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1/2)

加入书签

  我昨夜可没睡好?”我道。

  “莫不是缺个人给少爷暖床?”沫乐又开始这般腔调说话。

  “我昨晚总听到院里有猫说话的声音,扰得我不得入眠。”我说着这话,留心他神色的变化。

  沫乐停顿了一下,复有拿起碗著胡乱夹起菜来吃:“怎么会?哪里来的猫,我却是没听见的。少爷该不是睡梦中听岔了。”

  沫乐摸不准我究竟想说什么,神色有些不自然,想要快些结束这顿饭,但我没有吃完,他也不能离席。

  “哦,想来是睡梦中听岔了也说不定。”我没有再为难他,也顺着说道,“我从你第一天进院子就说过,你若是有什么难处,只管说,我是会帮你的。这话并不是说说而已。”

  “沫乐知了。”沫乐不知在想什么,低吟着点头。

  不管怎样,我待沫乐是不会变的。

  作者有话要说:  坚持日更中~~~

  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大家尽情地指出来吧~~~

  撒花~~~

  ☆、第四章 误以为

  晚上,平儿把熬好的药膏拿给我,我就来敲沫乐的门:“是我,简行。”

  沫乐还没有睡,他平时睡得都很早。

  “旧的药快用完了,这是新熬好的药膏。”

  “谢谢少爷。”沫乐点头,他对我还是有戒备的,他从来不对我笑,连最初的假笑都没有了。

  想起第一次给沫乐上药,自己慌张的样子。面对他的光溜溜的身子,我几乎落荒而逃。回到自己屋里,心里才感叹,按道理,也不应该是我逃走啊。

  我拉他坐下,他已经泡过热水了,皮肤都是润润的。我粘上药膏,轻轻涂抹在他的手指节上,指节上全是红肿的冻疮。这个药治冻疮很好,他比起刚来时,冻疮好了很多。

  冻疮每天夜里发作最厉害,痒的人翻来覆去,根本无法入眠,更何况这么严重的冻伤。

  我这么清楚,因为我也得过冻疮,在那些个毫无止境的跋涉的夜晚。

  沫乐不光手上,他耳朵、脚、膝盖、大腿内侧都有,到处都是。我让平儿每天晚上都备足热水,沫乐晚上就可以用很热的水泡澡,再涂上药膏。不然根本睡不着。

  我每次只帮他涂抹手上、脚上和一些他够不到的冻伤。

  他现在很乖,很安分。我都快忘记他昨晚的行径了。

  我很享受这个过程,他身上有种让我很安心的感觉,身心轻松,即使他不笑,也不说话。我没有逼他笑,等他开心自然会笑的,我要的不是一种表情。

  按照以前,我已经涂完了需要我涂药的地方,但是今晚,我没有停下来。

  沫乐已经解了衣裳,我把沫乐的一条腿搭在我腿上,继续帮他涂抹膝盖上的冻疮。他的皮肤并不光滑了,更何况布满冻疮和不知出处的伤痕的身体。只是刚泡过澡的身体,有一种另样的温润舒服。

  他的腿也不美,干瘪的像两根麻杆,一条腿比另一条更瘦,瘦的那条膝侧有一块很狰狞的伤疤,这条腿是瘸的。

  我慢慢让药膏在我手上的温度化开,渐渐地,我帮他涂抹着大腿内侧的冻疮。

  沫乐低着头,帏布阴影下,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任我摆布,没什么反抗的意思。我心里很想和他多亲近些。

  “这样生活,习惯吗?”我问他。

  “二十年前就已经习惯了。”他可能觉出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