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1/2)

加入书签

  ”

  “哦?令姐?”看来也是个不俗的女子。

  “家姐单名一个槿字,闺名叫……”

  我立马打断他:“女子的闺名怎么能随意说给外人呢?”但我心中却记住了这个唤作张槿的聪慧女子。

  下了课,依然被张柯的表现逗得心情大好。

  却不想刚走近大堂,就听见了洪叔的雷声般的呵斥声,洪叔现在越来越暴躁了。

  我急忙循着声音走去,竟然看见洪叔举起藤条在打人!再看,跪在地上的正是沫乐!

  “住手!洪叔!”我一把抓住手腕,止住洪叔的动作,“这做什么?怎么打人?”

  我也有些急了,我素知洪叔平日里不喜欢沫乐轻佻,只以为洪叔最多就是训斥沫乐几句,竟没想到洪叔会举起藤条!

  “你若是不满意平儿,喜欢男孩,可以再找个干净乖巧的,这家中,是清清白白的家世,怎么能养这种白吃闲饭的下贱人!”洪叔也在气头上,没说明白原因,但归根结底还是十分厌恶沫乐的出身。

  我扶起沫乐,他头发被撕扯得散乱,新做的衣裳也打坏了,我皱起眉,问道:“伤哪了?你是不顶撞洪叔了?”

  沫乐虽然样子狼狈,但神色看不出慌张害怕,起码看起来是这样。

  他冷笑着抬眼看着我:“我一个不干不净、不清不白的下贱人,怎么敢顶撞洪管事?”他就像个物件,任谁都可以把他搓扁揉圆。但他偏巧还有些软刺,这样更容易招惹麻烦。他越这般贬低自己,我心里也越闷闷的不舒服。

  我拉过沫乐的手,那双手攥着拳,却是冰凉的。他没有看起来那么镇定。

  “洪叔,沫乐到底做错了什么事,要用到藤条?”

  “你看看他那个样子!我教训一个不知孝义廉耻的下人而已,他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这般金贵?南倌里出来的还有好东西不成?牙尖嘴利的,我们老爷夫人就这一个少爷,就凭白让你勾引坏了,成天捣鼓着,挑唆着简行不与平儿亲近!”洪叔说着直指沫乐。

  沫乐并不看他,也不辩解,任我拉着手。

  我没有沫乐好气量,听洪叔这样说沫乐,便止不住怒气攻心,替沫乐鸣不平:“洪叔,不要诋毁沫乐。沫乐并没有挑唆什么,平儿就清清白白做好书童就行,你不要瞎怂恿平儿才是。”

  沫乐并没有领情:“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沫乐这个顽固不化的呆瓜。

  “小人得志的丑态!你还能威风几天。简行不过年轻好奇,等简行也玩腻了,你比外面的冻死的野狗好不到哪去!”洪叔气极,话说的极重。

  沫乐几不可见地在发抖。

  “好了!洪叔,你先冷静一下。”

  “总之,府里不要闲人!”洪叔坚决的说。

  “洪叔,做事人手不够,我再去买几个丫头小厮便是。沫乐并不是粗使下人。”我说。

  “他不是?老仆是。他是买来暖床的,老仆明白的。”洪叔自称“老仆”,字字含着讽刺。我明显感觉到沫乐听到“暖床”两个字,手臂本能一缩。

  “够了。真是沫乐错了,我会教训他的,但如果错不在他的话,洪叔也不要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洪叔显然是被我的话刺到了,“是啊,我终究是个老仆,他才是这的二主人。老仆老了!”

  洪叔一口一个老仆,叫的我也难受,我示意平儿带沫乐下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