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奇怪的悼词(1/2)

加入书签

  “这不是什么好事,我们把车停在路边,不要进村去。”阿飞说。

  阿兰把车开在一边,院长高胜六把车停在了阿兰的背后。

  两个男人站立在一起,阿飞和院长,阿兰仔细看了看,院长比阿飞真要好看一些,而且还有比较稳定的收入,车子是豪华型的。

  阿圆看出了阿兰在想什么,朝阿兰笑了笑,阿兰回了她一个苦涩的笑。

  “跟我来,行长高梅生是埋在堎上。”阿飞说。

  ……

  院长在为行长烧纸钱,阿圆点上三支香,双膝跪在钱纸上,开始念念有词的说些对鬼说的话:“……死了行长是院长,你可要保护他,他要是有一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活,我还要不要活了?

  昨天夜里我就梦到你在掐死院长高梅生的脖子,我跪下求你放过他,你说他占有了你的女人,可你已经是鬼了,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比你生前给我的还多。

  这全是院长的,他的工资虽然不多,但他有人给他红包,去医院生崽的会给,虽然不是他亲自收,但有妇产科的人给他。还有什么要医院开证明的,这都少不得给钱办事。

  你有什么要说的就当面对院长说吧,他在为你烧纸钱,要他怎么做你才不会害他。他对我说常梦到你,说你在梦中把他总是打得半死了,醒来就真一身痛。……”阿圆说。

  阿兰和阿情还有阿飞,她们都在一边看着,插不上手,也插不上嘴。

  听到阿圆说出要行长说话时,阿兰就轻轻地推了一下阿飞,暗示他去到坟墓后背假装是行长在说话。

  有过一段时间同在一个枕头上活命的人,一个眼神,一个举手投足,不能理解那就是猪投生。

  阿飞虾着腰躲藏到了坟墓后着,装着鬼在说话:“阿圆,要院长不要收人家的红包,为人看病是他的工作,不是在帮助别人。”

  阿圆听了心里一震,赶忙把正在烧钱纸的院长拉到自己身边小声说:“行长在对你说话,你来听听!”

  院长明白,刚才眼睛的偏光看到阿飞在躲藏在了坟墓后背,这就是鬼说话了,但不能说破,对于女人来说,得让她们傻一点,还不能说她们傻。

  “我在听,行长有话请说吧!”院长说。

  “你是一个医院的一院之长,得管管生孩子收红包的事,听说有一次一个人没有给红包,就要先这样要先那样,最后等人家生出头了,用轮椅推进产房时,一个婴儿的头被地板磨得只有一半了,这事你知道不?”行长从坟墓里说。

  这话怎么回答成了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医院的院长,会不知道这一行当的潜规则?知道为知道,但要管好是非常难的事情。

  “事情是这样行长,医院有明文规定不准收红包一事,但有一些病人或者说产妇,你不收她们的红包她们就说你技术不高,不敢保有不失误。有时候我们收了红包以后还会还给她们,先收下是让她们好在手术台上放心,让家属和患者都有一个好的心情配合医院和医生把事情做得更好。

  当然有时也会忘记还给她们,这就造成了说医院要收红包一事成了铁打的潜规则,其实不然。

  我总是梦见你有几次想把我掐死,醒来就真一身痛,这是因为白天工作太忙累的。阿圆说不是,她说她去问过神婆,说是你在害我们,要来为你烧钱纸,这不今天就来了吗。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今天有时间一切都把它解决掉。”院长说。

  “说得好听,一切都把它解决掉。能解决吗?你是人我是鬼,除此之外我们都是职业病患者,我是行长,一个银行的一行之长;你是院长,一个医院的一院之长,这都是躺着就可以犯罪的职业。

  你救了别人的命,别人给钱你,本来是你的工作,他们却认为是帮忙了,不然会死掉。也确实是这样,你要稍有不高兴,在时间上稍有耽误,这人就死了,也许事实本该就是这样,你的行为只有上帝知道。这就是他们喜欢给你钱的理由,你敢跪在上帝面前说,一个给钱者与一个不给钱者,你会想到先救谁?

  就拿我一个行长来说,穷人不得钱到,有还不起的风险。包工头和手段分子,他们一定会有办法让你把钱借给他们。一百万给你回扣十万。出问题是以后的事,他们的洗脑术会不亚于传销老总,说得你全身麻木不仁,事后你就天天向菩萨烧香下跪磕头,乞求菩萨保佑他工程不要出事,开厂的不要倒闭,成了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还有就是一些社会一方霸主,他们的两只手都是一只黑一只白,你会想到银行的钱反正是要借出去的,老实人是肯定借不到,因为谁都不怕老实人,不怕就没有压力!

  我不是被水淹死的,是在快要被水淹死时,想到借出几个亿了,工程出现了问题,消江河开发是附加的,造成主体工程材料劣质,结果果真在我死后倒塌了,想到这里我就失去了挣扎自救的信心。

  我死后高家村认为是死了两只千年古树的原因,就又在原地种上了两只,是一个局长还是市长来着,这就是大树的意思吧。说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