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东方诺(1/2)

加入书签

  他生来便就与常人不同。舒睍莼璩

  拥有通天彻地之能,拥有永生之力……可是,这是他的幸,却也是不幸。

  从他出生伊始,便就奉命守护曜日帝君。告诉他这个责任的人是他是师父,一个来自神族的神女。

  没有人知道神族的来历,更无人知道,神族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亦不知道自己的家究竟是在哪里燧。

  他所守护的便就是天机府密室中那一鼎鼎延续生命的香炉。

  本以为,这便就是他的永生。

  直到那一日,本该继任曜日帝君的赫连夜无故死亡,乾坤扭转,逆行的是后面每一世的劫辂。

  他查探赫连夜的一生,却是发现,他是被一个叫做花落晚的女子所牵绊。

  那女子……

  他微微垂眸,却也是个可怜人。

  便就以她为引,重生于世,让这一世重新来过。

  可是,他却未曾想到,即便是从来一遍,即便是花落晚的性子赫然大变……带给他们的却是更加纠缠不清的命运。

  “花落晚是穆王的运,却也是他的劫。”他如此对赫连容止说道。

  赫连容止皱眉,却是不解他的意思。

  东方诺便就解释道:“花落晚能成就穆王一统天下,却也能让穆王因她而毁了这天下,这是他们俩注定的命运,除非一人死去,否则……无法改变。”

  也许,自他说出这样的话开始,便就注定了将花落晚推向一条死亡的深渊。

  可是,他不想杀她。

  那个女子,经历过太多磨难,她原本柔弱的心一再被现实所打击,磨得这般锐利,那所有看似狠毒的手段,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如此而已……

  她又有什么错呢?!

  为了赫连夜,她宁愿孤身迷阵三年!为了赫连夜,她宁愿深陷大诃险境,只为他铺平道路!

  这样的花落晚,何错之有?!

  曜日皇城一战,所有人都以为他白发苍苍,瞬间老去是因为引来惊雷触动天/怒,因而遭到反噬。

  却未曾有人知道,他不过是以自己的永生,来化解这场施加在花落晚与赫连夜身上的魔咒……

  活了两百多岁,他终究是够了,他终究无法再一次看她死在他面前,无法看她腹中胎儿再一次化为一滩脓血。

  所以,他出现在她床边,同她道:“花落晚,若你当真不想看他死,便就听我的。”

  花落晚神色微愕,却是带着一丝狐疑,好似是在怀疑他这句话的真假。

  便就听他说道:“若是我同赫连夜,你希望谁能活着?”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终究还是抱有一丝期盼。

  然而,却是见她眸色没有丝毫的犹豫,她说:“若是他死,我不过就是同他一起去到一个陌生世界而已,又有何惧?”

  她这般坚定地要与他同生共死……

  东方诺唇角勾起一抹淡漠的笑容,他道:“我明白了。”

  明白上一世,赫连夜为何甘愿赴死。

  明白这一世,赫连夜何以覆灭天下。

  他是为花落晚,便也只是为花落晚。

  于是,他便同她达成协议:“我可以让他活着,可是,你必须要按照我说的去做。”

  “死在他的手上么?”花落晚却是扬眉低笑,道,“我早已有所准备,便就希望你们说的话都是真得。”

  “五年。”他突然这么说道。

  花落晚愕然,便听他继续说道:“花落晚只需要死去五年,五年之后,赫连夜重生,我还你们一个圆满人生。”

  说罢,他站起身来,并不想再过多解释。

  然而,却听花落晚突然问道:“你为何要这么做?”

  为何?!

  许是太寂寞了吧?!

  两百年的时光,终究只有他一人……

  大火包围大殿的时候,他便就站在灼热的火光之中,望着她在大火中挣扎、痛苦,却是忍着没有发出丝毫声响,而是两手死死护住自己的腹部。

  明知逃不过这一劫,她却还是这般死命守护着那孩子。

  只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在那孩子身上看到悲剧。

  如此阳光明媚的一个孩子,应当是何等幸福?!

  他便就拿出拿鼎象征花落晚生命的香炉,香炉里,幽兰的光芒渐渐黯淡,好似随时会覆灭一般。

  他抬眸,迳自划破手腕,让自己的鲜血尽数流进香炉中,目光却是直直望着那大火中已被灼烧得不成人形的花落晚。

  而后,他勾唇一笑,却是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