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6(1/2)

加入书签

  形象地坐在堤坝上,气喘喘道:「先生啊,我们在家里画画不是挺好吗?二楼看上去也能看到大海。」

  「在家里看和在这里看怎么一样?你要是觉得累就先回去好了。」安迪说。

  「没看好你的话,威廉斯先生一定会打死我的。」因为安迪很少和他计较,所以修斯在安迪面前也比较随意,他在堤上直接摊平,翘起腿:「不过这样睡觉挺好的……」

  「胡说,我哥才不会打人。」安迪盘腿坐下来,脸上笑逐颜开:「这里空气好特别,而且风也很舒服!」

  「先生你不是要画画吗?我在这里睡一会儿,你画好了叫我……」修斯迷迷糊糊地说。

  「你这个懒鬼。」安迪又好气又好笑,拿起一枝画笔抛过去:「不是说帮我调颜料吗?」

  「反正我调出来你也不喜欢……」修斯转身闭上眼睛睡觉。

  堤坝大概有一个人那么大的宽度,安迪架好画板,就开始拿出颜料,沉思着画甚么画,又应该怎样构图……

  「你在画画吗?你是诗人吗?」堤坝的另一旁突然探出一个乱糟糟的头来,一脸好奇地盯着安迪。

  「胡说,诗人才不是长这样的,康狄先生就一直一塌糊涂,可是他坚持自己是诗人。」另一颗头脑也冒出来,反驳他的说话。

  说话的人很明显是女孩子,声音还是带了一点奶声奶气的,头发虽然乱,但还是依稀见到扎了两根辫子。

  「我怎么刚才没有见到你们?」安迪好奇地问,往前走了几步,到了堤坝的边缘。

  只见两个孩子正踮着脚站在巨石上,才勉强能探出头,其他小孩就围在巨石一边,看到安迪望向他们,都一哄而散了。

  「我每天都来这里捡贝贝和鱼鱼,都没见过你。」小女孩问非所答。

  「你是不是诗人?你是诗人吧?身上的衣服看上去很顺滑,我能摸摸吗?我的手很干净的,你看!」小男孩伸出手,一脸跃跃欲试。

  他的双手满是细小的划痕,指甲里还有一些细沙,手上满是老茧。

  安迪愣了一下,没想到小孩的手不是嫩滑,而是那么粗糙。

  「走开,你的手脏死啦。」小女孩斥骂他:「你都不爱洗澡!」

  「胡说!我……我最爱洗澡了!」小男孩挺着颈子:「你才是呢,我看你了,你尿尿都是蹲下来的!」

  「你有病啊!你看我尿尿!」小女孩哗一声哭了:「妈妈说不能让人看到我尿尿,不然我会死的!你害死我啦!」

  「……」安迪搔搔头。

  他一直都是被娇养着的,虽然说在平民地区生活过,但让威廉哥哥保护得好好,轻易不容易接近其他平民……

  他试着把画笔伸出去:「你不要哭了,我把这个给你好不好……」

  「可……可……可是我要死了……」小女孩还在那边抹眼泪。

  「不会的,你看你现在也好好的……」安迪把她抱起来,坐在堤坝上哄着:「你看天气那么好,就不要哭啦……」

  「先生!」修斯被吵醒了,一见到安迪抱着一个陌生的﹑脏兮兮的女孩子,立即吓出一身冷汗,深怕让威廉斯少爷知道后,会狠狠修理自己一顿。

  「嘘,你去帮我把其他颜料拿过来。」安迪比了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