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1/2)

加入书签

  我没有忘记自己说的话。我去找他,特意让平儿驾了马车。

  一路上,平儿几次欲言又止。

  “有什么就说,别憋在心里。”

  “少爷,二三两就能买个机灵的丫鬟,为什么非要买那个老相公呢?”

  平儿口中的“老相公”正是沫乐,我打探了一些人才知道他的名字的,或许以前有人记得,但现在他只是人们口中的老相公,已经很少有人叫得出他的名字了。

  或许,等过些日子,他死了,就更没有人记得这么一个人了。

  “他没什么不好。”这是我真实想法。

  “少爷,他年轻时倒是风光过几年,只怪他没攒好养老钱,现在老了没人要了,还得出来吃这碗饭。少爷你是看上他哪点了?我知你心肠好,但我看他现在,连端夜壶都不够格了。”

  “小子说话越来越胆大了,好好驾你车,少言语。”

  平儿立即噤声。

  我倒不是真生气,有些无奈,连平儿这么小的孩子都很懂得人的高低贵贱之分,更何况其他人呢。

  房子依旧残破,我尚未推门,里面的呻吟急喘声就让我有些面红。

  本来信誓旦旦来接人,却没想到是这般场景,一时犹豫不知如何是好。我下意识看了一眼巷口的马车,一把推开了门。

  里面的人并没有被人撞破的窘态,反而大大咧咧,不遮不掩。

  一人怒骂道:“哪个不长眼的!没见老子办好事呢!”

  我没理会那人,沫乐被压在残破的床上,试图用被子遮掩一下同样残破的身体,他看了我一眼,就把头转向里侧。

  “沫乐……”

  “哪来的龟儿子!快滚出去!”压在沫乐身上的人说。

  我一眼也不想看那人!

  我皱眉道:“沫乐我已经买下了……”

  “哦?买下我?”这次打断我的是沫乐,他直起身,从床里侧拿出一个精致的荷包,正是那天我留给他的,“银子还你。那天你走太快,我可没答应。拿了它,你快走吧。”

  我愣住了,千思万虑,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场面——他竟不愿意和我走!

  我以自己的想法,他没有理由不跟我的——他如今过着这般不堪的生活。

  但他的反应,却像是给我一记耳光。

  我愤愤地拽下自己身上的荷包,丢给另一人:“你走,以后别来找沫乐了。”

  那人掂了掂荷包,显是动心了。沫乐急忙拉住那人胳膊:“别走。”又不知在他耳畔说了些什么,那人顿了一下,一甩手将银子扔给我:“快给爷爷滚,这老货愿意跟我,你再纠缠,爷爷我就报官!”

  我不明白沫乐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一时怎么也想不通。我拾起我的荷包,深深看着沫乐,他暧昧地攀在那人脖子上,却避开我的目光,不愿与我对视。

  “沫乐,为什么?我虽不能允你什么,但跟着我,起码可以保你不被人欺、不受温饱之苦。”

  沫乐没搭话。只有那人粗鲁地推倒沫乐,显得烦躁不耐。

  我仿佛受到了羞辱,一顿足,也没再停留。

  我感到生气,看他这般堕落。

  不久,我对城中于我的传言也有所耳闻了。当然是我和沫乐风流的传闻了。其中不堪入耳的,惹人愤怒,自是不想多提。

  料想沫乐一定也是听闻的,其中的污言秽语,不知他受得受不得。

  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