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节(1/2)

加入书签

  双腿一起用力,向他肩头扫过。

  “啊”肖泽龙又一声惨叫,肖紫晨这一脚扫的结实,本来那箭力道不大,只有半个箭头射进肉里,这下不仅整个箭头都进去,甚至还包括了两寸长的箭杆。

  “儿子”

  肖度一声大喊,他看看肖泽龙,又看看肖紫晨,几番犹豫,终于还是舍弃了回去查看的念头,啊一声厉喝,向肖风哥冲了过去。

  砰一只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肖风哥的脸上。后者倒退一步,手里的箭掉到了地上。

  肖度飞身而起,在落拳的地方又补了一脚,肖风哥头晕眼花,仰天便倒。肖度扑上去,骑在他的身上,左右开弓一阵猛打。

  山崖上,只听砰砰砰砰落拳的声音。

  直到肖风哥晕过去,脸上一片血肉模糊,肖度这才停手。他对着肖风哥的脸啐了一口唾沫,提起他的一只胳膊,向崖边拖去。

  今天的这个地方,是他早就预备好的,山崖虽不高,崖下却有一大片碎石堆,当中耸立着很多尖利的山石。

  肖度是练过一点武功的人,要把一个人从崖上扔下去砸到某块石头很轻松。他决定让肖风哥脸朝下着地,摔在碎石堆中,这样他脸上的伤痕就能得到很好的掩盖。

  至于肖紫晨,他决定交给自己的儿子来处置。

  走到崖边,肖度将肖风哥抓起来,压在肖紫晨的身上,省的肖紫晨乱动弹,上前几步来到肖泽龙的身边,关切地道,“儿子,怎么样了”

  “拔,拔不出来。”肖泽龙满头是汗,虚弱的道。

  “那就不要拔了吧。”肖度摸摸他的头,“那个臭娘们,你想让她怎么死”

  “怎么死随便吧。爹,我疼得厉害,你赶紧把他们扔下去,带我去找大夫吧。”肖泽龙肩头痛得钻心刺骨,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

  “嗯,”肖度应了,又回到肖风哥夫妻那边,把风哥从肖紫晨身上拉下来,抽出腰间的匕首,把肖紫晨身上的绳子割开。临到把塞嘴的布条拿掉前,肖度说,“你要敢叫,我就把你舌头搅烂。”

  肖紫晨顿时放弃了喊人的打算,流着泪闭目等死。

  肖度把他们两人拖到崖边,开始寻找抛尸之地。此时肖风哥嗯嗯呜呜地哼了几声,竟然醒了过来。肖度扫了他一眼,提刀过去在他手腕脚踝上狠敲了四下,肖风哥疼得冷汗直冒,骂道,“你到底是谁生的,亲兄弟都不放过”

  “那你到底是谁生的呢”肖度反问,“连自己老婆都不放过。”

  “我以为她想要我的命,我才不放过他,你呢”肖风哥厉声道,“老子自问待你不错,你干嘛还要弄死我”

  “你是待我不错,可那又怎么样呢”肖度讽笑,“你太没用了,我的好大哥。有你在,肖家迟早被败光,可我的理想,却是让肖家成为金陵城数一数二的大户。有你压在我上面,这辈子我都看不到发达的那天了,所以,我得把你拿下来,自己上。”

  “银子就那么重要”肖风哥质问,“比兄弟的性命还重要你要做老大你去跟妈说呀,老子还会不让你”

  “银子是什么银子是王八蛋。”肖度自问自答,他敲了敲肖风哥的胸口,“而你,连王八蛋都不如。”

  “啊”

  这句话激怒了肖风哥,他猛然一声厉喝,全身的力量瞬间爆发,踝骨断了,他用膝盖支撑,腕骨断了,他用肩膀使劲。

  他从地上弹起,就像一颗出膛的炮弹,结结实实的撞上了肖度的腹部,二人齐声大喊,双双坠落山崖。

  砰一声闷响,四周归于寂静。

  肖泽龙愣住了,他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自己的父亲早已掌控住了一切,他怎么会被一个临死之人撞得坠下山崖。

  肖紫晨则比他清醒得多,她一骨碌爬起来,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势,跌跌撞撞的向崖下跑去。

  半刻钟后,肖紫晨来到了二人的坠落之地,他们俩都落在碎石地上,肖度后脑着地,已经没有了动静,肖风哥上半身有他垫着,几乎没有什么损伤,只是两条腿落地后有点走形,显然已经断了。

  肖紫晨吃力地给肖风哥翻了个身,让后者仰天躺着,伸手去探了探鼻息,发现还有热气进出。

  他还活着,这真是太好了

  肖紫晨喜不自胜,嘤嘤哭泣起来,眼泪滴滴答答的落在肖风哥的脸上,后者挤挤眼睛,醒了过来。

  “老子还没死呢,你哭个屁呀”肖风哥有气无力的斥道。

  肖紫晨看着他,欣喜地道,“你,你醒了啊,怎么样,疼,疼吗”

  “你有多久没关心过老子了”肖风哥冷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又换了一幅和善的样子,道,“记得你才嫁过来的时候,没事对老子嘘寒问暖,烦都烦死了。说你两句,就知道哭,哭的老子更烦。”

  “不过”他tiantian干裂的嘴唇,唏嘘道,“一年多没见听你关心老子,心里还真有点痒痒。”

  肖紫晨不哭了,她摸出一方丝帕,小心而仔细的给他擦拭着脸上的血迹。穿越以来,她还是第一次觉得这男人一点都不可怕,甚至,还有一点可亲。”

  肖风哥安然享受着她的照顾,脸上lou出了陶醉的表情。“嘿嘿,”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睛亮了起来。

  “个个都说老子没用,老子也觉得自己确实没用。可是,干嘛非得要有用呢老头子给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