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众生意(1/2)

加入书签

  已经过去了三个时辰,商羊舞还没有破塔而出。天色渐晚,夕阳照在那座佛光万道的浮屠塔上,生出莫名的苍桑凄凉。

  塔内不时传来轰鸣,那是商羊舞在击打塔壁。但除了轰鸣,金浮屠没有摇动半分,比佛宗所在的金华山还要稳,仿佛从地里长出来的巨大磐石。

  九个僧人围坐在浮屠四周,浮屠上的遮天佛光印射在他们身上,就象渡上了一层赤金。这九个僧人,看起来就成了佛堂个九个宝相庄严的罗汉。

  数千骑士心生畏惧,下马对着浮屠塔跪拜,诚挚地轻声念道:“我佛慈悲。”

  数十万百姓还没有散去,心中满是疑惑与愤怒:“佛说,解我困厄,怜我众生是为佛,为什么佛塔中却关了个解我困危的圣人?”

  地狱名无缺

  恶魔曾在中

  娆害佛梵行

  及犯彼比丘

  这是金华山首任降魔大尊者最著名的偈唱。全偈数百字,九个僧人在晚风中,把这首长偈唱出了慈悲无限的情怀。那些音节如金色的秋叶,落在浮屠塔上,对塔内凶恶的灵魂进行无数轮劝戒抚慰,那妖魔将愈来愈反抗无力,佛光会如一把金丝做的刷子,刷洗他们的**和灵魂。最后,塔内只会剩一堆洗去尘埃的枯骨,洁白的枯骨。

  当年的魔教熊天王,被此塔的佛光洗刷了三天三夜,二百多斤的大汉,最后剩下四斤六两的骨架,自塔内取出此骨架,便被尊者亲自刷了金水,供奉于罗汉堂內,成了佛宗著名的魔骨罗汉。

  塔内的轰击声渐小,以至细不可闻。这个小贼境界远不如熊天王,再过十数个时辰,罗汉堂的角落里便会多出一座骨架。九个僧人的偈唱声于是更加的抑扬顿挫。

  张公公的目光扫过无数百姓的脸,那脸上的不甘之意令张公公十分的不悦。张公公对着浮屠塔认真跪拜之后,站了起来。用手势向骑兵统领示意,数千黑甲骑士也站了起来,上马,抽出佩刀。

  塔内那个令人恐惧的少年男女即将化成美丽的枯骨,那么,这些可恶的百姓就应该得到血的教训:“在大晋,能对他们生杀予夺的唯有皇上!”

  “尔等愚民,若还不回家,杀无赦。”回家之后,一个一个再抓起来,自然更容易些。张公公威严的声音在石头城上空回荡。

  石头城己不可救药,因为已经没有人愿意听朝廷的命令。

  张公公被视若无睹,那些面孔都哀切地看向那座九级浮屠,有些人己经蠢蠢欲动,准备冲击浮屠塔,救出他们的圣侠。

  张公公是个杀伐果断的太监,当年商府灭门案,就是他亲自给司马戊下的圣旨。商太师的死,换来了他十八年熏天的权柄。皇帝以为可用,而且用得十分的顺手。

  寒光闪过双眸,这是张公公动了杀心的迹象。手势如刀,落下。

  黑甲骑士的长刀举起。如论杀人的威慑力,当然箭不如刀。只有长长的马刀,才可以触目惊心地斩下头颅,喷出令人恐惧鲜血。

  既然这数十万人不愿再做吾皇的顺民,那么就屠城吧!

  马,纵入人群,毎一刀都收割一具头颅。有孩童冲上去试图抱紧马脚,去救下马蹄下惨呼的慈母。长刀惯胸而过,把那孩童举到空中,然后用力甩出,那具小小的尸体便挂到了某座院落的围墙上,鲜血流下,把白色的墙,流成了一道血墙。

  数十万人发出了最惨烈的怒吼,那些木棒勇猛地朝铁甲上击去。无数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跪倒在地,对着昏黄的天空喊了起来:“天杀的老天,你怎么不长眼啊!”

  夕阳己经挂在远山,低矮的远空现出一道晚霞。五彩的霞光中现出两个巨大的黑洞。黑洞越来越大,霞光慢慢积聚在黑洞四周。黑洞中间各藏一点炽热的白色。仿佛眼中喷射的怒火。

  天生异象,除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