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番外教授与学生(二)(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早上,德拉科神清气爽地醒来,然后……猛然发现自己睡着睡着居然滚到爱尔柏塔怀里去了!而且……他脸颊上那柔软的触觉……难道是……

  德拉科可耻地发现自己的某个部位有了抬头的趋势。他羞得直想捂脸,这简直就和第一次做到春梦主角是爱尔柏塔醒来发现内裤上有可疑分泌物一样尴尬好么!

  正当德拉科准备磨着磨着拉开与爱尔柏塔的距离,爱尔柏塔已经醒来了。

  “早。”

  “……早。”德拉科尴尬地打招呼。

  “醒了就起来洗漱吧。”爱尔柏塔面色如常地掀开被子,起身走向盥洗室。

  德拉科呆躺在床上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有些不可思议,爱尔柏塔居然没发觉?

  ——不,爱尔柏塔当然发觉了,她只是没说出来。

  正在盥洗室里刷着牙的爱尔柏塔回忆着刚才德拉科那表情,心里不住地闷笑着。她没有选择说出来,是怕以德拉科那脸皮估计又要闹别扭一段时间了,而他已经是七年级了,没时间花费在这种事情上了。

  爱尔柏塔的课在上午三四节,倒是德拉科一二节就有课了。当两人一起到达大礼堂吃早餐时,德拉科就被潘西和布雷斯围住了。

  “说吧。”潘西大小姐眯缝着眼,表情正明晃晃地说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布雷斯也在旁帮衬着:“昨晚……去哪里啦?”

  德拉科顿时一囧,就知道这两人会问他。他一面拿过一杯柳橙汁,一面回道:“我以为……你们知道的。”

  潘西大怒:“你还敢说!”

  “有什么不敢?”德拉科此时却不见了早上的窘迫,反倒很从容地喝着柳橙汁,开始吃起了早餐。

  潘西回头看了眼坐在教职工长桌上的爱尔柏塔,然后转回来,磨着后槽牙道:“就你?殿下最后肯定不会和你结婚的,哼!”

  虽然潘西只是说气话,但到底说得过分了些。

  布雷斯先于德拉科一步劝解潘西道:“好了好了,这也是德拉科和爱尔柏塔之间的事情。爱尔柏塔怎么决定,是她的权利,我们没办法干涉的。”

  潘西怒瞪了布雷斯一眼,可也明白他的意思,她仍带着怒气道:“这我当然知道!但是、但是……我还没和殿下睡一床过!”

  “……原来是这么回事。”德拉科抽了抽嘴角,却不想说出口:睡一床简直是温柔的折磨啊!痛苦中带着甜蜜什么……好吧,他还是甘之如饴的。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就到了晚上睡觉时间。即使德拉科再怎么磨磨蹭蹭,也到了禁夜时分。虽然说他也可以回自己寝室去睡,但是回去肯定会被潘西和布雷斯嘲笑的,他才不会这么做!

  吱——

  就在德拉科在黑魔法防御术办公室门口来回踱着步时,门开了。同时,爱尔柏塔的声音传了出来:“这么晚了,在外面走来走去干什么?”

  德拉科一愣,还是推门进去了。

  大概爱尔柏塔正打算收拾收拾躺床上睡觉了,所以室内的灯光有点暗。不,说暗也不准确,而是比起以前偏白色的灯光,此刻的昏黄色光线亮度降低了不少。但与此同时,在德拉科看来,爱尔柏塔在这样的光线下,表情柔和了不少,甚至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妩媚。

  不,不是错觉!德拉科心下一动。

  也许是一直以来都待在爱尔柏塔身边,她的细小变化在他看来都难以立马察觉。而在现在这样的环境下,一切都放大了无数倍,曾经被忽略的地方立刻凸显出来了。

  与最初的印象相比,爱尔柏塔变了很多。现在哪怕是第一次见爱尔柏塔的人,都无法认错她的性别——无论是她黑色的秀发,优雅的脖颈,脸颊上细细的绒毛,还是纤细笔直的四肢。

  德拉科咕噜咽了下口水,然后马上被自己这一行为惊呆了。而爱尔柏塔似乎听到了这声音,语气好笑:“怎么了?”

  德拉科扭头,不去看她。

  “好了,不去洗漱?”

  德拉科愣了几秒,还是先她一步进了盥洗室。

  此后的日子里,似乎两人之间对于彼此的位置把握得非常精细,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虽然没有直接说,但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两人之间流转的淡淡的情意。

  但德拉科心中的苦,却不是谁都能体会得到的。

  没错,虽然牵过手拥过抱亲过吻甚至连床都睡一张上了,但更进一步的……没有了。

  德拉科觉得,再这么下去,他一定会憋坏的………………

  对此,布雷斯曾经偷偷问过他:“是不是没经验啊?需不需要我教教你啊?”那副猥琐的样子,德拉科差点就一拳揍上去了。

  “诶,你该不会连相关的内容都没看过吧?照片啊文字啊,哦,我就不说实体的了,你肯定没看过,照片文字对于你马尔福来说,应该挺好获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