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番外完附小剧场(1/2)

加入书签

  “澈澈叔叔,你又发呆了!”

  小姑娘像发现什么好玩的事,顾不上吃掉手里的蛋糕,转而调侃溟澈。

  “嗯?”被调侃的人这才回过神,眼底茫然尚未褪却。

  “澈澈叔叔,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啊。”

  “麻麻说,这叫——相、思、病!”

  溟澈失笑,伸出食指戳了戳她的小脑袋,“不学好!小丫头片子,还知道相思病?”

  安旭翻了个大白眼儿,撇嘴,“电视上都演了,什么暗恋、明恋……我知道的可多了!”

  溟澈:“……”

  弄了半天,他还比不上一个小奶娃懂行情?

  不过,乖宝,你这么早熟,真的好吗?

  溟澈近来的确烦躁。

  月无情高冷得像座冰山,自己目前的状况,就像吊在山腰——上不去,也下不来。

  要么养精蓄锐,等缓过气儿来,继续攀爬;要么趁早放弃,到山脚休息。

  他现在体力充足,可以坚持,但总有虚脱无力的一天,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放弃。

  “月叔叔!”

  小姑娘扑上去,满手蛋糕渣子,月无情却状若未见,把人捞起来,抱进怀里。

  “月叔叔,麻麻说,今天下午有bbq哦~”

  “旭儿喜欢吗?”

  “喜欢!”

  “那我们现在过去。”

  “好。”

  红衣翩然,唇角带笑,月无情抱着小姑娘径直离开。

  从始至终,没正眼瞧过溟澈。

  “够、狠!”

  磨牙,握拳,犹豫半晌,还是忍不住追上去:“月无情,你等我……”

  烧烤地点在海边。

  夜辜星挺着大肚子,手里拿着串儿,忙前跑后,安隽煌亦步亦趋,护得那叫一个严实。

  墩墩儿倒是乖巧,坐在石凳上,托着奶白奶白的小脸儿,幽紫色双眸可劲儿盯着烤架上的鸡翅,小嘴砸吧。

  安绝坐在旁边,冷着一张俊脸。

  这些年,他是愈发难以亲近了,锋芒隐现,就连溟钊这样硬气的人到了这位面前也不敢造次。

  有些东西,是天生的。

  比如,独属于安家人的气势。

  原本还窝在月无情怀里的小姑娘一见哥哥和弟弟顿时兴奋起来,手舞足蹈。

  月无情差点没稳住。

  突然,一双大掌伸出来,很自然地把小东西接过去。

  “我来。”

  除了溟澈,还能有谁?

  “月叔叔,你休息会儿,累!让澈澈叔叔抱!”小姑娘善解人意,像接力棒被传来接去,也毫无怨言。

  咳咳……谁让两个叔叔长得一样好看呢?

  宝宝就喜欢好看的人抱!

  月无情抿唇,余光扫过溟澈艳若桃李的俊脸,垂眸,敛目。

  “动一动手臂,以免发麻。”

  溟澈出言提醒,抱着孩子,目不斜视,医生架子高高端起,乍一看,正经得很!

  只是眼底飞闪即逝的邪妄,让这份“正经”大打折扣。

  月无情在打量他的同时,溟澈的余光也不动声色落在月无情脸上,自然将他的纠结、犹豫尽收眼底。

  心中暗自欣喜,又涩又甜,当真百般滋味。

  看来,还得加把火才能成气候……

  一群人乐呵呵围着烤架,自给自足。

  毕竟是上火的东西,夜辜星不敢多吃,安隽煌防她跟防贼一样。

  溟澈烤好的东西直接往月无情盘子里送,自己倒是没吃上几口。

  还半点不委屈,乐在其中。

  月无情则冷静太多,不偏不倚,溟澈给,他就吃,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众人已经见怪不怪,反正溟护法追求月护法的事在整个占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没人嚼舌根,也不存在接受障碍。

  因为,安隽煌默许首肯了,甚至言谈间还隐晦地暗示过让溟澈赶紧拿下月无情。

  这就是强权的好处,代表绝对权威,其他人不能、也不容置喙!

  “澈澈叔叔,你为什么不吃?还总给月叔叔夹?”

  “因为我喜欢他。”

  喧嚣一滞,众人大眼瞪小眼。

  这这这……也太露骨了点吧?

  月无情也愣,伸出去的手顿在半空,唇角抿紧,眉头一蹙。

  抬眼,环视一圈,最终落在溟澈脸上。

  “哦。”一个单音。

  溟澈讷讷,半晌才反应过来,欣喜若狂。

  月无情却倏然敛眸,表情淡淡。

  只是抿紧的唇角,隐隐上翘,不知笑了,还是恼了……

  不管怎样,沙滩bbq这件事后,月无情和溟澈的关系,愈发扑朔迷离。

  很多时候,连当事人也看不清。

  溟澈能够感受到,月无情对自己不再排斥。

  可也没到亲密无间的地步。

  他会亲自替他泡一壶好茶,然后推到他面前,用那双澄澈明蓝的双眸凝视。

  只一眼,溟澈的心就软了,恨不得把人揉进怀里。

  以前,他看见家主宠夫人,简直到了丧心病狂,无法无天的地步,心里暗暗鄙视,无尽吐槽。

  可轮到他了,才知道,原来爱一个人,就是恨不得掏心挖肺,也要这个世上最好的东西捧到他面前,只为,那一瞬展颜。

  家主对夫人这般,如今,他便对月无情如此。

  都说坚冰难融,只是温度不够罢了。

  慢慢蒸,慢慢烤,总有软成水的时候。

  月无情承认,他——心动了。

  “何谓阴?何谓阳?调和即阴阳。”

  这是当年师父替他起卦求问姻缘之时,卦象所显。

  阴不阴,阳不阳!

  这个猜想令他一度沮丧。

  短短二十七年的认知中,月无情坚信,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