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1/2)

加入书签

  三十一

  一整天,我都呆在刑侦队三楼的那个小房间。询问我的,是个年纪四十来岁

  的男人,穿着便装,看上去不像个刑警。旁边做记录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孩,

  戴着眼镜,很文静的样子。

  早晨询问的是些细节,现场,进电梯的男人,和我去找娜的原因。

  我撒了谎。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对他们说,我不想把自己家的事和娜的死扯到

  一起。

  娜是被人捆绑着杀死在床上的,床单下的她全身赤裸,到处是青紫痕迹。我

  试着给她做了喉管接驳,试图把这个和我关系奇特的女人挽救来。很可惜没能

  够做到。虽然遗憾,却也没有多少难过,只是觉得有些可怜季然。

  中午姓黎的来,对我说:「你没说实话,知不知道这什么后果碰到个新

  手你就完了,冤死你都没地方喊去知不知道你也有杀人动机」说完和戴眼镜

  的女孩耳语了几句,她出去,不一会领着嫣进来了,后面跟着苏晴。

  嫣一直在楼下,等了一上午,下面的人不让她进来。

  她进来的时候低着头,脸色苍白,似乎连看我的勇气也没有。但一进来就抓

  住了我的胳膊,抽噎起来。看得出来,她很担心。

  苏晴则沉稳的多,先冲我笑了笑,然后转向那个男人,伸出手:「苏晴。」

  男人犹豫了一下,握了,说:「黎开。」转身拉了张凳子坐下,用手指捏了捏自

  己的眉头,对着我,说:「我在娜的电脑里发现了一些视频,是关于你妻子的,

  咳咳也涉及到了你家的私隐」

  嫣就一下子瘫了下去,整个身体都软在我身上。

  我揽住她的肩膀,让她像个孩子似的俯在了我腿上,轻轻地说:「我知道,

  那些视频,我看过。」嫣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猛地抬头看着我,眼睛里充

  满了惊恐她的脸一下子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像一张宣纸。

  我开始讲述整件事情在这个陌生男人面前。从阳台的身影开始,电梯的

  瞬间,孩子的话,楼梯,龙小骑的视频,苏晴、娜、季然,一直到昨天晚上

  甚至连自己当时心里的念头都没有隐瞒也许我本来应该难以启齿,应该觉得很

  丢人,很羞耻。可我说得很平静,甚至包括那些无数次在心里感到龌龊的细节,

  都变成好像是别人的故事。或者是这些东西压在我心里太久了,我已经被压得心

  力交瘁,此刻当着大家的面一下子讲出来,反而如释重负。很奇怪,原本以为该

  痛苦无比的叙述,竟然说不出的痛快

  我一直看着嫣,不停地用手指给她擦流出来的眼泪。我觉得我是讲给她一个

  人听的,就像很多年前的一个夜晚,我对着她倾诉爱意。

  她的表情很复杂,有痛苦,有愧疚,有恐惧和羞耻。

  苏晴背对着我们站在窗边,手里夹着一支烟,却只是一直夹着,忘了抽,烟

  灰慢慢变长,像正在燃烧的希望,正渐渐凋零。在她的旁边,是那个戴眼镜的女

  孩,似乎也没在记录,也许是我讲述的内容对她来说过于敏感,她的脸就一直红

  着,抓着笔的手无所适从地在桌面上移动。

  「我只有一个问题」黎开把双脚蜷上了座位,变成有些滑稽地蹲在凳子

  上:「里面有一段关于你妻子被迷奸的视频。你有没有用这个起诉那个

  男人的打算哦佟」他的眉头皱着,似乎遇到了什么困扰他的事情。

  我摇了摇头:「恰恰相反,我希望这些东西永远都不让别人知道」整理了

  一下嫣的头发无论什么样的报复我都不要,我不想让这个俯在我身前的女人

  再受到哪怕是一丁点的伤害

  「哦」黎开吁了口气,皱着的眉舒展开来:「你可以家了,我可以确保

  这点不会再有任何人看到这些东西。现在我去找龙小骑小慧,记录给我就

  行了,你不用管这案子了。」

  女孩愕然了一下,终于还是没说话。

  他从凳子上跳下来,拍了拍手,向苏晴伸出去:「那就这样,再见」

  苏晴看着他的手,凝视了一会儿,却去没握的意思,说:「不用再见了,我

  想没机会再见到了。」说完拉着嫣出门,把男人晒在那里。

  案子晚上就破了。连我自己也没想到,杀人的是龙小骑总觉得那个人的身

  影似曾相识,却从没想过是他

  那一晚,他本来要去我家的。他的目标,是嫣。如果不是佟在,那么,死的

  人将是我的嫣这是个关于少男激素无法控制的悲剧,和很多正在发生的故事一

  样,既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第二天是周末,下午嫣也去了医院,我和她一起到病房看季然。她似乎没有

  预想的那样悲伤,只是没什么兴致聊天,说房间老是闹鬼,很吓人,闹得她睡不

  好觉。我就疑惑起来,跑出去问苏晴,是不是她的病情又反复了苏晴就抹眼泪

  儿,说:「倒没有,可这孩子是伤透了知道姐姐是为了自己才惹上祸心里

  能好受她就这么一个姐姐是亲人,突然就没了昨天她一晚上没睡,抱着我不

  让我走,说她身上招鬼,说快死的人都招鬼,她就是招了那些东西,才害死姐姐

  的」

  我看她脸色憔悴,就劝:「要不你就请几天假吧,好好歇歇,不然边上班还

  得守着她,要累垮的我跟嫣说过了,往后她的治疗费我来出。」苏晴摇着头叹

  了口气:「怕她不肯自从知道了你们家受了她姐姐的累,就说欠了你」

  我愣了下:「这些她都知道」

  苏晴的脸就红了下,说:「我跟她没秘密的我名声不好,招人恨,姐妹

  一样的朋友是没有的,老天可怜我,才遇到个投缘的孩子,知冷知热的看她

  了无生趣的样子,我越难受了真恨不得替了她受这罪」

  我就有些尴尬,照苏晴的意思,连她和我的那节怕也让季然知道了想之

  前和娜与苏晴的纠葛,说不出的荒唐,还不知道小姑娘内心里是多看不起自己

  正想转过话题,嫣也出来了,说:「季然说不愿意待在医院了,我就想给她接到

  家里去住几天,你们说行不」苏晴脸上就哭笑不得样子,忸怩起来,说:「不

  要跟着她胡闹小孩子心性,早先我就让她搬过去和我住,也不肯。」

  嫣问:「不在医院住,危险吗」苏晴摇头:「她这病要犯,神鬼拦不住,

  住哪里都一样」嫣就说:「那就这样定,接她过去和嘉嘉作个伴。」

  刚下过一场雨,清凉的风从阳台上吹进来,带着丁点咸味儿。闹够了的嘉嘉

  终于在季然怀里睡着了,嫣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不停地换着台,有些心不在

  焉,时不时地看一眼陪着季然坐在床头的苏晴。

  苏晴吃过晚饭就要走的,可季然不让,说睡不惯新地方,死活要她留下来陪

  她一晚上。苏晴有点犯难,完全不像以往的爽朗坦然,不住地推辞,最后还是嫣

  发了话,才勉强答应下来。她和嫣之间,似乎有了一些东西阻隔着,说话总是特

  别客气,却透着谨慎的相持和疏远。

  我一直在想事情。那天从刑侦队出来,我和嫣之间忽然打破了一直刻以来意

  保持的沉默,一切都摆在了明处,彼此无所遁形。也许听我说那晚想去杀了佟被

  吓到了,她神经始终紧张着,表现出的依赖也格外强烈晚上上床,彼此也心照

  不宣地互相配做了爱。临终了,有几句简单的对话,事情坦白到这地步,有些

  话反而说得自然起来。她反复着劝我放弃那种念头,说:「只要都好好的,谁也

  别出事,我就满足了。」

  看着她全身赤裸偎在我怀里,一如既往的娇艳动人。我却有种说不出的陌生

  感,觉得她似乎包裹了一层透明却撕不破打不开的薄膜,无论我抱得再紧,却始

  终找不到从前贴心和亲密

  嫣闭着眼睛问了我个问题:「你那么想留住我,为什么那次会那么粗暴的对

  待我那天我觉得你已经放弃我了」

  我呆了一会儿,才答:「我想知道,如果我们之间没了性爱,你还会不会

  爱我,会不会继续留在这个家里。」

  她就死命地抱着我,紧紧的,说:「我不会走,永远都不会离开这个家」

  这是我非常想听的答案,可当时我却有点怅然,好像她在很做作地敷衍我。

  苏晴从季然怀里接过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