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1/2)

加入书签

  妾,想也别想。”沫乐也强打起精神和我说笑。

  看他眼下浓浓的青色,我心疼地抚上他的脸:“只有你会不离不弃陪着我,我今生只娶一个。”那就是你啊。

  沫乐放碗,心里也是五味陈杂,伏在了我胸前,静静地靠着我。这几日,这是沫乐最常做的动作。他说能听着我心的声音,是世间最让他安心的声音。

  洪叔领着莫大夫进来了。

  莫大夫看见沫乐靠在我身上,立马慌张地上前扯开沫乐:“我不是叮嘱了,不能和病人过分亲近吗?”

  “你可找到了医治的法子?”沫乐并不理会莫大夫的责备,紧张地反问道。

  “有些头绪了,过不了多久就能……”

  “等不了!你不是名医吗,你再快些啊!”一向镇定的沫乐,现在已经失态了。

  莫大夫拉开他的手,撸起他的袖子,把了脉,问:“还有谁和你家少爷亲近过?身上有没有出现虚乏无力,有没有呕血?”

  “什么意思?”洪叔紧张地问。

  “这个病可能会传染!”莫大夫厉声道。

  沫乐呆住了,我也镇住了。那这几日和我最亲近的就属沫乐了,我的什么事,都是经他手亲历亲为的。

  洪叔道:“莫大夫,只要你能看好少爷,什么都给你!”

  “我尽力,还好沫乐现在还没被传染上,恐这怪病会伤命,大家最好不要过分亲近,这个病现在有些端倪了,但我还没有十足的把握。”莫大夫摇头,惭愧道。

  伤命?这病会要人性命?!我只觉得一股血就冲到脑子,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作者有话要说:  到底谁说不虐的 是山茶君虐点太低?

  昨天那章只算序幕而已啦

  小虐 不疼~\(≧▽≦)/~

  ☆、第十四章 尾声

  “我知道了,莫大夫快回去尽早想个法子才是。”沫乐显得异常镇定,眼睛直直地看着莫大夫,却悄悄用手在背后撑了桌子。

  刚送走莫大夫,沫乐就支撑不住,“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上。

  “沫乐?!”我猛地弹坐起来,却苦于无力,一下又跌回床上。洪叔赶紧扶起沫乐,沫乐睁着眼睛,眼神却放空不知看什么。

  洪叔摇他:“醒转!醒转!”沫乐也没反应。

  “人中!快掐人中!”我伸长脖子急着喊道。

  洪叔一边道“这孩子怎么这么死性呢”,一边用了死劲掐人中。

  沫乐长呻了一口气,才对过神,他抓住洪叔,央求他说:“去求求徐员外吧,京城里的大夫一定有办法。”

  “你可知道莫大夫的师傅当年可是京城里大名鼎鼎的神医,神医的徒弟如果都救不了,还能求谁?”洪叔看他惨然,就说,“你也不用太悲哀。真正痛苦的是我这白发的老头子啊。你放心,看在你有情义的份上,我也不会像以前那般待你。”

  洪叔这几日憔悴了许多,却比起沫乐来,让我有一丝疑惑。或许是洪叔掩饰的好,他能少伤心些,不乱了方寸,我也安心。

  “洪管事不要进来了,简行我照顾,让平儿他们也不要进这屋子了。”沫乐红着一双兔子眼,根本没听见洪叔后面的话,他执意送走洪叔,关了门,回头看我。

  我看见沫乐嘴唇上方留着红肿的指甲印,被洪叔几乎掐破,洪叔怎么使这么大劲。

  “沫乐,我一定会好的。莫大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