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1/2)

加入书签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隔日清晨,鄂图姥姥一早便命丫头端着热水,藉口看顾老祖宗,实则也要去探望馥容__

  姥姥明白,老祖宗此次出事,福晋又将此事怪罪到少福晋头上,馥容内心必定不好受,何况看顾了一日一夜,身心煎熬,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必定经受不住。

  “少福晋!”蹑手蹑足来到老祖宗屋里,姥姥低声轻唤馥容。

  “姥姥,您来了。”馥容回头。

  竟夜过去,她人还清醒着。

  姥姥的心揪痛了一下。

  看来,少福晋昨夜根本未曾阖眼,见她嘴唇苍白几乎没有一丝血色,连白晳的眼皮下都长出阴影,让姥姥好不心疼。

  姥姥先来到炕边,低头细瞧老祖宗一回,见老人家眼睛半眯半阖的,也不知道是清醒还是继续昏迷。

  摇摇头,姥姥对馥容道:“少福晋,昨儿个夜里,您难道不曾打一会儿盹,歇一歇吗?”

  “我没关系,”她对姥姥挤出一丝笑容。“我怕祖奶奶夜里醒来,所以不敢阖眼。”

  “可屋里还有丫头呀!您这样太辛苦了!”握住馥容冰凉的小手,姥姥心里实在不舍。

  “一点都不辛苦,”她忧心忡忡。“祖奶奶是因为我的缘故,才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一切全都是我的错。”

  “这怎么能说,全都是您的错呢?”姥姥叹气,忧心再加上心疼。“您也是一片好意,原是为老祖宗好,怎知那茶竟会出这样的差错?”

  馥容摇头,眼眶泛红。“我知道姥姥爱护馥容,才会这样安慰我。但这一切确实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才让祖奶奶受这样的罪。这全都是我的过错。”她难过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祖奶奶。

  昨天婆婆的责骂提醒了她,如果因为她的过失而伤害祖奶奶,那么就算她本来确实是出自一片好意,也一样是罪该万死,难辞其咎。

  姥姥原想安慰馥容,没想到竟然惹她更伤心。

  这下弄得姥姥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吩咐丫头尽快将早膳传上来。“少福晋,这会儿让我来看顾老祖宗,您先歇歇,喝碗粥吧!”

  馥容摇头。“祖奶奶没好,我怎能吃得下东西?”说着,她的眼眶又泛红。

  此时,躺在榻上的老祖宗突然咿唔一声,把众人吓一跳。

  馥容敢紧吩咐姥姥:“祖奶奶醒了,咱们得让祖奶奶先喝点粥才成。昨夜大夫吩咐过,祖奶奶若醒来就该给她老人家喂点白粥,姥姥,您快将那碗白粥端来让祖奶奶喝下。”

  “噢,是。”姥姥赶紧自丫头托着的食盘里,端来原本要送给馥容的白粥。

  馥容扶起老祖宗,正要喂粥,桂凤刚好走进屋内,脸色依旧跟昨日一样严厉。“老祖宗怎么样了?昨夜曾经醒来过吗?”她寒声问媳妇。

  “刚刚才醒,现在要给老祖宗喂粥。”馥容回答婆婆的话,边接过姥姥手上的粥碗,开始给老祖宗喂粥。

  桂凤冷眼瞪着媳妇,压根不相信媳妇的话。“昨夜,老祖宗当真没醒来过?你昨夜没睡觉吧?该不会只顾着自个儿打盹儿,根本没注意到老祖宗是不是曾经醒来?”

  馥容未回答,好像完全没听见婆婆苛刻的话。

  她小心翼翼、全神贯注地给老祖宗喂粥,温柔又专注,生怕一不小心把老祖宗给噎着了。

  桂凤皱起眉头。

  她对媳妇的态度十分不满,但见馥容忙着给老祖宗喂粥,一时间又没办法骂人。

  桂凤脸色不太好看,因为这件事,已经弄得王爷也不高兴了!再加上昨夜她回住处时,恰巧遇见刚回府的儿子,她见兆臣行色匆匆,一路往老祖宗屋里来,想必早也知道府里出了事。

  倘若儿子知道这回是媳妇自作主张,才会祸及老祖宗惹出大事,那就更好了!这样她也不必多费唇舌,让自己的儿子明白,这名刚娶进府里的媳妇是如何的不孝与胆大妄为!

  馥容给老祖宗喂食了半碗粥,直至老祖宗不再张口进粥,馥容才放下粥碗,扶老祖宗慢慢躺下。

  “你过来!”桂凤来到桌边,寒着声命媳妇。

  “是。”馥容细心为老祖宗掖好被子,才离开床榻,来到婆婆面前。

  “昨夜你丈夫来过了?”桂凤冷眼问她。

  “是。”馥容点头,因为一夜未眠,她的脸色不仅苍白,而且疲惫。

  “他说了什么?”

  馥容凝望婆婆片刻,踌躇着不能开口。

  “我问你话,怎么不立刻回答呢?难道非得等到长辈生气,才知道要立刻答话吗?”桂凤厉声质问。

  “不是,”馥容蹇涩地开口:“因为,他并没有说什么。”

  桂凤瞪住媳妇。“没有说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来探望祖奶奶而已。”

  桂凤眯起眼。“难道他不知道,老祖宗会病成这样,全都是你造成的吗?你不会在你丈夫面前,把罪过都推给别人吧?!”

  “没有,我不会这么做!”馥容赶紧摇头。

  桂凤冷眼瞪着她。“既然没这么做,兆臣知道你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怎么可能一句话都不说?”

  “他,”她吸口气,然后回婆婆的话:“他只是要我喝粥而已。”

  “喝粥?”桂凤皱起眉头。“这又是什么意思?”

  “他说,喝了粥,才有力气看顾祖奶奶。”

  桂凤冷下眼。“这是在跟我说笑吗?你认为这好笑吗?”语调也很冷。

  婆婆的口气让馥容不安。“不是,我并不是在说笑。”她认真地试着对婆婆解释:“昨天晚上他,他的确是这么说的。”她说的是实话。

  可耳根却有些热。

  因为她不敢对婆婆直言,昨夜丈夫对她做了哪些事…

  桂凤瞪了她半晌,最后眯眼哼了声。“长辈说的话你都从来不听了,我怎么能相信你会对我说实话?”她严厉地往下说:“本来我以为这次你必定学乖了,可我还是低估了你,到现在我才发现,你根本就没有真心忏悔!把老祖宗害成这样,竟然还嘻皮笑脸的,亏你还是翰林学士之女!”她话说得很重。

  这话不仅重,而且伤人,馥容脸色都变了。“不是的,看到老祖宗这样,我心里真的很难过…”

  “住嘴!你哪里难过了?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桂凤斥道:“这件事情已经让王爷很不安!老祖宗没事便好,倘若有事,到时候你就自个儿好自为之了!”

  撂下话,桂凤正要离开老祖宗的屋子,忽然听见炕床上传来一阵哼唧声。

  一听见老祖宗呻吟,馥容抛下难过的心情,赶紧转身探望老祖宗。

  “祖奶奶?”

  老祖宗哼了几声,然后慢慢睁眼,半搭着眼皮凝望馥容。

  桂凤见了,赶紧吩咐丫头:“快,快唤王爷进屋,叫小子们快找来徐大夫!”

  丫头们赶紧去传。

  “祖奶奶,您觉得如何?精神好些了吗?您能说话吗?”馥容边扶起老祖宗,一边柔声安慰。

  老祖宗像是试着想开口,终究力气不足而放弃。

  “没关系,额娘已经叫丫头们找来徐大夫,您先歇会儿,不要费力气说话了。”她仍柔声安慰。

  一旁,桂凤拧着眉头不则声。

  见老祖宗清醒过来,她虽放下心上一块大石,略感安心,然而对儿媳妇的所作所为,她仍然耿耿于怀,非常介意。

  待徐大夫赶来之前,除了进宫议事的兆臣,府内一众家人等,包括王爷在内已全都来到老祖宗屋内。

  徐大夫一到便先问家人,老祖宗自昨夜至今日,是否曾经进食?

  “早上老祖宗醒来,吃过一碗粥。”馥容答。

  “可有不适?”

  “没有。”她摇头。

  “你仔细想好,不要答错了!”桂凤皱着眉叮咛。

  “是啊,嫂子,”跟着挤进屋里的留真也藉机插嘴:“老祖宗病着呢!您可别又犯糊涂,这心可粗不得啊!”她说风凉话。

  此时,这话实在伤人。

  但馥容告诉自己,为了老祖宗的安危,这时绝对不能受这番话影响,自乱阵脚。

  仔细想过三遍,她以沉稳的态度回答徐大夫:“我确定老祖宗一夜安睡,没有不适的症状。”

  “好,那这样罢,待我看脉后再议。”徐大夫点头,随即坐到炕边诊视,见老祖宗眼皮半开,便又问:“老太太,您能说话吗?”

  老祖宗嗯了一声,听得出身子还很弱。

  “我瞧您这是个急症,昨日问过您府里的家人,知道您前日饮食正常,没有异状,那么昨日您发病之前,可曾进过什么饮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