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分节阅读_6(1/2)

加入书签

  不过,虽然鬼可怕,但当人心被欲望跟偏执占据后,人会变得跟鬼一样恐怖,我们可以因为怕鬼而退避三舍不去冒犯,可谁能知道每天跟我们接触的那些人会不会其实比鬼更可怕?

  所以,就让她抱着美好的幻想生活吧,人生是需要梦想来点缀的。

  陈小小推门离开了,秋风中她的短发微微扬起,带着重生后的活力。

  又做了一件普度众生的好事,此刻我的心情充满了愉悦,看看刚收到的支票,我想我也要去给我家董事长买件礼物了。

  抱着这个想法,我走出了咖啡厅。

  《完》

  事件心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却养之自身的精神,奉劝广大爱美的女性,不要玩那些长发及腰的无聊游戏,头发长时间不剪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它们除了吸取妳身上的营养外,说不定还在吸取妳的灵魂,切记切记。

  本案收人:一百万

  ps:陈小小这个客户付钱很爽快,我喜欢这样的主顾,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在酬劳上会斤斤计较的大多是男性,并且在我所有的客人里,最小气的当属我家董事长了,所以他只能当我的情人,而不能成为主顾。

  张玄你现在的法术也同样很斓吧,这跟你生不生病没有直接的关系。

  既然“永远”这种事不可靠,既然我这么小气,那我决定把我送的金卡都收回。

  另外,至今我还没有收到所谓的礼物,看来“斤斤计较的男性”中也包括了你。

  聂行风 评

  第2章 《事件二:鬼上身》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刚升高一的时候,那段时间又正好是中元节,所以就促成了我的这段离奇遭遇。

  那时我还比较小,见识浅薄,法力也弱,再加上年代久远,在执笔记录的时候,可能与事实有一些差距。

  虽然我从小学道捉鬼,但其实我不太信这世上有鬼附身这种荒唐事,不过由于无法用科学来解释我的经历,或是我潜意识里相信天道因果的存在,所以最后我还是选了这个标题,相信比起真相来,广大读者更对传奇故事感兴趣。

  熟悉我的读者们都知道,我算是半个孤儿,从小到大的生活费跟学费都是我靠着幼年时代学来的一点点法术赚来的。

  我考入的高中在众多学校中反应平平,我之所以选择它,是因为它离家近、有奖学金制度、并且在管制上不严格,这有利于我开小差赚钱,用来养活自己。

  那时网络还不像现在这样发达,更别说自己弄网站来宣传了,所以我的宣传方式是在附近的电线杆上贴小海报,或是请雇主帮忙介绍。

  靠着这样的宣传,我的客源还算丰富,对一个孩子来说,算是小康水平了,唯一的麻烦是很多新主顾第一次看到我,都一副被骗了的表情。

  诚然,如果我是委托人,满怀期待地谓人捉鬼驱邪,却发现来的是个半大孩子的话,也会不爽的。

  还好,凭着我多年来为人处世的经验跟机智再加上人缘,大多数情况下事情都会顺利摆平,但那一次,可能是中元普度的时间,诸事不利,才会遇到这个离奇的事件。

  我受委托的案件倒是很简单,就是帮一位疑为丢了魂的小妹妹招魂。

  喊魂招魂是我的强项,半夜,我追着她的魂一路跑下去,跑进了一个看似不太地道的小酒吧里。

  魂魄顺利喊到了,我用红线牵着魂,系在她的分身小纸人上,又小心地放进口袋里拍了拍,正准备离开时,事情乌龙了。

  酒吧突然冲进来好多警察便衣,进来就喊不许动、临检什么什么的。

  换了现在的我,这阵势我根本没看在眼里,但那时我太小了,站在那里不敢动,不过总算我没笨到极点,临时将缠了红线的小纸人系在头发上,还好当时我的头发比较长,系上去也不引人注目。

  不过倒霉的是警察在我挽起的裤管里搜到了药九。

  可能是那些嗑药的不良少年在被围堵时随手丢下的,偏巧我当时只顾着藏纸人,没有注意到裤管里的药丸,于是我就这样跟那群不良分子一起被警察叔叔带到了警局。

  那些人都是惯犯,进去后被好一顿的修理,而我也因为未成年被当做是他们的小伙伴了,再加上有药九做物证,所以不管我怎么解释,负责审问我的警察都根本听不进去,还让我报上名字、家庭住址跟学校名。

  那个警察的年纪暂不清楚,不过他是娃娃脸,看上去挺年轻的,还有那么点小帅。

  在这件案子中,虽然他有点仗势欺人,但总算没太难为我,所以为了大家方便记忆,之后的描述中我就用阿帅来称呼他了。

  在之后的两个小时里,我跟阿帅进行了意志拉锯战,因为跟本案主线无关,就不在这里详细讲述了。

  对话内容大致是我是孤儿,就代表家教不够;半夜偷偷跑出来逛酒吧,一定是不良分子;还有就是奇装异服,在头上扎小辫等等,还好阿帅没把那条红绳扯掉,否则我真不知道该去哪里招魂了。

  两小时后,那些不良少年陆续被家人领走了,热闹闹的警局里就剩下了我一个,因为阿帅没打电话联络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