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四十(1/2)

加入书签

  二

  我白了她一眼,说,我尽量拉低音量,说,有病,放我出去。她看着我,她一直看着我,她依然死死地看着我。我看着她,我移开视线,我低下头,我深呼吸,我觉得这里太闷了,我擦了擦眼睛,我撩开头发,我抬头,我看着她,我觉得我的心跳停了,我看见它在收缩,它在颤抖,它在慢慢扭曲,它流血了,我把视线偏到她身后的门,我的眼睛模糊了,我看到了鳞片,它们在阳光下闪耀,我听到呼吸一沉,顾峙一把抱住了我,那一刻我觉得我释放了,但我留下的依然是无声的眼泪。

  三

  有时候夸赞,悲伤,酒精,只会让我更加清醒,爱情也是,我会更加清醒的认识到我所扮演的角色,我所处在的位置。我松开手,擦了擦眼睛和鼻子,说,愁死了。我不晓得我要说哪个,丑死了?还是臭死了?两个都有吧,其一,厕所真的不香;其二,我哭鼻子真的很难看。

  一

  那天晚上,顾峙把我拉到后街,我站在路牙上,我问她,你想干嘛?她拉着我的手。我永远忘不了她的眼睛,就算我们身处于黑夜之中相视,我依然能感受她的目光,她的眼神,还有她微蹙的眉。

  她说,我想你。我当时觉得好笑得很,一声不吭离开的人是你,放弃这段感情的人是你,回来找我的也是你,你就是一个让人可恨可笑并且觉得可怜的人。

  我笑了,我轻轻地笑了,说,是吗?然后呢?我看着她的眼睛,她也看着我,我看出她的闪烁与动摇,但最后都转化成了坚定,她就那么看着我。我的视线移向她的头发,一头黑色的头发。

  我又轻声笑了。

  她说,我们还会好好的。

  滚,我脱口而出。但我很快就后悔了,我看着她,她稍稍再次握紧我的左手。

  不能流泪,不能哭,不能每回都是我如此,我强压着翻江倒海而来的情绪。

  她不说话了,她低着头,我动了一下手,但我没有抽离,我们就静静的站着,不对视,不言语,任由时间,思绪排山倒海而去。

  一

  终于回家了,在家的感觉真好。表姐结婚了,肚子里的孩子和她一起穿上了婚纱,她说是个女孩,她就是很喜欢女孩,但我妈说,第一胎最好是个男孩,那样就安稳多了。

  二

  她举办了两场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