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图书集成医部全录卷二百六十七(1/2)

加入书签

  大小便门

  针灸

  《素问》曰:刺阴股下三寸内陷,令人遗溺。

  《灵枢》曰:三焦者,足少阳太阴之所将,太阳之别也。上踝五寸,别入贯腨肠,出于委阳,并太阳之正,入络膀胱,约下焦,实则闭癃,虚则遗溺。遗溺则补之,闭癃则泻之。

  厥气走喉而不能言,手足清,大便不利,取足少阴。

  厥而腹向向然,多寒气,腹中(疒水)(疒水)[(疒水)(疒水):原作「谷谷」,据《灵枢》杂病改。],便溲难,取足太阴。

  手太阴之别,名曰列缺,起于腕上分间,并太阴之经,直入掌中,散入于鱼际。其病实则手锐掌热,虚则欠(去欠),小便遗数。取之去腕半寸,别走阳明也。

  足少阴之别,名曰大钟,当踝后遶跟,别走太阳;其别者,并经上走于心包下,外贯腰脊。其病气逆则烦闷,实则闭癃,虚则腰痛。取之所别也。

  小腹痛肿,不得小便,邪在三焦约,取之太阳大络,视其络脉,与厥阴小络结而血者。肿上及胃脘,取三里。

  癃,取之阴蹻及三毛上,及血络出血。

  大小便不利,治其标;大小便利,治其本。

  先大小便不利,而后生他病者,治其本也。

  中气不足,溲便为之变,肠为之苦鸣,补足外踝下,留之。

  《甲乙经》曰:三焦病者,腹胀气满,少腹尤甚坚,不得小便,窘急,溢则为水,留则为胀,候在足太阳之外大络,络在太阳少阳之间,亦见于脉,取委中。

  少腹满大,上走胷至心,索索然,身时寒热,小便不利,取足厥阴。

  胞转不得溺,少腹满,关元主之。

  小便难,水胀满,出少,胞转不得溺,曲骨主之。

  少腹胀急,小便不利,厥气上头巅,漏谷主之。

  溺难痛,白浊,卒疝,少腹肿,欬逆呕吐,卒阴跳,腰痛不可以俛仰,面黑,热,腹中(月真)满,身热厥痛,行间主之。

  少腹中满,热闭不能溺,足五里主之。

  少腹中满,小便不利,涌泉主之。

  筋急身热,少腹坚肿,时满,小便难,尻股寒,髀枢痛,引季胁,内控,八髎、委中主之。

  阴胞有寒,小便不利,承扶主之。

  内闭不得溲,刺足少阴太阳与骶上以长针。气逆,取其太阴阳明。

  三焦约,大小便不通,水道主之。

  大便难,中渚及太白主之。

  大便难,大钟主之。

  阴跳遗溺,小便难而痛,阴上下入腹中,寒疝,阴挺出偏大肿,腹脐痛,腹中悒悒不乐,大敦主之。

  遗溺,关门及神门、委中主之。

  胸满膨膨然,实则癃闭,腋下肿,虚则遗溺,脚急兢兢然,筋急痛,不得大小便,腰痛引腹不得俛仰,委阳主之。

  气癃,小便黄,气满,虚则遗溺,石门主之。

  癃遗溺,鼠鼷痛,小便难而白,期门主之。

  小便难,窍中热,实则腹皮痛,虚则痒搔,会阴主之。

  小肠有热,溺赤黄,中脘主之。

  溺黄,下廉主之。

  小便黄赤,完骨主之。

  小便黄,肠鸣相逐,上廉主之。

  劳瘅,小便赤难,前谷主之。

  《千金方》曰:大便难,灸第七椎两旁各一寸七壮;又灸承筋二穴各三壮,在腨中央陷内。

  大便不通,灸侠玉泉相去各二寸,名曰肠遗,随年壮;又灸大敦四壮,在足大指聚毛中。

  大便闭塞,气结,心坚满,灸石门百壮。

  后闭不通,灸足大都随年壮。

  老人小儿,大便失禁,灸两脚大指去甲一寸三壮;又灸大指奇间各三壮。

  大小便不利,欲作腹痛,灸荣卫四穴百壮。穴在背脊四面各一寸。

  腹热闭,时大小便难,腰痛连胷,灸团冈百壮,穴在小肠腧下二寸,横三间寸灸之。

  大小便不通,灸脐下一寸三壮;又灸横文百壮。

  大小便不利,灸八髎百壮。穴在腰目下三寸,侠脊相去四寸,两边各四穴,计八穴,故名八髎。

  小便不利,大便数注,灸屈骨端五十壮。

  小便不利,大便注泄,灸天枢百壮,穴在侠脐相去三寸。魂魄之舍不可针,**在脐旁一寸,合脐相去可三寸也。

  遗尿失禁,出不自知,灸阴陵泉随年壮。

  溃溺,灸遗道,侠玉泉五寸;又灸阳陵泉;又灸足阳明,各随年壮。

  小便失禁,灸大敦七壮;又灸行间七壮。

  尿床,垂两手两髀上尽指头上有陷处,灸七壮;又灸脐下横文七壮。

  《东垣十书》曰:大便闭,背脊椎两旁相去各一寸,灸三壮;承筋灸三壮;肠绕,挟玉泉相去二寸,随年壮针灸。 【 书无此穴。或云非正穴也。】

  又法:石门,寸半;大都,五分。

  小便热痛,目赤,尿如血,列缺,沿皮一寸,太陵、承浆各五分。

  又法:曲骨,灸二七壮,阴阳二陵泉各二寸五分。

  遗溺失禁,阴陵泉、阳陵泉二寸半,大敦七壮。

  又方:曲骨、阴阳二陵泉各二寸半。

  《医学纲目》曰:大便秘濇,照海,五分,补二呼,泻六吸,立通;支沟,半寸,泻三吸。

  又法:照海泻之,立通;太白泻之,灸亦可。

  又法:照海半寸,灸二十壮,泻之;章门灸二七壮;太白半寸,灸五壮。已上诸穴,看虚实补泻之。虚结补则通,热结泻则通;寒结先泻后补,热结先补后泻之。

  又法:气海八分,令病人觉便三五次为度,出针时,记令人挟脐揉之;却刺三里五分,觉腹中鸣三五次即透。

  又法:取合谷。

  大便不通,并伤寒水结,取三间,沿皮向下至合谷穴,三补三泻,候腹中通,出针;承山七分泻之。

  小便不通,取阴谷、关元八分,令病人觉淋沥,三五次为度,便揉小腹;却取三阴交三分,即透阴谷。

  小便闭数不通,取阴谷一寸五分,灸之;阴陵泉泻之。又法取偏历。

  小便闭不通,取阴陵泉、阴谷、三阴交、气海、关元灸三十壮,刺二寸五分;不已,取太溪、阴交。

  小便数腹痛,取尿胞,在玉泉下一寸,屈骨端。

  小便多,灸命门,随年壮;又取肾俞一分,沿皮向外六分,补六呼,泻一吸。

  小便滑数,灸中极、肾腧、阴陵泉;不已,取气海、阴谷、三阴交。

  导引

  《保生秘要》曰:大便不通导引法,以舌顶上腭,守铉雍静念而液自生,俟满口赤龙搅动,频嗽频吞,听降直下丹田,又守静咽数回,大肠自润,行后功,效。

  运功:左手抚脐,用意推旋开五脏向后,落大肠九曲行去;或升肾水,洗润大肠九曲而通泻之。

  以手覆脐,又推开五脏向后,落大肠九曲去;或升肾水,洗浴大肠九曲而泻之。

  尾闾坠气导引法:咬牙闭气,耸肩,双目圆睁,左右转动,谷道紧撮,如此行之,气自然升。

  运功:元气下陷之证,气出不臭是也。因闭气行功,不能转升故耳。当存归元法,运周天七日,见效。有用功通尾闾及夹脊双关之后,不能招摄而坠者,宜用静功返照,自然升顶,不必执着。

  小水迟滞导引法:搓小纸捻入鼻中,俟打喷嚏,小水自通,此治闭塞。若迟塞,多搓掌心及涌泉穴,退火安静,或行运法,效。

  运功及小肠证同治,从归元法。旋运而下,旋至病处,多运数十回,复遶而上,撤而散之,周而复始,如法渐行,谷道去浊,提回守静。

  溺管泄气导引法:用指按坎穴,搓运二十四下,意从灵物顶上吸气一口,转河车周天,一九数归元,又提行三九而吐纳,兼用运功效。

  运功:此证感于坐功之人,当凝想气海半晌后,默运旋转,动中又静,念念不忘,其气自收。

  归元诀行之之法,提意出上,斡旋造化,从左而右,先运脐轮,收而放,放而复收,以还本位,不离这个,念自归真矣。

  医案

  《儒门事亲》曰:戴人过曹南省亲,有姨表兄病大便燥濇,无他证,常不敢饱食,饱则大便极难,结实如铁石,或三五日一如圊,目前星飞,鼻中血出,肛门连广肠痛,痛极则发昏,服药则病转剧烈,巴豆、芫花、甘遂之类皆用之,过多则困,泻止则复燥,如此数年。遂畏药性暴急不服,但卧病待尽。戴人过,诊其两手脉息,俱滑实有力,以大承气汤下之,继服神功丸、麻仁丸等药,使食菠薐葵菜及猪牛血作羹,百余日,充肥,亲知见骇之。呜呼!粗工不知燥分四种:燥于外则皮肤皱揭,燥于中则精血枯涸,燥于上则咽鼻焦干,燥于下则便溺结闭。夫燥之为病,是阳明化也,水液寒少故如此。然可下之,当择之药。如巴豆可以下寒,甘遂、芫花可以下湿,大黄、(石卜)硝可以下燥。《内经》曰:辛以润之,咸以软之。《周礼》曰:以滑养窍。

  顷有老人年八十岁,脏腑濇滞,数日不便,每临后时,目前星飞,头目昏眩,鼻塞腰痛,积渐始减,纵得食,便结燥如弹。一日,友人命食血脏葵羹油渫菠薐菜,遂顿食之,日日不乏,前后皆利,食进神清,年九十岁,无疾而终。《图经》云:菠菜寒,利肠胃。芝麻油炒而食之,利大便。葵宽肠,利小溲。年老之人,大小便不利,最为急切,此亦偶得泻法耳。

  太康刘仓使病大便少而频,日七八十次,常于两股间悬半枚壶卢,如此十余年。戴人见之而笑曰:病既频而少,欲通而不得通也,何不大下之?此通因通用也。此一服药之力。乃与药大下三十余行,顿止。

  《东垣十书》曰:昔长安有大贾王善夫病小便不通,渐成中满,腹大坚硬如石,壅塞之极,腿脚肿胀,破裂出黄水,双睛凸出,昼夜不得眠,饮食不下,苦痛不可名状,求予治之。因问受病之始,如病不渴,近苦呕哕,众医皆用治中满

  利小便淡渗之药。急难措手,乃辞归,从夜至旦,耿耿不寝,穷究其理。忽记《素问》有云:无阳则阴无以生,无阴则阳无以化。又云: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此病小便癃闭,是无阴而阳气不化者也。凡利小便之药,皆淡味渗泄为阳,止是气药,阳中之阴,非北方寒水阴中之阴所化者。此乃奉养太过,膏粱积热,损北方之阴,肾水不足,故膀胱、肾之室久而干涸,小便不化,火又逆上而为呕哕,非隔上所生也。独为关,非格病也。洁古老人曰:热在下焦,填塞不便。是治关格之法。今病者内关外格之病悉具,死在旦夕,但治下焦可愈。随处以禀北方寒水所化,大苦寒气味俱阴者,黄蘗、知母、桂为引用,丸如桐子大,沸汤下二百丸,服药少时,须臾前阴如刀刺火烧之痛,溺出如瀑泉涌出,卧具皆湿,床下成流,顾盼之间,肿胀消散。予惊喜曰:大哉圣人之言!岂可不遍览而执一者也!其证小便闭塞而不渴,时见躁者是也。凡诸病居下焦,皆不渴也。二者之病,在气在血,最易分别。

  《丹溪心法》曰:杨淳三哥大便秘濇,小便如常,咽塞不通,食下便有痰出,脉濇,左右手同,此血虚肠燥为脾约病甚者,人参散主之。

  一妇人脾痛后,患大小便不通,此是痰隔中焦,气滞于下焦,以二陈汤加木通,初吃后,煎柤吞之。

  吕仲年六十六岁,病伤寒得汗,热退后,脉尚洪,此洪脉作虚脉论,与人参、黄芪、白朮、炙甘草、当归、芍药、陈皮数日,其脉仍大,未收敛。又小便不通,小腹下妨闷,颇为所苦,但仰卧则点滴而出。予曰:补药服之未至。前药倍加黄芪、人参大剂与服,两日小便方利。

  一男子病小便不通,医用通利药而反剧。丹溪曰:此积痰也。痰积在肺,肺为上焦,膀胱为下焦,上焦闭则下焦塞,譬如滴水之器,必上窍通,而后下窍之水出焉。乃以吐法大吐之。吐已,病如失。然此可见癃淋又不独主于经病也。

  马希圣年五十余,性嗜酒,常痛饮,糟粕出前窍,便溺出后窍,六脉皆沉濇,与四物汤加海金沙、木香、槟榔、木通、桃仁,服而愈。此人酒多而肆气,酒升而不降,阳极虚,酒湿积久生热,煎熬血干,阴亦大虚。阴阳偏虚,皆可补接。此人中年后阴阳俱虚时暂可活者,以其形实,酒中谷气尚在。三月后,其人必死。后果然。

  一人年四十,口干溺数,春末得之,夏求治,脉俱濇,右略数而不弦,重取似大而稍有力,左稍沉,略弱而不强,然濇却多于右,喜二尺皆不甚起,当作饮食厚味生热,此谓之痰热。禁其厚味,降火以清金,抑肝而补脾,三补丸二十一粒,元明粉五粒,阿胶五粒,姜汤吞下,一日六次。又以四物汤加参、朮、陈皮、生甘草、五味、麦门冬煎服,一日三次,与丸药间服之。一二日,自觉清快,小便减三之二,口不干,止渴未消,头运眼花,久坐则腰疼,遂以摩腰丹治腰痛,仍以四物减川芎,加参、芪、白朮、牛膝、五味、炒蘗、麦门冬,煎调六一散。反觉便多,遂去六一散,仍服丸药。

  一妇转胞小便闭,脉似濇,重取则弦,左稍和,此得之忧患。濇为血少气多,弦为有饮,血少则胞不举,气多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