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是不样,那就是公家的人。何况,工资虽然跟保安也差不多,可地位不样。少聪就想当城管,当公家的人。

  少良妈说:“小湘认识市容的人,上次报摊不就是市容的人帮她办的吗?叫她再跟人去说说,让你弟当城管去。吃上了公家的饭,又稳定又有身份,你弟也能收收心,好好过日子。”少良妈这么热衷叫小儿子当城管,其实她还有个想法,少聪打小爱闯祸,办事又莽撞,少良妈天天为这个提心吊胆,担心他跟那些坏人混在起,又怕他在家里没个正经工作无事生非。挣多少钱倒是小事,这穿制服的公家人,总有个组织纪律,总有个上级领导管着,所以少良妈觉得这个工作特别适合少聪。

  少良把报纸上的公告找出来研究了半天,公告上写的是招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协管员,要求还不少,那头条少聪就不符合,人家要大专以上的学历,少聪是职业学校毕业的。少良就说这不行,硬件条件不具备。少良妈拿出个自学考试的大专文凭来,少良看,还真是个自学考试文凭,名字是少聪的。少良说,没听说他上过夜校啊。少良妈非常得意地说:“我逼着他去学的,上职校的时候就考了,不逼他哪儿能有今天?你弟弟也能算大学生哩。你说你们总给他找那些力气活做,那是屈他的才。”少良奇怪:“妈,那你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呢?要早点拿出来,我们给他找工作也好找点。”少良妈说:“这不才拿到么,门门考,考了好几年了。”实际上,少良妈真是才看到这文凭的。少良妈看看文凭上那章个也不少,喜上眉梢,特别欣慰地想:“我聪子还是个上进的孩子,耽误了孩子次,不能耽误他第二次。”所以少良妈才非要把少聪这事办成不可。

  少良看了这张文凭,再对对其他条件,少聪还真挺合适,心也就动了。他想,这次招聘人,又不是招公务员,小湘找找人应该能行。小湘不行,岳父出个面也能搞定。少良妈说:“这是少聪辈子的事儿,聪子要是能吃上这碗饭,那他辈子就不用愁了。我们不图工资多高,有口安稳饭吃就行,省了我和你爸多少心啊。”少良觉得有理,关键是少聪要能找份安稳的工作干,能省他和小湘多少心啊。这是救急不救穷的道理,是授之以鱼还是授之以渔的道理,少良打算从这个角度和小湘谈谈。

  少良开腔,小湘就处于炸药引爆的准备状态了。最近孩子在肚子里疯长,云姨每天弄两大罐子汤,非给小湘硬朝下灌,弄得小湘体重暴增,脚也肿了,要叫小湘妈说那就该请长假不要上班了。小湘担心单位那些人说闲话,不敢这么放肆,硬挺着还天天上班,心情当然好不到哪里去。少良这会儿工夫拿这件事情出来说,自然撞在枪口上。

  可少良哪里知道这个,小湘没跟他说过脚肿的事情,也没说过办公室那些闲人乱嚼舌根的闲话。少良自己成天忙公司的销售额忙得焦头烂额,得空了他妈还要把家里的事情来烦他,少良实在也没有那么多心思放在小湘这边。他想横竖小湘有云姨和丈母娘服侍着,有时候他要表示关心多说几句话,比如他说“汤喝多了不好”,云姨还不高兴,认为少良这是挑战她的专业性,所以少良也乐得省点心,反正云姨不能亏待了小湘,不能亏待了小湘,也就不能亏待了小湘肚子里的孩子。他有什么可操心的呢?真让他操心的还是自己家里这大摊不省心的事。

  小湘听少良把“授之以渔”都拿出来说了,倒被他怄得又是气又是笑。小湘说:“不管哪条鱼,那都不该是咱们做哥嫂的给他。你不能把你爸妈该做的事情替他做了,对吧?再有样,你弟弟今年贵庚啊,好像满18周岁了吧,这两条鱼,连你爸妈都不应该操心了,你在里头操的什么心?”几句话把少良噎得没话说。他直眉竖眼想了半天,才想出来句:“长兄为父,长嫂为母啊。人家少聪对你还是很尊重的,咱们做大哥大嫂的,那就是他的长辈,他的事,咱能拉把,就拉把吧,他会感激你这个大嫂的。”

  小湘绷着脸说:“什么年月了,还长兄为父呢。你有这么大的儿子,我倒要笑死了。你要当父,也是我肚子里头这个才挨得着边。你自己怎么那么给自己面子啊?要说感激,更不用提了,你妈不唠叨我,我已经烧高香了,我倒不要他感激。我不是没拉过他,光工作我就给他介绍了三个,小报摊还不算。他把那报摊转了,我并没有拿分钱,也没说过半句话。你自己想去,是我们不拉他把,还是他自己不长进。”

  少良不爱听这话:“人家少聪还是上进的,你看,这不是大专都读出来了。他没有我这个条件,能这样,已经不容易了。你得看他的长处。这次他刚好够条件,不然我也不来麻烦你。你看,要能,你就帮忙找找嘛。市容的那小张不是和你好吗,你和她逛街的时候提那么下就成了,不过句话的事。要不,我出钱,咱请她吃顿好的去。”

  小湘不怒反笑:“你也知道人家叫小张啊,她和我好是不假,可她不过是市容局里个小小的副科,还句话的事儿?你是真不知道行情还是假不知道行情?你知道人家给弄那个报摊费了多大的劲儿,她欠人家的人情,我欠她的人情,那到现在还没还清哪。还句话的事儿,站着说话不腰疼!”

  少良撇了撇嘴:“欠她人情咱又不是不还。我安排她全家去了趟丽江,这还不算还人情啊?你们机关里头那些我可不是不懂,好歹天天招待着这些处长科长们吃饭,我什么不知道?有些事,老百姓办就是比登天都难;熟人去,那就是句话的事儿,有多难啊,这顺水推舟的事情。你肯说句话,我弟弟这辈子人生道路就不样。就算你为难点,那和我弟弟的生来比,哪个轻哪个重呢?我并不是强求你定要办成。成不成的,还在他自己。他要不够条件,我准不烦你,在我这儿我就把我妈给回绝了。现在就求你说句话,你就这样。”

  小湘有点咬牙切齿了:“你天天招待那些处长科长们,你自己怎么不去找?你还别招我说出好听的来。自从你干了销售,说好听点,那是要给我们娘俩儿多赚点钱,换套房子,可到底这钱也没花在我们娘俩儿身上啊。这话我也不说了,那些处长科长,哪个不是我老爸和我拼着这张脸去死气白赖地请来的,你还说呢?我不是为着你,我好好的自己干自己的这摊子事,又不想升官又不要发财的,用得着有事没事地和这个逛街,和那个吃饭,看见谁都赔张笑脸去吗?你不领情也就算了,还以为这是容易事。我告诉你,但凡求人的事,就没有容易的。还丽江,你当人家稀罕呀?那是跟着你们公司的客户起去的,弄得人家多尴尬,你不知道吧?为这事,我都道歉好几次了。”

  提起这个,小湘就来气。为了那报摊,少良安排小张家三口和客户交流会起去了丽江,少良觉得这样安排没什么不好,自己还能省点费用。小湘当时就说不好,应该单请人家才对。少良说,免费去玩次,谁还会那么挑剔呢?谁知道在丽江就出了点小问题。公司安排要先开两天会,再安排出去玩,小张夫妻俩就先自由活动了。结果市场部负责安排的新人没搞清楚状况,上玉龙雪山的时候把小张家三口给落下了。回来以后,小张也没多说什么,只说可惜了没上玉龙雪山,白去了趟丽江。小湘感觉很不好意思,回家把少良好顿埋怨。少良还觉得莫名其妙呢,说他们两个那么大个人,难道不会打个电话联系下?或者自己花点钱去趟玉龙雪山又怎么了呢?末了,他还得出个结论:“你们机关的这些人就是能力太差,要不就是被别人服侍惯了,自己毛不拔还特不知足。”

  第14章怕爱,爱老婆哪是丢人的事儿5

  小湘到现在都耿耿于怀,又觉得很对不住朋友。少良反倒点儿也不觉得有什么对不住的,就算没上玉龙雪山,在丽江五星级酒店还住了好几个晚上哪,又是高尔夫,又是民族风情演出的,那不是享受,难道不要钱的?就为了个少聪没干满三个月的报摊,这样还不算还人情,那要怎么样才算呢?少良说:“连我爸妈我还没安排过呢。”小湘回他句:“下次你直接安排你全家好了,别来烦我。”就为这事,两个人小半个月没有说话。

  现在旧事重提,两个人还是说不到块儿去。可是少良转弯转得快:“以前的事情,老说干吗呢?咱们还是商量眼前这事。好,就算咱们欠她个人情没有还清吧,这不是挺好,你再找她次,办成了咱好好谢她次,不就把以前欠的还回来了吗?”

  小湘冷着脸说:“要商量你另找人商量去,我这商量不来,我没有这个能力兜揽这些事。前天小张还说呢,这次他们局领导可说了,就以考试成绩为准,完全公平公正,所以才在报纸上公开登公告。要录取的时候,还要邀请媒体监督。我看这倒好,少聪既然能考上大专的文凭,他也应该能考上这个。去考这个的有几个能考上大专文凭的?他认真要考,考上了那是他的本事,考不上那也没办法。”

  少良有点着急:“你怎么这样呢?这种考试你还不知道,不就是拼谁能找人吗?”

  小湘说:“那也未必,你别说我们机关就是这套话,好像你多懂似的。你不相信公正公开,你找人去,我是没有不公正公开的本事。”

  少良想了想,说:“你没有,咱爸有啊。好老婆,你就替我求求爸,他上次还说过,市容局的局长和他以前还是个单位的,咱爸开个口,这么点小事人家怎么也得给个面子。要不,你不好意思说,我自己去说,行不行?只要你在旁边帮帮腔就行。”

  小湘本来在书柜里到处找书,不想和他多说这事,听少良要自己找爸爸开口去,又是气又是急:“你别有事就咱爸咱爸的,叫得亲。那是我爸,我欠你的,我爸可不欠,你别尽指使着我爸去给你干这干那的。他都退居二线的人啦,求人是那么好求的啊?你真不懂事啊假不懂事儿啊!”

  少良心里也开始发堵,心想:“我都低声下气地求了半个晚上了,该说的好话说尽了,你还这么着。”少良就说:“谁指使你爸了,都说了是求,还要怎么样?我也没说定要办成,给办了,办不成,那我们家也领情。就求你求你爸给说这么句话,看你这样儿。行了,我也不劳动你了。你们家多金贵啊,谁敢指使你什么?以后你也别说你给我们家怎么怎么了,每次都这样,求你办点儿事,要看你多少脸色,还没完没了的,什么时候想起来就夹枪带棒地说通。这些年,我也听够了,以后不求你还不成吗?”说完了,少良有点恼羞成怒,想了想又接了句,“谁还没求着谁的时候呢。”

  小湘本来没有真生气,听这话,也气了:“杜少良,你这是有良心的话?我帮你们家那些破事儿,我还帮出不是来了。我给你什么脸色了,我又说你什么了,我说的是不是事实?永远都是这种小农意识,讲不出理来就胡搅蛮缠。你们家人全这样。”

  少良发了狠:“我小农意识,你还小市民呢。动不动就说别人农民。我就农民怎么了,没农民你吃什么?我不讲理,我不讲理你们家人这些人拿我不当人看我也忍了,我为什么?我还不是为了我们俩平心静气过日子。认真不讲理,谁不会吵架?谁不会给人白眼看?谁又比谁高贵多少?我们家人再什么样,我爸我妈也始终敬着你,到了家里看你的脸色,你们家对我什么样儿?谁都有自尊,你以为我过得不痛苦?”

  小湘的眼泪都涌了出来,她指着少良:“你别动不动扯那么远,谁亏待过你了?你做人得有良心。你有事儿了,就知道找我,找我们家,办成了没功劳,办不成还落埋怨,是谁不讲理?不过是帮不了你弟弟的忙,你就扯出这么多话来了。好啊,你既然是这种想法,怎么不早说?你早说,也没有谁非逼着你和我过呀?你用不着这么痛苦,离了我们家,你自然过你的好日子去。”

  少良听话说到这份儿上了,索性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你想要怎么样?不用找这种借口,离了我自然你的日子更好。你们家不都这么说吗?你是千金小姐,我是配不上你的。我怎么拦得住你,谁离了谁不能过?”

  小湘听这话,心里凉了半截。自己这几年在娘家始终维护着少良,有点什么事能担的不能担的都替他担了,反倒落了这样的话,小湘想想寒心,觉得自己太不值了。

  小湘赌气说:“是啊,谁离了谁不能过呢?这话可是你说的。这几年,你以为就你个人痛苦吗,谁不痛苦呀?我觉得我真是有病,好的不拣,千挑万选选你这么个不懂人事儿的,连累着我爸我妈还操不完的心。我早听了我爸我妈的话,我用得着受那些罪吗?我也不至于有今天这下场。”说着说着,小湘的眼泪就下来了。

  少良在气头上,他狠狠地说:“这才叫真心话,早说出来我又何必上赶着你?我也不能强扭着你跟我受罪,我怎么敢?是啊,有多少好的呢,你怎么不去选?现在去选也还来得及,如今不知道多省心。你选好了,我拔脚走我的,绝不拖累你。”

  小湘看着少良,气得说不出话来,憋了半天才说了句:“好,好,有本事你现在就走,你走,你走。”

  话赶着话,少良也冷笑:“这是你叫我走,别说我不管你。”说完,少良开门就出去了。小湘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

  5

  外面的冷风吹,少良头脑清醒了不少,想想刚才说过的话,自己也有几分后悔。可想想小湘的那些话,少良又忍不住生气。这会儿回去也不是,不回去也不是,他在小区里转了转,想等小湘睡了再溜回去。可巧姐夫梁文年打了电话来,说有几个校友从外地过来,让少良起去酒吧聚聚。以前少良不大去参加这种聚会,自从去干了销售,就免不了和同学联络联络感情,出去应酬的时间也多了起来。但少良还是喜欢待在家里看百万\小!说上上网,现在横竖也没有地方可去,少良就说有空,会儿就到。

  原来,梁文年本科和少良研究生是个学校的,少良和小湘结婚以后,两个人偶然说起才知道原来两个人是校友。梁文年比少良大六岁,两个人同是殷家的女婿,严格算起来,两人又都是农村出来的,自然共同语言就比较多。小潇比小湘更霸道,梁文年的日子比少良难过不少。家里头的很多事,跟同事谈不着,跟朋友又扯不清,只有他们两个人彼此知道对方的事,有时候还面临着相同的问题,所以两个人虽然是连襟,倒感情比亲兄弟还好,几乎无话不谈。

  也正因为这样,梁文年常常把他跟小潇这些年的磕磕绊绊当教科书说给少良听,很多事情梁文年跟小潇已经吵过次,既积累了战斗经验,还有心得体会,少良从中吸取了不少经验教训,也因此少吵了很多架。和小潇结婚十年,梁文年看似从没占过上风,可他非常得意地跟少良说,女人么,就是吃软不吃硬。你想叫她顺着你的意思来,少不得让她挣足了面子。男人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让让女人,天下就安定团结了,男人就能想干吗就干吗,这就是男人的聪明处了。少良经常说他死要面子,不肯承认自己窝囊就罢了,梁文年说,反正这些年想给家里的钱都给了,想给家里办的事情都办了,不就说两句软话么,这不能叫窝囊,这叫不跟女人般见识。少良就说梁文年死鸭子嘴硬,怕老婆还不认。谁知道梁文年说男人怕老婆根本就不是丢人的事儿,怕就怕,有什么不敢认的?怕说明爱,爱才会怕。两个人凑在起,就怕老婆还是不怕老婆的话题都能掰扯上个晚上。

  梁文年家的事儿只比少良家多,绝不会比少良家少。小潇只要占住了理,就能把梁文年骂个狗血喷头。这么多年,梁文年直想把乡下老家的爸妈接到城里来住上段时间,不过他从来就没得逞过。小潇生孩子的时候,他爸妈说来帮小潇带孩子,小潇拒绝了,理由是家里房子太小。后来每年过年老人家都想来,但小潇总能找出这样那样的理由,老人家就直没有来过。梁文年也发过狠跟小潇吵架,可结果也没有说服小潇。他给父母争取到的最大福利就是每年按时寄大笔钱回去,又另给了钱盖了新房子,给两个弟弟娶媳妇,打发妹妹出了嫁。后来梁文年也想开了,即使把父母接到城里来,也不定就能享福,来父母在城里过不惯,在农村过惯了的老人来了城里没准儿还嫌闷。再有,儿子也不是只有自己个,他出了钱,两个弟弟出点力,父母也不会受什么委屈,好过到这边来给带着孩子受累,还要看小潇的脸色,后来他也就不坚持了。

  几个校友在起侃大山,梁文年看少良情绪不高,就知道肯定是他们两口子吵架了。两个人将校友安置到间安静的茶室聊天。这间茶室离少良家不远,以前他们俩也经常来这里聊聊。少良第次来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当初还是沈大昌带着他过来的,少良才知道背街小巷里还有这么个好地方,后来没事就经常来这里坐坐。沈大昌也有事没事经常来,不过沈大昌是醉翁之意不在喝茶,也不是图清静,他是冲着老板娘来的。

  茶室的老板娘叫筱玉茭,是附近大学里的老师,三十五六岁的年纪,已经离过两次婚。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