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008 逃跑

  欧阳天逸离开了别墅,也离开了尔氏海岛,因为尔东浩本就不再需要用到他了,他是被强请而来的,不过也值了,因为他身上还带着尔东浩给他的那张支票。什么都没有做到,凭空赚了一个亿,此时不走难道等到一个亿被追回再走吗?

  尔东浩依旧靠在沙发上,神情不变,似在深思。

  对于放走欧阳天逸,他没有只字片语,似乎欧阳天逸不曾被他的人绑来过。

  大厅里很安静,只听到人的微微呼吸声。

  立于别墅大门口的两名保镖像两尊门神那样,静静地分站在门口两端,目不斜视,却耳听八方,屋里屋外的所有动静,他们都听在耳里。

  史湘雨一直不敢开口说话,她坐在尔东浩的身侧,眼眸悄悄而灼烈地看着他,眼神千百转,不是深思,是想着谋诡计,想着如何取代贝若雪在尔东浩心里的位置。

  在她救了尔东浩,尔东浩并没有对她怀有感恩之心后,她居然还爱着他,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那样的贱,非要爱着尔东浩不可。

  其实凭她的条件,想找一个比尔东浩更好的男人,不是找不到。

  或许是她体内同样具备了好胜心吧,她看中了尔东浩,无论尔东浩怎么对她,她非要把尔东浩收服不可。

  她没想到尔东浩竟然中了锁情药,那种传说中的锁情药,她以为是无稽之谈,直到尔东浩说了出来,她才恍然大悟。

  难怪贝若雪被尔东浩捉来那么多天了,尔东浩都不曾得到贝若雪的身体,原来是锁情药在作怪。

  尔东浩要是强行求欢,他就会心绞痛难忍。

  这样就算尔东浩再爱贝若雪,他也得不到贝若雪的身体。

  史湘雨觉得老天还是偏帮她的,她还有机会取而代之。就算尔东浩不爱她,有时候得不到心,能得到人,也是一种得到。

  大厅里的静让人有那么一点的心慌。

  冷不防,尔东浩自沙发上站起来,大步走进了一个房间,那个房间的床底下正是地下室的入口处。

  史湘雨也站了起来,想跟着尔东浩去地下室。刚才欧阳天逸说了,锁情药的解法,就是痛到极致。她害怕尔东浩不怕痛,强行向贝若雪求欢。

  女人呀,一向都小心眼,尤其是对自己所爱的男人。

  史湘雨承认在组织安排她找上尔东浩,让劝尔东浩加入组织的时候,她想把贝若雪送给尔东浩,那时她的心还系在组织里。此刻,她远离了组织,身边一个手下都没有,她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人,不再是黑道上那人人又爱又恨的蛇蝎毒花。所以她也会小心眼,也不希望自己爱上的男人再碰其他女人。

  “不准跟着,你要是再走一步,我砍了你的双腿!记住你的身份!”尔东浩头也不回,森冷的声音如雷一般打到史湘雨的脚下,让她抬起的脚僵住了,不知道是前进还是后退。

  尔东浩是把她从地下室里放了出来,可是不准她和外界有任何的联系,她身上没有手机,这里所有的座机电话也被尔东浩吩咐上了锁,只能打这个岛上的电话,超出海岛的都打不出去,也就是说尔东浩把所有座机电话的长途给锁了。

  他是在预防她和外界联系,更在预防贝若雪。

  而她身上的手机,早就在上了岛后就被搜走了。就连她住的宾馆里,那台临时给她用的电脑都不能上网。

  在这个岛屿上,尔东浩主是完完全全的王者,所有人都必须臣服在他的脚下。没有他的许可,就算你是飞鹰,也飞不出去。

  史湘雨被尔东浩放出了地下室后,尔东浩也没有再强迫她回到宾馆里,任她在别墅逗留,谁也不知道他心思如何。

  收到尔东浩的警告,史湘雨只得悻悻地回到沙发上坐下。

  坐了一分钟,她就起身离开了大厅,到院落里去沐浴阳光了。

  海岛上,阳光艳烈,海风也呼啸,在海风的吹拂下,就算晒着也不会感到热,只是晒久了,头会晕。

  在史湘雨离开大厅后,两名保镖转站到门口外面去。

  地下室里,贝若雪依旧在每一个角落里索着,她觉得地下室不可能只有一个出口,她在寻找第二个出口。地下室的空气不浊,证明有空气从外面进来,她想循着空气的来源处往外逃。

  她不能坐以待毙。

  尔东浩晴不定,要是他哪一天大发,把她的孩子打掉了怎么办?

  贝若雪其实还没有做好当母亲的准备,她也没想到第一次就怀孕了。可是在确定自己怀孕后,一股母爱油然而生,仓促间她就被逼着接受她成为一个母亲的事实,必须保护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

  素净修长的玉手在雪白的墙壁上索着,脸贴着冰冷的墙,一寸一寸地敲着,听着声音来辩别到底有没有出路。

  地下室没有阳光,只有灯光,所有灯都亮着,灯火通明,分不出昼夜。所有摆设,所有家具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璀璨豪华,置身于大厅之中,就如同走进了皇一般,每一件物品都显示着它的价值不菲。不过在贝若雪的眼里,这些东西都是尔东浩那些不义之财购买的。

  地下室里现在也没有了空调,在她被证实怀孕后,尔东浩说吹多了空调不好,便命人把所有空调都拆了,而安装了电风扇,此刻所有电风扇都开着,驱散着地下室的逼人热气。

  尔东浩恨她怀着上官炼的孩子,可是他又关心着她。

  在照顾她的事情上,尔东浩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很小很小的事情,他都注意着。

  如果不是他经常用森冷的眼神瞪着贝若雪的小腹,贝若雪都以为他不再嫉恨她怀着上官炼的孩子了。

  “别敲了,你找不到出口的。”背后传来了低沉的男音,贝若雪不用回头也知道来人是尔东浩。

  贝若雪靠着墙转身看向了独自出现在这里的尔东浩,他依旧如她记忆中那般,一件黑色的短袖衬衫,一条黑色的西裤,他似乎天生就该穿黑色的衣服,在以尔东浩身份出现的时候,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就少了那股暴戾之气,而多了几分淡漠优雅。

  在贝若雪眼里,无论尔东浩换成什么身份,穿着什么衣服,他都是逃犯,是她要捉的逃犯。

  此刻,尔东浩把双手在裤袋里,站在不远处,淡冷地看着她,高大的身躯散发出一种落寞的气息。

  在贝若雪转身看向他的时候,他大步地朝她走了过来。

  贝若雪本能地靠着墙往他处移动着,想躲开尔东浩,明知道本就逃不掉。

  尔东浩越逼越近了,贝若雪不再躲避,靠着墙,摆出了一个打架的姿势,冷冷地瞪着尔东浩,警告着:“站在那里不许再过来,否则我不客气了。”

  尔东浩停下了脚步,眼眸定定地瞅着她瞧,仿佛不认识了她似的,活像她把衣服穿反了。

  “你确定你要穿着这套裙子和我过招吗?”尔东浩低低地笑了笑,视线灼灼地瞅着贝若雪身上那套银白色的连衣裙。贝若雪一般都不会穿裙子的,除了那几次潜伏捉罪犯,但她穿裙子的娇美深深地烙入了尔东浩的心里,在不再绑着她的同时,他也开始把她变成他喜欢的那个贝若雪,不再给她衣裤穿,清一色的裙子,什么款式的都有,贝若雪被他逼着天天穿着裙子,被逼着把她的娇美完全绽放在他的面前。

  为此,贝若雪恨得牙痒痒的。

  她穿着裙子,一旦和尔东浩交起手来,就会走光,尔东浩天天都不定会把她锁进铁笼里。

  好不容易逃出了地下室,她要是被捉住,她又不甘心。

  贝若雪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她环扫着这间大房间,想找地方藏起来。

  “咚咚……”地下室下面倏地转来了急促低沉的脚步声。

  不好,尔东浩醒了。

  那家伙怎么醒得那么快的?

  贝若雪没有时间再去考虑藏到哪里更安全了。她快步地跑到门前,拉开了房门,藏在门的身后,让门口呈着大开的状态。

  尔东浩追上来的时候,他第一个意识肯定是以为她打开门逃出去了,就会直接追出去,她躲在门身后,暂时就能躲过他的追寻。

  贝若雪怀着侥幸的心理,默默地在心里祈祷着尔东浩像她想的那样做。

  尔东浩很快就从地下室爬上来了。他看到房门大开,果然第一个反应就是贝若雪打开房门逃出去了。

  他想也不想就追出去。

  他跑出了房间,看到大厅里空无一人,史湘雨在院落里散步,他的保镖除了在门口外面站着那两个,其他的都在院落里自由活动。

  主屋门口以及院落里有人守着,贝若雪不可能逃出了别墅。

  尔东浩快步走到别墅大门口,俊脸冷,语气略带焦急地唤来所有保镖,吩咐着:“雪儿劈晕我,逃出了地下室,你们一直都在这里吗?”

  保镖们连忙点头应着:“少爷,我们一直都在这里,本就没有看到有人从屋里逃出来。”

  “那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都给我进屋里去搜,一间一间房地搜,一定要把雪儿给我搜出来。该死的,她居然劈晕我就逃!”尔东浩一想到贝若雪骗他,然后劈晕他逃跑,他的心就隐隐在痛。难道,她就这么不甘心呆在他的身边吗?

  除了不给她自由,他对她还不够好吗?

  他都已经放弃催眠她了,更没有坚持要为难她肚子里的孩子,关心着她,爱着她,宠着她,就不能取代上官炼在她心里的位置?

  看着保镖们往屋里跑去,寻找贝若雪,尔东浩转身瞪着大厅的豪华,大手紧握成拳头,在心里森冷地说着:雪儿,如果我用心去爱你,不能软化你,那我就不再君子了。

  他的后脖子还在隐隐作痛,她下手真重呀。

  贝若雪躲在房门后,隐隐听到了尔东浩的吩咐,她心一紧,保镖们要是一间一间地搜,她哪还能藏身?想到这里,她悄无声息地再次回到了地下室里,不过并没有把地下室的机关按上,一切依旧。

  正常人的意识里,她是从地下室里逃出来的,不可能再回到地下室里去。

  地下室,此刻,绝对不会再搜。

  她回到了地下室,也在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等到保镖们把那间房彻彻底底搜过一遍,脚步声离开了之后,她又小心地从地下室爬了上来。

  保镖们把整栋别墅搜过后,找不到她的身影,尔东浩肯定又会重回地下室搜看的,所以她必须又要从地下室出来。

  这一次,她在房里找地方藏身。

  房间里的摆设都是高贵大方的,没有地方可以给她藏身,最后她匆忙之中只能走进了浴室里,门不敢关着,因为此刻浴室的门是开着的。

  贝若雪躲在浴室里,小心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果不其然,在半个小时后,这间房里就传来了阵阵的脚步声。

  “留两个人守着入口处,其他人跟着我到地下室里搜。”是尔东浩冷夹着怒火的声音。

  “是。”

  贝若雪紧张地贴着浴室的玻璃窗,浴室距离那张床不算远,尔东浩留着两个人守在床前,她要是从浴室里出去,就会被发现,但是她要是再不转换地方,她也会被发现。

  “他们被我打晕了,你快逃吧。”倏地一张纯美的脸出现在浴室门口,低低而焦急地对她说道。

  贝若雪被这道突然而来的声音惊得差点叫了起来,等她定神一看,竟然是史湘雨。

  她没有时间再过问史湘雨是如何得知她藏在浴室里的,又怎么会出手帮助她。在这个危急的时候,她也只能选择相信史湘雨是在帮她。

  “快点,浩很快又会出来的。”史湘雨小声地说着。

  贝若雪藏身的这间房是在别墅一楼,而浴室的窗刚好对着院落,贝若雪因为紧张,背贴着玻璃窗,无意中就扯开了窗帘,被在院落里的史湘雨看到了。

  史湘雨选择帮助贝若雪逃走,也是冒着极大的危险,尔东浩对她本就没有感恩之心,要是知道她帮助贝若雪逃走,他一定会杀了她的,所以她也不能让尔东浩发现是她帮助贝若雪的。

  幸好贝若雪是刑警,突然劈晕两名保镖的能力还是有的,这样她劈晕了两名保镖,让贝若雪立即逃出房间,她又回到院落里,尔东浩出来了,最多就怀疑是贝若雪劈晕保镖逃走的。

  贝若雪立即跟着史湘雨快步而小心地逃离了浴室,往房外逃去。

  “这里很多佣人的,不过都加入了寻找你的行动中,楼上到处是人,此刻院落里也到处是人,你很难从正门逃走。”史湘雨拉着贝若雪穿过大厅,往大厅偏廊走去,穿过偏廓,她把贝若雪拉到了一道门前,她把门打开,门前依旧是一片院落,只不过正中有一个大大的露天游泳池。

  “你会水吗?”史湘雨指着游泳池,说道:“你先潜入游泳池里,我给你暗示,等到前院没有人了,你再爬起来往外跑,动作一定要快,要是尔东浩启动了整个岛屿的人群,你就算是翅也难飞。”

  贝若雪点点头应着:“我会水。”

  “那就好,动作快点,我也要回到前院去,免得被怀疑。”史湘雨纯美的脸上也很紧张,她此刻帮助贝若雪,可以说是和时间赛跑,争分夺秒。

  贝若雪飞快地夺门而出,跑到游泳池前,轻轻地滑入了游泳池。

  幸好是夏天了,天气炎热,她滑入泳池也不会觉得冷。

  她整个身体浸在池水里,头靠着池墙,耳朵竖起来听着周围一切动静。

  史湘雨回到了院落里,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正拉着一名帮忙找人的佣人问着:“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都忙开了。”

  “史小姐,少爷捉回来的那个女人不见了,少爷心急不已,我们都在帮忙寻找。别墅那么大,到处都可以藏身,一时半刻,我们去哪里找人呀。”那名佣人一边答着史湘雨,眼神一边四处张望。

  “贝若雪逃了?”史湘雨惊讶地问着,随即又说着:“我也帮你们寻找吧。”

  “谢谢史小姐。”那名佣人连忙对史湘雨道谢。

  两个人分头寻找了。

  史湘雨向后院找去。

  等到她确定自己周围都没有人之后,她快步地走到了游泳池里,急急地对贝若雪说道:“快,起来,往前面逃去,前面的花园有一片荷花池,荷叶茂盛,你先躲在荷花池里,现在已经来不及逃出外面去了。”尔东浩估计就要从地下室出来了。

  院落里佣人还在四处寻找着。

  贝若雪在史湘雨的帮助下,安全地潜入了荷花池里,荷花池比起游泳池要安全得多了。

  在贝若雪藏进了荷花池里,史湘雨也离开了之后,尔东浩就带着一班的保镖黑着脸从主屋里出来。

  所有佣人都齐聚到一起了。

  “找到吗?”尔东浩的声音冷至极,怒火已经狂炽。

  那么多人守护着,居然还被贝若雪逃了,而且还是从他的手里开始逃走的。

  要是让他找回她,他保证立即就强要了她的身体,把她锁在房里,不给她衣服穿,让她无时无刻一丝不缕,看她还如何逃跑。

  尔东浩对贝若雪的点点柔情在贝若雪劈晕他逃跑时,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暴戾之情,是恶魔之情。

  他要把贝若雪禁锢起来,永远也无法把他摆脱。

  “少爷,没有。”众佣人微微地颤抖地回答,都害怕尔东浩那张漆黑的脸。

  “追,立即启动所有安全网,阻止任何人离开海岛,违令者,杀!”尔东浩森冷地吐出了一句话。

  “是。”尔东浩身后的保镖立即应着。

  大家再一次展开寻找,这一次把范围扩大至全岛了。

  尔东浩没有再带人亲自追赶寻找,他转身回到了大厅里,坐在沙发上,冷冷地抽着烟。

  他绝对不相信贝若雪能逃出院落,那么多人,她怎么可能逃得出去。

  他把所有人都支出去了,她一定会以为可以逃走了,然后现身,他,就是在等着,等着她主动现身。

  尔东浩坐在大厅里等着贝若雪现身,而藏在荷花池里的贝若雪又等着他离开。

  两个人都在等着。

  贝若雪几乎全身都浸在荷花池里,时间长了,她感到了冷意。再说了荷花池不同游泳池,池底下面都是淤泥,池水也浑浊,她穿着裙子,对她身体影响很大。

  烈阳当空照着,她虽然有荷叶遮阳,也觉得特别的难受。

  她不能再等下去了。

  悄悄地,贝若雪在池里小心地往岸上游去。

  等到她爬上池边的时候,风一吹,她就感到了寒意。

  史湘雨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荷花池周围都没有人。

  贝若雪顾不得全身湿漉漉,小心地就朝别墅大门口逃去。

  可是才走了几步,她就觉得头晕了。

  不知道是逃跑让她神过度紧张,还是浸在水里时间太长了,她觉得头晕得很厉害,天,在她眼里变成了两个天,不停地转着,那万缕刺眼的阳光更加重了她的晕眩,她勉强地再向别墅门口走了几步,再也无法坚持,眼前一黑,软软地倒下了。

  ……

  再次睁开双眼,贝若雪发觉自己躺在了床上,雪白的天花板正静静地俯瞰着她苍白的俏脸。

  身上湿漉漉的衣服也被换成了干爽的。

  她在哪里?

  一骨碌坐起来,又一阵晕眩袭来,贝若雪定了定神,等到晕眩逐渐退去,她才滑下床。

  “你还想逃吗?”冷不防,一道低冷的声音敲进了她的耳膜。

  是尔东浩!

  贝若雪这才看到尔东浩正站在特大的落地窗前,背对着她站着。

  她,被捉回了?

  不,她记得自己没有被捉,是她莫名其妙地头晕,晕倒了。

  那么,她是被人发现了,被尔东浩重新关回了地下室?

  房里没有开灯,很光亮。

  这也不是地下室。

  “我怎么了?”贝若雪看向了尔东浩,淡淡地问着。逃跑前功尽弃,她估计再也无法逃离了。

  心里懊恨自己怎么会头晕的,她身体一向很健康的。

  “怀有身孕,神高度紧张,在阳光之下呆久了,所以晕了。”尔东浩转过身来,大步地走到她的面前,深深地凝视着她,说着:“雪儿,不要逃,好吗?留在这里,嫁给我,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一定会宠你一辈子的。”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大手轻柔地扳压住贝若雪的双肩,语气全是哀求。

  在寻找她的时候,他在心里想着,找到她了,就强行占有她。

  可是当他看到晕倒在地上,全身湿漉漉的她时,他除了心痛还是心痛,所有被她逃跑挑起的怒火瞬间烟消云散了。

  他抱起她,发疯一般冲进了屋里,顾不得了太多,亲自动手替她换掉了身上的湿衣服,然后请来了医生,替她看病。

  在帮她换衣服的时候,她美丽的玉体,他完全看到了,可他居然一点也不想趁火打劫,像君子一般,迅速地替她换了衣服。

  在医生说她只是神高度紧张,浸在水里太长时间了,又怀孕在身,呆在阳光下时间也过长了,才会晕倒的。

  他也庆幸自己很快就发现了晕倒的她,否则出了什么意外,他会心痛而死的。

  “我不爱你。”贝若雪仰起脸,认真地答着。“我也不可能爱你,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她是白,他是黑,黑白本是天敌,两个人又如何走到一起?让她放弃从警,她绝对不会。让他漂白,或许他会愿意,可是她无法抹掉他手上的罪恶。所以两个人注定不能在一起。

  “龙煜,爱一个人其实就是让他快乐。你说你爱我,你就应该放了我,只有你放了我,我才会快乐的。”贝若雪第一次,认真地和尔东浩谈着两个人之间的情感。

  “如果能放,我会大费周章地把你绑到这里吗?”尔东浩苦笑着,那涩涩难掩痛楚的笑容,挂在他的唇边上,有那么一瞬间让贝若雪也心痛。

  “雪儿,我不会放了你的,永远,永远都不会。”尔东浩双手略施力道,便把贝若雪扣进怀里紧紧地搂着了。他的下巴抵在贝若雪的头的话居然被老贝听到了,然后大家都知道了,在杜素素的带领下全都往别墅而来。

  “先生不在,少爷在。”王妈暗叹一口气,知道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是瞒也瞒不住的。她轻轻地答着,然后抬起头看向了楼着,觉得贝若雪的脾气有时候真不敢让人恭维。

  “什么小少爷?”贝若雪的凤眸瞪得更大了,恶狠狠地瞪着那名保镖,狂燃的怒火如同火焰山的烈火那般烈,凶狠地想把这栋别墅都烧成灰烬,不过最先烧着的人却是贝若雪自己。她气,生气,非常的生气。

  “我告诉你们,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们少爷的,我也绝不会替恶魔生孩子,这孩子是我的,就算他是小少爷,也绝对不是你们的小少爷。”

  气死她了,尔东浩软禁了她,还想霸占她肚里的孩子。

  一辆黑色的奔驰从外面开进了别墅,开到了主屋大门前停下来。

  尔东浩从车内钻出来,怀里抱着一大叠的。

  贝若雪一看到他回来了,脸一黑,眼一沉,转身就往里走了。

  “少爷。”两名保镖连忙跑下台阶来,想从尔东浩的手里帮他抱过那些书。

  “不必了。”尔东浩淡冷地拒绝了手下的帮忙,越过了两名保镖,抱着跨上了台阶,脚下那双黑得发亮的皮鞋随着他的脚步迈动着,快步又不慌不忙地走进了屋里。

  远处,史湘雨站在别墅大门外面,嫉妒地看着。

  “雪儿。”尔东浩把抱到茶几前放下,快步地去拉住了想上楼的贝若雪,温和地淡笑着:“这些都是关于怀孕的书,我都买了一本,我想,你是第一次当妈妈,我也是第一次当爸爸,我们一起来学习一番吧。”

  贝若雪倏地转身,用力地甩开了尔东浩的大手,冷冷地瞪着尔东浩,冷冷地纠正着:“龙煜,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上官炼的,不是你的,你没有资格当他的爸爸。”

  这个可恨的男人,放弃伤害她的孩子后,竟然想当个现成的爸爸。

  “雪儿,不管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只要你成了我的妻子,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尔东浩跨上前一步,再次朝贝若雪伸出了大手。

  他已经放弃打掉上官炼的孩子了,她还想怎样?她知道他有多么的嫉妒,多么的痛恨她肚里的孩子是上官炼的吗?

  他费尽心思,千方百计,把她算到了这里,就为了与她相伴一生。

  对她,他真的倾尽了所有爱意,容着别人不能容的事情。

  “我不会嫁给你的,我是个有婚约的人!”贝若雪一拳挥出,就算打不过,她也要打,不愿意让尔东浩轻易就把她带进怀里。

  “你觉得上官炼会为了一个死人独身一辈子吗?”尔东浩化去贝若雪的招式,欺身上前把贝若雪带进怀里,同时也扣住了贝若雪的手腕,贝若雪的拳脚功夫他早就得一清二楚了,就算没有清楚,贝若雪也不是他的对手。

  他似乎只输给了上官炼。

  “他不会相信我已死,他生会见人,死会见尸的。”贝若雪用脚狠狠地踩在尔东浩的脚上,低吼着。她相信上官炼,绝对不会相信她已死的。

  “如果他看到沉船,看到你的腕表,或许他不相信也得相信了。”尔东浩躲开了贝若雪脚的攻击,把贝若雪推到了沙发上,按压在沙发上,他用身体压制住她,眼眸深冷地睨视着她,吐出口的话冷中夹着算计。

  贝若雪瞪着他,分析着他话中的意思。

  明白尔东浩是想制造一场她死于海难的假象,她不能让他成功。但她此刻什么也不能做。

  “雪儿。”尔东浩轻轻地叫着,“不要再想着逃跑,你也逃不掉的。嫁给我,好吧,就算你肚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我也愿意接收,等他出生,我也会视他为亲生儿子的。嫁给我,我爱你,我真的很爱很爱你。”尔东浩在倾诉情意的时候,心,又绞痛起来。

  贝若雪静静地看着他,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他的脸色又变得苍白起来,甚至有点儿扭曲。

  她红唇微张,却没有说话,但对于尔东浩来说,她这个动作却是致命的,勾引着他深深的情与欲。情动,心必痛。

  贝若雪细细地回想着,尔东浩每次心绞痛的时候,都是和她在一起,他都是用深情的眼眸看着她,或者是搂着她。

  他的心绞痛,似乎是因她而痛。

  这个发现让贝若雪震惊,也让她暗喜。

  她没有手机,但尔东浩有,她可以想办法从尔东浩手上偷到手机打电话给上官炼。

  “龙煜,放开我,你扣着我的手腕很痛。”贝若雪娇柔地说着,凤眸闪烁着,计划已在心中形成。习惯了她的火爆,忽然听到她娇柔的声音,尔东浩微愣,看着她轻启红唇,红唇是那般的诱人,宛如盛开的莲花,诱着他去品尝。

  不知不觉,尔东浩松了手劲。

  贝若雪挣脱了他的扣压,双手轻柔带着煸情,轻轻地抚上了尔东

章节目录