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情深不浅(顾易堔VS陌以荛):补上迟来的求婚(全文完)(1/2)

加入书签

  “唔……”

  被突如其来的吻住,陌以荛有些僵硬的脑袋一片空白。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伸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身,就势一推,把她推到了停在一边的车上,手由下至上的撩开她的衣角,伸了进去,陌以荛惊恐地伸手就推,他吻得更加的深入了点,唇齿间极具暧昧。

  点火的手到处的撩拨,陌以荛迷糊之间裤子已经被褪下掉落至脚踝处,晚风吹过,双腿染上凉意她才清醒,她吓得连忙抓住他的手:“别……你身体还没好,不行……”

  “你别乱动。”

  顾易堔咬紧了牙按着她的肩膀,压在她身上深深的喘息了好一阵子才把体内的火气给强行压了下去。

  只是那么一番的激烈动作,他这会儿停下来才感觉到自己胸口处的伤口在刺刺的疼,陌以荛连忙把被他扯的凌乱的衣服裤子穿好,红着脸扶着他,把他塞回车子里,娇嗔的看他一眼:“你……你说你就不能安分的哦。”

  顾易堔哼了一声:“还不是你撩我的?”

  陌以荛委屈的撇撇嘴,不满意的反驳:“我哪有,我怎么可能……”

  “你还说没有,你没有,你不在医院守着我,你跑这边来干什么,再给我啰啰嗦嗦的,我就折腾你。”顾易堔没好气的瞪她一眼。

  陌以荛仰着小脸,义愤填膺:“什么嘛,还不是你自己睡觉的时候还嚷嚷着要吃什么……什么西街的牛轧糖,我就……就想过来给你买的嘛,可是走了好久都没找到地方,就……”

  牛轧糖?

  顾易堔一愣,脸色有些不自然,尴尬的伸手握成拳尴尬的放在嘴边咳嗽了声:“那玩意儿,我早就不吃了,梦话你也信,笨死。”

  陌以荛被他这么呛了句,不高兴的扁嘴看他,只是不看没发觉,一看了就发现,顾易堔脸上浮现着可疑的红晕,陌以荛沉默的想了想,顾明海说他以前很喜欢的,只是后来就不喜欢了,现在他这个样子,嗯,肯定有故事。

  想了想,陌以荛凑过去,小手攀在他的肩膀上,笑嘻嘻的问:“阿堔……爸说,你以前是很喜欢吃的,为什么现在不喜欢了?可是说不喜欢吧,你做梦又还想着,我做警察这么久也稍微学过点点心理学啦,你这样是……哼哼……”

  说着,顾易堔有些坐立不安,俊脸那抹可疑的红更是渲染的厉害,陌以荛眯了眯那双大眼睛,伸手戳了戳他的脸:“哈哈,顾易堔,你脸红。堂堂的顾三少,脸红了,为了颗牛轧糖?”

  “……”

  顾易堔看着在身边笑的捂着肚子的小女人,一时间俊脸像是开了染坊似的不断的变化,很是搞笑。

  笑着,陌以荛靠在他的肩膀上,小手握紧了他的大手,小脑袋轻轻的点了点,似乎在自言自语,似乎在跟他轻声呢喃:“阿堔,不管你想吃什么,我以后都给你买,让你吃好穿好,嗯,还睡好,养的白白胖胖的。”

  顾易堔有些哭笑不得的伸手敲了敲她的头:“当我是猪呢,这么好养,还白白胖胖的。”

  陌以荛抬着头看他,挑了挑柳眉:“怎么,你不乐意啊?”

  “乐意乐意,我媳妇儿这么好,我能不乐意?”顾易堔拍拍她的小脸,俊脸贴过去,“要是我媳妇儿在g上更主动更配合点儿,我就更乐意。”

  话音刚落,陌以荛一张小脸瞬间红成了小番茄,她娇嗔的伸手捏他胳膊,象征性的打了他一拳:“流氓。”

  顾易堔笑着握紧她的小拳头刚要回答,身后响起了警车的声音:“喂喂,前面那辆车给我停住。”

  顾易堔和陌以荛愣了愣,就有警察匆匆的走过来,把车窗打开,警察皱眉看了两人一眼,似乎是游乐园的管理员走了过来,警察便公式化的问顾易堔:“你们在这做什么?游乐园的门是不是你们弄坏的?”

  陌以荛嘴角一抽,糟了,刚才顾易堔是把门踹开进来的,这会儿……

  她还没主动认罪,顾易堔就异常淡定的来了句:“当然不是,我们这么良好的公民怎么会做损坏公共财物的事?”

  陌以荛一怔,眨眼看向他,顾易堔面不改色,警察审视的看他好一会儿,觉得他穿戴的光鲜亮丽的,而且举手投足都是高贵,想必也不是那样的人,便问:“那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物?”

  “哦,这个嘛。”顾易堔似乎低头想了想,伸手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刚才好像有几个人跑那边去了,不知道有没有关系……”

  “走,我们去那边看看!”

  “是!”

  看着警队的人和管理员走远了,陌以荛松了口气,接着瞪着顾易堔:“喂,明明那门是你踢坏的,你还……”

  “这游乐园要是我没记错,丰尊那小子家里有股份的,我回去让他去赔钱就好了,反正他还欠了我钱呢。”

  顾易堔淡淡的一笑,方向盘一转,脚下油门一踩,车子往另一个方向开出。

  车子一路开的很平稳,有顾易堔在自己身边,陌以荛觉得很安稳,睡衣袭上来,她闭上眼,一会儿就睡着了。

  顾易堔侧了侧头,看着她安然的睡颜,他薄唇扬起,淡淡的笑了笑,想起她说的牛轧糖,他好笑的摇摇头,那样的东西他早就不吃了,小时候他很喜欢吃,因为容仪很喜欢吃,所以常常买,小孩子喜欢吃甜点,他就跟着吃,那种味道还带着淡淡的奶香,所以他愈发的喜欢。

  只是后来他无意中发现容仪和童成安的关系,又发现童成安给容仪也买过那么一次的牛轧糖之后,他就再也没碰过。

  原本以为自己忘记了,却没想到在手术之后,他似乎看透了也看淡了很多的东西,现在的他觉得,有些事过去便过去了,珍惜眼前的那才是最好的,一如容仪的事,再如何,那都是生他养他疼他的亲生母亲,顾易扬的事,他不该去怪他,而背叛过顾明海的事,那有顾明海去介意,他只是儿子,做的只是孝顺而已。

  至于小小的牛轧糖,是小时候甜甜的回忆,他该去买来回味一下的,没什么不好呢。

  车子开了不知道多久,陌以荛悠悠的醒了过来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不在车子里了,她蹭的坐了起来,眨着眼睛看着周围。

  这很明显的是一间新装修的房间,装横不是很特别,但是淡雅素净,特别是墙上绘的一株雏菊,颜色淡黄中带着翠绿,印入眼帘的就给人一种清新的舒适感。

  房间里的摆设也很简单,可是却在这一片的素色里看得出喜庆的味道。

  陌以荛环顾了一周才低头看了看自己躺着的床上,米黄色的整套被单,跟房间的色调搭配额很协调,她淡淡的笑了笑,不自觉的伸手摸着上面绣着的并蒂莲花纹。

  嘭!

  嘭!

  嘭!

  窗外传来灿烂的烟花声。

  陌以荛怔怔的朝窗口看去,已经漆黑了一片的天空猛然间爆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