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2)

加入书签

  ?

  文案

  沫乐就是这样,受尽了人间所有苦,但却没有磨平所有的棱角。他并不乖巧,也不是很听话。在你以为他应该听话时,他却会时不时地伸出他没有攻击力的爪子,不轻不重地抓你一下,妄想保护自己。

  我不忍心,也不舍得他继续在泥潭中挣扎,在他受尽世间苦楚,才遇见他,只愿一切还不算太迟……

  内容标签:年下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第一章 一个人

  他穿的实在太少了,这是我会去注意他的原因,因为现在正是寒冬腊月,夕阳余晖下的雪还未消融。

  街上人来人往,有些店铺已经关门了,但过年的气氛已经很浓郁了。

  他站在那,目光多停留在街上男人们的身影上,见我看他,他也直勾勾看着我,毫不回避的,眼里似乎还含着笑意。

  对视了片刻,我竟觉得他的眼睛说不上来的熟悉感,却又不真实。

  他太瘦了,他的瘦给我很深的印象。他把原本就单薄的衣裳领口拉得极低,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刀刻般的锁骨和干瘪的胸膛。他没有穿鞋,沾满泥土的脚掩饰不住冻得通红的脚趾。

  这样的他,没有丝毫美感,却吸引了我的目光。

  他冲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

  在我还没做任何反应时,洪叔就急忙拉着我走开了。

  我与洪叔虽为主仆,但洪叔更似我半个父亲,一些事上,我还是听他的话的——更何况现如今已然落魄。

  我回头又望了一眼那人,他也望着我。

  洪叔有些生气,教训起我是不会口下留情的:“我们初来乍到,最重要的是先找到徐老爷。你真是枉读了圣贤书,事到如今还对那不三不四的下等人放眼色呢。”

  我没有反驳,不是不敢,实是洪叔看着我长大,他事事为我着想,他数落我,如同父亲数落自家的孩子,我刚没了父母,洪叔便是我最后的亲人了。

  我们在天黑前,终于找到父亲的旧友。仆人领着我们去见徐伯父,路上的高宅大院,依稀让我想起了我沐家昌盛时的景象。

  徐伯父年纪与我父亲相仿,但看着却很显老,他支退了所有人,只余下我和他,他红了眼眶:“你父亲当真……当真……”可怜他在官场上叱咤多年的威严老人,如今却哽咽不成声。

  “我……我父亲去的突然,”我被徐伯父的感情感染,失去双亲之痛与这近一年的流离颠沛之苦,一起涌上心头,我强自克制,才慢慢道,“我母亲临终让我来找徐伯父,这是母亲让我交予徐伯父的信,我也未曾看过。”

  徐伯父颤颤巍巍的接过已经起皱的信,移到灯台下仔细看了起来。许久,他对我说:“简行啊,你可记得,你只有这么大的时候,还与我下过棋?”

  “记得,那是侄儿只有九岁,尚不懂事。”记忆很模糊。

  “你从小棋就下的很好,书读得也好,九岁就能作诗咏赋。到今日,你已经这么大了。”徐伯父回忆着不禁感慨,“如今,你既来找我,我定待你如自己的孩儿一般。你望你莫怪伯伯于你父亲之事上力不从心啊。”

  “伯父……伯父严重了,侄儿岂是不明事理之人。侄儿不知母亲在信中如何打算,但我过了年便满十九岁了,于以后自有打算。拜请徐伯父借我些银两,侄儿以后就在茂溪落脚了,自力更生足以养活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