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巧对空城计(1/2)

加入书签

  萧飞将一车金银摊开,宣布道:“在场的每位士兵都可以分到一定数量的金银,不过以后获得金银的数量要按军功算,军功多则获得的奖励则多,军功少获得的奖励则少,如果有人敢临阵脱逃,出功不出力也不要怪我军法从事,大家都听明白了吗?”

  “什么,这些金银竟然都分给我们了?”众士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官的得了钱后大部分都是进自己的腰包,从来没有听过发给士兵的。

  这些老弱兵残大多是老兵,有很多都是一直装病偷懒的兵油子,一听到竟然可以用军功换金银,不由各个眼中冒光。

  “明白了!”一时间整个山谷声震如雷,这些老弱病残的士兵各个精神抖擞,和刚刚判若两支军队。

  不一会儿,那名官员送给木森和萧飞的金银都分发到了士兵的手中。

  有了金银的奖励,那五千老弱兵残各个喜笑颜开,刚刚的颓废转眼间消失不见。

  萧飞满意的看着军容焕然一新的士兵,大声宣布,急行军,下一个城池天波城。

  天水城,木森暴跳如雷,萧飞不但通过天乌岭,竟然还骗走了当地官员送给他的供奉。

  ”给我派人去追,一定给我把萧飞追回来。”木森怒吼道。

  萧飞马不停蹄,带兵一路狂奔,接连几座城池官员给木森的供奉都被他洗劫一空,前方不远处就是敌军大营了,萧飞这才吩咐士兵扎下大营。

  木森这一路几乎被气的吐了血,每到一座城池,几乎都会听到同样的声音,萧飞一路上如法炮制,沿途城池给自己的供奉全都被萧飞洗劫一空。

  终于,怒气冲冲的木森看到了不远处萧飞的大营。

  中军帐中,木森一脸怒气的望着悠然而立的萧飞,猛地一拍桌案,喝道:“萧飞你可知罪?”

  萧飞望着气得胡子都歪了的木森淡淡说道:“木丞相,我何罪之有?”

  “哼,我让你做先锋,可你一路上打着我的旗号到处搜刮民脂民膏,你可知罪。”木森冷哼道。

  “木丞相,我这一路尽心尽责,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丝毫不敢懈怠,这一路之上,我们日夜赶路,从来没有进过一座城池,何来搜刮民脂民膏之说,除非他们提前准备好了给我,不过我知道木丞相为官清廉,下边的官员更不可能有此习惯。”萧飞面带委屈的辩解道。

  “你……!”木森心中一阵憋屈,自己如果一口咬定萧飞的罪行不就等于变相承认下边官员都提前为自己准备好了供奉。

  “哼,再让你嚣张一时,等你一死我要把你拿去的完完整整的都找回来。”木森咬了咬牙,这才强忍怒气。

  “既然是下面的诬告,那这件事就此作罢。”木森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刚探子回报,明天便是天云国皇帝生日,前方天云国大营肯定会为其庆贺,防卫必定空虚,是我们偷营的好时机。"

  “萧飞,这个立头功的机会就给你了,不要让本丞相失望。”木森阴测测的道。

  “木丞相对我萧飞还真是好啊,这么好的立功机会让给了我。”萧飞冷笑道。

  “本丞相看你是个人才所以才让你去捡这个便宜,这是对你的历练啊!”木森皮笑肉不笑的道。

  “好,那萧飞接令了。”萧飞并没有过多纠缠,再度领了将令。

  众将退去,大帐之内只剩下木森的心腹,木森对木凌问道:“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

  木凌冷笑道:“我已经通知了天云国,对方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明天萧飞钻进去,将他一网打尽呢。”

  “好,为了保险起见,明天你再带一支精兵……”木森站在地图前指着一条小路说道。

  “还是父亲想的周全,这次必定让那萧飞有去无回。”木凌冷笑道。

  萧飞帐内,在一张战图前,他和陆云天两人正在商量着第二天的作战计划。

  陆云天皱了皱眉道:“我们大军已经扎营,两军不足二十里,对方的探子必定已经知道我们大军已到,尽管是皇帝生日,也不可能放松警惕,等着我们的必定是一个陷阱。”

  萧飞冷笑道:“这木森果然和这天云国有一腿,我想对方已经布好口袋,就等着我们钻进去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陆云天面露愁容,军令已下,如果不去就是抗令,可是去了那明明就是一个陷阱。

  萧飞刚准备说话,突然雷达上一个红点闪烁,大帐外竟然有人偷听,萧飞眼眸中泛出冷冷寒意,冲陆云天摆了摆手,不动声色,突然跃出大帐。

  一名身材瘦弱的士兵正在往里边偷窥,见萧飞突然出来,不由吓了一跳,转身便跑。

  “哪里走!”萧飞紧追不舍。

  “对方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见前边向林中跃去的身影,萧飞心中不由暗暗吃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