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卷二百二十六(1/2)

加入书签

  痹门

  黄帝素问

  生气通天论

  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开阖不得,寒气从之,乃生大偻。

  【 注 背为阳,阳虚则寒邪痹闭于背,而形体为之俯偻。《金匮》所谓痹侠背行是也。】

  金匮真言论

  冬善病痹厥。故冬不按蹻,冬不病病 原缺,据《素问?金匮真言论》补。痹厥,飧泄而汗出也。

  【 注 四肢为诸阳之本。冬时阳气下藏,经气外虚,风入于经,故手足痹厥。按蹻者,按摩导引。冬气伏藏,故冬不按蹻。复言人能藏养元真之气,必不使邪伤经脉,内为飧泄;亦不使邪伤阳气,外而汗出。】

  五脏生成篇

  人卧,血归于肝。肝受血而能视,足受血而能步,掌受血而能握,指受血而能摄。卧出而风吹之,血凝于肤者为痹,凝于脉者为泣,凝于足者为厥。此三者血行而不得反其空,故为痹厥也。

  【 注 痹者,痹闭而不遂也。泣者,凝于络脉,泣濇而不能流行也。厥者,逆冷也。血为阴,如血凝于下,则上下阴阳不相顺接而为厥矣。空,骨空也。骨空者,节之交,三百六十五穴会,络脉之渗灌诸节者也。血行于皮肤,不得反循于穴会,故为痹厥也。】

  赤脉之至也喘而坚,诊曰有积气在中,时害于食,名曰心痹,得之外疾,思虑而心虚,故邪从之。

  【 注 赤当脉,脉合心,故曰赤脉之至也。脉之喘急而牢坚,主积气于中,当时害于食。盖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有积于中,故害于食也。名曰心痹,积气痹闭于心下也。此得之外淫之邪,因思虑而心虚,故邪气乘虚而留于内也。】

  白脉之至也喘而浮,上虚下实,惊,有积气在胷中,喘而虚,名曰肺痹,寒热,得之醉而使内也。

  【 注 肺主气而虚,故脉浮。病气而不病血,病上而不病下,故脉上虚而下实也。阳气虚则善为惊骇。胷中为气之海,上注于肺,以司呼吸。邪积于上则膻中之正气反虚,故为虚喘。脏真高于肺,主行荣卫阴阳,阴阳虚乘则为往来之寒热。酒者,熟谷之液,其气慓悍,入于胃中则胃胀,气上逆则满于胷中,醉而使内则气上逆,故有积气在胷中。入房太过则伤肾,肾为本,肺为末,本伤故肺虚也。】

  青脉之至也长而左右弹,有积气在心下支胠,名曰肝痹,得之寒湿,与疝同法,腰痛足清头痛。

  【 注 脉长而弹,弦而急也。弦则为减,诸急为寒。此得之寒湿而阳气受伤,故弦急,邪在心下支胠间,故脉左右弹。清湿地气之中人,必从足始。足厥阴之脉从足上腘入毛中,过阴器,抵小腹,布胁肋,故与疝相同,而腰痛足冷。厥阴与督脉会于巅,故头痛。】

  黑脉之至也上坚而大,有积气在小腹与阴,名曰肾痹,得之沐浴清水而卧。

  【 注 尺以候肾。黑脉之至上坚而大者,肾脏有积,故肾脉坚大。上坚者,坚大在上而不沉。与阴者,小腹而兼于前阴也。】

  移精变气论

  中古之治病,至而治之。汤液十日,以去八风五痹之病。十日不已,治以草苏草荄之枝。本末为助,标本已得,邪气乃服。

  【 注 病至而治之者,言不能如恬憺虚无之世,虽有贼邪不能为害,设有病至而即以汤药治之。八风者,八方之风,触五脏邪气发病。五痹者,五脏之痹也。以春甲乙伤于风者为肝痹,以夏丙丁伤于风者为心痹,以秋庚辛伤于风者为肺痹,以冬壬癸伤于风者为肾痹,以至阴戊己遇此者为脾痹。草苏之枝,茎之旁枝;草荄之枝,根之旁枝也。苏荄为本,而旁枝为末。五痹以五脏为本,而经俞筋骨为标。五脏病以苏荄治之,经脉之外合病则以苏荄之枝治之,是以本治本而以末治标也。】

  诊要经终论

  冬刺夏分,病不愈,气上发为诸痹。

  【 注 冬主闭藏,夏令浮长,气应藏而使之外泄,故发为诸痹。】

  脉要精微论

  按之至骨脉气少者,腰脊痛而身有痹也。

  【 注 病在阴者名曰痹,故当按之至骨。】

  玉机真脏论

  风者,百病之长也。今风寒客于人,使人毫毛毕直,皮肤闭而为热,当是之时,可汗而发也。或痹不仁肿痛,当是之时,可汤熨及火灸刺而去之。弗治,病入舍于肺,名曰肺痹,发欬上气。

  【 注 气主皮毛,风寒之邪始伤阳气,故使人毫毛毕直。太阳之气主表而主开,病则反闭而为热矣。言风寒之邪始伤表阳之时,□发汗而愈也。痹不仁而肿痛者,气伤而病及于形也。如在皮腠气分者,可用汤熨。在经络血分者,可灸刺而去之。皮毛者,肺之合。邪在皮毛,弗以汗解,则邪气乃从其合矣。病舍于肺,名曰肺痹。邪闭于肺,故欬而上气。】

  弗治,肺即传而行之肝,病名曰肝痹,一名曰厥胁痛,出食。当是之时,可按若刺耳。

  【 注 失而弗治,肺即传其所胜而行之肝,病名曰肝痹。胁乃肝之分。厥者逆也,逆于胁下而为痛,故

  一名厥胁痛,盖言痹乃厥逆之痛证也。食气入胃,散精于肝,肝气逆,故食反出也。木郁欲达,故可按摩而导引之。肝主血,故若可刺耳。】

  宣明五气篇

  五邪所乱,邪入于阴则痹。

  【 注 邪入于阴,闭而不行,则留着而为痹痛之证。故曰病在阳者名曰风,病在阴者名曰痹。】

  逆调论

  帝曰:人之肉苛者,虽近衣絮犹尚苛也,是谓何疾?岐伯曰:荣气虚,卫气实也。荣气虚则不仁,卫气虚则不用,荣卫俱虚则不仁且不用,肉如故也。人身与志不相有,曰死。

  【 注 此言荣气不得卫气之和,则荣气虚;卫气不与荣气相和,则卫气实也。不仁者不知痛养,不用者痿而不胜。盖言荣卫不和则两者皆虚,荣卫两虚则不仁且不用。而肉苛如故者,不和而致虚也。人身者,荣卫之所循行也;志者,五脏之神志也。本脏篇曰:经脉者,所以行气血而荣阴阳,濡筋骨,利关节者也;卫气者,所以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阖者也:志意者,所以御精神,收魂魄,适寒温,和喜怒者也。如三者相失而不相有,则气血不行,魂魄离散而死矣。】

  帝曰:人有身寒,汤火不能热,厚衣不能温,然不冻栗,是为何病?岐伯曰:是人者素肾气胜,以水为事,太阳气衰,肾脂枯不长,一水不能胜两火。肾者水也而生于骨,肾不生则髓不能满,故寒甚至骨也。所以不能冻栗者,肝一阳也,心二阳也,肾孤脏也,一水不能胜二火,故不能冻栗,病名曰骨痹,是人当挛节也。

  【 注 肾气胜者,肾水之气胜也。以水为事者,膀胱之水胜也。言水寒之气偏胜,则太阳气衰而孤阴不长矣。肾脏之精枮不长,而膀胱之一水不能胜二火矣。肾脂不生,则髓不能满于骨,是以寒至骨也。肝者,一阳初生之木火;心者,地二所生之君火也;肾为孤脏,孤脏之阴借太阳标本以合化,太阳气衰,则孤阴不长矣。膀胱之津液不能胜二火,不能冻栗者,二阳之火热在内也。病名曰骨痹,病在髓枯而骨痛也;故其人当骨节拘挛。】

  风论

  风气与太阳俱入行诸脉俞,散于分肉之间,与卫气相干,其道不利,故使肌肉愤(月真)而有疡,卫气有所凝而不行,故其肉有不仁也。

  【 注 此言风邪伤卫,而为肿疡不仁也。】

  痹论

  黄帝问曰:痹之安生?岐伯对曰: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其风气胜者为行痹,

  【 注 风者善行而数变,故其痛流行而无定处。】

  寒气胜者为痛痹,

  【 注 寒为阴邪,痛者阴也,是以寒气胜者为痛痹。】

  湿气胜者为着痹也。

  【 注 湿流关节,故为留着之痹。】

  帝曰:其有五者何也?岐伯曰:以冬遇此者为骨痹,以春遇此者为筋痹,以夏遇此者为脉痹,以至阴遇此者为肌痹,以秋遇此者为皮痹。

  【 注 皮肉筋骨,五脏之外合也。五脏之气合于四时五行,故各以其时而受病,同气相感也。】

  帝曰:内舍五脏六腑,何气使然?岐伯曰:五脏皆有合,病久而不去者,内舍于其合也。

  【 注 肺合皮,心合脉,脾合肌,肝合筋,肾合骨。邪之中人,始伤皮肉筋骨,久而不去则内舍于所合之脏,而为脏腑之痹矣。】

  故骨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肾;筋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肝;脉痹不己,复感于邪,内舍于心;肌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脾;皮痹不已,复感于邪,内舍于肺。所谓痹者,各以其时,重感于风寒湿之气也。

  【 注 舍者,如馆舍,邪客留于其间者也。邪薄于五脏之间,干脏气而不伤其脏真,故曰舍、曰客,而止见其烦满喘逆诸证。如入脏者,则死矣。】

  凡痹之客五脏者:肺痹者,烦满喘而呕。

  【 注 肺主气而司呼吸,其脉起于中焦,还循胃口,上膈属肺,故痹则烦喘而呕。】

  心痹者,脉不通,烦则心下鼓,暴上气而喘嗌干,善噫,厥气上则恐。

  【 注 心主脉,故痹闭而令脉不通。邪薄心下,鼓动而上干心脏,则烦而心下鼓。心脉上通于肺,故逆气暴上则喘而嗌干,心气上逆则善噫。水火之气时交。心气逆于上,则不能下交于肾;肾气虚,故恐。】

  肝痹者,夜卧则惊,多饮数小便,上为引如怀。

  【 注 肝藏魂,神魂不安故发惊骇。肝脉入毛中过阴器,循喉咙入颃嗓。肝气痹闭则郁热,在上则多饮,在下则便数,上引于中而有如怀妊之状也。】

  肾痹者,善胀,尻以代踵,脊以代头。

  【 注 肾者,胃之关。关门不利则胃气不转,故善胀。骨痿不能行,故尻以代踵。阴病不能仰,故脊以代头。】

  脾痹者,四肢解堕,发欬呕汁,上为大塞。

  【 注 脾气不能行于四肢,故四肢解堕。脾脉上鬲挟咽,气痹不行,故发欬。入胃之饮,上输于脾肺。脾气不能转输,故呕汁。肺气不

  能通调,故上为大塞。】

  肠痹者,数饮而出不得,中气喘争,时发飧泄。

  【 注 肠兼大小肠而言。小肠为心之腑而主小便,邪痹之则火热郁于上而为数饮,下为小便不得出也。大肠为肺之腑而主大便,邪痹之故上则为中气喘争,下为飧泄。】

  胞痹者,少腹膀胱按之内痛,若沃以汤,濇于小便,上为清涕。

  【 注 胞者膀胱之室,居少腹。邪闭之,故少腹膀胱按之内痛。水闭不行,则蓄而为热;故若沃以汤,且濇于小便。膀胱之脉从巅入脑,脑渗则为涕。上为清涕者,太阳之气痹闭于下,不能循经而上升也。】

  阴气者,静则神藏,躁则消亡。

  【 注 阴气者,脏气也。神者,五脏所藏之神也。五脏为阴,阴者主静,故静则神气藏而邪不能侵,躁则神气消亡而痹聚于脏矣。】

  饮食自倍,肠胃乃伤。

  【 注 居处失宜则风寒湿中其俞,当节饮食,勿使邪气内入。如饮食应之,邪则循俞而入舍其腑矣。】

  淫气喘息,痹聚在肺;淫气忧思,痹聚在心;淫气遗溺,痹聚在肾;淫气乏竭,痹聚在肝;淫气肌绝,痹聚在脾。诸痹不已,亦益内也。其风气胜者,其人易已也。

  【 注 淫气者,阴气淫佚不静藏也。淫气而至见于诸证,则脏气不藏,而痹聚在脏。是以在脏腑经俞诸痹,留而不已,亦进益于内而为脏腑之痹。夫寒湿者,天之阴邪,伤人经俞筋骨;风者天之阳邪,伤人皮肤气分。是以三邪中于脏腑之俞,而风气胜者,其性善行,可从皮腠而散,故其人易已也。】

  帝曰:痹其时有死者,或疼久者,或易已者,其故何也?岐伯曰:其入脏者死,其留连筋骨者疼久,其留皮肤间者易已。

  【 注 夫风寒湿气中其俞,其脏气实则邪不动脏;若神气消亡,则痹聚在脏而死矣。】

  帝曰:其客于六腑者何也?岐伯曰:此亦其食饮居处,为其病本也。

  【 注 夫居处失常则邪气外客,饮食不节则肠胃内伤,故饮食居处为六腑之病本。】

  六腑亦各有俞,风寒湿气中其俞,而食饮应之,循俞而入,各舍其腑也。

  【 注 饮食入胃,大小肠济泌糟粕,膀胱决渎水浊,蒸化精液,荣养经俞。如居处失常,而又食饮应之于内,则经脉虚伤,邪循俞而入舍其腑矣。】

  帝曰:以针治之奈何?岐伯曰:五脏有俞,六腑有合,循脉之分,各有所发,各随其过,则病瘳矣。

  【 注 荥俞治经,故痹在脏者当取之俞。合治内腑,故痹在腑者取于合。又当循形身经脉之分所发,各随其有过之处而取之,则其病自瘳。】

  帝曰:荣卫之气亦令人痹乎?岐伯曰:荣者,水谷之精气也,和调于五脏,洒陈于六腑,乃能入于脉也。故循脉上下,贯五脏络六腑也。

  【 注 言五脏六腑受谷精之气,营行于经脉,经荣之气复贯络于脏腑,互相资生而养育者也。】

  卫者,水谷之悍气也,其气慓疾滑利,不能入于脉也。故循皮肤之中,分肉之间,熏于肓膜,散于胷腹。

  【 注 分肉者,肌肉之腠理。水谷之悍气,行于脏腑之募原。募原者,脂膜也。络小肠之脂膜,谓之肓。是以在中焦则熏蒸于肓膜,行于胷膈则散于心肺之膜理,行于腹中散于肠胃肝肾之募原。是外内上下皮肉脏腑,皆以受气,一日一夜五十而周于身。】

  逆其气则病,从其气则愈。不与风寒湿气合,故不为痹。

  【 注 荣行脉中,卫行脉外,营周不休,五十而复大会。阴阳相贯,如环无端,旋转而不休息者也。故逆其气则病,从其气则愈。不与风寒湿邪合而留连于皮肤脉络之间,故不为痹也。】

  帝曰:善!痹或痛,或不痛,或不仁,或寒或热,或燥或湿。其故何也?

  【 注 不仁,不知痛痒。燥谓无汗。湿者多汗而濡湿。】

  岐伯曰:痛者寒气多也,有寒故痛也。

  【 注 寒气胜者为痛痹,故痛者寒气多也。】

  其不痛不仁者,病久入深,荣卫之行濇,经络时疏,故不通;皮肤不营,故为不仁。

  【 注 通当作痛。病久入深者,久而不去,将内舍于其合也。邪病久则荣卫之道伤而行濇,邪入深则不痹闭于形身,而经络时疏,故不痛也。荣卫行濇,则不能荣养于皮肤,故为不仁。】

  其寒者阳气少,阴气多,与病相益,故寒也。

  【 注 人之阳气少而阴气多,则与病相益其阴寒矣。邪属阴,故为寒也。】

  其热者阳气多,阴气少,病气胜,阳遭阴,故为痹热。

  【 注 人之阳气多而阴气少,邪得人之阳盛而病气胜矣。人之阳气盛而遇天之阴邪,则邪随气化而为痹热矣。】

  其多汗而濡者,此其逢湿甚也。阳气少,阴气盛,两气相感,故汗出而濡也。

  【 注 湿者,天之阴邪也,感天地之阴寒而吾身阴气又盛,两气相感,故汗出而濡也

  】

  帝曰:夫痹之为病,不痛何也?岐伯曰:痹在于骨则重,在于脉则血凝而不流,在于筋则屈不伸,在于肉则不仁,在于皮则寒,故具此五者,则不痛也。

  【 注 邪痹经脉骨肉之有形而不伤其气者,则不痛也。夫骨有骨气,脉有脉气,筋有筋气,肌有肌气,皮有皮气,皆五脏之气而外合于形身。如病形而不伤其气,则止见骨痹之身重,脉痹之血凝不行,筋痹之屈而不伸,肉痹之肌肉不仁,皮痹之皮毛寒冷,故具此五者之形证而不痛也。】

  凡痹之类,逢寒则虫,逢热则纵。帝曰:善!

  【 注 凡此五痹之类,如逢吾身之阴寒,则如虫行皮肤之中;逢吾身之阳热,则筋骨并皆放纵。又非若病气之有寒则痛,阳气多则为痹热。】

  皮部论

  阳明之阳,名曰害蜚。上下同法。视其部中有浮络者,皆阳明之络也。其色多青则痛,多黑则痹,黄赤则热,多白则寒,五色皆见则寒热也。络盛则入客于经。阳主外,阴主内。

  【 注 阳明为阳盛之时,如万物之飞动。阳盛而阴气加之,有害于蜚,故名曰害蜚。视其皮部之浮络,多青则痛,多黑则痹,黄赤则热,多白则寒,五色皆见则为寒热。络盛而不泄其邪,则入客于经矣。在阳明之部分,则为阳明之病;在少阳之部分,则为少阳之病;在三阴之部分,则为三阴之病。故见于皮肤间者,为络为阳而主外;络于筋骨间者,为经为阴而主内。盖在阳者可从外解,在阴者则内入而舍于脏腑矣。】

  气穴论

  积寒留舍,荣卫不居,卷肉缩筋,肋肘不得伸,内为骨痹,外为不仁,命曰不足,大寒流于溪谷也。

  【 注 积寒留舍,致荣卫不能居其间,寒邪凝滞,又不得正气以和之,以致肉卷而筋缩也。肋肘乃筋骨之机关,故不得伸舒;邪闭于外,故内为骨痹;荣卫内逆,故外为不仁。命曰不足,盖热邪淫溢是属有余,寒性凝濇故为不足。此大寒之邪流于溪谷之间,以致筋骨皆为病也。】

  四时刺逆从论

  厥阴有余病阴痹,不足病生热痹。少阴有余病皮痹隐轸,不足病肺痹。太阴有余病肉痹寒中,不足病脾痹。阳明有余病脉痹身时热,不足病心痹。太阳有余病骨痹身重,不足病肾痹。少阳有余病筋痹胁满,不足病肝痹。

  【 注 有余者多气少血,不足者血气皆少。此三阴三阳所主之血气,各有太过不及之为病也。】

  气交变大论

  岁火不及,寒乃大行,痿痹,足不任身。

  【 注 痿痹足不任身,皆寒湿之证。】

  至真要大论

  太阴司天,肘肿骨痛阴痹。除痹者,按之不得。

  【 注 太阴司天,丑未岁也。胕肿阴痹,皆感寒湿之气。病在阴者,名曰痹,故按之不得也。】

  少阴在泉,主胜则厥气上行,心痛发热,膈中,众痹皆作。

  【 注 终之主气,乃太阳寒水。主胜则厥气上行心痛发热者,乃寒水之主气上乘于在泉之君火也。五之主气乃阳明燥金,客于乃厥阴风木;众痹者各在其处,更发更止,更居更起,以右应左,以左应右,膈中众痹皆作。】

  灵枢经

  邪气脏腑病形篇

  心脉微大为心痹,引背,善泪出。

  【 注 心气微盛,则逆于心下而为心痹。引背行于上,则心精随气上凑于目而泪出矣。】

  肺脉微大为肺痹,引胷背,起恶日光。

  【 注 肺气微盛于上,则为肺痹。引胷背,盖气从下而上也。阴血少,故恶日光,金畏火也。】

  肝脉微大为肝痹,除缩,欬引小腹。

  【 注 阴缩,肝气逆于下也。肝脉抵少腹,上注肺。欬引小腹者,经气逆于上下也。】

  寿夭刚柔篇

  病在阳者名曰风,病在阴者名曰痹,阴阳俱病名曰风痹。病有而不痛者,阳之类也;无形而痛者,阴之类也。无形而痛者,其阳完而阴伤之也,急治其阴,无攻其阳。有形而不痛者,其阴完而阳伤之也,急治其阳,无攻其阴。阴阳俱动,乍有形,乍无形,加以烦心,命曰阴胜其阳,此谓不表不里,其形不久。

  【 注 风者天之阳气,痹者人之阴邪,阴阳俱病名曰风痹,外内之相合也。皮肉筋骨乃有形,脏腑之气为无形。病有形而不痛者,病在外之阳也。病无形而痛者,气伤痛也。阴完阳完,乃脏腑阴阳之气不伤。阴阳俱动,乍有形乍无形,乃阴阳之不表不里。心为阳而主火,水为阴而居下,加以烦心,此阴胜其阳矣。阴阳外内不交,水火上下相克。此天地阴阳之气不调,故其形不久,形气之相应也。】

  厥病篇

  风痹淫泺,病不可已者,足如履冰,肘如入汤中,股胫淫泺,烦心头痛,时呕时闷,眩已汗出,久则目眩,悲以喜恐,短气不乐,不出三年死也。

  【 注 风痹淫泺,乃痹逆之风邪淫泺于上下,盖风之善行而数变也。风邪淫泺于上下,故病不可已;盖寒之则伤心主之火,热之则伤

  肾脏之阴,病不可治,故不可已也。淫泺于下,故足如履冰,感寒水之气也。时或淫泺于上,则如入汤中,感火热之气也。股胫淫泺,淫及于下之足胫;烦心头痛,淫及于上之头首也。时呕时闷,有时而逆于中也。诸脉皆会于目,眩者淫于经脉之血分也。毛腠疏则汗出者,淫于毛腠之气分也。水之精为志,火之精为神,志与心精共腠于目,故久则目眩也。悲以喜恐者,心之神志伤而悲泣也。肾为生气之风,短气者伤其肾气也。不乐者,伤其心气也。不出三年死者,不过尽水火阴阳之数周而终也。】

  五变篇

  黄帝曰:何以候人之善病痹者?少俞答曰:粗理而肉不坚者,善病痹。黄帝曰:痹之高下有处乎?少俞答曰:欲知其高下者,各视其部。

  【 注 各视其部,则知痹之高下。盖心肺之痹在高,肝肾脾之痹在下也。】

  五色篇

  雷公曰:小子闻风者百病之始也,厥逆者寒湿之起也,别之奈何?黄帝曰:常候阙中,薄泽为风,冲浊为痹,在地为厥,此其常也,各以其色言其病。

  【 注 地即面之地阁。风乃天气,故常候于阙庭。寒湿者地气,故候在地部。风乃阳邪,故其色薄泽。寒湿者阴邪,故其色冲浊。】

  阴阳二十五人篇

  足阳明之下,血少气多则肉而善瘃;血气皆少则无毛,有则稀枯悴,善痿厥足痹。

  【 注 瘃乃冻疮。血少则肉善瘃者,血所以温肤热肉者也。痿厥足痹者,血气少而不能荣养筋骨也。】

  足少阳之上,血气皆少则无须,感于寒湿则善痹,骨痛爪枯也。

  【 注 爪者筋之余,血气皆少,不能荣养筋骨,以致寒湿之邪留痹,而为骨痛爪枯也。】

  邪客篇

  脉大以濇者,为痛痹。

  论疾诊尺篇

  尺肤濇者,风痹也。

  【 注 病在阴者名曰痹。如尺肤濇者,此风痹于筋骨间也。】

  诊血脉者,多黑为久痹。

  【 注 此以皮部之色,而知血脉之为痹也。】

  九针篇

  邪入于阴则为血痹。

  【 注 痹者闭也,痛也。邪入于阴,闭而不行,则留着而为痹痛矣。】

  金匮要略 【 汉?张机】

  痹证

  间曰:血痹病从何得之?师曰:夫尊荣人骨弱肌肤盛重,因疲劳汗出,卧不时动摇,加被微风,遂得之。但以脉自微濇,在寸口关上小紧。宜针引阳气,令脉和紧去则愈。

  血痹,阴阳俱微,寸口关上微,尺中小紧,外证身体不仁,如风痹状,黄芪桂枝五物汤主之。

  人年五六十,其病脉大者,痹侠背行。若肠鸣马刀侠瘿者,皆为劳得之。

  寸口脉浮而缓,浮则为风,缓则为痹。痹非中风,四肢苦烦,脾色黄,瘀热以行。

  太阳病关节疼痛而烦,脉沉而细者,此名湿痹。湿痹之候,其人小便不利,大便反快,但当利其小便。

  中藏经 【 汉?华佗】

  五痹

  痹者,风寒暑湿之气,中于脏腑之为也。入腑则病浅易治,入脏则病深难治。而有风痹、寒痹、湿痹、热痹、气痹,又有筋骨血肉气之五痹也。大凡风寒暑湿之邪,入于心则名血痹,入于脾则名肉痹,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