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份好工作,又稳定又风光。这下他到了城里,自己要是还留在县城,两个人分开,指不定出什么事呢。彩霞知道少聪的毛病,天没有人看着他就要出花样。婆婆虽然能管着点,终归很多事盯不到。少聪要走歪路,吃喝嫖赌,婆婆也是个厉害角色,指定能管住他。可少聪要是动了别的花花心思,那婆婆管不管,还两说呢。本来她自己就不招公婆待见,要是再连老公都看不住,彩霞觉得自己就太亏了。

  “男人都得盯死了管。”这是彩霞从自己父亲身上总结出来的经验。不论女人为了男人吃多少苦,付出了多少,这些男人是不会记得的。要想保住自己的家庭,让两口子白头偕老,这女人不多长点心眼是万万不行的。彩霞对爱情的理解很简单,既然嫁给少聪,彩霞就打算跟他死磕到底了。既然是要死磕到底,那就不能让少聪脱离自己的掌握范围。于是,彩霞就和少聪起进城了。

  少良妈和少聪夫妻俩直接把行李都带到了少良家,小湘当时就傻眼了,直接收拾东西跑回了娘家。小潇看妹妹这架势,说:“这下可好了,杜少良他弟弟住到你那儿,你倒跑家里来了,连主阵地都丢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窝囊的。”

  小湘心里不舒坦,嘴上还得硬气:“他这也是时没办法,少良说住个礼拜就叫他走,先过渡下。”小湘妈对杜少良可有意见:“这算什么事?杜少良他妈不是惦记你们家这房子吧?这你可得注意。”

  小湘心里也犯嘀咕,这些年,要说杜少良他妈不惦记这房子那是自欺欺人。少良妈曾经不止次地说过,这房子老杜家出了首付,就有老杜家份。少良妈指望着少良将来日子过好了,再换套大房子,这个房子能让给少聪。老太太心里这点儿小九九瞒不过小湘。关于这个问题,小湘和杜少良达成了共识。杜少良赌咒发誓地跟小湘说,他绝不让这件事发生。

  小湘妈才不信这套:“这个杜少良说套做套。小事咱们都可以不跟他计较,房子这事是大事。你拿了公积金出来跟他起还贷款,对他可是贴心贴肺。咱家不图他大富大贵,好歹得图他个厚道。他要是不厚道,那就别怪咱家也不厚道。”

  小湘觉得姐姐和妈妈对少良都太苛刻了。怎么说都是家人,她和杜少良是要在起过辈子的,总拿这个出来说事,伤了感情。小湘妈说:“我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谁叫你当面跟他什么都说,你心里得有数知道吗,我的傻闺女。”小潇无奈地说:“就是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你别不信我的,妈,我看你做好长期收留她的准备吧。”果然,小湘搬回娘家都个礼拜了,少聪两口子还在小湘家客厅打地铺。少良妈的理由是:“那总不能让他们两口子热乎乎地就分开两处住,我这婆婆就被人说闲话了。”

  少良这个悔啊,他后悔没听老板娘的话,叫少聪两口子住到老板娘的店里去。筱玉茭听说少良的弟弟没地方住,很爽快地说,反正店里晚上也需要人守夜,现在是几个小姑娘轮流守夜,不安全,筱玉茭希望少聪能在店里帮忙守夜。可是,少良把这事跟他妈说,少良妈把儿子给训了顿:“你住单元房,叫你弟到店里打地铺,那店里是正经住人的地方吗?你这当大哥的亏心不亏心?还有你这媳妇儿,大着肚子都快要生了,我特地跑来伺候她,她倒跑回娘家去了。”

  少良也觉得他妈有点不讲理:“妈,聪子住在这儿,不方便。”

  少良妈说:“我要不在,那是不方便,我在呢,有什么不方便的?聪子媳妇儿这来,更没有什么不方便了。我们还多个人伺候她,老杜家可没这规矩,你得叫她回来。”

  少良只好换个角度跟他妈解释:“聪子媳妇儿也怀三个月了,您不能老叫人家就这么睡地铺吧。”

  少良妈说:“她哪儿有那么金贵?这村子里的媳妇儿,刚生了孩子下地干活的都有。聪子媳妇儿比你媳妇儿强,人家没这些个讲究。”

  少良还不死心:“我出钱给他们在附近租套房子,室厅的就行了,花不了多少钱。”

  少良妈还是那话,有那钱你给我替你攒着,再不给你妹妹寄点,睡个觉,个月1000多块,你有钱烧的!

  少良郁闷死了,小湘气得好几顿没吃饭,杜少良打多少电话她也不接。杜少良知道,小湘这次真是生气了。

  //|?

  第22章夫妻那点事1

  结婚这么多年,少良最难以忍受的件事情就是小湘大事小事都要回娘家去说,搞得自己的小家庭在丈母娘家点儿隐私都没有。丈母娘不图钱,图的是对她女儿好。可是这个好的标准又没个谱,少良觉得自己对老婆可好了,可丈母娘觉得她女儿还受着委屈。

  1

  小湘妈瞧着亲家这阵势,心里盘算了半天,跟小湘说:“我看,你也别指望杜少良能把他弟弟家赶出去了。”小湘不服气:“凭什么他们把我家给占了,不行,明天我就回家去。”小湘妈说:“你回去能干吗啊?你个人,挺着肚子跟你婆婆吵架去啊?再说了,吵架能有用吗?”

  小潇说:“那可别说,有的人,你跟他讲理,他不答理你,你跟他吵架,他还得听着了。我觉得小湘回去吵架也未尝不可。对了,你好像还从来没跟你婆婆真正吵过架吧?这不行,你得跟她当面较量回,才能把规矩给立起来,你们家这杜少良就是被你惯得没样了。”

  小湘妈嫌小潇添乱:“你还撺掇她跟婆婆吵架去啊。都像你,你别以为梁文年不说你什么,你就什么都对。你跟人家过日子,就得尊重人家父母,好歹不能跟老人撕破脸。”

  小潇说:“老妈,你心太善,你这样的,十个也干不过梁家老太太去。”又对小湘说,“就得跟你婆婆当面把话说清楚了,你老跟杜少良掐没用。谁干的事你得找谁,这才能解决问题。”

  小湘妈和小潇两个人你句我句,把小湘弄得又没主意了。小湘妈这才想起来自己原来的主题:“我可不是叫你回去跟婆婆吵架。我看啊,不如趁这个机会,叫杜少良换房子。”

  小湘时半会儿没绕过来:“换房子,换什么房子?”

  小潇说:“我们家这二小姐是真不操心,妈,你把房钱都给人准备好了,她还问换什么房子。”小湘这才想起来原来说过的房子的事。小湘说:“这不大合适吧,好像咱家逼他似的,还是等孩子生了再说。”

  小潇这段时间老琢磨着买套二手房投资,她对房子这事特别有心得:“等孩子生了,房价又涨了,这就等于钱放在那儿就缩水。这房子既然说要买,就早买。现在这时候买二手房是个好时机,人家说马上调控政策出来,房价还得涨。”

  小湘说:“这我就不明白了,那调控房子不是就应该降价吗,怎么还得涨呢?”小潇笑了:“亏你还是政府机关的呢,说这种外行话。你就不看看,即使调控起定作用了,那还能直调控啊?房子这东西迟早是要涨价的,趁现在调控房子处于低价位,要出手就赶紧出手。”

  小湘爸插了句:“这话还是对的,政府调控力量是有限的,你只看这个物价飞涨的速度就知道了。你们想,连大白菜都涨价,房子怎么可能不涨呢?”

  小潇提醒小湘:“我听说最近咱们这儿要出台政策,控制二套房贷款呢,你要买还真得赶紧买,晚点也许就买不上了。”

  小湘也听说了这件事,第二天就打电话问房管局的个朋友,果然如此,不过不是不让买二手房,而是要提高二手房贷款门槛,增加税费。就是说,去年年底前的那些买房优惠政策将会取消,政策出台,二套房交税和首付都会提高,小湘意识到这买房子的事情可是迫在眉睫了。

  少良对买房是点儿兴趣也没有,主要原因是没钱;再者,少良觉得现在这房子挺好,又不是没有房子住,再贷款买套房子的话,压力就太大了。少聪工作刚刚稳定,彩霞在筱玉茭的茶社干着,也没多少钱,眼看还要生孩子了。少良妈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叫少良要多帮着少聪,有了孩子后更得少良帮衬着,这日子才过得下去。少兰在上海,过两年毕业出来找工作,少良知道,到时候那还是自己的事,更别说老爸隔三差五地要去医院了。别看自己说起来年薪十几万,年到了头,根本落不下什么钱。再买房,这日子可就没法过了,所以少良坚决反对买房。何况,丈母娘原本说的是自己要买房,这下又绕回到叫他杜少良买房,少良觉得心里不舒服。

  但是,难得小湘为了买房的事情肯接他的电话了,少良觉得不能这时候把老婆得罪了。所以在小湘提到买房这话的时候,少良眼睛都没眨就答应了。

  这边虽然答应了,可少良还是愁得不行,他又叫上沈大昌李力明和梁文年讨主意,四个男人在茶社开起了小会。

  少良跟沈大昌这么解释:“硬顶着跟她说不买,肯定再吵起来不可。”沈大昌觉得少良纯属没事找事,有福不会享:“丈母娘给你付首付,还五成,有便宜你都不会拣啊,还弄得好像人给你买房你给人多大面子似的。你真是,这要是我有这么个好丈母娘啊,我天到晚怎么伺候她都成。”

  杜少良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五成首付能是白给的吗?这要还的,剩下那五成哪儿来啊,不得跟银行借啊?我这好容易才把前面的房贷还得差不多了,气还没喘过来,又还上债了,还得还20年。你以为福是那么好享的?”

  梁文年发话了:“这里面有件事情你没弄明白,欠银行的钱那是非还不可没得商量,欠丈母娘的钱,那就两说了。我们家还欠着咱丈母娘10万的装修款呢,黑心点说,我还没计划还。”

  少良说:“当着殷小潇的面,你也敢这么说,就算你有本事。”

  梁文年说:“我说你没经历过战斗的洗礼吧,往前过5年,我也这么想,现在我可算是悟透了。”

  少良直眉瞪眼地看着他,大昌说:“反正是越来越怕老婆了,这要是悟了,我情愿这辈子就单着了。”

  梁文年就说他们俩没内涵:“男人怕老婆,不叫怕,那叫大度。有些事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何必说得那么清楚。就说咱们俩这丈母娘吧,其实老丈母娘把女儿交到你手里,她图你什么啊,她不图你的钱,图的是你对她女儿好。那咱对人家女儿好也不吃亏,那是自己的老婆。”

  少良说:“我就不爱听这话,对她女儿好,这个好的标准没谱,咱觉得巴心巴意对自己老婆了,可她觉得她女儿还受着委屈呢。你敢说不是这样的?”

  梁文年说:“你不跟她较劲儿不就完了吗?她说什么,你听着,要干什么咱照做。你想啊,老婆跟咱们过辈子,想开了,就没有多大事。”

  沈大昌臭他:“你想开了干吗老找我们哥两个忆苦思甜啊。到点就得给老婆交人,你那老婆也太嚣张了点。”

  梁文年嘴硬:“这就是真想开了,咱不跟她般见识。你就没看见我们家小潇嘴巴厉害是厉害,可是家里家外的,不用我操心,这最大的受益者还是我。”

  少良忍不住乐了:“我这大姨子那可不是般的厉害,幸亏我娶的是她妹妹。”梁文年说:“你懂什么啊,女人在家里凶点,没坏处。该撒手的时候要撒手,我不过听她发几句牢马蚤,当当出气筒,人家可把咱伺候得周周到到,这人得知足。

  得了,我这又到点了,得交人了。”梁文年说走就要走,沈大昌也有点坐不住的意思了。这些天他总惦记着老板娘,就是摸不着机会,可巧老板娘今天在店里无所事事地看着电视,沈大昌的心思就全在老板娘身上。少良看出来了,就说要走起走,把大昌个人撇下都走了。

  少良答应了买房,小湘心里的气算是顺溜了不少。可小湘妈不这么看:“你就不该告诉杜少良我们准备付五成的房款,我们要看他的个态度。这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难道不该是他男人该干的事吗?他至少得有个正确的态度。这可好,他还什么都没说呢,你把什么都告诉他了。”

  小潇说:“我严重怀疑杜少良这次这么痛快地答应买房,就是冲着咱们家给付这五成的房款。”小湘妈说:“这可得跟他说清楚啊,五成首付我和你爸给,但是这是借给他的,将来要还的,叫杜少良给打借条。”

  小湘心里有苦说不出,要说娘家给了五成房款是好事,可是房还没买,话先说出来了,道理是没有错的,就是让人心里不舒服。这话小湘字斟句酌地跟少良说,少良也觉得很不是滋味:“原本我就是不想买房子,是你妈说房子不好,要换。现在又说这种话,那这房不买不就行了吗?”

  小湘又来气了:“你这什么意思啊?你没有钱,我们家拿了钱出来给首付,那难道你还想白拿啊,不该还吗?再说了,现在只是叫你写张借条,又没人逼你还钱。你写张借条,白花花的银子捧给你,我妈哪儿得罪你了?”

  少良说:“这话不对啊,不是我自己要跟你妈借钱,你妈原来说的他们要买房,可没说叫我买房。是,我没钱,我条件差,那我可以不买房呀,我没哭着喊着说要你们家出钱买房,现在是你非要买房的。”

  小湘本来觉得自己老妈有些过分,可是老妈再过分,也没提什么无理要求啊,这杜少良怎么就点儿好歹都不知道呢?小湘说:“买房本来就是你的事,让我和孩子过上好日子难道不该是你的责任吗?现在没叫你做什么呢,就打张借条你都不肯,你什么意思啊,有点责任心吗?”

  少良知道再说下去非吵架不可,可是要不答应写这借条,小湘肯定不依不饶。少良急就说:“借条我肯定不打,你妈的钱我也不要。你实在要买房,那咱们就自己想办法。”

  小湘睁大了双眼:“自己想办法?你有什么办法?”少良说:“咱们结婚这几年,存的钱算算也有几万吧。”小湘心里的火开始往上蹿:“别的不清楚,这你弄得还挺明白的。这点钱可不够首付的,除非把现在这房给卖了。”少良说:“卖了这房也是个办法,应该搞得定。”

  小湘家听了杜少良这个提议之后,大家共同的态度是拭目以待。

  小湘爸说:“这还像个男人说的话。”小湘妈高屋建瓴地说:“要真做得到,就怕说得出做不到,最后还得让咱们家来想辙。”小潇说:“那您就等着吧,准有这天。”

  小湘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她总觉得自己这次有点理亏,好像不该把少良逼到这个份儿上。但小湘算了算账,卖了旧房首付也就够了,两个人的工资加块儿,每个月还贷款是没有问题的,就是日子稍微紧巴点。

  小湘妈说:“这你不用担心,妈这儿有钱,亏不了你和孩子。这男人你不能太纵容他,得给他加点担子,他才知道什么叫负责任。你们就自己贷款去,真没有钱了,还有妈呢。”小湘这才心里有底了,开始张罗着找中介卖房子,又四处看房子。

  自从开始看房子,少良每天都愁眉苦脸的。又没有升职加薪,反而要在房价暴涨的时候买房,少良心里实在是有苦难言。这事他还不敢跟他妈说,这要说,她得跳起来。对于少良妈来说,再买套房子那简直就是有钱烧得慌,她现在恨不能把分钱掰成两半花呢,怎么可能想通为了多几十平米的地方,还要花上那么大笔钱呢?在少良妈看来,钱存在银行里才是实实在在的。

  可是纸包不住火。这天,房产中介的李小姐打电话给小湘,说有人要看他们那套旧房子。小湘心里挺高兴的,原以为这旧房年头老,小区又旧,怕房子不好卖,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上门看房了。

  小湘妈就说小湘不用操心这房卖不出去:“你这房子可不差,老是老了点,90年的房子,但是户型小,又靠近市中心,交通方便。关键是总价低,这种房子好卖得很,你得拿着劲儿,别有人要就赶紧卖,要卖就要卖个好价钱。”

  小潇也说:“咱妈现在研究房子都成专家了,说得套套的。你这房子好卖得很,要不是想叫杜少良自己扛,这老房子不该卖。地铁二号线以后就在你们小区门口,而且那里离号线也不远,黄金地段啊。还有,还有,我研究过了,你们小区对面那小学,现在加入凤凰路小学教育集团了,凤凰路小学可是咱们市里最好的小学,这成了凤凰路小学分校,以后你这房就成学区房了,以后升值潜力大着呢。”

  小湘妈说:“当初买这房子我就说小湘,不该买这个,应该买那个居的凤凰路小学本校学区房,她非要听杜少良他妈的。没想到现在可好了,这房子还真成学区房了。你们这买二手房也得考虑学区房啊。”

  小沫有些不理解:“你们想得也太长远了,这孩子还在肚子里呢,上小学那是哪年的事啊。”

  小潇和小湘异口同声地反对:“快着呢!”

  小潇开始传授自己的经验了:“这孩子只要生下来,就跟吹气球似的,眨巴眼他就长大了。你看我们家梁弈和梁晨,可不是眼看着就上了初中了。现在想起他们刚出生的时候,那就跟昨天发生的事似的。”

  小湘也感同身受:“是啊,我们单位孙大姐,进单位的时候刚怀孕,我记得我进单位时,她小孩刚上幼儿园,这昨天她居然就说张罗着孩子上小学了。”

  小湘妈的心思还在小湘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