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湘自己不觉得。但现在少良有事求着小湘,这点不高兴他还不能表现出来:“你不信也是事实啊。我们家虽然不是农村的,但直也挺困难的。不有这么句话嘛,文钱难倒英雄。我爸我妈能把我给供出来,把我妹给供出来,已经挺不容易了。要再供个大学生,确实没有能力。”小湘直笑:“得了吧你,你妹妹那是你供出来的,你妈那时候可不是没叫少兰辍学,那是我拿的钱,才让少兰上了高中。这少兰考上大学,也是我出的学费。还有,你弟弟要有本事上高中考大学,你妈才不会叫他去读什么职业学校。你妈心里头,你弟弟才是最要紧的。拿个这么大的帽子扣着你,说什么你耽误了你弟弟上大学,这话也就是有事叫你办的时候忽悠忽悠你,你还做梦呢。”

  少良心里不是没数,可他心里有数不代表他能接受老婆这么说,何况小湘口个“我拿的钱”,少良的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别老是说这个,就算我弟弟没本事上大学,我当大哥的也该拉他把,这也没什么错。我们家就这个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小湘听少良这么说,真有点怒其不争:“你们家这个情况,还是你爸妈碗水端不平导致的。你上大学,有好工作,那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你弟弟上不了大学,那是他自己不努力。你说你爸妈不说你弟弟自己不努力,反说你耽误了他。你弟弟有什么事,就好像咱们有义务应该给他解决,给他解决也就解决了,你看他哪次好好干了?次又次的。他这样子,都是被你妈给惯出来的。”

  少良真不高兴了:“你说我就说我,说我妈干吗?哪个妈不疼孩子啊?你妈不疼你啊?你妈不疼你,怎么费心费力把你弄到公务员队伍里去?个月啥也不用干,也拿好几千。那我妈就给我弟弟多操心点,也不过就是想他日子过好点,那有什么错?”

  小湘冷笑:“没错,你妈能有什么错啊?她有本事,也把你弟弄到公务员队伍里去啊。啥都不用干,个月拿好几千,你可真能编,说得好像我当公务员跟你有仇似的?你这就是心态不正常。公务员怎么了,是不是份正当职业啊,要不要朝九晚五上班啊?就再什么都不干,也没像你天到晚陪这个吃饭陪那个吃饭,就为张单子,恨不得给人磕头去。”

  少良也有点上火:“是啊,我是为个单子恨不能给人磕头去,我为谁啊?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你以为我愿意啊?我要跟你样,我用得着这样吗?再说,我们家也没麻烦过你几回吧?不就是给我弟弟找了两回工作吗,你至于这样天天说吗?”

  小湘眼睛瞪了瞪:“杜少良,别没事找事啊。你挣钱养家,我也挣钱养家。可年到头,我见不着你几个钱,我没说你什么吧?你还口个你为了这个家,也好意思说?还不就给你弟弟找两回工作,有本事你自己去找两回,你找我干吗啊?”

  少良的声音也有点高:“是啊,是你有本事,我们领情。我们家也没亏待过你啊,不每次该花钱花钱,该道谢道谢。这不,就求你打个电话,我爸我妈我弟弟还大家子来跟你说谢谢,还要怎么样呢?哦,让所有的人都按你的意思来,把你当最高领导捧着,你就高兴了是不是?”

  小湘真憋不住火了:“杜少良,你少犯浑啊。哦,你们家没亏待过我,我贱是吧,上赶着给你们家办事,就图你们花钱道谢?你别说那钱本来就是你出的,我还真不稀罕你们那个谢谢,谢谢两个字说得可容易了,事儿是那么好办的?就算好办,我凭什么给你办啊?那你要这么说,谢谢也不用说,我也不找这个不自在,谁也别求着谁,行不行?”

  少良见小湘生气了,他不想把事情闹大,只好息事宁人地说:“好好,我错了,我说错了还不行吗?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就是,你说我怎么都行,你别什么都说我妈。我们家情况你也知道,你老说也没什么意思。”

  小湘见少良朝后撤了,她也不想没完没了:“那我也不是说你妈,我就是说你弟弟自己应该对自己负责任,别什么事儿都指望别人。”

  “好好好,你说得都对。吃饭,吃饭。”“吃什么饭,吃不下了。”小湘头甩就进了卧室,整个晚上都不理少良。

  _

  第16章高举小白旗,成功收复失地1

  少良和小湘打冷战,这还是结婚以来的第次。难得干干脆脆吵次架,什么结果也没吵出来。冷战持续了三天,终于在少聪的个电话之后以少良高举小白旗而结束。杜少良几句好话哄,小湘就乖乖地给他们家办事儿去了。

  1

  第二天大早,少良醒了,在屋里转了圈,才发现小湘已经不在家里了。少良心里这个火啊,心想:“小湘也太不给面子了,吵架归吵架,那是夫妻俩的事儿,可是你明知道我父母弟弟大家子要来,就这么走了,叫我怎么办?”

  少良气呼呼地给小湘爸家里打电话,电话是云姨接的,少良就问小湘有没有来,云姨觉得莫名其妙,刚说了“没来”,小湘那边就进了门,她边进门边还嚷嚷:“哎呀,饿死我了,云姨,有没有吃的啊?”云姨赶紧摆手叫她小点声。云姨感觉杜少良语气不对,小湘又大早跑回来,这事指定不对头。于是,她就对少良说:“小湘没来,她大早能去哪里啊?你好好找找。”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少良这个气啊,他明明听见话筒里传出小湘的声音,云姨还说她没回去,这就是摆明了小湘不想接电话。他本来心里就有火,这下火更大。少良原本还想打个电话追问小湘,可想想又放弃了。他如果打了这个电话,要么跟小湘在电话里吵架,然后殷家大帮人来兴师问罪,搞不好还把少聪那事给弄黄了;要么低声下气求小湘回来,可少良不乐意这么干。但小湘不回来,父母和弟弟来了也不好说啊。少良又急又气,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辙来,就自己去菜市场买菜了。

  小湘这边可就没消停了。云姨向对杜少良的表现问题都得穷追猛打,小湘也恼着少良,心想“:你就是要找我,打我的手机啊,干什么把电话直接打到家里来呢?那桌上我还留着字条呢,你就至于这样?”小湘就不打算答理少良,又架不住云姨的追问,就掐头去尾地说:“他们家人今天中午要来,我出来躲天,没事儿。”

  云姨不信:“他们家人来了,你跑了,还能没事儿?这就是事儿!”小湘妈说女儿:“你这可就不对了,你婆婆他们来你就跑回娘家,这不像话。

  你要跟少良说好了,那也算句话,看这样子你们又没沟通好。你得尊重人家。”云姨说:“那也得分什么事儿。那找工作的事情,八字还没撇,就先来道谢,这就是想让咱们小湘把这事负责到底,他们家人心思可多了。”

  小湘接过来说:“云姨,你说得可对了,他妈就这意思,所以我才回来的。我回来的时候还留了条,说是单位临时有事儿,我没说我回家来。”

  云姨说:“嘿,这杜少良可够精的,他就知道朝这儿打电话,也不知道刚才你那嚷他听见没有。”

  小湘说:“听见没听见的,管他呢。反正我今天不回去。”

  小湘爸也说小湘:“你妈说得对,你公公婆婆来,不管他们怎么想的,人家也算是片好意,你这样让少良很为难。你还是快点回去,别使这个小性子。少良这孩子毛病是不少,但本质还是不错的。你既然跟他在起,就得多考虑考虑人家的感受。”

  小湘妈也说:“你吃了饭啊,还是回去。他们家人来吃顿饭,那也没什么。叫少良做就是了,你大着肚子,别下厨房。要实在忙不过来,家里还有你爸他们单位发的熟菜,都是荤的,我们这儿也没人喜欢吃,在冰箱搁了段时间了,正好你带回去,能凑几个菜,他们家爱吃荤菜。”说着话,云姨就把冰箱里的真空包装的熟菜拿了大堆出来。小湘妈还嘱咐,看看那上边的保质期,别把过期的给人家吃。小湘想想也有理,她原本没打算躲,只不过是对少良昨晚说的话生气才跑回来。

  小湘就说:“这么着吧,我吃了早饭再回去。”

  要是平常少良妈来大儿子家,她可从没认真想过要带什么东西给小湘。当然,她每次来都带不少东西,带的都是城里不容易买到,少良从小又爱吃的那些东西,比如她自己摊的煎饼腌的糖蒜头豆瓣酱风鸡腊肠等,这些东西不用花多少钱,少良还爱吃。小湘虽然不爱吃那些蒜头腊肠,可是少良妈每次带来新摘的豆角黄瓜西红柿,小湘都欢天喜地的。

  少良妈觉得,这个儿媳妇吧,说她嘴刁钻,那也是真刁钻,那肉稍微有点肥就不吃,荤菜里头大排不吃嫌肉粗,青鱼不吃嫌刺多,鸡肉不吃说是饲料味,羊肉牛肉也不吃嫌膻味重,黄鳝不吃,说有避孕药,河虾也不吃,说里头有重金属。少良妈就不明白了,黄鳝那东西怎么就有避孕药了呢?可是说她好养活,还真是好养活,就农村里没人吃的干豆角子小菜秧丝瓜黄瓜,她偏就吃得顺溜。少良妈每次在少良家做饭,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在少良妈的概念里,那要没个荤菜,怎么叫吃饭呢?以前是家里困难,吃不上肉,现在日子好过了,还不得好好补补啊?尤其是少良,小时候那受的是什么罪,粗粮都吃不饱肚子,更不要说肉了。现在条件好了,难道还不吃?可是小湘呢,黄瓜拌拌就能当主菜了。

  少良妈的拿手菜是红烧肉。她每次做红烧肉,小湘就大惊小怪地不让少良多吃,说这东西油大,容易血脂高。后来少良妈老看电视,就看出名堂来了,小湘这个就是富贵毛病。家里条件太好了,肉吃太多了,所以就想吃这些没吃过的东西。少良妈直摇头,这小湘和少良哪里是样的人呢?她哪里知道少良小时候吃的是什么苦,受的是什么罪啊?少良妈心疼儿子,所以,她每次都要带少良爱吃的那些东西来。

  这次可不同,这是带二儿媳妇头次走亲戚,少良妈认为这是家里的件大事。大事,当然要体面。不但在大儿媳妇这里要体面,在二儿媳妇这里也要体面,才说得过去。

  头几天,少良妈就和老头子合计。少良爸的意思,要是正式点,就到县里的大超市买点营养品奶粉带去。少良妈本来也同意,可她跑到超市看,那些营养品贵得要命,少良妈又舍不得钱了。钱是方面,主要是那东西她觉得没用。少良妈想了半天,决定还是带点实用的东西。她跑到乡下少良他奶奶那村里去了趟,挨家挨户地收了20来斤鸡蛋,又抓了两只大公鸡。少良奶奶自己住在个小院子里,80多岁了,还养了院子的鸡。这些鸡成天在外头找食吃,吃饱了回院子里来睡觉,不睡鸡窝,而是睡在树上。少良妈记得有次她带了只这样的鸡回去,小湘居然吃掉了整条鸡腿,小湘说这是正宗的虫虫鸡,味道好极了。少良妈就带着这些鸡蛋和两只正宗的虫虫鸡去了少良家。

  杨彩霞也和少聪合计,少聪这工作可就全指望嫂子了,杨彩霞想起结婚的时候嫂子给的那280块的红包,就觉得这大嫂应该是个小气人,既然是小气人,那就更不能得罪。她想,既然求人家给找工作,那就得舍得下本。少良妈带这点鸡蛋去,像小湘那样的人她哪儿能看得上眼呢?要是婆婆个人去,她也懒得问,可这次是自己两口子登门道谢,主角可是少聪和自己,杨彩霞不愿意被这个小气的嫂子给看瘪了。所以她咬咬牙,拿出了自己刚攒起来的500块钱,拖着少聪去了超市,挑来挑去,决定给嫂子买点西洋参。她听人家说过,这东西是美国进口货,少聪也说这个好,他看见小湘给少良买过西洋参。

  杨彩霞看那小瓶子的价钱,天哪,小瓶就要100多块。超市的售货员赶紧给她介绍说:“这个是切片,你要好看又省钱,那还不如买这种含片,还有胶囊也行。吃起来又方便,这个大礼包才不到100块,买两样,漂漂亮亮地送人,人家送人都买这个,吃起来是样的。”

  杨彩霞自己也没吃过这个,但是看过的,问少聪,少聪说挺好,送人么,那当然要大大的包装才好看,这两大包才不到150块哩。杨彩霞心细,她说:“这个不是上那个牌子,这是没听说过的牌子。”售货员又说:“上那个牌子有啊,贵好几十,那个不实惠。这个牌子的东西是样的,也是大厂家,只不过人家不做,所以就便宜些。你们要买那个,那不是在那边吗?随便你。”彩霞想也有道理,当场就拿了两盒。少聪说这就行了,挺漂亮。彩霞准备买400块钱的东西,她觉得花150块钱太少了,找工作是大事,这钱不能省。售货员又介绍说:“你给孕妇买礼物,买这个血尔最好了,这是补铁补血的。要不这个口服液也行,都是给孕妇吃的。”彩霞看也不贵,就拿了两盒,总共花了300多块钱。两个人欢欢喜喜地拎回家了。

  少良妈看,还埋怨说:“你们乱花钱,那超市里的东西我早看过了,没样东西是实惠的。你们买这个干什么?有钱,还不如存着给孩子买张床。300块钱啊,能买多好的床啊。你买了这个,她也不会吃的,最后还是浪费。”少良妈老早惦记着给彩霞肚子里的孩子买个婴儿床,而且要买小湘她妈买的那种婴儿床。当然,小湘妈买的那床花了2000多块,少良妈看上的只要500块左右,但两张床看上去是样的。少良妈没舍得花钱买,她还寻思着找镇里的木匠给做张床,还能省点钱。杨彩霞不知道婆婆有这个心思,她想,这老年人就是看不准什么重要,少聪的工作要是成了,别说买床,买什么都有了。再说了,这东西是超市里最好的东西了,平常人家谁舍得吃这个?大嫂再不懂事,她也不至于不识货吧。再不识货,城里的超市和这里的超市价钱总是样的,300多块钱呢,这个礼她总要领情吧。所以她也没理会婆婆的唠叨。

  就这样,少良爸妈带着少聪夫妻俩,拎着鸡蛋和两只虫虫鸡,带着四大盒营养品,浩浩荡荡地赶头班车进城来了。他们路上没少吃人家的白眼,虽然禽流感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可是看见活蹦乱跳的大公鸡和自己起挤公共汽车,谁都有点不舒服。加上进城的车本来就少,车上天天都非常拥挤,个急刹车,放在座位边上的鸡蛋被站在旁边的个人个趔趄差点踩扁,还亏了少聪动作快,伸胳膊死命地挡了下。少聪人高马大,这下护东西心切,车里又挤,手上没轻重,把那人给搡了把,那人的头正好磕到后面那人的胳膊肘子上,疼得眼泪都出来了。鸡蛋没事,可是那个被搡的人可不干了,揪住少聪就要理论。少聪本来就愣,嘴上也不饶人,他哪里吃那套,没说几句就吵了起来。个说你推我干吗,推伤了你得负责。个说你不踩我的鸡蛋我能推你吗?你伤哪儿了啊,我给你看看。两个人路吵下来,互不相让,差点就要干仗,还是少良妈死命拉着少聪才没打起来。结果,那人临下车的时候故意朝鸡蛋上踢了脚,少聪瞪眼要揍他,人家下了车扬长而去,气得少聪连那人祖宗八代都骂了。等下了车看鸡蛋箱子,里面碎了不少鸡蛋,路上还不好清理,就这么拎着到了少良家。

  2

  等少良把门打开的时候,看见四个人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纸箱子还朝外滴着水,问才知道这么回事,少良点儿也不客气地就说少聪:“你也是,推了人家,道个歉不就完了吗,吵什么架呢?”

  少聪和少良本来感情不错,可他就是讨厌少良老端着大哥的架子来教训他。而且少良和父母样,从来都认为他办事儿不靠谱,少聪顶不服气。少聪说:“道什么歉啊,算他跑得快,不然我把他朝死里揍。”

  少良本来心情就不好,再看少聪这态度,更是气不打处来:“你还把人朝死里揍,天到晚你除了惹祸能干点正经事不?”

  少良妈看着彩霞也在,怕少聪没面子,赶紧打岔:“行了,少聪,去把鸡蛋拾掇拾掇,别弄到地板上了。彩霞啊,你换双鞋,这地板贵着哪。”说完,她熟门熟路地找拖鞋给大家换,又要找小湘打招呼,少良这才说:“哦,她啊,他们单位临时有事儿,领导刚打电话叫她回单位去了,刚走,她还叫我跟你们说声呢,等她忙完了就回来。”

  少良妈也没多想,挽挽袖子就下厨房去了:“没事儿,她有事她忙,忙完了回来吃饭就得。彩霞啊,你嫂子是公务员,工作可忙了,那忙的都是大事儿。”

  少良跟到厨房去说:“妈,我来吧,我这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你就别动手了。”少良妈只把少良朝外赶:“你在这儿干什么?”又压低了声音说,“你是大伯子,你下厨房算怎么回事?别管,这有你妈。”左右看看没别人,又说,“小湘单位真有事儿,还是你们俩吵架了?”

  少良说:“您想什么啊?没有的事儿啊。真是他们单位领导打电话来的,有急事儿。”怕她不信,少良又说,“其实也不是单位领导找她,是市容局那小张找她有事儿,她去也是为了探探少聪那事的消息。”

  少良妈本来不信小湘单位有事,可听是市容局的人找,立刻就信了,心里还高兴起来:“你看你,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你刚才怎么不说是人家找她呢?这是帮少聪他们的忙啊,得说给他们两口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