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萧合口供(1/2)

加入书签

  萧合是当初父亲收的义子,父亲对他不但有知遇之恩更有养育之情,可是这个家伙却在萧义被诬陷时做伪证,一口咬定萧义勾结敌国意欲谋反,正是他的证词使此案成为铁案。

  “为什么他却没死?”萧飞冷冷说道。

  “现在他是木森的上门女婿,木森当然不舍得杀他,不过他身边有高手保护,想得到他的口供很难啊!”周啸天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周伯萧合的口供我去取吧!”萧飞目光冰冷的盯着口供上萧合的名字。

  “你有办法?”周啸天面露喜色。

  “没有。”萧飞摇了摇头。

  “我是萧家唯一的血脉,这个逆子必须除掉,不管多难,这个口供我也一定要得到。”

  周啸天欣赏的望着眼前少年,拍了拍他的肩膀:“萧飞需要几个帮手,我府里的高手你尽管挑。”

  “不了,人多更容易暴露。”萧飞摇了摇头拒绝了周啸天的好意。

  “好吧,你一定注意安全,对了你和田奎和决斗准备的怎么样了?”周啸天关心的问道。

  “放心吧,萧家的尊严我会亲自取回来的。”萧飞望着窗外萧府的方向自信说道。

  “嗯,萧飞你父亲是我的救命恩人,当初没能救下你们萧家已经让我抱憾终身,只要周伯在不会让你再受任何伤害。”周啸天拍了拍萧飞的肩膀安慰道。

  “谢谢周伯。”萧飞向周啸天再施一礼转身离去。

  欣赏的看着远处那道有些消瘦的背影,周啸天叹了口气:“孩子难为你了,这么重的担子要你一个人去扛。

  醉仙楼,几个身着绵衣的公子正把酒言欢。

  在首席位置上,一位长相俊俏的白衣男子,懒懒靠在椅背上,他的手肆无忌惮的伸到女子衣裙之下,目光猥琐的盯着怀中眸中带着潮湿,身子不停颤抖的女子。

  “听说了吗?最近天都各大赌房可都开出了赌盘,赌那个叫萧飞的奴隶几招死在田奎手里!”其中一名男子道。

  “哈哈我买了十万田奎一招赢。”萧合喝了一口美人递来的香酒大笑道。

  “十万你可真敢买呀,听说那萧飞在养心堂可是把朱家整的很惨,那个朱啸洁还被砍掉了手。”

  “兄弟,别怪哥没告诉你内幕,你知道田奎后边是谁?是我们木家,我岳父给了他一颗聚元丹,现在田奎已经是灵脉六重的实力了,萧飞不过是医好了公主的病,就不知天高地厚,得罪我们木家他是在作死。”萧合得意的道。

  “竟然有这样的内幕,我怎么没想到,一会我就去买二十万的田奎一招胜,谢谢萧兄了,晚上回春楼,哥们请客,怎么样?”那名男子若有所悟连忙赔笑道。

  “还是兄弟了解哥,知道哥好这口!”哈哈。

  隔壁房间,一名少年手中端着酒杯,若有所思,几个人的聊天清晰的传入他的耳中。

  少年突然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将金币扔在桌子上,悄无声息的离开酒店。

  不一会,几个醉醺醺的公子从酒楼走出,一个灵脉大师修为的男子急忙迎了上来,扶着有着醉意的萧合道:“公子我送你回家。”

  “回家!谁说我要回家了,我们哥几个还没喝够了,对了吴天,这些金币你拿去也乐呵乐呵,老规据,替我保密!”说着将金币丢给吴天,几人上了一辆马车扬长而去。

  抛了抛手中金币,那名男子也是满脸笑意:“傻x,睡你老婆还给我钱,这生意我吴天喜欢。”

  说着这名男子将金币揣到怀中,唱着小曲向着木家走去。

  萧飞刚刚走进回春楼一个打扮妖艳的半老徐娘便迎了上来:“公子,来找姑娘吧,想要什么样的,姐姐给你介绍一下。”

  这岁数也叫姐姐,萧飞强忍想吐的冲动说道:“我是木相府的,一会萧少爷要来,让平时伺候他的姑娘准备好了候着。”

  “原来是家奴呀,不早说,真是晦气,玉儿一会萧公子过来,准备上好的酒水,好好伺候。”半老徐娘厌恶的将手移开,对着楼上喊道。

  不一会萧合几人便到了回春楼,半老徐娘满脸陪笑:“哟,萧公子玉儿在楼上,等候多时了,快去吧!”

  “吴姐姐真是越来越贴心了。”萧合突然拧了一下那个半老徐娘的屁股,淫笑道。

  “要不要今天姐姐我伺候你,我当初可是咱们回春院的头魁呢!”

  “喂,周公子,你跑什么!”看着一步三晃跑上楼梯的萧合,半老徐娘跺着脚喊道。

  “靠,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