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1/2)

加入书签

  有心想要结识一下沐公子,你见了舍妹必定永生难忘。”

  想结识我徐伯父才是真吧。我捏紧拳头,张家这是想定亲事的意思。张家未必对我有什么好感,只不过是想攀徐伯父这棵大树而已,张大善人,这“善人”二字真正是名不副实。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让幼子来我私塾读书是这样,现在想要定亲亦是这样。

  我站起来拱拱手:“今日内子身体不适,只得改日再拜访令尊了。”

  沫乐也同我站起,他似乎更想离开这个地方,我刚说完,他比我还快就往楼梯口走。

  “走这么快,可不像有病的。”

  说话的人却是那高瘦公子,他个子极高,黑面皮,不怒自威,衣服下是隐隐地肌肉,他背着手挡在沫乐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沫乐,一种深深的藐视。

  沫乐被猛猛地吓了一跳,几乎向后跳起。

  我急忙上去扶住沫乐,对那高个怒目而视:“你莫要吓他。”

  “不是我吓他,是他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好事。”那人说。

  张柘见了,不想得罪我,忙打圆场,用扇子指着沫乐:“是这位公子走的急了,不要误会了才是。”

  我生气,面上平淡:“后会无期!告辞了!”

  “沐公子想要什么,尽管说,只要卓某出得起。”高个说。

  我没理他,扶着止不住战栗的沫乐往外走。

  “只要你给我沫乐,佳人倌儿随你挑,黄金的话只怕他不值。”高个继续说道。

  “你够了!”这不是我吼的,是沫乐身嘶力竭的声音,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面色惨白,没有丝毫血色,“你够了!我已经不欠你什么了!”

  没错,这姓卓的应该就是莫大夫提起的卓飞羽了。

  “你欠的不是我,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卓飞羽道,而后他目光灼灼地看向我,忽而嘲讽地一笑,“有什么条件都可以说。我认识沫乐六年了,他在我府上做了两年禁脔,他上上下下内内外外,我比你更了解,你根本不懂的他的卑鄙和肮脏。我慢慢说给你,你一定会同意我的看法的。”

  卓公子似乎很笃定,胸有成竹,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的样子。

  沫乐早已经溃不成军,不是依靠我扶着,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他原本紧紧抓着我的衣袖,此刻却慢慢松开了手,他指尖泛白,这几天养好的指甲,折断了正溢着血。

  我用一只手包住沫乐冰凉的手,对卓飞羽说:“你不用说,我早就知道了。”

  不光卓飞羽,沫乐也十分震惊。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神色复杂恐慌,他并不想让我知道这些。

  我本想护着沫乐,让他不再受任何委屈伤害,却如今又受了伤。我心里也堵得难受,对沫乐说:“别怕,我们走。”

  卓飞羽没再拦着我们,他已经败下阵来,他笃定的筹码在我这是无用的。

  我扶着沫乐下了楼,走出店门的时候,我撑着他转过身子,让他靠在我的背上,我一颠,把他背了起来。

  他把头埋在我背后,依然止不住战栗,我后背的衣裳透过阵阵湿意——他哭了。

  他很少这么脆弱的,即使经历过那种事。

  他的事,即使不明白全部,我也是知道的。莫大夫住在镇子上三十多年,都会有所耳闻,他的师傅更是卓府上的大夫,常给沫乐医病的。

  沫乐十一二岁就被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