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1/2)

加入书签

  =========================

  我觉得自己睡了很久,但感觉到身旁的沫乐不知几时不在了。我想睁开眼起身,却发现自己完全不能动了!连眼睛也睁不开。

  我用尽全身力气,却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一样。怎么回事?我梦魇了?还是已经在睡梦中死了?魂魄和身体还没有分开?

  沫乐呢?

  我听见沫乐和另一个人进来了。沫乐的脚步声,我闭着眼都能听出来。我想让他过来叫叫我,却无计可施,动弹不得。只能听声音。

  “你可想好了?真愿意这样做?”是洪叔的声音。

  他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嗯,他醒来不要告诉他,就说我携了银两逃走了,他闹几日,就让他安心娶张家小姐吧。”沫乐淡淡地道,却字字句句如尖针刺穿我的心。

  这是、这是!不!不要!我几乎肝胆俱裂,我拼命大喊!挣扎!却什么也做不出。

  傻沫乐!你怎么还这么傻,一旦交出了心,就像飞蛾扑火般地奋不顾身!

  “我知道了。简行现在服了梦药,还在昏睡,你临走有什么话就现在说给他吧。”

  我感觉沫乐走到了床边,我心痛如刀绞,他伸手抚摸着我的脸,细细地,从额角、眉骨、眼睛、嘴唇,他一遍遍地描摹着,似乎想要印在心里一般。

  “是我没有兑现诺言,这一世的错就让我来背。只望我来世,做一个清白人家的女儿,你还能来寻我。”

  一个冰凉的物件被塞到了我手里——是我送他的龙佩。

  “原谅我吧,在最后一刻还贪恋你的怀抱,死也想死在你怀里。”

  有什么滴在我的脸上,是沫乐的泪吗?他又哭了。傻孩子,不是说好,我们同生共死吗?怎么是你!怎么是你?撇下我一个人?怎么能!怎么可以!这辈子,叫我怎么原谅你!

  “你真的愿意为简行赴死?”洪叔也动容,声音颤抖着,居然哽咽了,“简行说得对,能有你陪伴一生,也是无憾了!”

  “下一世吧。”

  沫乐声音超脱淡然,我忽的感到寒光一闪,是刀!我的血直冲脑门,头发根根竖起,几乎肝胆俱裂,浑身要炸裂开似的!

  电光火石间,我猛地弹跳起来,一把扑住沫乐手里的尖刀,紧紧握住:“你敢!!!”

  “简行?!”他们都没想到,我还醒着。

  洪叔似乎也没料到沫乐袖中有刀,几乎在我起身的同时,也扑上来:“不可!不可!”

  沫乐和洪叔愣怔地看着我,俱是一惊。

  我夺过刀,大力地远远甩开:“你怎么能抛下我!你怎么能骗我!你要我生不如死吗?!”我大力地摇着沫乐,情绪难平,全身止不住地狂颤。

  沫乐被我问的说不出话来,眼泪也崩溃了。

  “呜呜啊————”竟是洪叔放声嚎哭,“是我,都是我这老顽固害了你们!”

  “洪叔——我也这么叫你了。事已至此,谁也不怨,这就是我们的因果吧。”沫乐摇摇头,安抚洪叔。

  洪叔全无形象,用袖子拭泪:“不是,我对不住你这一声洪叔啊!是我骗你们的……是我要莫大夫合起来骗了你们……”

  “洪叔你别自责了,我们照顾不了你了,你要……什么?骗我们?骗我们什么?”我立马竖起耳朵问洪叔,难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