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不惑 第31节(1/2)

加入书签

  出了站,易南窗带着他去了一栋写字楼。

  三楼的办公室尚未装修,易南窗问他:“觉得这里的环境怎么样?”

  宋弦跑到窗边往外看了看,说:“风景都挺好的,不过这个地段,租金肯定很贵咯。你想租下来吗?”

  易南窗说:“我已经租下来了。”

  宋弦惊讶:“已经租下来了?你打算做什么啊?”

  易南窗说:“我会以这里座位办公地点,重新注册一家公司。”

  宋弦抿了抿唇:“重新注册一家公司?”他背着双手,在办公室里走了一圈,说,“是做回你原来的品牌吗?”

  易南窗摇头:“我有新的品牌在开发,”他走近宋弦,“我想让所有的一切,都重新开始。以前的东西,就都留给芸雯吧。”

  宋弦皱眉:“但是,以前的品牌你也是费了很多心力才做起来的。就这么放弃,你舍得吗?”

  易南窗握住他的手:“我很感谢她,她能彻底放手成全我们,就算拿我的一切去换,都是值得的。”

  宋弦往门口望了望,见没有人,极快极轻地抱了抱易南窗,说:“我也是。我也愿意。”

  易南窗替他理了理额前的头发,忽然微微倾身,轻声道:“做好准备。”

  “啊……啊?”宋弦还没有意识到他要表达的意思,易南窗已经轻轻地亲了他一下。

  这是两个人之间的第一个吻,宋弦马上就红着脸捂住了嘴,呆呆地看着易南窗。易南窗又亲了亲宋弦的额头,笑着说:“不要这样看我……”他凑到宋弦耳边耳语了一句什么,宋弦的脸更红了,软软地抓着拳头打了他一下。易南窗笑着把他拉进了怀里抱紧,抱了几分钟,他说:“不用担心我,我还没有江郎才尽。”

  易南窗从邱从容那里搬到了宋弦的住处,他每天都在为新公司奔波忙碌,宋弦就一改常态,早起早下班,顾不上自己的厨艺有多辣眼睛,把早餐晚餐都一并承包了。每天和易南窗一起吃完早餐就去上班,晚上做好饭等易南窗回来。

  蓝司有一次在他飞窜出门的前夕叫住了他:“sue!ein!”

  宋弦不情不愿地止住了脚步,慢吞吞地挪到了蓝司办公室。蓝司仰着下巴看他:“最近非常不热爱工作啊!”

  宋弦:“……”他小心翼翼地挪到蓝司身边,“boss,我的工作都做完了哦。”

  蓝司说:“有没有跟进花间筑海的经营状况啊?”

  宋弦摸了摸头发:“这个……有啊。不过现在桃花节的影响已经慢慢淡下来了,花季也过了,果季又还没有来。现在是整体偏于平淡了……”

  蓝司开始批评他:“那还不赶紧想想办法!还下班就窜去玩?还不加班?唉,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好。”

  宋弦有点内疚:“那……那您有没有想到什么对策?”

  蓝司说:“朕日理万机,哪里有时间想!”

  宋弦把背包放下,坐到了蓝司身前:“哦……那我今天先想想再下班吧……”

  蓝司哼了一声,说:“朕想饮茶。”

  宋弦:“……”他起身去泡茶。这时候蓝司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叽里呱啦说了一通,电话一挂,说,“走了走了,改日再泡,去蹭顿饭先了。”

  宋弦一听,马上就站了起来:“好啊好啊,那您去蹭吧,我先回去啦!我会认真想的!”

  蓝司拎住他的领子拖了回去,冷酷地说:“想跑?门儿都没有。明天可不是周末休息吗……好,今晚跟我去开发新客户。”

  宋弦:“……”

  宋弦和蓝司坐在一边,对面坐着两个高大威猛英俊帅气的歪果仁。其中一个一直在向宋弦举杯,宋弦惦记着老板要开发新客户,而且蓝司也在必然不会发生什么事,不得已之下一杯接一杯地喝。成功地变得脸颊发烫头脑发晕之后,他吧唧一声倒在了蓝司肩膀上,还不忘叮嘱蓝司:“地……地主爸爸……保护我……”

  蓝司:“……”

  十点多,易南窗回到家里,却一反常态地没有人蹦出来迎接他,甚至连灯都没有开。他拿出手机,也没有收到宋弦要晚归的信息,于是打了个电话给宋弦。

  电话刚拨出去,铃声就在门外响了,易南窗赶紧去开门,迎面扑来一阵浓重的酒味。

  与此同时,蓝司愣住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蓝司率先把人扔给了易南窗,奇道:“南窗师弟,你怎么会在这里?”

  易南窗小心地扶着嘀嘀咕咕的宋弦,他虽然自己不介意让外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他并不敢肯定宋弦会不会介意。所以,他说:“蓝总……我公司近段时间出了些事,暂时到宋弦这里借宿。你们……去和客户吃饭吗?他怎么喝这么多酒?”

  蓝司说:“是啊,其实也没喝多少。不过他喝不了白酒,几杯就醉了。既然你在这里,我就不用担心了,我先回去了。”

  易南窗送他到门口,等到电梯下去了才走回屋里。宋弦躺在沙发上,看样子已经睡着了。易南窗打了热水出来,替他擦干净身体,又换上干净的睡衣,抱到房间里安置好,自己才去洗澡。他晚上一直在办公室忙工作,还没有吃晚饭,就在冰箱里拿了些面出来用热水白灼着就着辣椒酱吃了。吃完了以后,洗干净碟子摆好,重新刷好牙洗好脸在客厅开着电脑忙工作。

  这样简陋的晚餐,他不觉得很心酸;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他也不觉得很辛苦。因为,他现在已经得上天恩赐,得以和最爱的人长相厮守。每一次只要想到宋弦的笑脸,他都会不自觉也轻笑出声。

  宋弦啊宋弦,这个人他真的是放在心尖上都宠不够。

  宋弦醒过来已经是早上十点多。他捂着头迷迷糊糊地去刷了牙洗了脸。易南窗已经去了公司,桌子上摆着一张字条:宝,粥在锅里,起来了的话乖乖吃完,晚上我买菜回去。宋弦用拇指划过那个“宝”字,嘴边的笑意抑也抑不住。他花了十分钟坐在椅子上回忆昨天的事。他想起来昨晚去见客户,也没有给易南窗发信息,不知道他该有多担心。

  他给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