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共赴法场(1/2)

加入书签

  在众人异样目光中,萧飞来到殿中,瞟了一眼站在身边满脸横肉的木森语出惊人:“皇上我认为木丞相说的没错,贱民恳请皇上将我和木丞相共同绑法场,开刀问斩。

  大殿之上再一次鸦雀无声,这萧飞要么不张嘴,每次开口都会让众人大吃一惊。

  “这萧飞疯了吧!”

  “和木丞相一起被砍头,他真想的出来。”

  就连坐在高位上的月阳也是一脸诧异,疑惑的问道:“萧爱卿何出此言?”

  “皇上,据臣所知,木丞相当初也是一家奴,受不了主人虐待,率领众奴将主人打死,后来机遇之下获得功法传承,成为武者投身军界,才有了今天的荣誉。因此若论罪的话木丞相的罪定在萧某之上,所以为正国法,贱民肯请皇上将我们二人共同绑法场。”

  “满嘴胡说八道,那主人为人残暴死有余辜。”木森终于恼羞成怒。

  “那田奎公然在学院门口调戏女生,他就是正人君子吗?”萧飞毫不相让。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我的事情?”木森面色一沉冷声问道。

  “你可是我们奴隶界的前辈,奴隶眼中的楷模,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宁为丞相,不为人狗,可见你在我们心中地位多么崇高。”萧飞一脸崇拜的看着木森,那表情真像见着自己的偶象一般虔诚。

  终于,一些大臣再也忍不住,竟笑出声来,木森在朝堂之上向来是无人敢惹,可是今天竟然被萧飞骂的体无完肤,一些正义之人心中也是升起一丝爽快。

  坐在殿中的月阳强忍笑意,故意脸一沉,装作生气的样子,怒声说道:“萧飞不得无礼,还不向木丞相赔罪。”

  萧飞倒很是上道,赶忙向着木森一抱拳沉声道:“木丞相,小子不应该把你和狗做比较,你怎么能和狗相比呢!”

  “你你……你”木森被气的胡须乱颤,用手指着萧飞竟说不出话来。

  这哪是在道歉,明明是变着法的骂木丞相连狗都不如,大殿之中,所有的人都是一副想笑而又不敢笑的神态,表情都极为异样。

  月阳知道火候到了,再让萧飞胡闹下去,木森真的发飙不管不顾起来也是麻烦,急忙打圆场道:“木爱卿和萧爱卿都是正义之人,打的杀的都是恶人,无论是打是杀朕都不再追究,这件事就此揭过。”

  这话看似向着木森在说,可是木森吃了这么大暗亏又怎么能罢休。

  果然,木森稳了稳心神又继续说道:“皇上据臣所知,萧飞与那田奎打了赌约,并已立下字据一月之后比武赎身,因此现在他的奴隶身份不能除去,否则皇家威严何在,国家法度何在。

  “放心,这种小事不用你木丞相操心,我的尊严必定我自己亲手找回。”萧飞白了木森一眼,满不在乎的说道。

  “哼,好,到时我要看你是怎么死的。”木森一抖衣袍带着木凌愤然离席。

  这宴会让萧飞闹的众人各怀心事,更是无心吃饭,因此早早便散场。

  萧飞正要告退,月阳却笑着说道:“萧爱卿,皇妹身体初愈,还需要你多加照顾,这几日你便留在皇宫吧。

  月阳的意思很明显是要保护萧飞,怕木森对付他,萧飞当然不会拒绝,不过他心里却非常郁闷,不是说有百万赏金吗?可是这家伙怎么一字不提,莫非要赖帐。

  似乎看出了萧飞的心思月阳沉思片刻说道:“朕知道萧爱卿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