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少良妈手里头,少聪只是听说,也没有见着钱。少聪想,这钱原本就是大哥拿给父母给自己办婚事的,那给父母还不就是给自己样。况且钱在自己亲妈的手里,不会跑到哪儿去。少聪是不爱操心的人,他觉得至少杨彩霞跟这2万没关系,她不应该站出来要这2万,更没有道理指责大哥。少聪虽然有点吊儿郎当,但跟少良之间的兄弟情分还是好的,主要也是少良这个大哥总把弟弟妹妹放在心上。所以少聪不爱听别人说少良的不是,何况,少良的确拿了2万出来,这还有假的么?

  少聪也压不住火了:“我大哥的2万我妈收着,怎么也轮不到我们收着。你别跟我废话,去去去,屋里去。”

  杨彩霞声冷笑:“你还别跟我说这个,你大哥的2万我没见着,我也领不着情,280的人情我是见着了,现在还了出来,两下撇清,别以后出来翻这些用不着的账。今天把话说清楚了,我可没占你大哥什么便宜,将来谁要摆个讨债的样儿出来,我就有话说。”说完,噼里啪啦把碗朝大盆里拾掇,端了就去了厨房,剩下少良爸妈和少聪少兰大眼瞪小眼。

  少良听少兰转述了“280”的事情,心里头直埋怨他妈:“哪有这么省钱的?这下可好了,我出了2万,还落个小气的名声。”少良能想象到,小湘要是知道这件事会发多大的火,所以他在电话里千叮咛万嘱咐,叫少兰千万别在小湘跟前说这件事。

  少兰跟小湘直处得不错。少兰学习成绩好,小湘给她买过不少课外书。最关键的是,当年他们结婚的时候,少兰刚初中毕业考高中,少良爸的意思是上个职业学校什么的,早点出来挣钱,读完高中,再读大学,太贵了,家里实在负担不起。少良妈也有点摇摆不定,叫她继续读书吧,家里实在负担重,那时候还计划少聪能考上大学的。不叫她读,少兰成绩那么好,可惜了。小湘和少良主张少兰继续读高中,小湘当时还很豪爽地说,“少兰的学费我和少良包了。”少良妈这才下定决心同意少兰读了高中。小湘这几年在少良给妹妹交学费的问题上没说过什么话,少兰也很感激大嫂。

  少兰感觉自己妈有点不讲理,二嫂也不是省油的灯,她也不赞成二嫂说大哥的话。大哥的钱又不是给二嫂的,那里头还有自己的学费呢。不过,少兰当时没出声,她虽然年龄小,也知道这种家长里短的事情扯不清楚。她跟大哥说这事,不过是要大哥有个提防。她觉得二嫂这个人比大嫂厉害,至少,有些话大嫂是不会明着说出来的。杨彩霞可不管那套,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少兰很庆幸自己马上就要到上海去上大学了,有多远躲多远,她点儿也不担心老妈在家里会吃亏。“老妈跟二嫂将来有得吵呢。”少兰这么跟大哥说。

  少良自己琢磨了下,虽然弟媳妇厉害点,但是弟弟结婚了始终是件好事,而且最重要的是,老妈的注意力终于从小湘身上转移到杨彩霞那里了。少良知道老妈喜欢挑小湘的毛病,这并不是因为她讨厌小湘,只是因为小湘是她的儿媳妇。小湘曾经很精辟地说:“你妈好像不挑点别人的毛病说说,生活就没意思似的。这叫与人斗,其乐无穷啊。”少良想,小湘说得没错。少良妈天天就围着家里这些事情转,不是少良爸要上医院,就是两个儿子的家长里短。她不挑儿媳妇的毛病,难不成还去挑儿子的毛病吗?少良跟小湘说:“我妈说你,这不叫挑剔不待见你,她就是找点谈资。就像你看小说,你也喜欢矛盾冲突比较激烈的小说吧。”

  2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少兰要上学了。少良妈掰着指头算了算,少聪结婚实打实地花了8000多块钱。少良爸这两个月总说不舒服,又去了两趟医院,还住了个礼拜的院,做了次全身检查,这就又花了5000。少聪两口子在家住在家吃,伙食费每个月只交300块。少聪的工作又没了,结婚以后直闲着,分钱工资不挣,自然也没有钱交到家里来。少良妈手里的钱还不到1万块,少兰第学期光学费就得花将近5000块,这还不算生活费。少良妈愁得天天拉着张脸。

  少良爸住院回来就说胃不好,吃什么都不香。省中医院那个老中医忽悠他,说他这身体得调理调理。老中医说的调理其实就是推销种神药,药名很震撼,叫“九转灵芝百花散”。少良爸吃了几服这药,就觉得确实有效果。第二次去医院的时候,没等少良爸开口,老中医就说出了他的症状,点儿都不错,少良爸就把这医生奉为高人了。

  老中医忽悠他说:“好多病现代的医学查不出来,查出来就是晚期,没得治了。这是为什么,因为西医都是用仪器看病,仪器检查不到就看不出来病。你想啊,仪器看病是怎么回事儿,就好比你眼睛看得见的地方烂了或者长出来什么了,那眼睛能看见。你身体里头烂了长了东西,你眼睛看不见,用仪器看看。那都已经烂了,长出东西来了,才能看见,可不是就晚期了吗?”少良爸觉得医生讲得很有道理。他有个老同事,身体平常好好的,去了趟医院回来,没两个月就死了,肝癌晚期,点征兆也没有。

  老中医又说:“西医跟中医是没法比的。中医讲究治病治根,治根求因。治疗手段也从活血化淤扶正固本上下手。你哪儿有毛病,气血运行肯定就不顺畅,不顺畅西医能看出来不?看不出来!个人得了癌症这类的病,等到有明显症状的时候,那都已经是晚期了。中医就能在没有症状的时候,发现你身体里潜在的问题,早预防早治疗,防患于未然。什么大病,都是从小病小症状发展而来的,为什么会发展?就是因为在早期没发现,没治疗,没调理,小病就变成大病了。所以,你现在已经发现这些症状了,应该适当地用药物调理下,有病治病,没病也能强身健体。”番话说得少良爸连连点头。

  接着,老中医就介绍了这“九转灵芝百花散”,中医院不能开这个药,老中医写了地址和电话,让少良爸。少良爸本来也认为这是卖药的忽悠,但人家老中医淡淡地说,自己不是推销药的,不过是出于对医学研究的兴趣,对这个药进行过了解。而且有不少患者用了这药后,都反馈说不错,自己家亲戚也用过,的确有效才给他介绍的。

  少良爸就去了,还听了两堂课,那些患者都说这药好。这么交流,他就完全被洗了脑,对这个药的疗效有几分信心了。少良爸就想先买个疗程的试试,反正无效退款,就是不退,个疗程也不过600多块钱。要真是好药,错过了就后悔死了。要是骗人的,不过损失600多块钱吧。所以,少良爸当场就花了600多块买了个疗程的药。

  回家吃,也不知道是这药真有效果,还是心理作用,少良爸觉得吃饭也香了,胃也不难受了,气儿也顺了,浑身上下觉得都舒坦了。少良爸这下相信了,还跑去专卖店,想再买些。那天刚好店里做活动,买十送五。少良爸算,这挺划算,反正这药得再吃段时间。老中医说了,要坚持吃半年才能巩固疗效。个疗程只有6天而已,十个疗程也不过两个月的量,就气买了十个疗程的药,花了6000多块钱。

  少良妈听就炸了,6000多块,连少兰上学的学费都给花了,这还了得,老两口好通吵。少良爸自己有点理亏,可他也是为了省钱才买下十个疗程的药,他也觉得委屈。少兰上学无非就是点学费,也没差多少钱,哪儿还找不出这点钱来,人的身体才重要,这老太婆,这点道理都不懂。少良妈气得拍着桌子骂老头子:“你作啊,个月就上医院去次,这还不够,还把药当补品吃。你有什么病?你今天跟我说说,你到底有什么病?”

  对老头子,吵归吵,恨归恨,少良妈怎么也得把女儿的学费生活费给张罗出来。考虑了半天,她也只能在两个儿子身上打主意了。少良妈刚拿了少良2万,不好意思跟少良开口,只是先试探性地探了下少良的口风,有意无意地跟少良叫了叫苦。少良声也不敢搭腔,只能附和了几句。

  没办法,少良妈只好转过头打少聪这边的主意。其实,少兰的学费差得也不多,算上生活费不过差2000来块钱。少良妈想,实在没办法,就让少兰先带个月的生活费,有了钱再给少兰寄去。

  少良妈算了下,少聪以前挣的工资有限,自己抽烟喝酒交朋友,开销不小,也没存下什么钱。杨彩霞手里应该还有点钱,别的不说,礼金她挣了笔这是肯定的。每个月才交300块钱伙食费,少良妈不满意。但当时是少聪交来的钱,她就不好跟儿子算伙食费了。但少良妈想,两个大人和肚子里的个孩子,吃得可不少。杨彩霞怀孕了,少良妈特意隔天就买点骨头鲫鱼。少聪从小吃饭嘴刁钻,不爱吃肉爱吃鱼,还专吃那乌鱼,这乌鱼可够贵的了,每天的菜钱都得花好几十。还有那米,少聪别的米不爱吃,偏就喜欢吃东北长粒香,顿吃两大碗,那米两块钱斤。要是只是两个老人吃饭,少良妈是不会买这些菜的,青菜和豆腐干就够他们吃了,更不会买那么贵的米,乡下种的稻子,那米既便宜又好吃。家里买菜的开销,正经是为少聪夫妻两个花的。两个这么大的人,这么个吃法,每个月还只交300块,实在太少了。少良妈觉得杨彩霞太会算计了,她得叫杨彩霞多交点伙食费。

  另外,少兰是家里老小,她上大学,少良给拿了钱。少聪也是当哥哥的,碗水端平,少聪两口子也应该拿点钱出来才对。少聪可分钱也没拿出来,这个钱,少良妈觉得自己要得还是理直气壮的。

  少良妈打算亲自跟少聪他们两口子谈这两个问题,也找回点上次要礼金没要着的脸面。吃饭的时候,少良妈说:“唉,现在物价天比天贵了,今天去买菜,连青菜都涨了两毛钱。”

  少聪不关心这些事,眼睛直盯着电视看球赛。彩霞坐在那儿吃饭,跟什么都没听见似的。少良妈看他们两人没反应,只得又说:“彩霞啊,吃点鱼啊,怀孩子多吃鱼好,孩子聪明。”说完,拿筷子在鱼上面戳了半天,才戳了那么小块夹到彩霞碗里。彩霞笑笑,抄起筷子夹了老大块放到少聪碗里:“别光吃饭,妈做的这鱼好着呢,多吃啊,多吃!”又分别给少良爸妈和少兰人布了筷子,也自顾自地夹了块鱼慢慢吃着。

  少良妈看着就恼火,这鱼是专门买给少聪吃的,不然她怎么舍得买十几块钱斤的鱼呢?她恨不得把整条鱼都给少聪吃了才好,她自己才不要吃,老头子胃不好,也不好吃这个,少兰不爱吃鱼。杨彩霞想都不想下,就把条好好的鱼给分了,多浪费啊。少聪最喜欢吃的头下边那块鱼肚子被杨彩霞分给了少兰,少良妈麻利地从少兰碗里把鱼肚子给截了下来,放到了少聪碗里,然后把自己碗里的那块鱼给了少兰。

  少兰撇了撇嘴:“妈,你偏心我二哥。这是嫂子给我吃的。”

  少良妈瞪眼:“你不爱吃鱼,给你哥吃点怕什么?你哥你嫂对你好,你要记着。马上你上学,你哥你嫂还管你学费哩,你给你哥让块鱼吃还唆个没完。”彩霞听了,眉毛挑,捅了下少聪:“哟,少聪,给小妹交学费是好事啊,你没上班啊,哪儿来的钱,我怎么不知道呢?”少聪这才无可奈何地从球赛上转过神来:“妈,小妹的学费不够?那我们再拿点凑凑。”

  彩霞瞪了少聪眼,没说话。

  少良妈赶紧接着儿子的话说:“是啊,你大哥给拿了大头,还差那么点,你们要是松快呢,也给拿点。她读书四年,开销不少。你们都是哥哥,你大哥给出了钱,你们多少也应该出点,叫你大哥个人负担总不好吧。”

  少聪觉得有理,打小他们两兄弟都疼这个小妹妹,妹妹上学,做哥哥的给点钱也是应该的。少聪也没注意杨彩霞的表情,立即说:“行,差多少,我出了。”

  第12章怕爱,爱老婆哪是丢人的事儿3

  少良妈说:“也不多,差个3000块钱吧。”彩霞听了,迅速扒拉完碗里的几口饭,进房就大声说:“你原来在超市上班的那工资卡呢,拿来我看看,够不够3000,够的话现在就去取出来。”少聪头雾水:“我那卡里头哪儿还有钱啊?我都三个月没上班了。”

  彩霞说:“哦,你三个月都没上班了,你就敢说你有3000块钱拿出来。这可不是我这做嫂子的不给妹妹拿钱,是你这个做哥的没钱拿出来。”

  少聪恼了:“什么没钱,咱办酒的礼钱不是还在吗?你先拿出来,大不了以后我挣了钱还你。”

  彩霞也恼了:“你还我?你跟我算这么清楚,你跟谁是家子啊?那好啊,你先把你这几个月的饭钱还了我。你现在个钱不挣,靠我养活,我还没跟你要钱养家呢,还想我的礼金?我告诉你,礼金是我娘家人给我的,你们家人给你的不在我这儿,有人收着。你想从礼金里头出钱给你妹妹,你不应该找我拿。”

  少聪有点抹不开脸,有哪个男人愿意听人说自己被老婆养着吃白饭:“老子靠你养活?你不就交个伙食费么,200还是300,够你吃还是够我吃的?你现在住在我家,吃我家的饭,谁养活谁啊?”

  彩霞才不怕少聪:“我呸,我住你家吃你家的?你瞎了眼了吧,伙食费我交300,猪肉牛肉都是我往家里拿,家里的活我样没少干过。屋里空调微波炉洗衣机,哪样不是老娘买的?我肚子里还怀着你老杜家的种呢,你们养活我,说这种话你也不知道害臊?你个大老爷们儿,养活老婆孩子是天经地义,你可好了,天天在家里头充大爷,分钱不挣,你还养活我?”

  少聪是个急脾气,这阵子找工作不大顺利,他忌讳听见这种话,谁知道彩霞还偏挑他不爱听的说,这下他真恼了:“好啊,不是你跑到我家闹,不是要跟你结婚,老子会丢了超市的工作?我才几个月没赚钱,你就说这么难听,我要是找不到工作,你可该跟人跑了。我妈就说得对,洗脚城里头出来的,就认钱。你有本事别死气白赖地要嫁给我啊,你找那些老板去,他们有钱。”

  彩霞以前在洗脚城认识几个大老板,彩霞长得水灵,难免不被人马蚤扰,也确实有人愿意拿钱包养她,还是少聪给她解的围。这事虽然过去了,不过,少聪心里头总会有些不舒服。这时候话赶话地顶上了,少聪就把这茬想起来了。这可是彩霞不能听的话,彩霞性子烈,少聪的话还没落音呢,彩霞个大耳刮子就招呼在少聪的脸上。

  少聪没想到彩霞招呼都不打个就动上手了,这耳光结结实实清脆响亮地拍在脸上,他才反应过来。少聪本来就有点浑,哪能吃这个,反手耳光,把彩霞打得扑倒在床上。彩霞哇的声就哭了,披头散发地跳起来要跟少聪拼命。

  屋里闹成这样,少良妈可坐不住了,她站在门口就叫上了:“聪子,别打,小心她肚子里的孩子。”

  少兰机灵,赶紧进屋扶着嫂子,半哄半拉地把杨彩霞拉到床边坐下。杨彩霞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杜少聪,我瞎了眼,嫁给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居然叫你老婆找人,你他妈是不是男人,要脸不要?还说我就认钱,我就认钱我找你这个王八蛋?你有钱吗,你有吗?你打我是吧,我今天跟你拼命了,你打,你照着肚子使劲朝这里打,打死了我有人找你偿命。”说着就到处找刀和剪子。

  少良妈拍着手说:“吵什么吵,彩霞啊,你不对啊,为点钱要闹出人命来吗?聪子,你到那屋去。不要打,你打坏了她不要紧,伤着孩子可怎么好?”

  彩霞听,什么叫“打坏她不要紧”,这不把人当人啊,彩霞就冲着少良妈来了:“就你儿子要紧,你孙子要紧,别人的命都不值钱?是啊,点钱要闹出人命来了,还是尸两命哩,不是你要钱,我们能打起来?天到晚想着我娘家礼金的钱,还想不想我们两个过日子了?你儿子不挣钱哩,老太婆,等你儿子挣钱的时候你再来催命也还来得及。”

  少良爸也坐不住了,家里头闹成这样,邻居听见了成什么话?少良爸爱面子,他好歹也是当过厂长的人。少良爸也跳出来跟儿媳妇讲道理:“谁的命不要紧哩?你肚子里有孩子,自己就不该先打人。我们聪子又不是不讲理,你不动手他能打你?他妈叫你们不要打,那是为你好,我们要管什么?你们两口子打成什么样也不关我们的事,吃亏的还不是你啊,你个女人能打得过聪子?你不知道好歹!”

  彩霞把桌子拍得当当响:“我真领您老的情,您老真是当过官的人,会抓人的错。我先动手的是吧,我打了你儿子个耳光哩,我是该死的,你儿子打死我算了,他自己去偿命。他能吃什么亏哩?要您老出来护着,多余不多余?”

  少良爸气怔了,即使是小湘也没跟他这么说过话,少良爸家之主的权威在杨彩霞这里可荡然无存了:“我是你公公,你你敢这样跟我讲话?你个有爹生没有娘教的东西。好了,我不管你们了,少聪,她要再打,你还手,打死她,没人拦着你,看是谁吃亏大。”

  杨彩霞反而不哭了,扯着嗓子带着哭腔嚷:“好哩,这真是好人家好公婆,叫儿子打死媳妇,就为要几个臭钱。”

  3

  彩霞跟少聪吵了这架,转过天来又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