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80章节(1/2)

加入书签

  宋商直勾勾地看着顾烙,自信满满地,似乎现在就已经赢了顾烙,顾烙已经俯首称臣了一般。

  那营长看见宋商那么不识好歹,居然想要找军长比试。之前军长和那些连长比试的时候,他们也都是旁观的,军长的能力,现在谁都不敢质疑。况且,连长们都是这里的老兵了,也有自己的手下,人脉,军长忽然来,他们不服气也是应该的,这宋商是怎么了?

  宋商虽然厉害,但是,这输了没什么,万一宋商赢了军长,那怎么说?难不成宋商赢了就要让军长退位?这完全就是不合道理的。

  营长看了看顾烙的脸色,要是顾烙有一丝生气,他马上惩罚宋商去海边做下蹲。细细打量着顾烙的神色,没有什么改变,反倒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宋商。

  宋商见顾烙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忽然胆子就打了起来,又上前了一步,丝毫不畏惧地看着顾烙“我要和你比试。”

  宋商连军长二字都没有称呼,意思已经明白了,他不服顾烙是军长。

  孔翎雀忽然笑了,扯了扯顾烙的衣袖“既然他想要比试,那就比吧。刚刚光是听小孙讲我还觉得不尽兴呢,现在现场看那是最好不过了。”孔翎雀上下大量着宋商。宋商年龄看着不大,最多也就是二十岁,皮肤也细细嫩嫩的,看来是没有怎么吃过苦的人。那桀骜不驯的眼,一直看着顾烙,等着顾烙的回答。双唇紧抿着,看起来似乎也是有那么一些紧张的。

  年少轻狂!孔翎雀在心里用这四个字来形容宋商。但是如果要用不好的四个字,孔翎雀恐怕要用不自量力了。在一个营里面的第一算什么?

  孔翎雀也说了,顾烙也没有了拒绝的道理。云淡风轻地看着宋商,眼里没有丝毫波动,如同一汪平静的湖水,能够将人吸溺其中,无法自拔。那漆黑的眸子,似乎透着一种魔力,告诉宋商,他不是对手。但是不介意虐他一次。

  顾烙扬着笑容“好。你想比什么?”

  “就比这个过障碍。”宋商想了想,觉得这个过障碍比较方便一点,场地都在这里,也不用转移位置。

  “赌注是什么?”吃亏的事情,孔翎雀是不会干的。她要么,就双赢。第一,她可以看顾烙和这个宋商之间彩的比试。第二,顾烙肯定是能够赢的,当然有赌注比较好了。

  “啊?”宋商显然很是意外孔翎雀居然还要赌注,愣住了。之前顾烙和那些连长比试都没有要赌注的。

  “啊什么,比试不需要赌注干什么要比?吃饱了撑的?”孔翎雀笑,那笑意却没有到达眼里。

  顾烙捏了捏孔翎雀的手,孔翎雀知道,顾烙是说她调皮了。但看着顾烙的笑容,孔翎雀又知道了,后面那句是,不过他喜欢。

  “不是……”宋商想要说话,却被孔翎雀抢先了。

  “不是什么?不是之前和连长比试都没有需要赌注?你想得太天真了,军长和连长比试,那是因为要服众,要得到连长的认可,要得到大家的认可。但是和你……”孔翎雀故意打量打量了宋商一番,有些不屑,有些傲娇“难不成,军长还必须需要你同意才能够服众?”

  营长在旁边听得在心中鼓掌,本以为不就是空有外貌的女子,本算不上什么,但是如今一番话下来,却是将宋商说的哑口无言,还算是有些本事。

  “我……”

  “你能够那什么出来作为赌注?”

  孔翎雀步步紧逼。

  这边的阵势,吸引了不少人过来。过来的,最低都是连长级别的。那些普通兵们,没有命令,是不能随便停止训练的。

  “如果我输了,我从今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让我向东我绝对不向西,你让我躺着我绝对不坐着,永远忠于你。”宋商说。

  “将就了。”孔翎雀点点头。“老公,你和他比吧。”

  “嗯。”“慢着,我都说了我的赌注了,你们呢?是不是也按照同样的赌注?”宋商不是那么容易吃亏的主儿,他刚刚被孔翎雀摆了一道,不可能什么都不讨回来。

  然而,宋商完全低估了孔翎雀。

  孔翎雀看着宋商,忽然咧开嘴笑了,天地间,仿若只有孔翎雀一人,刹那华芳。

  “你错了。是你要求比试的,不是么?顾烙可以拒绝。所以,顾烙,并没有义务要做出同样的赌注!或者,你觉得顾烙输了就不是军长了?”孔翎雀刚才还是如水一般清澈的眸子,瞬间变得锋利起来。

  “放心,顾烙不会输。”看着宋商被自己忽然间给震慑住了,孔翎雀才有温柔地笑道。而现在的笑容,没有谁会觉得如沐春风,只觉得,笑里藏刀,浑身都冰凉的。

  “哼,谁赢谁输还不一定呢。”他只不过是不服气,也没有说要通过这样的一场比试就将顾烙给拉下来。然而,他是有那个心的。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他坚信,总有一天,他也能够站在这个高位上,俯瞰众生。

  不过就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男娃儿。

  说的自己好像很大了一样的

  孔翎雀顺便请了几位连长来当评委。她只是旁观,不参与任何的评论。还有,大家纷纷决定出,一项本不能算是公平,于是,统共选择了三个比试的项目。

  第一个,就是这个过障碍。

  第二个,组装枪支,室内伏击。

  第三个,潜水。

  这样的事情,疯子是绝对不可能错过的。一听汇报说军长又要比试了,还是和一个新兵比试,疯子立刻放下手中的杂志,赶紧跑了过来。

  副参谋长也过来了。看着斯斯文文的,面色有些苍白,人也瘦高瘦高的,和疯子站在一起,完全就是两个类型。一个强壮,一个瘦弱。一个皮肤黝黑,一个肌肤雪白。若是一男一女,还真般配。

  在腐女孔翎雀的眼中,这两个男人,也很般配。

  看这个副参谋长这个样子,恐怕体能并不是很好,能够坐上副参谋长这个位子,必然有自己的特长之处了。

  此时,那副参谋长沈沫予正站在疯子的旁边,和煦地笑着,不言不语,看热闹。

  从沈沫予的眼神中,孔翎雀看出,这个沈沫予,绝对是一个笑里藏刀的腹黑男。

  沈沫予负责计时,疯子负责开枪。枪一打响,顾烙和宋商的比试,就开始了。

  只听一声枪响,宋商和顾烙两人同时开动,迅猛如同野豹一般,听见枪声,就张开了自己强有劲的腿往前面奔去。

  开始是五十米的平地。两人旗鼓相当,谁也不输谁。后面是独木桥。那独木桥只有一寸宽,距离地面也有两米的距离,要是摔下来也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毕竟都是学过怎么样将自己的身体伤害降到最低。过完了独木桥,宋商已经领先了一步。

  宋商觉得顾烙不过就是花哨子,本就没有多大的本事。之前赢了连长们,说不定就是那些连长故意放水的。毕竟谁输谁赢,顾烙的军长地位也不是一个比试说了算的。还不如输给顾烙,送一个人情给顾烙呢。

  这样想着,宋商笑容更大了。也更加得意了。

  过完了独木桥,就是那匍匐前进。匍匐前进也是五十米,一路上都有五十厘米高的障碍,必须要爬着才能过去。宋商咬着牙齿,虽然说觉得自己是必赢了,但是他也知道,不能够掉以轻心,不能够得意忘形。

  顾烙,还是仅仅和宋商差一步的距离。

  疯子都看着有些焦急了,双手紧握成拳头,目光一直都没有从顾烙身上移开过。他不希望顾烙输,但是现在的情形……

  而那沈沫予,丝丝情绪都没有泄露出来,还是和刚刚来的时候一般,笑着,笑意不达眼里。孔翎雀轻啐,笑面虎。看这个样子,恐怕特长就是特别闷骚,特备能算计人才是。

  疯子看孔翎雀,孔翎雀没有太紧张,平平静静地看着比赛中的两人,目光坚定,笃定了顾烙不会输一般。

  疯子看着孔翎雀的神色,忽然自己也平静了下来。他这是在担心什么呢?二哥的本事他又不是不知道,现在二哥不过是逗着那宋商玩呢,二哥怎么可能输?

  孔翎雀和疯子都看着顾烙那边的时候,沈沫予撇过孔翎雀,忽然有了一点兴趣。这个女人,有点意思,那么笃定顾烙会赢么?

  云梯,攀登,最后的才是最难的。最后一关是沙子。

  沙子算什么?

  那沙子并不是普通的沙,那沙子很细,每一粒都细得看不见,而且,在上面,本就无法正常行走。只要一踩上去,绝对会陷下去。然而,这是计算时间的,也不可能说不让人过去了,也没有扑多深,就是刚好能够没过小腿。

  脚只要陷进去了,动一步都是极难的。

  宋商走在前面,绝对自己一定要赢了。这个沙子他也走过,只要快一点,是不会陷下去太深的。

  眼看着胜利在望,结果被顾烙给追上来了。宋商慌了,刚刚明明还在他身后的,怎么就到了自己旁边了呢?

  两人起步并进,谁也没有领先。

  宋商一直告诉自己,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就能够赢了顾烙。

  最终,掩着终点就在前面,却眼睁睁看着顾烙先了一步到达终点。

  最终结果出来了。宋商的成绩是五分十八秒,比刚才的考试还要好一些,而顾烙的,是五分十七秒。

  宋商不相信,不相信最后居然是这样的结果,他,仅仅比顾烙晚了一步,慢了一秒而已!他相信,如果再比一次,那么,一定能够超过顾烙的。

  这时候,沈沫予将手搭在了宋商的肩膀上。

  “副参谋长。”宋商喊道。

  “不要想了,他是故意的。不管你跑了多少秒,他都会刚好快你一秒的。”沈沫予看完了全场,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刚才他算是看出来了,顾烙在那之前,基本上和宋商的距离都是保持一步,一点也不多,一点都不少。如果真的是实力问题,怎么会刚好一直保持着一步的距离。况且,他仔细观察了两人再比试中的神色。宋商开始很是紧张,后来有些得意,但是也没有懈怠,紧抿着唇双目锁住前方,一直想要冲到前方。而顾烙,一直都是笑着的,轻轻松松,没有丝毫压力。还在过程中,不时往前面看孔翎雀。

  只看这一点,两人之间的胜负,就已经分出来了。

  上面不会随便让人担任这么一个重要的职位的,他早就知道,顾烙肯定有自己的过人之处。前几天就看出来了,不仅让几个连长心服口服,也赢得了所有士兵们的尊重。而且处事也雷厉风行,是个狠角色。

  第一场结果已经下来了,顾烙胜出。

  第二场,组装枪支,室内伏击。

  同样,也是计时比赛。

  两人都需要在室外的黄线以外,将准备好的枪支的零件,用最快的速度给组装好,上好子道。然后迅速去室内。

  室内已经埋伏好了十名优秀士兵,他们两人的任务,自然也是在最短的时间,击毙所有埋伏在室内的士兵。当然,自己中枪,就提前出局。

  这一次,两人抽签决定时间先后。

  里面整个房子都360度全方位无死角安装有摄像头,里面的一举一动,每一个角度,都是能够完完全全看到的。

  顾烙先。

  顾烙组装枪支的技巧十分熟练,没一会儿,就已经组装好了,闪进了屋子里面。

  里面,刚刚进去,就有人朝着顾烙开枪。顾烙躲开了一枪,望着开枪的方向,竟然是看也没有看一眼就开枪,集中了对方没有来得及躲回去的头。

  只要被击中,身上就会发出信号,就知道,他已经被击中。

  顾烙警惕地看着四周,单手握着枪,在房间里面,悄然走动着。

  顾烙在明,对方在暗。顾烙要进来,必然要从门口进来或者窗口。所以,里面的人早就埋伏好了,不管顾烙从哪儿进来,都会第一时间朝着那个地方开枪,本来是万无一失的,却没有想到,顾烙第一时间就躲开了那一枪,并且解决掉了一个人。

  但是没关系,他们还有人,还有埋伏。

  顾烙进来会走什么地方,他们都是有计算的。

  只见顾烙刚刚走到一个屋子的门口,又是一枪。谁知道,顾烙居然早就有所准备,刚好举枪,顾烙往后面一退,打在了墙上。

  这一枪,居然又失败了。

  那人紧紧看着门口,枪口一直对准门口,只要顾烙一踏进这个恶屋子,他绝对能够马上就开枪,击毙顾烙。

  然而,却没有等到顾烙再进来。等来的,是身后的一枪。

  不知不觉间,顾烙居然从另外的方向上了楼,站在了他的后上方。上楼的时候,上面的人,都没有发现的么?他想着。

  顾烙是从外面的阳台走着,果然看见了那个死角有人对着了楼道间,开枪,击毙。

  迅速往前面走着,顾烙躲开了对方的埋伏,一个个的,又击杀了四个。

  从窗口跳进里面,这是二楼的大厅。

  这是为了训练特地修的房子,里面有一些箱子,有柜子,有桌子之类能够供人躲藏的地方,然后,房间也比较多,每个房间几乎都有两到三个出口。

  一共就是三楼。最后还剩下四个。这四个,躲藏的地方,可能不好找。

  顾烙小心翼翼一步一步按着楼梯往上走。

  这次比较顺利,居然没有伏击。

  上了楼,顾烙将枪先指向右边,没有人。后退,一双鹰一样的眸子,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中间是一道一道的墙面。

  顾烙后悔,看见一个人影晃过去。顾烙居然没有去追,反而还是按着自己之前的步子走着。

  开枪,击毙。

  原来那人已经在前面躲避好了,只要顾烙往前面走,他马上就开枪。顾烙就是知道这一点,从另外一个方向过去。那人也是很敏捷的,顾烙一过去就反应过来了,赶紧转身要开枪,慢了一步。

  背,贴着墙角,挪动着。

  看到某一个角落,顾烙忽然笑了。冲着墙一开枪。那本就看不到的角落冒出了信号烟。顾烙利用子道打在墙上的折角度,然后,折过去,击中了那人。

  还差两个。

  顾烙更加警惕了。

  过了几分钟,顾烙又解决掉了一个。那人潜到了顾烙的后方,用枪指着顾烙的头。顾烙没有回头,自爱那人没有看见的时候,开了一枪。顾烙说,遇到敌人的时候,要把握开枪的先机,才是赢。

  最后一个,顾烙怎么都找不到了。

  皱着眉头,这最后一个,到底藏在了什么地方。他既找不到,也没有听到枪声,没有人向他开枪。

  顾烙在找了几圈几圈之后,觉得可能是找不到了,就放松了往下面走。

  刚刚踏到第一个楼梯的时候,顾烙忽然朝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