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1/2)

加入书签

  攥在手里,细细摩挲着,摸到不平整的地方,忍不住看那些伤痕,暗想着伤痕的来历,想当日的痛楚,为沫乐心疼的紧。

  沫乐终于被我看得古怪不安,往回抽手:“喜欢白嫩的小手,去找富贵家的小姐啊。”

  “你的就好,我不要其他人的。”我上去把他圈在怀里。

  “哼,心里不知怎的笑我呢。”沫乐嘴里嘟囔着,挑开帘子佯装看外面的春光。

  “我怎么会笑你,我和你是站在一处的啊。”我拉起他的手,把唇轻轻印在上面。沫乐其实心里还是敏感不安的。

  夏日到来,绿树成荫,鸟鸣相啼,心情也像天气一样好。

  到了集市,就让平儿看着马车停在一边,我带着沫乐也不急着去买布匹,就慢慢悠悠这瞧瞧那看看。

  “糖人,好看吗?也很好吃啊。我小时候很喜欢的。”我们来到捏糖人的摊位前,“要不要来一个?”

  “比起糖人,你可以送我些更有价值的。”沫乐装出一副对糖人很不屑的样子。

  想要什么?糖人不如银子来得实在?我心中莞尔,挑了一个关公样子的糖人:“那好吧,只好我自己享用了。”我自顾自吃了起来。

  沫乐愤愤地说:“我又不是小孩了。”

  只有我能感觉出来他闷闷的小心思。我把自己的关公坏坏地塞到沫乐嘴里,笑道:“别嫌弃我,给你吃吧。”

  沫乐皱着眉头,佯装勉为其难的接过来了。

  到了布店,我依次给沫乐、洪叔、平儿和我挑了布料。最后临走时,看见一块淡青色的布料一角,我过去抽出来,发现是一匹印有暗花的缎子,暗花是竹子,真正是好看极了。奢华又不张扬。

  “老板,这缎子怎样?”

  老板过来解释:“这匹布料是极好的,五两银子一匹。”

  “哦?那做一身要如何?”五两银子买匹布,对于现在的我算是很奢侈的了。

  “需要丈量了。”

  沫乐目光也被这匹布吸引了,忍不住伸手摸上面的竹子暗纹。

  我按住沫乐的手:“好,这料子我要了。”

  回去的时候,我们俩都抱得满满当当的,我们还买了预备端午节的雄黄酒,想唤平儿过来帮忙,却看见前面我们的马车那有人吵闹,还有平儿的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  比较开心的一章

  永远开心 撒花~

  ☆、小番外:冻疮

  这是我来他家的第三天,晚饭后,他忽然吩咐平儿烧了许多热水,拿到我房里。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吧,毕竟忍了这么久,终于把我弄到手,还是要验验自己的货值不值。

  他已经是我见过最有耐心的人了。这样的人,不怕他要我身子,只怕他要我的心。

  我开了窗,倚在窗口慵懒的看着夜色下的竹子,我披着他送我的大氅,抱着手炉,似乎可以隔绝外面的酷寒。

  他把屋里的炭火烧旺,过来关紧了窗子:“水正好,快去泡个热澡。”

  他着一身秋香色雪呢滚边罗衣,身材修长,面目温和,看着总有几分贵公子的模样,倒不像一个私塾先生。这样俊美的公子,何愁没有美人投情送怀,却偏偏招惹我这个半死之人?

  我命不由我,不论在哪都是水上浮舟,随波逐流。他模样瞧着斯文,起码翻脸打起人来,总不会比卓飞羽疼。

  我解了大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