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0(1/2)

加入书签

  哈哈鬼才信你,四岁时你懂甚么?」波特哈哈大笑。

  安迪不服气地说:「我哥一直都那么了不起,我相信他!」

  「你那时才刚出生吧,你懂甚么啊。」波特斜视他。

  「……就算刚出生也懂事!!」安迪窒了窒,依然不服气地反驳。

  莱卡不忍直视,扶着额头别过脸,他觉得这时的安迪完全没有在课堂上的英明神武。

  「好了,知道你懂事。」威廉斯依然搂着他,对波特说:「你们有需要时,我也很乐意提供帮忙。」

  维文认真地点头:「就等你先走出一条路,我们跟着一起走。」

  「真的?」威廉斯举起酒杯:「为我们的友谊。」

  「为友谊干杯!!」几个人都举起杯子,大喝了一声。

  笛卡很尴尬,一来他的父亲就是国王,二来他也没有魄力脱离家中……

  他搔着脸,左顾右盼……

  「笛卡,你也很好,不用想那么多,我们都是朋友。」威廉斯看穿了他的心思,和气地说。

  笛卡感动得泪汪汪,激动地说:「威廉!好兄弟!」

  他拍拍自己胸膛:「放心吧,以后我父亲有甚么计划,我一定跟你们说的!」

  「……」所有人都不知道可以搭甚么话。

  不认识笛卡的人也终于明白,为甚么那么多人喜欢骗他了。

  实在真的太好骗。

  只是这种朋友,让人感觉十分窝心。

  作者有话要说:

  笛卡的手一直往外拐…给他父亲点蜡……

  第50章 偏心的哥哥

  刚开学,课程都比较简单,少年们上午上艺术鉴析,下午上骑术课,第二天还有绘画﹑礼仪﹑剑术等课程,并不轻松。

  这些很多他们都在家里学过了,不过老师的能力有所差异,这次系统地学着,有新观点的发现。

  绘画是威廉斯的弱项,他能面不改色地画出与老师参考图一模一样的画作,也能画出放在桌上的水果的描述,分毫不差,但却常常被批评为冷冰冰﹑毫无温度的作品。

  威廉斯没有所谓,面对四周的窃笑声,依然十分淡定。

  「哈哈哈,你真的没救了!」波特抱着肚子,笑得眼泪都流出来:「谁想到伟大的威廉,居然连这么简单的绘画也不会!」

  「我不是不会,」威廉斯反驳:「是画得不够好。」

  事实上他不知道自己的画作有甚么不好,明明跟老师的一模一样不是吗?

  威廉斯困惑地揪起眉毛。

  「你啊,老师给你介绍,你却完全照着画,跟复印一样,那会能过关,你要像我这样,把树涂成蓝色,就很有创意!」波特得意洋洋地说。

  「不要,太怪。」威廉斯一秒否决。

  「噗,你不要强求一个实际的男人有甚么艺术细胞了,这点安迪就做得比较好。」维文在一旁笑着说。

  威廉斯看了半天,还是觉得自己的画作很好,心一烦,直接盖上白布:「不画了,就这样吧。」

  笛卡苦着脸:「我觉得你画得很好啊……」

  他的画就跟小朋友没甚么分别,完全描不出正常的线条。

  笛卡沉思:画笔都一样,为甚么人家就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