,你下次在洗手间里抽烟,记得把那抽风机开着。”

  少良爸听了这话脸色就不太好,其实他每次抽烟还是很注意的,特意跑到厕所抽,就因为厕所有抽风机。可巧,今天早上看报纸入了神,忘记了开抽风机,谁想到儿子就说话了。少良爸觉得没面子,脸上有些挂不住。

  少良妈赶紧过来说:“你爸每次都开的,时忘了。老头子,你下次记得开啊。抽烟对咱孙子不好,你不要在房里抽烟了。”

  家人上桌吃早饭,少良妈又说:“叫小湘起来吃饭吧。”少良装作没听见,哼哼哈哈地糊弄着。少良妈坚持地说了三遍,少良才无可奈何地说小湘有点不舒服。少良妈故意大声说:“不舒服就是睡多了。孕妇更要早睡早起,总是躺着,容易躺出毛病来。也不早了,该起床了。”然后就用种非常诚恳的声音叫小湘:“小湘啊,起来吃饭吧,饭都凉了啊。”

  小湘把头蒙在被子里,声不吭,龇牙咧嘴地生气。少良在外头打圆场:“妈!别叫了。她也挺累的,周末让她多睡会儿。”

  等到少良轻手轻脚地跑进卧室的时候,小湘在床上瞪着双大眼睛,少良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别小心眼啊。你睡,我陪他们去看病,回来给你买你最爱吃的鸭脖子。”

  小湘非常满意地笑了:“不要菜市场的那家,要平安超市门口那家专卖店的。微辣,不要五香的。”

  小湘撒起娇来也很有套,少良有点无可奈何,只好嘿了声,捏了捏老婆因为怀孕而变得胖乎乎的脸蛋:“吃个鸭脖子还这么多讲究!”

  等少良他们出门,小湘把枕头朝天扔,动作麻利地起床吃饭。少良妈做的葱花饼,小湘还是非常爱吃的,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3

  /。

  第7章君子协定就能解决婆媳问题?2

  少良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都还没上班,挂号窗口已经排起了长队。少良排着队,叫父母在旁边座位等。少良爸闲不住,起身转到挂号窗口这儿看看,那儿看看。看见有个挂号的窗口人不多,他就跑去问排队的个小伙子:“这窗口咋人这么少?”

  排队的小伙子也是陪父母来的,看样子是经常来,熟门熟路:“这是新开的特别专家号,九楼的,50块钱个,每个专家天就挂20个号,来晚了就没了,所以没人排队。”

  少良爸大感兴趣:“这么贵,有什么好?”

  这小伙子也挺热心:“不样,50块钱的专家都是老专家,退休的,享受政府津贴的。您想啊,天就看十来个人,当然看得仔细。我妈上个周六就来过,那个秦主任光问病情就问了半个小时呢。普通门诊排那么老长的队,医生想多问也没时间啊。所以我就专门等周六来了,就来秦主任这里看,我妈就认秦主任。”

  少良爸点头:“是吗?我这胃病都看好多次了,没用。”

  小伙子跟做似的:“我妈也是胃病,她以前也看别的医生,没效果。秦主任的药就管用。”少良爸半信半疑地站到专家介绍板前,仔细地看了看秦主任的介绍,赶紧回到少良这边跟儿子商量:“少良,那边特约专家门诊有个秦主任不错,只有周六有门诊,咱挂那个去。我看了,正对我这病。人家是高级专家,都退休好几年了,没准儿啊,能把我这个老胃病给看好。”

  少良显然对这里的情况很了解:“爸,九楼的号50块钱个呢,还是样地看。我刚问了,今天这边门诊也有主任,您看,那个黄主任也不错的,样的,您不就是做个例行检查吗?九楼那儿都看疑难杂症的。那秦主任,看胃癌最出名了,您说您到她那儿干吗啊?”

  少良爸听更坚持了:“黄主任我上次看的,他开的药我吃着不好,停了。还是看秦主任吧,人家是老专家了,肯定有经验多了。”

  少良无可奈何地看看老爸,也不好多劝,话说多了老爷子再不高兴,又是事儿。少良只好从这队里头出来,又跑到专家号那边排队。还好,来得不算晚,秦主任的号还有最后个,咬咬牙,50块挂了号。

  少良妈看这情况,边等电梯边就埋怨上了:“挂什么特约专家号?50块,有用吗?你又没什么病。”

  少良爸感觉委屈:“谁说我没病?就是胃总疼,看不出毛病来,这才要找个好专家看看,没准儿就检查出来,病的事情可不能耽误。”

  少良妈说:“检查还不是样在下面做,不过就是医生给开个单子,还用挂50块的号,真是的。”

  少良爸也有点恼:“你怕少良花钱吧,放心,这个钱我老头子自己出,我有钱。”少良妈正眼也不看他:“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啊。”少良爸看看周围的人,觉得有点没面子,红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